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佐君续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暗流涌动,飞鸟展翅

佐君续汉 月下清风扰 2093 2020.03.12 23:49

  车马行走缓慢,行驶在洛阳城的街道之间,路上行人看见之后都避之左右,低下头加快脚步远离他们。

  后面的夏侯尚与夏侯兰已经拐弯,下来步行,赶着马儿拉着马车前往城南而去。

  洛阳城内禁止骑马者、行车者,不受此令影响的人寥寥无几,况且巡城的士卒前些日子又打死了谁谁谁,这都是洛阳百姓忙里偷闲时的说资,自然大都害怕招惹是非。

  便是如此,马车穿过了不算空荡的主街,转弯拐向一旁的侧道,朝着高墙深院的聚集地走去。

  原本扰人的嘈杂声愈发轻微,直至一片寂静,只能够听见马车轱辘与青石地面碰撞的声音。

  董曌自问并非什么内向的人,只是抬起头看着侧脸的赵云,犹犹豫豫也不知应该如何开口。

  马车正在此时再次缓缓地停了下来,扰乱了董曌的思绪,不由得开口问道:“到了?”

  车夫的声音变小了一些,微微的带着颤回答道:“有将军拦住了去路。”

  “哦?”

  董曌起身准备掀开门帘出去瞧瞧,旁边的清和子和赵云二人都连忙的起身,一左一右把他搀扶着走了出去。

  帘子掀开的一刹那,董曌抬起头来看向了十米外的几百士卒,为首则是一个坐在赤色高头大马之上的男子。

  此人眼神凌厉,一副国字脸,身体壮硕,身穿轻甲,看见是董曌从这破破烂烂的马车中走出来也是一惊,随即连忙的才马背上跳了下来。

  “公子,臣正受命,出城寻公子下落。”

  吕布拱手说道:“太师忧心公子之病,还请公子随臣回府。”

  虽然吕布一副臣子的模样,不过一身血腥气与威风扑面而来,让董曌差一点便浑身一软。

  不过他还是咬紧牙关,伸手扶住了旁边的赵云,轻笑着说道:“我最近身体好了许多,便拉着清和子出城寻乐,既然如此,将军便一同回府吧。”

  “喏。”

  吕布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瞥了一眼站在董曌身侧的赵云,转过身骑上赤兔,身后的一百士卒都围了上来,护在马车周围。

  董曌、赵云与清和子三人也跟着坐回马车里面,等待着马车跟在吕布身后再次缓缓地行驶。

  虽然隔着一层门帘,坐在旁边的赵云依旧转过头看向吕布背影的方向,眉头轻皱,似乎深有所想。

  “飞将吕布吕奉先,现任骑都尉。”

  董曌看着赵云的目光,适当的开口说道:“手中方天画戟难有敌手,所领并州骑纵横披靡,子龙便在太师府住下,自然少不了接触。”

  赵云转过头来拱手说道:“夏侯与兰儿乃是来洛阳投奔亲友,云不过跟来瞧瞧,先居于客栈才好。”

  “这……”

  董曌无奈的摇了摇头,紧跟着笑着说道:“也罢,若是在太师府住下,反而看不到真正的洛阳城,一叶障目,便是如此。”

  “一叶障目?公子当真是好说法。”

  赵云显然一愣,紧跟着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本想下山随白马义从而去,师父却执意叫我来洛阳一观,而一路所见所闻,当真盖过书本所尽。”

  “相信我,你会不想离开洛阳的。”

  董曌微微的低下头有些沉思,然后抬起头来开口问道:“不知子龙的两位友人,来洛阳投奔何人?兴许我也略有所知。”

  赵云眉头轻皱,看着董曌说道:“典军校尉,曹操曹孟德。”

  “曹操……”

  董曌的目光有些意外,他还以为此时的曹操早已经跑出城去了,想不到还留在洛阳,于是便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久闻典军校尉曾‘政教大行,一郡清平’,子龙何时去拜访典军校尉?我也想一同前往。”

  赵云推算着开口说道:“让他们二人先行拜访,我应当是今日傍晚前去,如今洛阳夜禁推迟,时间上也方便许多。”

  董曌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子龙便在府上用晚膳,然后你我二人同去。”

  旁边的清和子则是突然犹犹豫豫的插话说道:“公子,可是太师恐怕……”

  董曌自然明白清和子的意思,轻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自然有办法,父亲不会阻止的。”

  马车在此时也再一次的停了下来,众人都知道这是到了太师府。

  清和子搀扶着董曌走下马车,赵云跟在后面,吕布则是守在马车旁。

  董曌朝着吕布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叫来了一个侍女吩咐了两句,便迈开步子朝着府内走去,正好迎上一个中年男子。

  此人快步的走到了董曌旁边,跟着董曌一边朝着里面走去一遍说道:“公子可真是玩心大了,太师甚是焦急,生怕公子身子弱。”

  “文优先生莫慌,我自然要向父亲请罪。”

  董曌轻笑着叹了口气,然后突然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文优先生,今夜我要备车,拜访典军校尉曹操。”

  “曹操?”

  李儒闻言一愣,轻皱着眉头问道:“公子何事?”

  “随友人同去。”

  董曌轻笑着看向了李儒,继续的说道:“还请文优先生帮忙,不然父亲定然不会叫我出门。”

  “唉……”

  李儒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说道:“罢了,我自有办法。”

  “谢过文优先生。”

  董曌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正堂,走在最前面,被清和子搀扶着走了进去。

  后面的人也都跟着走了进去,唯独赵云停在了门外。

  一进入正堂,董曌便能够看到正跪坐在主座上的董卓,连忙的挣脱了清和子的搀扶,加快脚步,然后一副病殃殃的模样现在中间,朝着董卓躬身拱手道:“父亲,孩儿贪玩,使左右皆为我所乱,还请父亲家法处之,以正太师府规矩!”

  “你!”

  董卓看着董曌这副模样,心中的怒气瞬间消失了大半,有些担心却还是冷哼一声继续说道:“你还当真是凭着这残躯,知道我不会罚你?”

  “大父!”

  忽然从后面跑出来了一个约摸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儿,直接抱住了董卓的胳膊喊道:“莫要怪罪叔父,叔父不是有意惹大父生气的。”

  “大父不会怪罪叔父的,白儿宽心。”

  董卓伸手摸了摸董白的脑袋,然后冷哼一声道:“都坐下吧,站着如何?”

  “喏!”

  ……

  “论及局势,或暗流隐于土,或飞鸟展其云,公子归曰:一叶障目。”

  ——《日月先生传-公子书》清和子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