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佐君续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军纪散乱,乃军之败

佐君续汉 月下清风扰 2044 2020.03.22 16:36

  有人在背地里默不作声的以你的名义做了好事,那么你的第一反应一定会是怀疑与质疑。

  董曌带着清和子走下东门的城墙,李儒若是做了这件事情,那必然是是董卓的意思,而董卓绝不会害他,这就把结果推向了唯一的路线。

  “公子?”

  清和子看着站在马车旁发呆的董曌,不由得出声问道。

  董曌忽然抬起头来,开口问道:“文优先生说过,王越与其徒弟如今在哪里任职?”

  清和子低下头思虑了数秒钟,连忙的回答道:“我记得是西园,郎中令说太师要重组西园,便让其去教授基础的剑术。”

  “西园么……”

  董曌伸手敲了敲马车的车厢,让里面的两个少女探出头来,才开口说道:“你们先行回去。”

  话音落下,董曌便带着清和子走到了跟在这辆马车后面的那辆对比来说略显朴素的马车旁,起身走了进去,继续的开口说道:“我们去西园,仅我们三人即可。”

  ……

  太师府。

  无数的马车在门口辗转,许多侍卫与侍女来来往往,接待着进门来的官员。

  而为首的董卓与蔡邕等人已经落座正堂,蔡琰因为是女子,便先行赶往了董卓为蔡邕收拾出来的蔡府。

  董卓环顾了一圈四周,摆摆手把李儒叫了过来,然后低声问道:“召儿何在?我还准备让他认识认识这位伯喈先生呢。”

  李儒解释着拱手道:“公子准备参加晚上伯喈先生举行的文会,应当是去准备了。”

  “文会?”

  董卓饶有兴趣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便随他去吧。”

  “太师,还有一事。”

  李儒瞥了一眼远处的蔡邕,俯身贴着董卓的耳朵低声说道:“公子似乎对伯喈先生的姑娘有些意思。”

  “哦?”董卓同样的看向了蔡邕,随即露出了神秘的笑意,点点头朝着蔡邕说道:“伯喈先生,文会我已经按照先生所言准备完善,想必不会耽误。”

  蔡邕连忙的拱手答道:“还要多谢太师。”

  董卓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继续的开口说道:“久闻伯喈先生精笔墨之书,通经文之道,想必姑娘亦是通得此道啊。”

  “小女自小聪颖,乃邕所寄也。”

  蔡邕闻言满脸骄傲的点了点头,随即不由得眉头轻皱,继续的说道:“不过河东卫家求亲久矣,碍于叔父曾定下的婚约,应当明年会嫁过去。”

  李儒连忙的继续附耳与董卓解释河东卫家,后者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皱,沉声说道:“伯喈先生似是有难言之隐啊。”

  蔡邕轻叹了口气,他虽然知道旧约不可违,但是涉及到自己的女儿,便也想让董卓帮忙,故而继续的说道:“婚约之人乃是卫家公子,卫宁卫仲道,此人旧疾缠身,恐命不久矣啊。”

  李儒闻言不由得眉头轻皱,低声与董卓说道:“河东卫家乃是大家,不好随意招惹啊。”

  董卓摆摆手打断了李儒的声音,随即沉声说道:“如今朝廷欠缺女官,久闻那蔡琰才学精进,正巧召儿想要学习笔墨音律之道,我准备请那蔡琰担任先生一职,不知伯喈先生觉得如何?”

  蔡邕闻言,连忙的拱手回答道:“多谢太师。”

  ……

  “切!”

  坐在马车之中的董曌猛的打了一个哈欠,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染上了风寒。

  “公子。”

  旁边的清和子忽然开口,指着外面说道。

  董曌动身挪到了窗户处,径直看向了外面。

  原来是有十几个身穿轻甲的士卒,正围着一位女子,动作轻浮,中间的女子表情慌张。

  “停车。”

  董曌忍不住叫停车夫,然后动身走下了马车,身后的清和子连忙上前搀扶。

  “李屠夫家的姑娘,真是好久不见,今日还是有缘啊。”

  旁边的士卒调笑着看向中间的姑娘,动手摸摸其肩膀,然后在这姑娘略带哭腔的求饶之中与旁边的几个人哈哈大笑。

  董曌快步上前走去,同时的喝声道:“你们在干什么!”

  那些士卒闻言转过身来,看着董曌与他身后的马车,迟疑的开口问道:“你是何人?”

  清和子闻言不屑的撇了撇嘴,便开口说道:“这是太……”

  “我是太原来的商贾。”

  董曌伸手拦下了清和子的话音,他看见了不远处拐角站着的熟悉身影,便继续的说道:“随意调戏女子,军规何在?”

  “区区一个商贾,和我们说军规?”

  一个士卒缓步走了过来,走到了董曌面前,看着他身上价格不菲的衣袍,还有身后的马车,笑着说道:“把身上的钱财交出来,顺便将马车留下,你们便可以滚开了。”

  董曌闻言不由得脸色一沉,道:“这是明抢?”

  士卒不屑的撇了撇嘴,喝声说道:“这是缴税,洛阳城的规矩。”

  董曌抬起头来看着士卒,继续的说道:“我若是不给呢?”

  “嗯?”

  十几个士卒围了过来,准备对董曌动手。

  “住手!”

  忽然一个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

  为首的那个士卒还没有来得及转过身去,便被一个中年人伸手抓住了衣领,直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剩下的士卒连忙的拱手道:“王教习。”

  王越完全不理会他们,连忙的单膝跪地,朝着董曌拱手道:“越不知公子过来,还请公子恕罪。”

  “不必跪下,起来吧。”

  董曌伸手把王越搀扶了起来,然后转过头看向了那几个士卒。

  这些士卒已经双膝跪地,甚至忘记了甲胄在身不必下跪的礼节,大汗淋漓的看着地面,不敢说话。

  后面的姑娘则是浑身都止不住微微的颤抖,也想要跟着跪在地上。

  “不必行礼了。”

  董曌连忙的开口说话,让姑娘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开口问道:“他们经常如此?”

  这姑娘不敢回答,只是眼神中充斥着害怕,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士卒。

  董曌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了,你可以离开了。”

  ……

  “卒乱纪,戏民女于外,公子大怒,以杖三百,生死无论。”

  ——《日月先生传-公子书》清和子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