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佐君续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佐君续汉 月下清风扰 2101 2020.03.25 21:58

  一刻钟的时间转瞬即逝,樽酒下肚,虽然喝的并不多,董曌却也有了一些醉意,不过还在强撑着意识。

  他上辈子也只喝过啤酒之类的酒水,这种烧酒味道香醇,的确让人忍不住多喝几口。

  旁边的郭嘉早已经趴在了桌案上,直接举着酒壶往嘴里灌酒,偶尔晃一晃手中的酒壶,倾听酒壶之中还剩余多少。

  就连走过来给他们添加酒壶的侍女也都不免的有些在意,绕着郭嘉的方向把手中的酒壶放下,然后转身迈着小碎步离开了。

  “不能喝了……”

  董曌把手中的酒樽放下,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的确没想到自己的酒量居然这么差,喝的这么慢这么少就已经感觉头脑昏胀。

  清和子从远处提着茶壶和茶樽走了回来,满上了一杯热茶递给董曌,紧跟着说道:“公子,喝些茶水醒酒,小心烫。”

  此刻的天空也已经有些暗淡,彰显着真正的文会正要开始。而微风拂过,让举着茶樽的董曌愈发昏沉。

  “我讨厌酒……”

  董曌举起茶樽喝一口茶,然后把茶樽放下,他听到四周原本还嘈杂的人声突然安静了下来,不由得摇了摇头看向了湖心亭的方向。

  清和子也在此时附耳说道:“公子,文会开始了。”

  湖心亭上,蔡邕带着几个弟子缓步站在中间,随即沉声说道:“文以通达,惜哉太学已逝,我等只可在此同论大道。我与小女备了一些残句,请诸位对而解之。”

  站在蔡邕旁边的年轻人向前一步,拱手说道:“其一,以数字为诗,还请诸位现采。”

  “数字诗?”

  董曌眉头轻皱,也想着作诗参加一下活动,忽然一个侍女从远处快步的走了过来,停在了董曌的面前。

  董曌看着这侍女,不由得开口问道:“何事?”

  这侍女行礼道:“小姐请阁下品茶。”

  “小姐?”

  董曌现在的脑海还有些混乱,摆摆手说道:“文会正开,不去不去。”

  清和子闻言无奈的叹了口气,贴在董曌耳边低声说道:“公子,是你念道的蔡琰姑娘。”

  “啊?”

  董曌忽然间清醒了一些,伸手扶着脑袋,随即轻叹了口气说道:“我讨厌酒。”

  侍女退后了半步,指向院子的东侧,继续说道:“还请阁下随奴婢前来。”

  “看住奉孝,就起码早知道他所居何处。”

  董曌站起身来,指着瘫倒在旁边的郭嘉,跟清和子强调道:“洛阳这么大,我都不知道上哪儿找他去。”

  说完,董曌便跟在侍女身后,朝着东侧的院子走去。

  而就在董曌离开之后,郭嘉猛然坐起了身子,把旁边的清和子吓了一跳。

  清和子眉头轻挑,看着面前的郭嘉惊讶道:“你不是酗酒不醒了么?”

  “不过樽酒而已,岂可醉矣?”

  郭嘉随手用衣袖擦了擦流淌到下巴处的酒水,然后站起身来,沉声说道:“我意打道回府,待得明日,无论何时,公子可往城南旧易栈,嘉便在那里等待公子。”

  言罢,郭嘉直接顺手提起了还未喝完的酒壶,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离开了。

  而清和子则是有些犹豫的看着郭嘉离开,又转过头看着董曌离开的方向,还是叹了口气坐了回去,他不能扔下董曌一个人跑开。

  ……

  这边的董曌跟在侍女的身后,穿过了大大小小五六扇门,最终走进了一间不大的院子之中。

  这间院子里面只有一间屋子,周围种满了树木花草,只是因为即将入秋的缘故而略显萧瑟。

  而他跟着侍女走到了屋子门口。

  侍女低声说道:“小姐,那位文士来了。”

  里面传来了颇为平淡的女声,声音典雅清新,道:“请进来说话。”

  “喏。”

  侍女将屋门缓缓地推开,让董曌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里面颇为空旷,左侧的好几个架子上摆满了竹简,右侧有一张桌案,上面放着笔墨纸砚,显然这里是书房。

  而屋子的正中间,摆着一张榻,上面坐着一位少女,一身白色的素袍,长发有些随意的披散在身后,正是蔡琰。

  后面的侍女转身离开,顺便合上了屋门。

  “还请阁下坐下说话。”

  蔡琰伸手拿起桌案上的一张纸,递给了缓缓地坐在对面的董曌,“这首诗可是阁下所作?”

  董曌接过这张纸,上面用颇为俊秀的字迹写下了刚才他在门口念下的诗句,让他不由得感叹道:“好书法,实在让我羡慕啊。”

  “阁下谬赞,小女子本意乃是询问其中意思。”

  蔡琰表情有些狂热的看向了董曌,语速有些快的说道:“竟是通篇以五字所书,别有一番韵味。”

  “五言要比四言多一字,却能更好的点缀其意。”

  董曌也乐于探讨这些,趁着醉意继续的说道:“像是这一句……”

  ……

  窗外的暗色愈发强烈,文会已经准备结束,所有的人都起身准备立场。

  有的人已经醉酒,脚下失足跌入湖中,引得周围一众人连忙伸手营救。

  有的人同样醉酒,被同行的友人搀扶着离开。

  清和子则是呆呆的坐在原地,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头看着董曌离开的方向。

  而董曌此时……

  “此中之意,小女子还尚未想到此处。”

  蔡琰的眼睛里仿佛充盈着整个星空,手中握着毛笔,尝试着诗歌的各种手法,不由得转过头说道:“说来还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董曌看着蔡琰投身于研究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发呆,闻言随口答道:“董曌。”

  话一出口,董曌猛然愣住了,暗自责怪自己果然是醉意未去,居然这么直愣愣的说了出来。

  蔡琰也显然愣住了,握着手中的毛笔,转过头来惊讶的问道:“董曌……公子?”

  董曌连忙的尴尬道:“姑娘唤我董曌即可。”

  蔡琰忽然把手中的毛笔放下,沉声说道:“公子,天色不早了,小女子也该休息了。”

  “这……那我先走了。”

  董曌看着蔡琰的态度,不由得叹了口气,转过身推开屋门走了出去,然后转过身将屋门关上,抬起头来看着天空,轻轻的摇了摇头。

  ……

  “公子之相,士见而拜之,民见而信之,卒见而托之,女见而慕之。”

  ——《日月先生传-公子书》清和子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