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佐君续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纪西园卒,官执金吾

佐君续汉 月下清风扰 2007 2020.03.23 16:57

  姑娘连忙的鞠了一躬,转身小跑着离开了这里。

  董曌则是低下头看着这些士卒,他虽然有听说如今洛阳的士卒,强抢民女与钱财,全然不顾军规等等,却也没有想到是如此的光明正大。

  “无论西园如今是何人管辖,就说是我的命令,这些人每人三百军棍,不可轻饶。”

  董曌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十几个士卒,冷声说道:“若是抗不过去,埋了就是。”

  王越拱手回答道:“喏。”

  此言一出,这十几个人瞬间趴在了地上,浑身不住地微微颤抖。

  董曌则是转过身与王越说道:“我来,是有事找你。”

  王越连忙的拱手说道:“还请公子吩咐,越定当粉身碎骨!”

  董曌走近王越,低声说道:“洛阳城外新建的难民营帐,你调查调查其中缘由。”

  王越闻言有些疑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拱手道:“喏。”

  “嗯。”

  董曌伸手拍了拍王越的肩膀,然后转过身,带着清和子走上马车。

  王越就这么看着马车缓缓地离开,然后转过身来看着瘫倒在地上的士卒,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便看见了过来巡查的另外一队士卒,摆摆手让他们将地上的十几个人拉回西园。

  ……

  等到董曌赶回太师府的时候,宴席已经结束,所有人都已经离开,就连董卓也破天荒的去往皇宫找刘协去了。

  因为距离文会还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董曌便带着清和子走到了赵云居住的客院。

  此时的赵云正站在院子中间,舞动着手中的长枪,虎虎生风,动作优美,甚至能够听到枪尖划过空气的破空声。

  而赵云看见董曌带着清和子走了进来,也缓缓地停下了动作拱手说道:“公子。”

  董曌笑着站在了赵云面前,笑着说道:“今日伯喈先生入洛,倒是让太师府热闹了一阵。”

  “云亦有所耳闻。”

  赵云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屋子的方向继续说道:“公子身体有恙,还是坐下说话的好。”

  “还是子龙想得周到。”

  董曌顺着赵云所指的方向,一路朝着屋子走去。

  清和子与赵云紧跟在后面,后者则是顺手把手中的长枪立在了兵器架上。

  赵云的屋子与他没有住进来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墙上挂了一柄长剑。

  赵云注意到了董曌的目光,开口解释着说道:“这是师父赠予云之物,云不可不重视。”

  董曌转过身跪坐在了旁边的榻上,随意的抻了一个懒腰。

  赵云则是伸手指向最深处的那张榻,开口说道:“公子上座。”

  “不必,你我三人同坐即可。”

  董曌摆摆手让两个人都坐在了旁边,这才点点头继续的开口说道:“我来只是为了一件事。”

  赵云拱手沉声道:“还请公子吩咐。”

  董曌坐直了身子,同样的沉声说道:“我早与吕将军说好,你明日一早便赶往并州军营,至于官职,我自会与父亲说明。”

  赵云闻言一愣,随即点点头回答道:“喏。”

  “如今各军皆是军纪混乱,子龙你在并州军中熟悉几日,我想办法将你调任西园。”

  董曌把自己的计划与赵云继续的说道:“并州军有吕将军,西园有你,执金吾有那张从事,凉州军有父亲和我,此时下令肃清军纪,才是最有效的。”

  赵云闻言不由得眉头轻皱,却还是点了点头回答道:“喏。”

  “报!”

  忽然一个侍女快步的从外面跑了进来,身后紧跟着快步而走的李儒。

  显然自从洛阳城的宦官被屠杀殆尽之后,一部分工作便落在了李儒的身上。

  李儒快步的走到了屋子里面,看着董曌三人,亮出了手中捧着的黄布,轻轻的咳了两声。

  旁边的赵云、清和子与侍女三人,起身走到了前面跪下准备接旨。

  董曌不由得眉头轻挑,无奈的摇了摇头,便也准备起身走到前面跪下。

  李儒看着董曌的动作,连忙的开口说道:“陛下特赦,公子不必下跪。”

  董曌闻言一愣,随即拱手说道:“曌,多谢陛下。”

  李儒缓缓地展开了黄布,沉声念道:“诏曰:董曌聪慧,计于民而忠于朕,官执金吾。”

  董曌听着李儒话音落下,不由得抬起头来看向了李儒,眉头轻挑,表示这就完了?

  李儒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的确念完了。

  “臣,接旨。”

  董曌伸手接过了李儒手中的黄布,心中却不由得有些嘀咕,这道旨意显然是董卓赶鸭子上架让刘协所写,封官的有理由居然是没什么任何意义的“计于民而忠于朕”。

  “都起来吧。”

  李儒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几个人,然后抬起头拱手说道:“恭喜公子,原本陛下想任命公子为侍中,不过最终还是将侍中之位任命了伯喈先生。”

  “还是要谢陛下之重。”

  董曌都不想说这毫无意义吗?客套话,叹了口气摇摇头继续的说道:“我准备明日进宫觐见陛下,顺便觐见一番弘农王。”

  李儒闻言不由得一愣,反问道:“见弘农王?”

  董曌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父亲与文优先生你的意思,不过我觉得有更好的方法。”

  李儒低头沉默了半晌,他虽然不知道董曌是如何推断出董卓对弘农王刘辩有杀心,不过这的确是事实,便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太师会同意的。”

  董曌轻笑着看向了手中略显寒酸的黄布,然后侧过身子,看向了屋门外院子的方向,沉声说道:“对了文优先生,我想重建太学,不知你觉得如何?”

  “重建太学?”

  李儒不由得有些犹豫,然后开口说道:“如今洛阳学士,大多已经离开司隶而去他处,即便有蔡侍中、黄司徒等人,恐怕也难有起势。”

  董曌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低声说道:“我有一个办法,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

  “军之失,帅也;民之失,臣也;天下之失,君也。”

  ——《光复书-礼乐志本》董曌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