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佐君续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鬼谋潇洒,奉孝无羁

佐君续汉 月下清风扰 2071 2020.03.25 16:27

  此人转过头来,看着董曌说道:“不过是群庸人自扰,你又是何人?”

  董曌轻笑着回答道:“我自太原而来,途径洛阳,听闻伯喈先生举行文会,自然要来瞧瞧。”

  此人闻言不屑的摇了摇头,打着哈欠说道:“不过搔首弄姿之宴,来了也不过浪费时间罢了。”

  来往有路过的文士闻言瞪了过来,不过显然是知道此人名声,并未稍作停留,而是径直离开了。

  董曌看着面前这人显然被周围孤立的模样,不由得笑着开口说道:“便是为了瞧瞧这蔡府的风景,品尝洛阳的美食与美酒,也不算浪费时间了。”

  此人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肯定道:“说得有理。”

  董曌趁势追问道:“既然如此,还不知阁下姓名?”

  此人转过身朝着宴席召开的后院走去,边走边说道:“郭嘉,你我有缘,唤我奉孝即可。”

  果然是郭嘉。

  董曌不由得露出了笑意,与清和子走在郭嘉旁边,继续的开口说道:“我叫赵冬,这是随行的友人,何青。”

  郭嘉闻言,轻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有趣的名字。”

  剩下的廊道已经不长,跟着人流走入后院,原来是后院之中的花园,中间是湖水波光粼粼,周围还有嶙峋的假山点缀,映衬这湖心亭的典雅。

  不过此时在湖水的四周都摆放着桌案与榻,已经有许多人落座,来往的侍女正在呈上菜肴与酒水。

  “院子当真是广阔,看来这位太师非常看中蔡伯喈啊。”

  郭嘉走在前面,不由得感叹道:“是吧,赵冬?”

  董曌轻轻的点头附和道:“看来的确如此。”

  环顾四周,根本没有任何熟悉的身影,董曌也并未看见李儒所说同样过来了的贾诩。

  “便坐在此处吧。”

  郭嘉忽然停下了脚步,挑选了一处非常偏僻的角落,指着角落的三张桌案说道:“僻静绝迹,正是饮酒的好地方。”

  董曌直接迈开步子便跪坐在了中间的榻上,随手将袍子颇为整齐的拍了拍,然后看着郭嘉说道:“的确如此,省的旁人扰乱了风景。”

  清和子跟着坐在了董曌左侧,一直默不作声,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郭嘉看着他们二人的动作则是不由得一笑,动作随意的直接躺在了右侧的榻上,提起酒壶把面前的酒樽斟满。

  他的动作显然有些嚣张,引起了周围许多人的目光,不过他们身处角落,再加上郭嘉的风评,所以并没有人上来说道。

  董曌则是自动忽略了周围的目光,同样的举起了郭嘉给满上的酒樽,笑着说道:“早知道洛阳文士大多离开了洛阳,可今日文会一席,看来留在洛阳的文士还是许多啊。”

  清和子看着董曌准备喝酒的董曌,连忙的开口提醒道:“公……赵冬,你的身子有恙,少喝些酒。”

  “少饮些不会有问题。”

  董曌轻轻的摆了摆手,然后举起酒樽品了一口,笑着说道:“味道不错,这应当是我第一次喝酒。”

  郭嘉则是一口饮尽酒樽里的酒水,摇了摇头说道:“有蔡伯喈等人在洛阳,洛阳的文士便不会离开,太师广招文士,封以官职的做法的确不错。”

  清和子则是好奇的开口问道:“你称呼伯喈先生姓名,却尊称太师官名,可是与伯喈先生有事?”

  郭嘉大笑着摇了摇头,紧跟着开口说道:“若是在洛阳,有人胆敢直呼太师姓名,恐怕难以活过明日,更何况是当着二位的面大放厥词,岂非自投罗网?”

  董曌则是跟着笑着说道:“奉孝说笑了,我们可并非状告揭发之辈。”

  郭嘉轻轻的点了点头,附和着说道:“的确如此。”

  董曌有些无奈的看着郭嘉倒酒的模样,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所见洛阳,尚且安生,不知奉孝久居洛阳,可有什么看法?”

  郭嘉闻言眉头轻皱,坐起身子侃侃而谈道:“我不过来此百日,以饮酒寻乐为首,洛阳的酒的确要比陈留等地好的多,陈留的酒水不够猛烈,好似掺了水般。”

  董曌看着郭嘉的动作,不由得轻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奉孝顾左右而言他,便是猜出了我的身份,也不必如此。”

  “公子身上的锦袍玉佩,哪里像是寻常商贾所能着的?”

  郭嘉笑着把手中的酒樽放在了桌案上,继续的说道:“更何况如今已少有商贾途径洛阳,加之些许关于公子的传闻,答案自然呼之欲出。”

  “奉孝说商贾已经少有途径洛阳者?”

  董曌则是被郭嘉的其中一句话吸引了注意,不由得开口问道:“可是因为士卒?”

  郭嘉随意的笑了两声,脸色略带不屑的开口说道:“军中士卒强抢商贾,而如今的洛阳百姓连粮食都买不到了,何来的心情去买卖其他?时间一长,便是途径洛阳的商贾也都绕路了。”

  “即便是要多走一个月的路程也要绕过洛阳。”

  董曌不由得咬紧了牙关,若是洛阳再这么下去,恐怕就要民心尽失了,届时便是覆灭的开端。

  “我正准备整顿军务,重新引来商贾通商,顺便重建太学,以吸引其他地方的文士。”

  董曌看着面前的郭嘉,沉声说道:“只是我虽有心,却也做不到尽善尽美,希望能有更多能人助我一臂之力。”

  郭嘉侧过身子,盯着董曌开口问道:“公子如何看待如今这天下?”

  “乱象将起,恐怕如今这般看上去平静的模样也要看不见了。”

  董曌伸手倚在桌案上,轻笑着回答道:“我所期望,乃是百姓安居乐业,官吏秩序有度,我便能够安心修文论道,何不敢比孔丘?”

  “难,难,难。”

  郭嘉一连说了三遍,然后微微的摇着头,抬起头来看着董曌,笑着说道:“不过我倒想试试,只是公子与我不过初见,便尽数托盘而出,未免让人哭笑不得。”

  董曌则是调笑着回答道:“说来奉孝也许不信,我对奉孝早有耳闻。”

  ……

  “穆公礼贤下士,颇有名望。而公子胜过穆公者,在其信,在其礼,在其下。”

  ——《日月先生传-公子书》清和子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