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妖魔之代理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2659 2005.10.02 17:26

    “中间人不行吗?”慕龙泉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从人类中同样职业的角度来看,似乎后几个并不是个稳定的行当。“要怎么做?”

  “那个不适合你,”派普西摇了摇小爪,“做中间人,必须有宽广的人脉,丰富的知识,灵敏的触觉和天文数量的情报——你哪一项也不具备啊!还是做冒险商人比较合理一些。”

  “什么是冒险商人?”慕龙泉有些好奇。

  “有些妖怪并不适合离开自己所居之地,比如冰雪之丘的霜巨人一族,天生带着强烈的寒气,除了冰雪之丘,去哪里都会引起灾难,至少也会像插了个牌子走路一样非常惹人注目,还有些妖怪天生孤独,所有靠近的人、兽、妖、神都会收到他的影响,甚至会被一口吞下,最有名的代表就是海市蜃楼的主人蜃龙,就算它有心,也没法控制自己吐出的蜃气,所以除了少数几个有办法的,几乎没人去找他——”

  “那你有办法吗?”

  慕龙泉渐渐地听出了一点门道,如果有办法克服这些妖怪天生的威胁、成为他们商品的交易人的话,这倒确实是一个来钱的途径。

  “有倒是有,风险也不小啊!”派普西似乎是陷入了某些久远的回忆之中,一双小小的三角眼变得非常的深邃:“每一次交易,都像是抱着炸弹跳舞,即使只是不小心晚了数秒钟,都有可能永远的无法离开了……”

  看着那变得沉默的球形躯体,慕龙泉猜想,是不是曾经有黑球的主人消失在那里面?

  “以后你会知道的。”派普西回过头来说,深深地吸了一大口香烟:“不过,如果你从事这个职业,将比别人有着巨大的先天优势——不是谁都能拥有力量如此强大的‘魂守’的。”

  “‘她’吗?”

  慕龙泉眼中的神采暗淡了一下,心情变得负面,忍不住又点燃了一支。

  “宾果!”派普西潇洒地弹响了自己的尾巴,“‘魂守’是最强力、也是最难练就的护身宝物,要知道,魂可是最难操作的东西啊,在东方,很多即使达到太乙金仙地位的仙人,也都无法拥有像你这么强力的‘魂守’,在这么强大的力量保护之下,你就算在交易中出点什么问题,性命也是无忧的……”

  “那么,就干吧!”

  慕龙泉把只吸了几口的烟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用鞋底把烟头碎了尸。“你帮助我见到这些妖以及提供我交易指导,我给你利润提成。”

  “你不说我也会得。”派普西眯着小眼睛笑:“那个女人熟知我的身世,把我送给你,也许从一开始就打的这个算计。”

  “那对她有什么好处?”慕龙泉一脸不解。如果绛紫一开始就是想让自己接私活,那对她本身有什么作用啊?钱又不给她。

  “你这个笨蛋,你和她签订了契约的啊!”派普西猛地化作了烟雾,瞬间移动到慕龙泉的头上,小爪握成结实的拳头,狠狠地敲了慕龙泉一下:“你是她的仆人,如果她吩咐你做什么,你是不可以违背的!一个自己有钱的仆人有多好用,将来你就会有切肤的感受了!”

  “……shit!”

  慕龙泉被敲郁闷了。妖啊,果然都是些只讲利益的家伙,还以为绛紫那个女人真有那么好心,原来还是因为有潜在的利益在里面啊!

  “你也别想太多,这世界本来就是现实的,看见的利益,总归强过看不见的东西,商人讲信誉,归根结底也是为了之后的长期利润,不信你试试看,如果真有能得百倍的利益还不用负责的手段,哪个不去用?”

  派普西的话里有着一种苍老,在慕龙泉的头上随风轻轻飘着,悠悠地吐着烟圈,“所以,要摆正心态啊,这样才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商人!”

  “好吧,好吧,我记住了。”

  慕龙泉叹了口气,忍不住又打开了烟盒,这才发现短短的一会儿时间已经耗费掉一半了,迟疑了一下,又收回了口袋中去:“这些都是后话,现在,还是先说说怎么做生意吧——我听你的,先去找哪个妖怪当冒险商人啊?霜巨人还是蜃龙?”

  “不光是妖怪,有些神仙也有需要冒险商人的。”派普西摇了摇头,纠正慕龙泉潜意识里的偏见:“还有,你以为那种高等妖怪是那么好见的?不要好高骛远,先从次一级的难度作起!等这单生意完了、取了婴灵之后,我先带你去先前提过的东昆仑蛇妖哪里去,贩点玉蛇涎回来卖卖。”

  “玉蛇涎?干什么用的?”

  “壮阳、迷情、美容、诅咒,用处多了。”派普西嘿嘿地笑,“蛇性最淫,东昆仑那条玉蛇更是其中的极品,可惜它诞生之时却是在一位神仙大佬的洞府里,耳濡目染,于是练了神仙的法门,就是因为它天性极淫,成形之后不被仙界承认,没能获得神仙的‘执照’,虽然默许住在昆仑,却只能呆在人烟稀少环境恶劣的东半边,还是脱不了蛇妖这个称呼——结果,妖怪不敢去昆仑之境,神仙又不来理睬她,这几百年下来,她每次发qing的时候流出来的蛇涎,恐怕是越来越红艳艳的了,哈哈!”

  “你之前找过她?”

  听着派普西这么详细、熟悉的介绍,慕龙泉好奇地问:“还是你天上的事情知道一半,地上的事情全部知道?”

  他倒没觉卖这种‘春药’有什么,之前打工的时候,类似的东西他还真卖过不少,真的假的都有——没办法,短线的打工里面,这种的最给钱。

  “去过一次,幸亏我是魔偶。”派普西似乎是缩了缩脑袋,“她的府里特产的那些东西还真值钱,成本又低到几乎可以不计——真可惜,我的那个主人死活不肯再去了。”

  “为什么?”

  慕龙泉呆呆地问,派普西却只是嘿嘿嘿地笑,再没有多说一个有关这件事情的字。

  “嘶~~我靠!”

  正准备询问到底——毕竟下一次去的可能就是他自己——的慕龙泉一时着急,忘了自己身上的房客的存在,刚刚从阴影中探出身子,就仿佛触了电一样连蹦带跳地又爬了回去,趴在楼顶的地面上手脚哆嗦着‘凄惨’地呻吟:“咦~~~呀~~~吼吼吼吼~~”

  仿佛是又哭又笑地折腾了近一分钟,体内那种彻骨的酸、麻、痒才渐渐地淡去,慕龙泉喘着粗气爬起身来,甚至已经没有力气擦去脸上挂着的眼泪鼻涕了。

  ===========================================

  本书目前的点推比为6:1,请书友们多多推荐,保持住这个成绩。你们的点击就是我的动力,你们的推荐就是我的兴奋剂……请大家多多推荐、多多收藏!

  大家有空去我的另一个坑看看:

  《第八日》,即使称不上‘另类’,也绝对是‘新鲜’的血裔故事,请您耐住性子,读上两章……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