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妖魔之代理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3038 2005.09.27 18:50

    “靠,怎么这么像电影里的吸血鬼啊!”

  慕龙泉皱起了眉头,这画像怎么看,怎么像是那些什么伯爵、侯爵之类的喜欢处女之血的老家伙,半夜打扮成这样上街,万一预见个神经敏感的,会出人命的,最少也会流言满天飞,引来警察就不好办了。

  “没事,到了地头再由我为你换上,保证用不了十秒钟。”派普西保证说,随即尾巴打响,一种液体流动的感觉立即从慕龙泉的皮肤上传来,把他吓了一跳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神奇地换成了那套标准行头。

  “6.41秒。”派普西满意地又打了一下尾巴,未等慕龙泉欣赏一下就又把那套行头收了回去。“还不错的成绩,我还没退步么。”

  伪装的问题解决了,无所事事的两人一边抽着烟,一边聊着闲话确定了晚上要说什么话、做什么动作来取得徐慧的信任之类的,很快,夜幕悄悄地降临,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慕龙泉换下了那身引人嘱目得西装,饭也没心思吃,直接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附属第三医院。

  看着车外繁华的人流、车流,慕龙泉心中有着一点点紧张。毕竟是第一次主动去做生意,还是个熟人,万一搞砸了,恐怕会给他造成很多麻烦……然而看了一会喧嚣的世界,看着无数人匆忙的行踪,他的心在某个瞬间突然放开了,就像是‘彻悟’一样,一点也不紧张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小小的一次‘交易’,瞬间就会被淹没在时间的洪流里,半点痕迹也不会留下,用得着紧张么?

  一边复习着和派普西商量好的过程,一边听着车内音响传出的音乐,他的心情渐渐地轻快起来,几十分钟的路很快就过去,医院的大门已经再次出现在慕龙泉的视野中。

  付了车费,慕龙泉直奔纯洁美女所在的豪华病房。进了住院部的大门之后,派普西化成的戒指一路闪着幽暗的光芒,所有被光芒照到的人都是微微一愣,茫然站在原地,直到慕龙泉迅速地经过之后,才又恢复过来,毫无所觉地继续进行自己的工作,而大批没有实体的光芒则畏惧地拼命远离那光芒,完全不像上午来的那次那样跟在慕龙泉的身后飘来荡去。

  “准备好了?”

  停在豪华病房门口,派普西现出了原形,轻声问。

  已经换上了全套行头的慕龙泉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派普西转过头去,小爪开始对着病房的门比划起来。

  光芒一闪,一个充满玄秘感觉的、非常西方化的魔法阵开始在门上亮起,众多闪亮的符号围成环形旋转着、变幻着,仿佛无数交错的齿轮。

  “谁?”

  正在病床上发呆的徐慧突然发觉到了一种存在感,虚弱地问。

  没有人回答,那种存在感却越发的强烈了,甚至仿佛能听到一个人呼吸的声音。就在她渐渐有些诧异、准备伸手去开灯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亮了起来,依稀有一个魔法针一样的东西一闪而逝,然后一个挺拔的人影就那么穿越了发光的门,徐徐地走了进来。

  门没有发出任何开关的声音,这个人就这么毫无阻碍地穿越了它,随后光芒渐渐地熄灭了,一切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只是病房内突然多出了一个人。

  “你是谁?”

  徐慧的声音没有多少惊慌,经历了巨大的伤痛之后,她的心中现在只剩下了强烈得‘恨’,其他的感情,包括‘恐惧’以及‘爱’,都仿佛已经死掉,完全感觉不到了,也什么都不在乎了。

  “美丽的小姐,我听从你心里的呼唤而来,准备和你做一笔交易。”

  慕龙泉的声音已经被派普西用妖力改变,嘶哑而有磁性,有着奇异的魅惑力:“你的怨恨是如此的强烈,连我也无法忽视它的存在,所以,我来了。”

  “你是什么?恶魔吗?”

  徐慧的脸孔依然没有什么生气,那布满红丝的美目中却微微有光芒闪起。是恶魔吗?这个带着奇异面具、披风,耳边挂着恶魔像,无声无息地穿门而入的男子?反正,至少他不是普通人类就是了……他是来帮助自己完成心愿的吗?帮助自己把那个……

  “嗯,勉强算是吧!”

  顺着徐慧的话,慕龙泉漫应了一声,借着面具的遮掩仔细地端详着曾经的纯洁美女——清秀的脸庞如今深深地凹陷下去,明亮的大眼睛布满了血丝,没有什么神采,樱唇没有一点血色,苍白的令人心疼。

  “勉强?”徐慧无力地笑了一下:“那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想要我的灵魂?”

  “不,只不过是一桩交易而已。”

  慕龙泉优雅地笑着,在面具的衬托下却变得邪恶:“我要的,是你的孩子。”

  拿出了‘绵苦’的种子,慕龙泉轻轻地把它放在了徐慧的手心之中,握住那纤纤的细手,帮助虚弱得她承受那惊人的重量,缓缓地,用那嘶哑磁性的声音,仿佛恶魔的耳语一般讲解了它的用途。

  “你拿走我的孩子,然后用这个帮我报仇吗?”

  徐慧轻轻地问,冰凉的手不自觉地抚上小腹,轻轻地***着。

  “是的,你同意的话,我们就签署契约。”

  慕龙泉手上的戒指一闪,闪着红光的契灵就出现在两人之间的空气中,那双大大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两人,即使已经看过一次了,慕龙泉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毛毛的。

  “我应该相信你吗?”徐慧几乎是自言自语地问,无神的目光木然地盯着那神秘的面具。

  “你可以自己选择。”

  慕龙泉心里有些紧张了,开始担心费了这么多功夫最后却白做工,特别是那穿门的一招,派普西可是明说了要收钱的——表面上却依然装作一幅淡然的样子,一挥手,在戒指的光芒中把舒适的休闲椅挪了过来,坐下的同时点燃了一支烟。

  在吱吱的烟叶燃烧声中,徐慧沉默着,目光在自己的小腹和慕龙泉的脸孔之间来回移动,数分钟之后,轻轻地叹了口气:“我答应你……反正,这个孩子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很好。”已经越来越紧张的慕龙泉终于松了一口气,掐灭了手中的烟头,披风一甩,以非常优雅的姿势站起身来:“你只要把手放在那只眼睛上,然后在心里想着我愿意就可以了。”

  徐慧沉默地点点头,虚弱地伸出纤细的手,刚刚接触到那只眼睛,一种刺入的感觉就从手心传来,一直传到了大脑中才消失不见,而记忆里就突然多了一些有关这次合约的内容,那被叫做契灵的纸张上也出现了一个仿佛她亲手写下的名字。

  “很好,现在你用自己的血把种子浸透就可以了。”用身体挡住徐慧的视线,慕龙泉在契灵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回过头来的时候,徐慧已经把手腕上的点滴针头拔了出来,血液沿着小小的伤口涌出,仿佛海绵一样被吸收掉,很快,放在手背上面的‘绵苦’的种子就已经浸透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啪’声音,小小的种子裂了开来,仿佛豆芽一般透明、细嫩却是血红色的植物在数秒钟之内飞速地长大、结果,隐隐有一种稚嫩而妖异的吟唱在两人耳边回响,恍惚中,慕龙泉觉得窗外仿佛日升日落了很多次,定了定神,却依然是在只有夜灯微光的病房内,那邪异的妖草已经枯萎,化成了细碎的粉末随风而散,只剩下两个仿佛一男一女互相搂抱、依偎在一起的小人般的奇异果实,静静地躺在徐慧苍白的手背上。

  ===========================================

  感谢支持我的朋友们,你们的点击就是我的动力,你们的推荐就是我的兴奋剂……请大家多多推荐、多多收藏!

  大家有空去我的另一个坑看看:

  《第八日》,即使称不上‘另类’,也绝对是‘新鲜’的血裔故事,请您耐住性子,读上两章……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