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妖魔之代理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4155 2005.10.12 23:45

    天旋地转的感觉这次没有出现,虽然周围的景色仍然在飞速的旋转着,在幕龙泉的感觉中却仿佛是看电影一样,没有什么切身的体会,强大的吸力拉扯着他的‘身体’飞速地向前,速度越来越快,周围的景色渐渐地拉成了直线,毫无预兆地,面前突然开朗,仿佛是从一个狭窄的通道中一下子冲入了一个浩瀚的宇宙,如同真正的宇宙空间一样星光灿烂,空间大的不可思议,回头看时,同样是没有边际的空间,只有一条细细的发光‘绳索’,一端连在他的身上,另一端则通向无限深远的宇宙深处。

  “这是哪里?”

  无边无际的浩瀚空间给了幕龙泉很大的压力,让他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怎么这么大?我好像是突然冲出了地球一样!”

  “别一惊一乍的,小心保护好绳子。”派普西的三角小眼打量着四周,小爪上戒备地闪着紫色的电光:“这里就是幻境……在幻境中什么都可能发生,如果这条绳子断了,那你也许就永远出不去了,你的身体也会变成植物人——嗯,被伊格德拉修接管之后,那倒是真正意义上的‘植物人’了。”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幕龙泉小心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绳子’,觉得挺有韧性的,稍稍放心了些。“怎么你总是不先说明白?老等到已经无法后退的时候才告诉我这个危险那个可怕的?……我真怀疑,你以前真的教导过学徒没有?有的话,你带的学徒又有几个坚持到了出师的?”

  “以后你会知道的……当初我的前任主人说过,‘伤痕比记忆深刻’,自身的体验才会比较清晰,让你亲身来此经历一次,胜过我把嘴皮子磨十遍。”派普西的大嘴微微咧了一下,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随即又恢复了谨慎的神态,眯着小眼望向远方:“抓好了,我们马上就要进到这幻境的核心中去了。”

  仿佛是响应它的话似的,那种巨大的吸力再次骤然出现,拉扯着两人的身子急速地向着某一个方向坠去,拴在两人身上的绳子也随之不断的延伸,这次只飞行了一小会之后就开始减速,周围的景物渐渐地清晰。

  “咦?”幕龙泉突然不由自主地轻咦了一声,在他们的前方,一个巨大到完全不成比例的‘星球’正在缓缓地转动着,仿佛是‘透明的蛋黄’一样的感觉,在蛋黄之中,依稀看起来是徐慧和邢宝玺样貌的两个巨大的人形头靠着头、互相枕着对方的手臂,以两人的头部为中心,跟随着蛋黄缓缓地旋转着,不时有丝丝光芒从两人的身上发散出来,被那个巨大的蛋黄内壁吸收。

  “这就是幻境的核心部分了。”

  派谱西小眼中红光闪烁,小抓上的紫色电光更加激烈了,目光不停地扫视着四周,似乎在戒备着什么:“这里虽然是由缠mian子生成,却会随着核心中两人的心念而发生变化,等会契灵叫醒那个女人的时候你一定要小心,如果不小心被意念的漩涡卷进去,虽然不会有危险,却不知道会被卷到什么地方去,浪费很多的时间。”

  “知道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幕龙泉颇有点无奈地向前靠近,心里决定今后不能盲目地相信派普西了,做什么事情之前,必须先把事情的缘由、危险性都问个清楚——

  派普西忽然转头,看着幕龙泉的背影微微笑了一下,随即又收回了目光,小抓上的光芒变成暗红的颜色,开始缓缓地画着魔法阵,当那神秘的图案完成之后,中央的眼睛仿佛活过来了一样,缓缓地从魔法阵中‘浮’了出来。

  红色的瞳孔一点一点地转动着,似乎在观察着四周,当看到了徐慧的巨大人形之后,突然眨了一下,随即一道细细的红光从瞳孔之中射出,无声无息地没入了‘徐慧’的额头。

  巨大的人形猛地抽搐了一下,眼皮开始微微扇动起来,周围的空间瞬间刮起了剧烈的‘旋风’,幕龙泉虽然全神贯注地防备着,却仍然身不由己地被‘吹’了出去,在没有方向感的宇宙中不知旋转了多少圈,才手舞足蹈地停了下来,再找派普西,竟然已经完全看不到了,只有连接它的那条绳子在身前的黑暗中幽幽地发着光芒。

  一条眼熟的细细红光从蛋黄的方向射了过来,准确地没入他的额头,眼前仿佛骤然暗了一下,再亮起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是另一番景色。

  温暖而不刺眼的阳光下,一望无际的青青草海中央,清冽至极的湖畔无数鲜艳的花朵点缀其上,花蕊绽开,徐徐地喷吐着诱人的香气,两个被微弱的光芒笼罩的人形正依偎着坐在一起静静地看着湖色,直到被不速之客打断。

  “幕龙泉?”消瘦、眼神茫然的徐慧带着一点惊讶的表情看着突然出现的同学,迷惑地眨了眨眼睛,她身旁是同样看起来不是很清醒的邢宝玺,然而他的脸色看起来要好得多,无神的目光也较有灵性,看到了幕龙泉之后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似乎想要站起来,却在一道黄色光芒闪过之后,摇晃了几下,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你怎么知道是我?”幕龙泉几乎是下意识地问,随即低头,却发现自己身上是当初和徐慧一起打工的时候穿的那套衣服,派普西所给的那套标准行头早已消失无踪。

  在徐慧的幻境中,所以用徐慧的记忆来标识么?这下坏了……

  幕龙泉皱起了眉头,开始担心今后的身份保密问题,然而当两人那种无神的样子落入他眼中,脑中突然灵光一闪,随即换上了惊讶的表情,仓皇四顾:“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到这里的?”

  “不要慌张,这里很安全的。”徐慧用疲惫的声音缓缓地说,转过身去,瘦弱的手指爱怜地***紧闭着眼睛喘息的邢宝玺:“这里是我们两个人的乐园,是恶魔送给我们的礼物……”

  恶魔?

  幕龙泉嘴角涩涩地掀动了一下,随即消失无踪,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恶魔?”

  可惜他的表情无人在意,非常虚弱的徐慧吃力地笑了一下,点了点头,眼神一阵朦胧。“你不相信吗?……其实我本来也不相信的……”

  忍住内心的一点愧疚,幕龙泉慢慢地接近依偎而坐的两人,聆听着徐慧的诉说。她的声音非常低弱,还不时停下来喘息一会儿,靠在她肩膀上的邢宝玺则依旧用厌恶的眼神看着幕龙泉,却在每次想要使出力气的时候,总有黄色光芒一闪,令他无力地又回到原来的地方。

  “……太神奇了……”幕龙泉用惊讶的语气回应徐慧的诉说,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后,小心地问:“……那,你觉得它们完成那个契约了么?”

  心跳得好厉害……虽然现在并不是实体,幕龙泉却觉得自己清晰地感觉到了胸膛的剧烈震动,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等待着从那没有血色的唇中吐出的答案。

  “我想,算是吧……”徐慧疲惫地闭上了眼睛:“虽然我没有按照他们的话去做……不过,我希望能用别的代价交换,哪怕少活几年也行,保住我们的这个孩子……”

  这美丽的世界突然间静止了一下,花草的随风轻摆、碧水的微微荡漾都在瞬间停止,仿佛一部正在播放的影片被突然暂停,随即一道暗红色的光芒划破虚空遽然出现在三人的面前,契灵那血红色的大眼睛闪烁着,迅速地放射出一连串玄秘的魔法符号,一个白色的温暖光团轻飘飘地从徐慧的腹部缓缓飞出,慢慢地飞到了幕龙泉的手上。

  “孩子……”

  徐慧无神的目光呆滞地望着那团白光,随后又一点一点地挪到表情相当复杂的幕龙泉脸上,身子晃了晃:“原来……是你……”

  她向着幕龙泉伸出瘦弱的手,吃力地想要站起来,却仅仅只前行了两步,就颓然软倒在地,邢宝玺发出了与外表决不相称的充满暴烈的野蛮叫声,踉跄地扑了过来,身上黄色的光芒不断闪烁,令他一次次摔倒,却又一次次爬了起来,整个人的外表都开始扭曲,眼睛布满了红丝。

  幕龙泉茫然地站在那里,感受着手上这小小光团的温暖和跃动,看着邢宝玺一次次爬起又摔倒,心里明知要赶紧离开,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束缚了他,令他半步也挪不开。

  空间再次一顿,随即派普西的黑色身影出现在契灵之旁,看见幕龙泉手上的白色光球,小眼中闪过炽热的红芒,随即被邢宝玺身上的光芒吸引住,双眼一眯。

  就在此时,邢宝玺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呼号,大步地冲了过来,身上的黄色光芒剧烈地闪过之后,骤然熄灭,发出了清脆的破裂声,一个金光闪烁的‘卍’字符号在他胸口清晰地一闪,随即整个地扩展开来,在世界的边际消失无踪。

  即使是幕龙泉这样的新手,也直觉地感受到了一丝不妙。

  “佛心印!”

  派普西的眼中光芒凌厉,“原来如此,有人用佛心印保住了他的元气精魄……难怪这个女人的消耗这么厉害!”

  “黑球,我们怎么办?”幕龙泉不安地扫视着如同突然失去了生命一般的世界——草木,甚至湖水都隐隐地泛着一种灰色——“我觉得很不妙!”

  “唔,你的感觉很敏锐。”派普西的小爪已经在画着魔法阵:“布下佛心印的术士肯定已经察觉了异样,我们必须立即离开。”

  他细细的尾巴一甩,准确地圈住了幕龙泉的脖子,周围的世界突然一阵涌动,景物都纷纷地扭曲起来,化作无数的触手向他们涌来,然而尚未等这些触手抵达,魔法阵就已经发出了光亮,下一秒钟,幕龙泉的眼前已经重新出现了病房雪白的墙壁。

  “抓稳了!”

  派普西身上的紫色光芒忽强忽弱地闪烁着,眼中的光芒也略显暗淡,似乎有些疲累,然而它顾不上歇息,直接就在小爪上再次发出光芒,开始吟诵咒语召唤地里鬼:“吾知汝名,汝亦知——”

  “阿弥陀佛!”

  一声低沉的佛号,如同冰冷的骤风,瞬间将派普西的这点咒语烛火吹熄,幕龙泉骇然回头,看见寂静无人的病房内,空间仿佛纸张一样被切开了,一个红色的人影正在踏出裂隙处的黑暗,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种红色的光芒之中,仿佛被水晕开了的红色蜡笔线条画,胸口是一串发着卍字金光的圆球,干枯瘦弱的手中,炽亮的红色光芒组成了一把刀的形状,徐徐地波动着,另一只手却停驻在胸前,行着佛礼。

  派普西的身上紫色电光大作,恶魔翅膀张开到了极致,三角小眼中的光芒更是如激光般闪亮,一眨不眨地盯着红色的人影——

  “杀生佛!”

  它尖锐而白亮的獠牙露了一下,眯起眼睛,声音硬涩仿佛金属磨擦:“原来是这一宗!”

  =====================================================

  感谢‘清角’以及一直支持我的各位朋友,确实,我有点操之过急了。我会让心情慢慢地沉淀一下,努力呈现给大家我最好的文字。

  再次感谢大家,还请继续支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