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妖魔之代理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4635 2006.04.21 11:41

    别看各大装修公司在各种媒体上奇招百出,个个看起来冠冕堂皇资历不凡,电脑设计软件一个赛一个的多,总部也弄得个既有艺术气息又豪华富贵,其实真要说到了底,最后接活儿的还都是那些既没什么文凭、也没什么称号的不起眼技工,除非要装修的是自己的别墅,否则你付出的一平米多少多少大元的设计费实在是有点冤枉,现代的楼盘结构都那样,个个公司抄来抄去、专业点的去抄点老外,真正有实力的偶尔有个创新却不知道要货卖多少家——说到底是真不值得,可惜,现代人也没有那个时间去计较,多花点钱少些麻烦,是大多数人心里的选择。

  看着这些围在自己周围、脸上洋溢着微笑的人们,慕龙泉心里感叹着——等他按图索骥找到这些熟练技工一谈才知道,原来他们的工钱低到令人不相信的地步,甚至还能往下再减,而装修公司还动不动就扣他们的工钱,虽然是熟练的技工,却很难攒下什么钱来,一听说他要装房子,个个都争,身边一下子像是鸡鸭养殖场,呱呱呱呱……

  最后按照工头那里得来的信息,雇了十六个人。慕龙泉按照自己打工的经历,用了很直接的方式来调动这些人的积极性:工钱全部给他们自己,没有工头也没有分包商,工程做得越快、越好,最后给他们的钱就越多。

  买材料的事情,也全部交付给他们来做,算是给他们个赚外快的机会……但是如果做得不好,他们要负责重做。

  至于设计么……他们也在‘世间画’做了不少间房子了,户型都差不多么,随便把些设计往一起总结总结,大家再集思广益,搞点新意出来也就是了。

  等一切都谈妥了,时间也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到了傍晚,慕龙泉索性把所有的人都叫上,找了个不大不小的饭店豪爽了一把,只不过为了不吸入烟雾,免得那棵草又罗嗦,不得不冒着寒风坐在大开的窗户之下,临走的时候又留下两千元钱,交给其中一个比较老成的人去置办香烟、饮水什么的。

  总算是顺顺当当地办成了这件事了。

  跨入宿舍门的时候,吃得很饱的慕龙泉心情相当不错,甚至有点微醺的感觉。之前他一直都是给人打工、替人跑腿的角色,现在也成为了‘动口不动手’的人,被人一口一个‘老板’的叫着,感觉真的很不一样。

  难怪人都想往高处走啊!

  慕龙泉微笑着摇了摇头,打了个轻轻的饱嗝,推开宿舍破旧的木门。

  迎接他的是齐刷刷的八道目光,宿舍的兄弟们居然都在,围坐在靠近门口的桌子边上,桌面上却没有像通常那样摆着扑克牌或者零食。

  “老五,回来啦!”老大笑着和慕龙泉打招呼,其他几个人也都纷纷露出笑容。

  怎么了?

  慕龙泉突然觉得非常的别扭,似乎哪里有问题了。“嗯,回来了……你们在这干嘛?讨论今天晚上该抢哪家银行?”

  虽然觉得气氛有点诡异,他还是笑呵呵地开起了玩笑。

  “呵呵……”

  弟兄们都笑了起来,然而怎么看,都觉得笑得有点假,笑完之后还互相看了几眼,动作很不对劲。

  “干什么?”慕龙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皱起了眉头:“出什么事情了?”

  “啊,没事,你忙你的。”

  老大笑容很夸张地挥挥手,却忍不住把目光投向其他几个人,以目光无声的交谈着。

  “什么叫没什么?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慕龙泉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心跳的声音逐渐出现在耳边,仿佛一把大锤子不停地敲打。“赶快告诉我,是不是我家里打电话来了?”

  他激动地凑到桌子边上,情不自禁地抓住老大的肩膀。

  “你别瞎猜!”老大皱起眉头呵斥了一句,目光却又转向其他人,最后,众人的目光渐渐地都集中到了老四的脸上。

  “老五。”老四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叹了口气,站了起来,“你好好得听我说,别激动,知道吗?”

  “嗯,你说,我不激动。”慕龙泉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紧张感虽然存在,心情已经开始急速地冷却,奇异的性格再次发挥作用。“我真没事,你说吧。”

  老四仔细地观察着慕龙泉的脸孔,直到确定他确实已经有了准备之后,干咳一声,低沉而缓慢地开口:“刚才,医院打电话来,徐慧不在了……”

  慕龙泉乍然松开紧抿的唇,深深地吸了口气,却仿佛卡在了胸膛里,好长时间都无法呼出来,喉咙火辣辣的,仿佛灼烧,身体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

  老四立即伸出手,架住了他的身躯,其他人也都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宿舍里椅子与地板摩擦的声音顿时响成一片。

  “老五!”

  “老五!”

  虽然事实并不是那样,但是宿舍里的人都以为慕龙泉在暗恋徐慧,非常担心他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慕龙泉对着老四摆摆手,在众人关切的目光中徐徐地吐气,胸口的灼烧热度猛地向上冲去,令他不停地眨眼。“我没事。”他使劲地又挤了一下眼睛,微弱地笑了一下。“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医生怎么说的?”

  “心跳骤停,没能抢救的回来。”从学生会赶回来的老三叹了口气,脸上表情很无奈。“那个老和尚念了经之后,她的身体本来已经有起色了,没想到今天下午突然就……医生说她一直是严重的营养不良,又在怀孕时受了严重的伤害,身体早就难以负荷了,变好变坏本来就是五十对五十,现在这样,只能说是老天爷的意思。”

  慕龙泉静静地听着,心情一点一点地恢复了平缓。

  虽然眼睛有点酸,嘴里也有点苦。

  “是吗……”他叹了口气,伸手拍拍老四的胳膊示意他放开自己:“你们不用担心,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带着有点涩地微笑,他缓缓地摇头。宿舍里其他人无言地看着他,目光中充满了担忧与同情,气氛突然变得很压抑。

  轻轻地叹息一声,慕龙泉抬起头来。徐慧的‘死去’是他本来就已经知道的事情,现在比预计的要早,虽然有点难过,却并不会令他受到过大的冲击。

  “我真没事。”他扫视了众人一眼,点点头,笑容转成了感激。

  “那,明天你去医院吗?”老三小心翼翼地问。“徐慧的父母早已经不在了,她的那个sb舅舅根本不愿来,所以,她的身后事只能由学生会和她的几个朋友来办理了。”

  要去吗?

  慕龙泉在心底问自己,随后发觉自己已经点了头。

  “好,我去。”慕龙泉看着老三,“还有谁?”

  “应该还是前几次那些人,徐慧的生活圈子比你还单纯。”老三回想了一下之后说,“……另外,邢家那边,医生说也通知过了,却没什么表示……”

  是吗?

  慕龙泉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即走到自己的床铺上躺下,宿舍里其他人在这种沉重的气氛下也没什么心思娱乐,都回到各自的床上看书或者听音乐,一晚上几乎没人说话,早早地就熄灯睡觉了。

  不知道邢宝玺知道之后,会怎样反应?

  慕龙泉在自己的床上仰面躺着,了无睡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邢宝玺是有点无辜的受害者,他的暴脾气导致和徐慧产生误会,被人利用,最后又为了救徐慧,抛弃一切入了慈悲宗……虽然派普西说他们两人会从此夜夜在幻境中相见,但是,不知道他醒来时会不会记得,如果不记得,那也会很苦的……

  ——你也太好人了吧!

  他自嘲地对自己一笑,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把被子拉到了头顶上蒙住头。不管如何,那是徐慧自己的选择,而我不过是提供了她想要的服务罢了。一个商人,没有义务为顾客的行为负责吧!——还是想想怎么才能把黑球吩咐下来的这趟差事办得完美点才是正事……明天参加完了葬礼,就顺便去市内的商场把派普西吩咐的那些女性服饰都买了,也许黑球一回来就会把那几个美女放出来给自己做‘那种’特训……呵呵……

  努力令自己的大脑去想一些快乐的事情,慕龙泉艰难地驱逐心中淡淡的酸楚,时间缓缓地流失,寂静无声的夜里,他却始终在半睡半醒之间徘徊,直到天亮才浅浅地睡去。

  依稀做了一个梦,短暂的梦境里,一袭僧衣的邢宝玺纯净地笑着,坐在一条宽阔的看不见对岸的河边,他的身旁,一株通体泛着晶莹红色的美丽植物在黑白的梦境中如此突兀地伫立着,轻轻地随风摇曳,将柔软的红色叶子撒满邢宝玺的僧袍。

  邢宝玺笑了,拿起一片叶子,放在鼻端轻轻地嗅着,眼神清澈而温柔。

  然后,眼前亮起一片金黄,一切都变得模糊。

  慕龙泉睁开眼睛,却又随即紧紧地眯上——清晨的阳光直直地洒在他的脸上,令他布满红丝的双眼如针扎般刺痛。

  难怪会醒,平时这都是’伊格德拉修’晒太阳的时间了。

  “老五?”

  老三轻轻的呼唤在旁边响起,慕龙泉转过头,看见老三依旧有些担忧的眼神,笑了一下:“你好多眼屎啊……阴阳不调,要注意。”

  熟悉的话语令老三笑了一下,拍了拍慕龙泉的脑袋,“今天要早去啊!需要跑的地方很不少呢。”

  “知道了。”慕龙泉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大口呼出体内温暖的浊气,因为那个突如其来的梦境,心情忽然觉得轻松了。

  利落地梳洗完毕,他和老三都再次换上了那身出自沃度斯手笔的优雅西装,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门,直奔集合的地点,然而到了上次的地方,却只有三四个人在那里等着。

  “就这么几个?”

  慕龙泉看着寥寥的几个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老三看着,也有点错愕。

  “上次去的人里面,超过一半的人和徐慧的交情都没有深到愿意去沾染这种晦气事。”

  乔蓓蓓的声音在两人背后响起,慕龙泉心里一紧,突然有些紧张。

  回头望去,她的俏脸上换了一幅颜色更深的太阳镜,完全看不到眼睛,头发只是简单的扎了起来,也没有像往常那样涂上鲜艳的口红,干净的唇却意外地透着一种水润素淡的妩媚,看得慕龙泉情不自禁地小吞了口唾沫。

  她的胸前挂着一朵白色纱巾叠缀而成的白玫瑰花束,身上是简单的黑色针织衫,虽然普通,却仍然无法遮盖她的好身材,柔软的布料甚至额外地突出了她胸前的曲线,慕龙泉只看了几眼就已经觉得脸腮开始发热,立即挪开了视线。

  上次闹得不欢而散,这次,恐怕她不会再理睬自己了吧!

  慕龙泉心里有点淡淡的失落,随即自嘲地一笑,摇头叹息,感叹自己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什么时候了,还会想这些。

  问清楚就这些人、再不会有谁来之后,老三开始招呼大家上车,慕龙泉当先跨了上去,直接往最后面走,简单调整了一下坐姿之后就开始闭目休息。

  众人杂乱的脚步声从前方传来,夹杂着衣料摩擦的声音,慕龙泉把头靠在车窗上,眼皮渐渐有点发粘,周围的声音也开始变得空洞、发虚。

  心情放松了,睡眠不足的后果也就表现出来了。

  刚刚有点睡意,身旁的座位微微地陷了一下,慕龙泉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他之所以挑选最后面的座位就是为了图个清静,是谁这么烦人?难道是老三?

  他粘涩的眼皮尚未睁开,一只柔软的胳膊就非常自然地搭了上来,那种熟悉的感觉立即让慕龙泉知道身旁的人是谁,也让他又惊又喜的马上睁开了眼。

  “你这个人有点自闭呢,你知道吗?”乔蓓蓓的脸上表情很自然,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人多的时候,你总是会挑选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脸上虽然挂着微笑,其实谁也不知道你的心思跑到哪里去了……”

  “真的吗?”

  慕龙泉下意识地问,觉得心跳开始加快了,没有化妆的乔蓓蓓源源地散发着素净的青春气息,比浓妆艳抹的时候更加诱人,隐隐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在身旁萦绕,令他情不自禁地偷偷深呼吸。

  “嗯。”乔蓓蓓把头靠在了慕龙泉的肩膀上,却没有在再说什么,慕龙泉好几次想要开口,迟疑中又都忍住了,两人就交谈了这么一句,随后一直沉默,直到医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