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妖魔之代理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2822 2005.09.21 16:25

    “基本上,没什么不同的了。”仿佛听见了他心里的嘀咕,女人从随身小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笔记本,开始画一些潦草的简图:“现代的修炼,确实和大公司的经营很像——天地之间的真阴真阳,也就是所谓的天地灵气,与人间的资本一样,都是有限的,而经过了无数岁月的原始积累之后,也基本上都掌握在了极少数的大集团手中……比如说,‘佛’这一系就几乎垄断了这个宇宙中天地灵气总量的差不多50%左右,如果现在有哪位神仙想要进行开辟空间之类的大型法力活动,除了向他筹借之外几乎是别无他法了——但是‘借款’是要有利息的,又有多少活动是能赚回足够的利润呢……所以现在仙界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动静了,一片死气沉沉。”

  那描着青色眼影的美目扫了幕龙泉一眼,线条完美的脸上勾勒出一个充满魅惑的微笑:“当然,这些不干我什么事,我可没有那么奢侈的烦恼——像我这样的小本商人,只能偷偷摸摸地接一些金额很小的、或者是不那么光明正大的委托,勉强度日而已……”挥挥手示意侍者再端来两杯调酒,女人慵懒地向后靠在舒适的椅子上:“还有,不用再瞎猜了,我确实能听见人类心底的声音。”

  女人说话的这段时间,幕龙泉眼睛的不适感已经逐渐消失了,然而当他放下杯子、睁开还有点酸楚的眼睛的时候,落入他的视野中的景色却令他几乎跳了起来,连那女人最后那句冲击性的话,也没有令他惊讶了。

  从现在的眼睛中望去,一切都变了,世界仿佛突然变成了另一个天地——在他现在的视野中,酒店的大堂里每个人身后都拖着一道光芒残影,黑的、白的、蓝的、红的什么颜色的都有,光的强弱也各不相同,不但如此,甚至还有一些没有身体、却也同样发着光芒的模糊身影,蜷缩着离开他们好远,似乎在畏惧着什么、却又不能离开。

  “那些,就是眷恋着这个世界、不愿意离开的灵魂了。”幕龙泉心中的疑惑刚刚升起,女人已经送上了答案:“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鬼’——如果当一个人死去的时候,他的心中仍然充满了执着,就会受其所累,无法彻底的解脱——这时就是我们这些小商人登场的时候了,我们倾听他们的诉说,谈好价钱,然后实现他们的愿望——”

  “她许了什么愿?”幕龙泉润了润突然发干的嘴唇,望向对面的女人,却意外地发现,没有任何光环跟随其后——她的身体后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这算什么?

  “哎呀,被你发现了。”女人笑,接过侍者此时奉上的调酒,妖媚地笑了一下,待他红着脸离开之后,才又继续看着对面的幕龙泉:“这可以算是‘职业代价’吧,一旦拿到了经营的‘执照’,同时也就宣布了你脱离了生灵的范围,成为了更上一层的东西——‘仙’,或者‘妖’……”

  那么,按照传说来猜测的话,身后没有光芒的,大概是‘妖’,而身后‘霞光万丈’的,就应该是‘仙’了……

  这些思绪只是在幕龙泉的心中一闪而过,对面的女人却突然拍起手来,笑意盈盈:“真聪明!”她端起酒杯,向幕龙泉示意:“你猜得一点都没错,我就是‘妖’——那些所谓的仙界的人,才不会管这些人间鸡毛蒜皮的事情呢……好了,看来你已经相信了,那么就好办多了,我们回到正题上来吧——你的初恋小情人临死之前,因为心中经年累月的累积,拥有了强度惊人的‘执着’,连自然的‘原则之力’都奈何不了她,带不走她的灵魂,正好我在附近拉业务,于是就找上门来了——唉,没想到,真是自找麻烦!”

  女人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把杯中青绿色的不知名调酒一饮而尽,酒液湿润了她涂成紫红色的柔唇,在酒店的灯光下反射着魅惑的光泽:“她许愿说,愿意以全部的灵魂能量为代价,换取你这一生的荣华富贵、平安快乐——我本来以为,偷偷让你中一次彩票足够了,没想到她的灵魂之中蕴藏的能量大得惊人——真的很惊人!用人类的程度来形容的话,感觉就像随手捡起个鹅卵石却砸出一块库利南级别的超级巨钻那样的——开始时签下的合约中又没声明要做到什么程度,这等于说,我要在你身上花费与她的灵魂能量相同的法力!这么大的力量没可能不惊动那些上面的人的,可是又不能不作……这种便宜的‘契灵’真是暴烂啊……”

  她一脸的懊悔表情,妩媚的脸孔已经扭曲到几乎令人认不出来的地步。幕龙泉却根本没有留意女人在唠叨些什么,心中只有‘愿意以全部的灵魂能量为代价,换取你这一生的荣华富贵、平安快乐’这几个字在来回的响着,一种莫可名状的酸楚东西从他的后背猛地蹿了上来,胸口仿佛被人抓得很紧,虽然他立即就向后靠去,仰头看着灯光灿烂的天花板,温热的泪水却已经无法制止,缓缓地沿着他的脸侧流淌下来。

  那个傻丫头……

  他闭上眼睛,过往的一幕幕如此清晰地从脑海中掠过,周围的世界仿佛在此时消失了,就只有回忆存在,还有回忆中甜蜜的他和她。

  似乎经过了很漫长的时光,幕龙泉才清醒过来,对面的女人手边已经放了一支空的红酒瓶子,晕红的色彩从她的脸上透出来,让那张精致的脸孔更形妩媚:“好点了么?”她慵懒地出声,完全不顾形象地几乎趴在了桌子上:“既然你已经相信我了,那就好办多了。今后,你人生的每一步都必须听从我的指挥,该认识什么人、该住在哪里、该和哪个女人结婚——总之,一切都听我的,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你那个初恋小情人投下的资本太大了,不用点手腕的话,我这几十年就别想忙别的了!”

  “取消吧!”幕龙泉突然出声,轻轻地擦去眼角的泪水,对着女人微笑,“取消这桩交易——我不要什么富贵荣华,你也不要取走她的能量,让她像普通的灵魂一样,该去哪里,就去往哪里……”

  “这可不行!”女人坐直了身体,妖媚的脸上出现了严肃的表情:“再怎么烂的‘契灵’,违背的后果也是很可怕的,就算是双方都同意解约,也要支付大笔的违约金啊!我这做小本生意的——”

  “我来付。”幕龙泉打断了女人的话,年轻的脸孔上是从容和坚定,“不论是什么样的代价,哪怕是我一半的性命,我都愿意付,只要她的灵魂能平安地离开这个世界,获得好的归宿。”

  是‘爱’么?

  从容诉说着的同时,幕龙泉在内心问自己,却发觉找不到答案。爱应该已经淡去了,然而又是什么令他如此决绝?甚至想也不想地连性命也可以交付?

  很奇怪地,他一点也不怀疑眼前女人的话,相信得如此之自然,令他自己都吃惊。

  “……让我想想。”女人似乎陷入了矛盾的挣扎之中,一只手不停地梳理着自己的长发,另一只手则下意识地敲着杯子,偶尔还会拿起笔在那个精致的笔记本上计算些什么。在幕龙泉沉默的等待中,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很快大堂中的客人已经轮换了好几拨了。

  ===========================================

  请大家有空去我的另一个坑看看:

  《第八日》,即使称不上‘另类’,也绝对是‘新鲜’的血裔故事,请您耐住性子,读上两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