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妖魔之代理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3005 2005.09.28 18:28

    “就是这个,绵苦的果实,拥有奇异妖力的‘缠mian子’……”派普西化成的恶魔像在慕龙泉的耳边低语,“把那个大的、男的果实给她吃掉,另一个带去给那个什么公子吃。”

  “很好,现在,你把这个大一点的吃掉。”慕龙泉走上前去,轻轻地从她的手上拿下了那两只果实,微微用力,将两个小人掰了开来。

  似乎有隐约的哭声传来,慕龙泉怔了一下,再仔细听,却什么也没有了。

  摇了摇头,他没有再去理睬这件事,略略观察了一会,找出那个大一点的果实递到了徐慧的嘴边:“把它吃下去,你就可以报仇了。”

  徐慧打量着凑在嘴边的果实,它仿佛一个沉睡的男孩一样,蜷曲着躺在那男人的手掌上,乳白色的果身内里隐隐地有红色光华流动,依稀可以看出五官清秀,很是让人爱怜。

  就是这样的一个小东西,能让自己报仇么?

  机械地张开嘴,徐慧把那枚果子含到了口中,轻轻咬碎,鲜红色的果浆溢出了少许,将她苍白的唇染红。

  “睡吧,明天,一切都会不同了。”慕龙泉微笑,轻轻地把徐慧的眼皮抹下,派普西此时也在高速吟唱着模糊的咒语,一缕光芒渐渐地在病房内亮了起来,当它黯淡下去的时候,病床前已经空无一人。

  徐慧怔怔地望着门口,一时之间,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事情真的发生过了,下意识的摸了摸唇,纤细的指尖却传来异样的感觉,低头看时,那上面已经染了一缕血样的红。

  …………

  出了电梯,慕龙泉深深地吸了一口夜风中清新凉爽的空气,直到憋不住了,才大口地吐了出来。“认真说起来,这才算是我的第一桩生意呢。”

  他在心里对派普西说,任务完成了一大半,心情也放松了,脚步也变得悠然,慢慢地往医院的门外走,与往来匆忙的人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嗯,你刚才做得还不错,我觉得你挺有潜质的,也许,你将来能成为一个很不错的代理人。”潜伏在慕龙泉的领口、依旧保持着恶魔像形态的派普西小声说。

  “嘿嘿,谢谢。”慕龙泉笑了,目光流落在周围那些没有实体的影子上,仿佛想起了什么:“对了,黑球,医院里有这么多鬼魂我还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那天去银行,也能看到那么多?好像比这里都密啊!”

  “那些不是鬼魂,只不过是‘副魂’而已……”派普西似乎是微微哼了一声,“就好像是手掌触摸过的地方会留下体温,灵魂来到这世间也会留下痕迹,我们称之为‘副魂’。现在这世界上执著于金钱的灵魂太多了,于是当他们死去之后,那些失去了主人的痕迹就会按照残存的本能行动,向着金钱集中的地方聚集——你还没去储存着国家储备黄金的地下堡垒去看看呢,那里‘副魂’的密度之大,几乎把人的视线都完全遮蔽了,好像夏天西瓜上的苍蝇,密密麻麻的令人恶心啊,呕~~”

  “‘副魂’啊,又学了新东西了。”慕龙泉认真地点点头,在脑中记忆新的知识,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开始自觉地接受自己妖商人的身份了:“那么多的‘副魂’聚集,对人体没什么影响吧?”

  “应该没有什么大的影响,痕迹而已么,不过按照常识,银行职员终日处在他们的包围中,如果心情不怎么开朗,甚至是悲观主义个性的,则比较容易受他们感染,轻的会得抑郁症,重得也许会自杀,不过,很罕见就是了——你别问我,我也只不过是从别人的报告上得到的知识。”

  “哦?有人做过这方面的研究吗?”

  慕龙泉感兴趣地问,派普西既然提起了‘报告’,那就说明有专门的人员在负责研究这一方面的问题。

  “嗯,毕竟这是人口大爆炸之后出现的新问题,之前副魂都是很快就消散了,不会像这样聚集在一起,所以我们对此了解得也很少,有一些比较擅长分析、制作的神和妖也对此进行了一些尝试,好像都没什么结果。”派普西做了个耸肩的动作,虽然没人看见:“所以,就让他们这么着了。”

  “神仙也不是万能的啊!”慕龙泉有些想笑,目光却突然顿了一下,脚步也短暂地停滞了数秒,随即转了一下前进的方向,向着坐在医院门口台阶上的一个人影走去。

  好像……父亲啊!

  慕龙泉心里微微发热,从背后打量着坐在台阶上的那个有些佝偻的身影,门口雪白的大灯下,那身简朴的衣服隐约在后背脊梁的地方泛出一些深层的汗渍,隐约透出里面体恤衫上‘xx氨肥’的黑色字样,夜风拂过的时候,带来他所熟悉的旱烟叶的呛鼻味道,那捏着自己卷的土烟,沉默地凑在嘴边的大手上布满了干枯的纹路,指甲的边沿乌黑皲裂,仿佛在墨水里浸过。

  真的,好象父亲。

  慕龙泉抽了抽突然有些发酸的鼻子,身不由己地走了过去,也在台阶上坐了下来,那双布满深深皱纹的脸转过来看了他一眼,便又漠然地转了回去,狠狠地吸了一大口呛人的烟。

  从背后看很像父亲的这个看不出年纪的中年人,侧影则比父亲佝偻的还要厉害,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漠然盯着远处的路灯,口袋里一沓用来卷土烟的红边烟纸后面,隐约露着一张绿色的纸张,几个细小的打印字体在上面显得非常醒目。

  今天来过一次医院的慕龙泉已经知道那是什么,其实不用探寻,仅仅只是从这人的脸上,慕龙泉便已经大约地猜到了他在为了什么事情忧愁——那种充满了无可奈何的哀伤、那种恨老天不公却又无处申诉的悲苦,那种隐藏在皱纹里的面对着自己最亲的人却无能为力的歉然苦笑,他早已在善良懦弱的父亲脸上看过了很多次。

  “缺钱?”

  慕龙泉拿出自己的烟盒,晃了晃,露出半截过滤嘴之后递到那人的面前。

  似乎是犹豫了一下,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抬起来看了看慕龙泉,又打量了一下烟盒,这才迟疑着,把手中的土烟在水泥地上擦灭。

  “嗯。”

  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很简单的一个字。打火机的火焰在两人之间跳跃,把那张老脸映照的分外沉默。

  “多少?”

  给对方点着了烟,慕龙泉自己也点上了一根,心里很沉,仿佛被一种凝重的酸涩液体所充满,整个脊柱都在发酸,拿着香烟的手指也在微微地颤抖着。

  “8万。”

  依旧是带着浓重口音的简单回答,那人深深地吸了一大口香烟,却被呛到了,咳嗽的同时,有少许的眼泪流了出来。

  “我给你。”

  慕龙泉低声地脱口而出,仿佛完全没有经过大脑的考虑。

  那满是皱纹的脸孔猛转了过来,浑浊的眼睛闪着激动地亮光,上下打量了慕龙泉一会之后,却又慢慢的熄灭了。

  “娃娃,你的心意我领了,看你也不像个有钱的人,还是个学生吧?你还要读书,将来还要孝顺你爹妈,那个不要花钱噢。”

  那被皱纹淹没的脸孔勉强笑了起来,伸出粗糙的大手似乎想摸摸慕龙泉的头,却在半空迟疑了一下,改为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读书。”

  依稀的笑容消失了,那人转过头去,继续狠狠地吸烟,深深地吸一口之后都要憋住好久,才徐徐地吐了出来。

  ===========================================

  感谢支持我的朋友们,你们的点击就是我的动力,你们的推荐就是我的兴奋剂……请大家多多推荐、多多收藏!

  大家有空去我的另一个坑看看:

  《第八日》,即使称不上‘另类’,也绝对是‘新鲜’的血裔故事,请您耐住性子,读上两章……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