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妖魔之代理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4971 2006.09.22 14:34

    

  在派普西口中说起来似乎很容易,然而真要在两天之内令体内新生成的天地元气通道发挥相应的作用,慕龙泉还是吃了很多的苦头。

  虽然通道开辟之后就一直由‘伊格德拉修’掌握着,免了普通人类所需的‘凝神控制’这个步骤,大大缩短了适应所需的时间,然而具体的应用还是需要慕龙泉自行控制的,虽然每次只是分出很少量的天气元气,也令他手忙脚乱、顾此失彼,吃了派普西无数次的冷嘲热讽之后,终于算是达到了普通水平,可以稍微自由地应用了。

  “去!”在新买来的那间没装修的屋子里,派普西小爪一甩,一个似乎是撕出来的小小纸人迅速飞出,随着黑球的一声“急急如律令”,光芒一闪,立即变成了一个没有脸的等人高木偶,向着凝神等待的慕龙泉急扑而去,拳脚虎虎生风。

  慕龙泉眼睛一眯,拳头紧了紧,凝神从体内高速旋转的天地元气中分出两部分,一股沿着左臂迅速地分散在左手掌上,电光石火间截住了木偶沉重的一击,另一股此时也到了右臂,狂喝一声之后,令肌肉强劲地收缩、膨胀,随着砰的一声轻响,右拳已经在瞬息之间穿透了木偶的胸膛,光芒再一闪,恢复成了残破的纸片。

  “好!”派普西喝了一声,小爪又一甩,依旧是那样的纸人,不过这次的数目变成了三个,当先的木偶依旧和原来的进攻方式一样,其他的两个却分别向两侧一闪,一个跃起一个蹲下,分袭慕龙泉的头部和双腿。

  “别这么快!”慕龙泉皱着眉头在手忙脚乱之中喊了一声,随即身上青光一闪,微微蹲了一下之后猛力抢步上前,同样的疾如电光的当胸一拳先把正面的那个木偶干掉,随即跳起同时左腿上踢,和跃起身来的木偶硬对了一下,借着反作用力加速下降,正好压住扫腿的木偶,一记膝撞打正它的颈部,令它化成了纸片。

  “你当我真是武林高手啊!”

  一对一解决了剩下的那个木偶之后,慕龙泉大口地喘息着,天地元气充盈的身体并不疲惫,大脑却很难在两天这么短的时间内适应,刚才一对三的搏击迫使他精力高度集中,短短的数秒钟便感觉相当的累。

  这几天他都在接受派普西这样的搏击训练,从一开始被打得遍体麟伤到现在可以以一敌三,吃了很多苦头,不过也有点好处,赤裸裸的搏杀令他暴怒抑郁的心情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至少表面上看不出来了。

  “表现不错。”派普西拍了拍小爪,把手中余下的纸人收了回去,大嘴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虽然还是相当的差劲,不过能在两天的时间里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值得期待啊!”

  “这个样子,能交代的过去了吧!”

  慕龙泉很快地平抑了喘息,活动着手脚:“基本上能符合我的身份了?”

  “嗯,没什么问题了。”派普西盯了慕龙泉数秒钟之后满意地点头:“除非用一些非常灵敏的法宝来测,你的身份对别人来说就是天赋异禀、练习了人间流传的某种功法的普通人而已——其实本来’伊格德拉修’的光芒已经足够遮掩,但是我们必须预先想好怎么应对任何突发qing况——万一别人从你的言行中怀疑你了怎么办、万一遇到了真的修习功法的普通人又要怎么办?俗语说,每次在行动之前多考虑一个问题,你就能比别人多活一百年。”

  “我没你们那么长命,能活一百年就已经很不错了。”得到黑球的肯定之后,慕龙泉终于完全放松了下来,拿起一边的杯子喝了点水,就转身向着通往屋顶花园的楼梯走去。

  因为没有什么工程难度,‘伊格德拉修’盼望已久的镜子平台很快就修好了,无非是一排排的钢架拧上玻璃砖镜子,地下用膨胀螺栓一固定就算完工了,平时调整成最适合的角度,刮风的时候就全部放平——简直没有任何技术水准在内,还不如个升降晾衣架科技含量高。

  不过效果确实不错,两边屋顶上的镜子一起开、调到最佳汇聚的话,焦点处的温度真有点吓人,布料什么的直接就没了,‘伊格德拉修’不再像以前一样展开成一片大伞,而是像海胆一样四面伸展,尽情地吸收丰富的太阳能,动力充足的情况下,天地元气就像是发qing的公牛一样猛往里涌,三条通道全部马力全开,胀得慕龙泉浑身都发酸。

  “今天他就要来接你了吧……又来!”派普西扇动翅膀,跟在慕龙泉后面,尾巴一甩随即把不知好歹往它身上扑的白色小石子砸在地上——已经孵出来的梦境虫几乎爬满了整个房间,手指甲盖大小的圆滚滚身躯、长着细细的手却没有脚,仿佛一个个长了双大眼睛的白色小石子,好奇地到处乱钻,不知为何特别对派普西有着极大的兴趣,老是往它的身上扑。

  “没准它们把你当成母亲了呢……你们的体型那么像。”慕龙泉口中开着玩笑,心里却因为派普西刚才的话微微一紧:今天就是要去陪邢宝玺听经的日子,不知事情会不会顺利发展?

  ……说不紧张是骗人的,但是经过了派普西两天来密集的模拟训练,基本上绝大多数突发qing况他都已经有了应对的腹案,心里有底,情绪相对就比较稳定,甚至还能开得出玩笑——虽然是表面上的。

  “去你的。”派普西小爪敲了慕龙泉的脑袋一下,看看满地圆滚滚的白色石子,也许是自己也觉得挺像的,忍不住笑了一下。

  随后便是已经成为例行公事的超级日光浴,花了一个半小时把‘伊格德拉修’‘喂饱’,再由慕龙泉操作呼叫了地里鬼,两人回到了宿舍楼的楼顶,趁没人注意溜回了宿舍里。

  和往常一样,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鬼才知道他们都到那里去混了,反正绝不会是教室。

  “来了……他可真着急,还有十五分钟才到九点呢。”

  派普西把圆盘一样的眼睛恢复了原状,转过身来看着正在换衣服的慕龙泉:“都准备好了?”

  慕龙泉把沃度斯出品的典雅西装最后一颗扣子扣好,看着穿衣柜狭窄的镜子里那个挺拔的身形,深深地呼吸了一次,,脸色变得坚定:“好了!”

  他的声音显得简短而有力,仿佛下定了决心奔赴战场的战士。

  “嗯,为了避免怀疑,我这次就不陪着你去了,反正你现在是蟑螂命……纵横已经悄悄地跟在了你父母身边,引魂符我也都布置好了,都放心吧。”派普西三角小眼中红光闪烁,递给慕龙泉一张画满玄秘图案的符纸:“只要燃起这道符,雷仲有的四个最亲密的手下就会立即魂魄离体,一刻钟内无人救治,就会魂飞魄散。”

  慕龙泉点点头,沉默地收起了符纸,仔细折叠好之后藏在衣服的内兜,最后又整了整衣服:“黑球,如果我没有回来,我的父母又……”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我的弟弟和妹妹就请你费心了,他们现在都在县城上学。”

  “别开玩笑,小子。”派普西拿出一支香烟,垂下目光专心致志地点火:“有那么强的‘魂守’在你身边,我完蛋了你都不一定有事呢。”

  慕龙泉微微地一笑,转身出了宿舍的门。派普西抬起头来看着他背影消失的地方,三角小眼微微地眯着,手一甩,把那支香烟扔出了窗外。

  “上午好啊!”

  雷仲有依旧是那一身西装配着草绿色的内衫,背着手站在车旁,明显地心情不错,不但神态轻松,还主动和一脸木然的慕龙泉打招呼:“两位老人家昨天刚刚去参观了XN歌剧院,精神什么的一切都很好。”

  “唔。”慕龙泉勉强回应了他一声,瞄了一眼另一辆车以及伫立在车子附近的那群骠悍男子,冷冷地扯了一下嘴角,自己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

  雷仲有随即也坐进了前座,却并没有吩咐司机开车,轻轻地哼着小调,还在大腿上打着拍子,似乎在等什么人。

  “我们还等什么?”

  慕龙泉皱着眉头问。看见雷仲有这样一幅悠闲的样子,几乎令他恨得咬牙,却又不得不强自忍耐。

  “还有一个人要和我们一起去。”雷仲有回头一笑,充满了神秘的意味:“为了小宝的事情,让你受委屈啦!我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上次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人不是很想聆听大师的讲经么,也算是对你的奖励吧——我看那天你们的关系不单纯啊——我就自做主张询问了一下大师的意思,没想到大师马上就同意了……这下子,你以后在她面前可就有面子了!”

  乔蓓蓓要一起去?!

  慕龙泉紧紧地咬着牙,才忍耐住了破口大骂的冲动,心里的挫败感却难以抑制地向外翻涌,令他烦躁而不安——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和预演、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得时候,突然出现了对他不利的意外因素,实在是个不小的打击。

  然而很快地他就冷静了下来,按照派普西编造的那套功法中的呼吸法徐徐地调整自己的心态,渐渐地恢复了原先得心态。

  乔蓓蓓算不上他的什么人,有他的父母在手里,雷仲有不会做出反而拿乔蓓蓓来威胁他的这种蠢事,所以说,她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最多因此受点惊吓罢了。

  想通了这一点,慕龙泉的心里再次恢复了沉稳,恰好此时雷仲有从前座回过头来,指了一下前方:“喏,来了——嗯~~~真是个大美人啊,小子,你有福气!”

  也许是心情大好,雷仲有变得有点罗嗦,说话也有点词不达意,也完全不像以前那么沉着安稳。慕龙泉却完全没有注意,目光看着车子前方,全部心神都被正在款款走来的乔蓓蓓吸引,借助天目,所有的景色都尽收眼底。

  也许是因为老和尚的特殊身份,乔蓓蓓抛弃了一贯以之示人的浓重彩妆,再次展现了自己的素净的脸孔,头发只是简单地高盘起来,用几个发夹固定住,身上也是一袭同样素淡的白色正式套装,然而行走之间,那精细的剪裁和充满弹性的柔软布料虽然含蓄、却仍然完全不打折扣地展现了她比例完美的身材,令任何正常的男人都不由得为之赞叹。

  “好小子,眼光不错么!”

  雷仲有再次回过头来,嘿嘿地笑着。

  慕龙泉完全没有理睬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一直跟随着那苗条的身影,直到身旁的车门打开,心脏忽然跳得很厉害。

  “你好。”

  乔蓓蓓轻轻地向着雷仲有问好,动作文雅地侧身进了车内,几乎是在关上车门的同时,纤细的手臂就已经挽上了慕龙泉的胳膊,随即整个身体也靠了大半过来,柔软布料包裹的大腿紧紧地贴着慕龙泉的腿侧,隐隐地传来温热的体温,与前几次相比,额外的亲密。

  “我听说你要去的时候,真是很惊讶的呢……那天不是很坚决地拒绝了大师么?”她浅浅地微笑着,平静清脆的声音在慕龙泉的身侧响起,声音并不小,前排的雷仲有听见了,满脸笑容地转过身来:“是啊,大师念念不忘了好久呢……最后还是我来亲自劝说了他好几次,最后他才答应了的,却又提了一个条件,就是要和你一起去……‘缘分’真是奇妙啊……天天一堆人等着求见大师呢!”

  他把‘缘分’两个字咬得很重,嘴角带着笑意。

  “……”慕龙泉点点头,对着乔蓓蓓勉强笑了一下,算是默认。

  乔蓓蓓没有任何修饰的妩媚眼睛看着慕龙泉的脸,慢慢地绽开一个笑容:“谢谢你……”她挨着慕龙泉的身躯又靠近了一些,随即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他的嘴角。

  慕龙泉一愣,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好久才反映了过来,细细地去回忆那个吻的感觉时,却已经只剩下一点点的柔软和温热了。

  前排的雷仲有轻轻地吹了个口哨,随即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慕龙泉什么话也没有说,心里却很乱,一方面他是在抓紧时间努力地复习着各种突发qing况的应对,另一方面,完全展现了自己素净真实一面的乔蓓蓓不断地散发着强烈的诱惑力,充满弹性的大腿和娇躯随着汽车的轻微颠簸不断地袭击他的触觉,令他的心思根本无法集中,甚至无法完整地回忆完一套方案。

  ——你的父母落在人手,随时有性命之忧,你还有心思去想女人的大腿!?

  数次之后,慕龙泉对自己愤怒了,随即抽出了自己的胳膊,没有理睬乔蓓蓓微微惊讶的目光,闭上眼睛,全心全意地按照派普西编造的那套功法运行起来——这套方法的真假姑且不论,就其作用而言,在平稳心情方面却有特效。

  按照特别的节律呼吸着,很快地慕龙泉的感觉就脱离了外界,周围的声音和感觉渐渐地都被封闭,什么也体会不到,所有的感观慢慢地都集中到了体内,三条通道内的天地元气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以比平时更快的速度疯狂奔流起来,几乎有煞不住车的感觉。

  当车子终于到了邢家的别墅时,慕龙泉下车的时候全身都闪着微微的青光,几乎在他出现的同时,别墅内的几个保镖同时产生了感应,齐刷刷地把目光挪了过来。

  所以邢家别墅迎接慕龙泉的第一份礼物,却是数量高达两位数的凌厉目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