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妖魔之代理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3470 2005.10.07 00:18

    尚未等它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邢宝玺身边一名身形瘦小的人已经猛地跃起身,大喝一声之后手掌迅疾一圈,一道手臂般粗细、红中带黄的刺眼光芒瞬间直冲魔法阵的画面,数声暗哑的撞击过后,竟然冲破了魔法阵的画面,直接击向处在魔法阵正前的派普西!

  “黑球小心!”

  在幕龙泉的大骇惊叫中,派普西的三角小眼瞬间爆发出激光一般晶亮的红芒,恶魔的翅膀迅速地将自己的球形身体包裹住,紫色的闪电狂舞闪烁中,那道红中带黄的光芒狠狠地撞击在它的翅膀上,如同海浪遇到了礁石一般,轰然四散,魔法阵也在瞬间破碎消失。

  “我没事!”派普西展开已经有些焦黑小点的翅膀,小眼中红芒一闪:“献祭秘法反噬的伤害比这个要严重得多!因为契约之魔的愤怒,我在十分钟之内无法呼唤任何存在,没办法使用瞬间移动,你快点带着我隐藏起来,躲过这段时间就好了!”

  “那公子的事情怎么办?”幕龙泉咪起了眼睛,责任落在他的身上,令他慌乱的心情开始迅速地变得冷静,往别墅那边望去,已经隐约有人影闪动,天目中依稀可见一条细细的五彩光华浮上半空,向着这边急速飞来。

  “我还有办法,现在关键是不能被人抓住,你自己的身份更不能暴露!”

  派普西尾巴啪地打响,那套标准行头就穿上了幕龙泉的身,紫色的烟雾之中再一晃,化作一片薄薄的眼睛状恶魔装饰贴在了那三角面具的外表。“走!”

  幕龙泉迈开步子,大步流星地向着树丛密集的地方疾奔而去,身后远远地传来了机械振动的嗡嗡声,似乎是别墅里派出了侦察飞行器。

  “去那边躲起来!”

  派普西在幕龙泉的耳边化出一个小小的头颅指引着方向,伊格德拉修放开了储存的天地元气,隐约可见的绿色光华迅速地在幕龙泉的皮肤之下流动起来,令他的力量成倍增长,每一步迈出都几乎能跨过接近两米的距离,带起剧烈的风声在耳边呼啸,身子俯低至几乎水平,箭一般向着远处的一处低凹冲去。

  “真是不走运啊!”派普西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奈,“实在没想到,那种人身上也会有佛佑!”

  “那是什么?”幕龙泉在这处略有凹进的地方猫低身子,一边紧张地注视着别墅的方向,一边在心里问,“是一种防卫性的法术么?”

  “佛佑就是‘众生庇护’。”派普西先放了一个低级的结界之后,小声地解释道,“广播善缘、受到众多信众感恩的居士才能具有,常年累月积善行德的修士也可以得到……但是没想到,一个做军火的二世祖,身上居然也会有,真是无法想象!后来那个破了我咒法的术士所使用的力量也是佛宗的,看起来这个公子的家世和佛宗有很深的渊源!”

  “那个术士也追过来了吗?”

  幕龙泉眯起眼睛,用天目打量着天空,那道细细的五彩光华已经流星般向着这处的天空疾驰而来,随即又从他们的头顶急速掠过,隐约可见光华的中心似乎是一只喷吐着光芒的鸟形,而此时别墅里飞出的数架侦察机器人也已经呈扇面散开,蜜蜂串花一般在空中交叉飞舞。

  “那不是,只是他用的一个法术,用来追寻敌人的所在。”派普西的细小脸孔望着天空,眼中红光微微闪烁:“还有七分钟的时间,一定要藏好!哪些乱七八糟的金属玩意儿也要小心,它们找活物的侦察能力可比一些役鬼还要强,而且你还无法察觉!”

  “你的结界能遮蔽红外线么?”幕龙泉皱起了眉头,在心中询问。军用小型侦察飞行器如果没有这种基本的配置,那就是个笑话。

  “应该可以……我倒不担心那个,我担心的是那只畜牲。”派普西小小的眼睛一直紧紧地盯着那喷吐着五彩光华的鸟形,根本看都没看侦察机器人一眼,“如果里面操作的人能力够强,那么即使这种最低级的结界依然会引起它的注意,那个时候,我们就只有最后一招了!”

  什么最后一招?

  正准备发问的幕龙泉刚刚起了个念头,派普西就已经低喝一声‘不好!’,在烟雾中瞬间恢复了原状,远处的鸟形不知何时已经调转了方向,正带着火焰般的光芒笔直地向着两人藏身的这个低凹俯冲而来。

  “解!”派普西迅速地在幕龙泉从不离身的那迭子卡片中抽出了一张,简短的咒语之后,卡片化去,出现了一张亮黄色的符纸:“抓紧我!”

  它的小爪展开着符纸,上面那些弯弯曲曲的笔画开始逐渐得发亮,幕龙泉迅速地伸出手去抓住它的尾巴,淡淡的亮芒从符纸上传出,沿着派普西的身体一路传导,很快把两人笼罩了起来,倏然一亮,一起从原地消失。

  冒着光华的鸟形没有减慢飞行速度,仍然高速地飞扑下来,落在那低级的结界上之后清脆地鸣叫一声,整个化作了一团光芒如门扇一般的左右分开,下一秒钟,那名曾经在魔法阵中出现过的瘦小人影从光芒中走出,紧接着穿越了光芒出现的是脸色阴沉如铁、手持枪械的雷仲有。

  “逃走了。”瘦小人影用很涩的声音说,仿佛刚学会说话一样。“我认不出来他所使用的邪术,如果不是少爷有善缘保佑,这次恐怕他就又得手了。”

  “机器人拍下了一些录像,也许有用,请大师去看看,会不会是您所熟知的某些妖人。”雷仲有低声说,阴郁的目光四下打量着,嘴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整个脸部都紧绷得仿佛铁块一样。

  “也好。”

  瘦小的人影挥手收起了鸟形,抬起清瘦光滑的脸庞,炯炯有神的双目又打量了一遍那粗糙的结界,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我恐怕结果会令你们失望……对手残留的信息很怪异,虽然黑暗,却并没有多少邪气在其中,反而偏向纯阴属性的天地之力……”他顿了顿,没有再说下去,远处数十名别墅的保镖正乘坐着越野车呼啸而来,却已经毫无意义。

  “无论如何,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雷仲有黑直的眉毛聚集在一起,组成深刻的川字轮廓,面容平静地说着令人脊背发寒的话语,握着手枪的手指紧了一紧。

  “善哉!”

  大师低声念了一声佛号,清澈有神的双目却射出坚定的光芒。

  ……

  这是哪里?

  光芒闪过之后,幕龙泉感觉自己就像是突然跳进了深水里,周围的空间中布满了沉重的压力,令他一动也不能动,仿佛骨骼都被挤压出了沉闷的响声,随后是一阵天旋地转的乱转,晕头转向的幕龙泉从光芒中被突然抛出之时,只有一个感觉:想吐。

  干呕了几声之后,他本能地抬起头想打量四周,随即又想起自己所处的状况,警戒地伏低身子将脸部紧贴着地面,连呼吸声都压抑到很低。

  “没事了,起来吧。”

  派普西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幕龙泉抬头上望,看见黑球露出了原形,正漂浮在半空中凝视着远方。“我们已经离开别墅至少10公里以上了,他们不可能跟过来。”

  “你不是说你不能使唤役鬼了么?”幕龙泉慢慢地撑着身子爬起来,环视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某条乡镇公路的路沟中,满身莫名其妙出现的新鲜泥土,甚至还冒着袅袅的微弱水气,散发着浓重的腐殖质气味。

  “我把试用品中的土遁咒用掉了。”派普西面无表情地凝视着远方,未等幕龙泉开口,又补上了一句:“别担心,既然说了我是主导,那这损失就算我的,结算的时候,我会付钱的……试用的土遁咒样品最大距离不超过30公里,不是值钱货。”

  “那,接下来怎么办?”

  把要说的话吞了回去,幕龙泉疲惫地坐回地面上,感受着亲切的泥土气息,心情渐渐地恢复了平和:“你不是说你有什么办法么?”

  “哪里还有什么办法!缠mian子的效力解不去,婴灵就肯定拿不到了;这次这么一搞,公子那里肯定防备升级,再也弄不了什么手段了……亏定了,忍了吧。”

  派普西叹息着,不顾幕龙泉惊愕的表情,郁闷地弹响尾巴收回了幕龙泉身上的那身行头。

  “我们……就这么不管了?”

  幕龙泉脸上的表情十分不安,本来已经舒展开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他们会没命的!”

  “这就是诅咒的代价。”

  派普西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双三角小眼微微眯着。“并不是我们造成的错误,契灵也在沉默着不是么?那是她的选择,也将由她承受那代价。”

  “可是,那只是一个误会。”幕龙泉在脑海中组织着词句,试图劝说派普西回心转意:“再说是我们先去找得她不是么?无论如何这件事情也是由我们开始的——”

  “错了。”派普西的眼中光芒微微闪了一下,“我们只不过是提供服务的商人,是否使用我们的服务,由客人自己决定——就好像卖刀具的超级市场那样,并不会对你不小心切了自己的手指负责——”

  张开翅膀,派普西开始呼唤地里鬼,幕龙泉沉默地看着黑色的光幕将自己包围,心里沉甸甸的。

  “——不过,我并不反对你再做一些努力。”

  临走之前,它裂开大嘴微微地笑了一下,“反正不费我的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