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妖魔之代理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2618 2005.10.01 00:08

    慕龙泉端详着大狗蓬松洁净的毛发,一尘不染的双爪,心里感慨万千——自己的双亲辛辛苦苦在耕地里劳作一个月,所能赚到的钱恐怕还不够这畜牲一顿的饭钱。

  “别看了,梭梭从不咬人,除非小宝下令。”

  雷哥感觉到身后脚步声的变慢,头也不回地说。慕龙泉愣了一下,收回了目光,快走两步跟了上去。

  “等一下你千万不要乱说话。”雷哥忽然开口,只是这次声音压得很低:“小宝的个性是不坏的,只不过脾气差点,你只要顺着他,一切都没问题。等会他一定会要求你远离……那个女人,你一定要答应。”

  “为什么?”

  慕龙泉继续‘傻傻’地问。

  笨蛋,不答应你以为你还能用自己的脚走出这里?

  雷哥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感叹着人间有两种人和他们说话是不能拐弯抹角的:一种是聪明的女人,另一种就是‘聪明’的书呆子。

  好在一行人马上就进了别墅灯光通亮的厅门,已经有一名佣人在那里候着了,雷哥趁机没有再理睬慕龙泉的问题,简单地和佣人打了个招呼之后,把慕龙泉往客厅里一撂就走人了,一边走,还一边摇头。

  “请跟我来,少爷在顶层的阳台等您。”

  佣人的口气带着职业化地恭敬,脸上却木木的,连多瞧慕龙泉一眼都没有,径直带路向楼梯走去,慕龙泉一边谨慎地表现着‘好奇又害怕’的正常表现,一边的急速地记忆、思考,拟定着接下来会面时的对话、表现甚至一些细节动作,冷静的程度甚至令自己都觉得吃惊,记忆中唯一可以与现在相比的,就是上大学之前的那次认错了人的老父车祸事件,报信的电话传到他的学校时,当时的他也是如现在这般,冷静得近乎机械,然而事情过后,却连续发了3天高烧。

  通往三层的路并不长,很快地慕龙泉就跟在佣人的身后来到了那个宽阔的观景平台,也见到了正摸着杯子发呆的邢宝玺。

  这个观景阳台面向野地的一面是大大的落地玻璃,房间中央是两把椅子,配着同色系的桌子,虽然设计得相当简朴硬朗,感觉却相当的不凡,一望而知绝不是随随便便得几个钱就能买下来得,而靠着墙壁的一面却是十数个尺寸惊人的液晶屏,几乎遮住了墙壁,各自闪着不同的画面,想来刚才的那个侦查飞行器的画面就是被转到了这里,才给他带来这个能和邢宝玺见面的机会。

  单从相貌上来说,邢宝玺勉强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帅字,不过也就比慕龙泉强上一点而已,体格比较偏瘦,肤色倒是很健康的小麦色,说明经常进行户外运动,嘴唇很薄,眉毛和慕龙泉一样的浓,那双眼睛却很大,也很清澈,脸上的皮肤比较干净,当他盯着你看的时候,会令你情不自禁地产生亲近的感觉。

  然而此时他却在皱着眉头,那双薄薄的唇也在紧紧地抿着,欣长的手指紧紧地捏着手中的水杯,通过透明的杯壁,慕龙泉可以看到他已经有些发白的指腹。

  “你和徐慧什么时候认识的?”

  就在慕龙泉观察他的时候,邢宝玺突然开口问,说完之后微微喘息,又猛地灌下一大口水,眼睛一直是紧紧地盯着慕龙泉的脸,

  “阿,那个,我们是一起在市里XX幼儿园打工的时候认识的……”慕龙泉紧张的声音都发抖了,让邢宝玺非常不痛快地又皱了一下眉头:这样没有男子气概的小丑也想接近徐慧?不过那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处心积虑,哼……说不定他们早就狼狈为奸了,那个孩子——

  心头仿佛被针扎了一下,邢宝玺挪开了目光,情绪再次变得烦躁了起来,一时也找不到什么话来说,举起手中的杯子,将剩余的水一饮而尽。

  面无表情的佣人迅速地走向桌子旁边的小冰箱,又拿出了一瓶写满外文的矿泉水,拧开准备给少爷添上。

  好机会。

  慕龙泉的目光迅速地聚焦在那个瓶子身上,一边笨拙地小跑上去,一边很大声地喊着“我来添,我来添”,感受到他心意的派普西微微地闪烁着光芒,佣人那瞪着慕龙泉的不屑目光瞬间变成了茫然,不由自主地把瓶子递给了满脸讨好地笑容的慕龙泉。

  厌恶地看着这一切的邢宝玺眉头皱得更紧了,冷冷地哼了一声,不悦的目光瞄向了那个佣人,令后者突然打了个激灵,清醒了过来,随即难以置信地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那慕龙泉,眼中露出畏惧和迷茫的神色。

  出于严格的家教和常年的礼仪训练,邢宝玺没有挪开自己的杯子,任凭带着满脸笨拙地讨好笑容的慕龙泉倒满了杯子,凝视着那晶莹剔透的液体,嘴角渐渐地泛起一个略带着恶意的笑容,慢慢地拿起杯子,清澈晶亮的眼睛盯着慕龙泉满面堆笑的脸,缓缓地转动手腕,满满一杯来自阿尔卑斯山的泉水就这么无声地倾泻而下,在光滑的地板上弹射起无数晶莹的水珠。

  看着那张年轻憨厚的脸孔上笑容一点一点地消失,逐渐泛起了屈辱的神色,邢宝玺畅快地大笑起来,年轻清越的嗓音在宽阔的观景阳台上回响,连一旁的佣人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用鄙视的目光盯着慕龙泉的背影冷笑。

  “我——只是想问问,到底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和徐慧清清白白,什么也没有,你——你不要以为,你有几个钱就了不起,就可以随便玩弄别人,当你找不到真心爱你的人的时候,你就会后悔的!……告辞了。”

  慕龙泉磕磕巴巴、满面通红地说着,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脸受辱的表情掉头就走。邢宝玺微微地哼了一声,对露出探询神色的佣人摇了摇头,随后又轻轻地挥了挥手。

  佣人弯腰行礼之后,快步跟上慕龙泉出了观景阳台,重新恢复了孤独的邢宝玺呆愣了一小会,再一次重重地哼了一声,不知为何嘴里变得焦渴,随即拿起一旁的瓶子,把里面剩余的水一饮而尽,缓解了那种感觉之后,静默了片刻,突然省起这是那个臭小子所碰过得,狠狠地把空瓶子摔到了阳台的窗户上,发出空洞的回响。

  已经走下了一层楼梯的慕龙泉手上,派普西化成的戒指光芒此时才慢慢地熄灭下去。

  ===========================================

  本书目前的点推比为6:1,请书友们多多推荐,保持住这个成绩,多虾,多虾!

  你们的点击就是我的动力,你们的推荐就是我的兴奋剂……请大家多多推荐、多多收藏!

  大家有空去我的另一个坑看看:

  《第八日》,即使称不上‘另类’,也绝对是‘新鲜’的血裔故事,请您耐住性子,读上两章……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