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妖魔之代理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3136 2005.10.08 11:32

    再作一些努力……说得倒容易啊!

  深夜,幕龙泉把被子折叠在背后垫住,躺在宿舍的床上摸着下巴沉思。虽然作过了两单生意,自己其实还完全是个新手,离开了派普西的指导和秘术的帮助,对这种完全不了解的事情,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就这么让他们死去吗?

  轻轻地叹了口气,幕龙泉拿起桌子上已经凉掉了的茶水一饮而尽,冰凉的感觉沿着食道直冲而下,令他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精神一振。

  派普西的态度很坚决,绝不再插手此事,挽回损失的努力已告完全失败,受到的损失他认了……虽然它嘴上说不管幕龙泉是不是还继续参与此事,但是实际上,以他现在充其量一个天地元气充足的无能之妖,又能做什么?

  唉。

  又叹了一口气,幕龙泉缓缓地摇着头,2个小时的思考,基本上否决了任何自己能帮到纯洁美女的可能性。

  算了。

  短暂地苦笑了一下,他终于决定放弃了,长长地舒了口气之后闭上了眼睛,把被子拖来盖在身上准备睡觉,然而心里那一点愧疚和不安虽然并不强烈,却干扰得他始终无法入眠。

  真烦啊。

  辗转反侧了数十分钟之后,幕龙泉又无奈地睁开眼,盯着上铺的床板发呆。虽然隐约知道成为了‘妖’的身份之后,要做的事情可能并不那么光明正大,但是一来绛紫把妖的事比喻成大公司的营运,讲解得十分有技巧,况且神仙也并好不到哪里去;二来自己也抱着一些期望,以为多辛苦一些,多做些大差价的交易,就能达成相应的目标……现在虽然没有什么非常违背他良知的事情,却眼看着有两个人要因为他的介入而丢掉性命了……

  烦,我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在医院的时候还挺酷的对派普西说“人哪,顾好自己就行了”,现在却这么放不开,搞什么!

  有了点自我厌恶情绪的幕龙泉烦躁地伸手去抽屉里摸香烟,熟悉的位置却摸了一个空,这才想起来所有属于他的香烟都已经被伊格德拉修毫不留情地绞成了碎片,心里的郁闷感觉更加强烈了,烟瘾发作令嘴上闲得难受,于是又灌下一大口冰凉的茶水。

  派普西的心情看起来也不是很好——幕龙泉看着手指上黑色的戒指——从回来就没怎么说话,大概实在心疼那些白白损失的妖力和‘绵苦’……相比自己,它才更适合成为这个追逐利益的商人角色,这样没有结果的投资大概是最令他郁闷得吧!

  “别瞎猜。”

  大概是听到了慕龙泉心底的声音,派普西在烟雾闪烁中无声地现出原形,飘到幕龙泉的耳边,举起尾巴拍了他的头一下:“我只是因为献祭秘法的反噬太强,有点不舒服罢了——做生意么,当然有赔有赚,如果只是损失了一点资金就怨天尤人,是成不了大气候的……小子记住了,生意人,银钱过手,宠辱不惊,一颗平常心才是最重要的!”

  “生意人啊……其实我以前最怕的就是生意人,没想到现在自己居然也要成为一名生意人了……虽然有点不太一样。”

  幕龙泉在心里苦笑着说,“我们家很穷,全靠自家的果园赚点钱,每年收成的时候,那些‘生意人’都大摇大摆的来到我们的村子,吃我们的,喝我们的,长得好好的果子,一经过他的嘴,就变成破破烂烂狗也不要吃得垃圾了……我爸妈辛苦一年只不过卖几千块钱,却还要陪着笑,给他塞上一两百回扣……”

  “最好把你心里的那些软啪啪的东西都扔掉。”派普西打断了幕龙泉梦呓一般的陈述,小眼中红芒一闪,给附近加上了结界之后大声说道:“虽然商人并不是不可以有感情,但是你的这些经历会影响你做出冷静的判断,无关紧要的事情倒也罢了,‘妖’有本事却混得惨的也不是没有,如果我们将来去采购的时候你触景生情,不肯用心压价,那我们的利益就会受损,勉强附和的话我们的互信又会受损,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合作了,不如各自吃老本,反正三百年一闪而过,我等得起。”

  “别说得那么夸张,”幕龙泉被派普西有点极端的发言引得失声笑了一下,抬起手去轻轻拍着派普西光滑的脊背安抚:“还说要冷静呢,我看你现在就有点不冷静。”

  “我冷不冷静没关系,我只是个魔偶,只要有契约人给我提供能量其他都无所谓,关键是你。”派普西躲开了幕龙泉的手,扇动翅膀飘到了他的眼前,表情很严肃:“如果在生意过程中你不能冷静恰当地处理突发事件,会没命的……就像这次,如果你不能迅速地做出选择,就会被人发现,之后的结果就很难说了——普通魂成为的‘魂守’再强也是有限度的,只能帮你逃走,却不足以帮你抵挡一切。”

  “别担心,我会牢记你的教导的……其实我的性格很怪,每到关键时刻都会变得非常冷静,长这么大连吵架都很少有,最不冷静的一次就是在绛紫那个女人手中成了‘妖’。”幕龙泉自嘲地一笑,“当时就是不知为何头脑突然发热,一冲动就……”

  “嗯,你记得那就好。”派普西小眼睛眨了眨,转过头去看着窗外的夜空,莫名其妙地扇了扇翅膀。“一点一点地跟我学,小心谨慎,多看少说,用不了十年,你就会成为一个杰出的商人。”

  “商人啊……”慕龙泉叹息般重复了一遍,做了个深呼吸。“记得以前学课本,商人重利轻离别还是别离的,那时候少不更事,觉得这个商人真是太坏了,把家里人都扔下,自己出去游玩……后来长大了,才明白生活的压力有多么无奈……本来我还有半年才毕业呢,现在算不算是提前进入工作岗位啊?”

  “无奈?只有人类才能在幼年期那么幸福。”派普西微微撇了一下大嘴,“低等生命出身的妖怪从诞生那一刻起就要不停的拼命争,和同类争,和天地争,和时间争……争不过,就要死。”

  “听起来蛮残酷的。”慕龙泉摇了摇头,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有点无病呻吟:“相比之下,我好象比它们幸福多了……”

  “嗯。”派普西简单地回了一声,“知道就好。”

  “好!和你聊这么一下,心情好多了。”慕龙泉狠狠地伸了一个懒腰,大力深呼吸了几口空气,眉头渐渐地舒展开了:“睡吧,明天我们就去市内多转转,看看能不能接下几笔生意——这次就是杀人放火,我也不皱眉头了……大不了我掩护,你上!”

  心情略微开朗了一些得慕龙泉开起了派普西的玩笑,换来脑袋上带着电流的一尾巴,火辣辣的感觉令他短促地痛呼了一声,幸亏是在结界中,否则的全寝室的人都会被吵醒了。

  心理恢复能力不错呢……。

  看着慕龙泉渐渐地沉入睡眠之中,派普西的嘴角露出一点笑意,小爪打响,不知从何处拿来一支香烟点上。刚一出封印,经验丰富的它就办砸了这么简单的一桩生意,说不懊恼那是假的,虽然程度并不算严重,却已经足够令它心情低落,幸好有慕龙泉这么个伴可以说说话,令它的情绪稍微恢复了一下……

  熟睡中的慕龙泉头发突然开始延伸,在两秒钟之内转化成了翠绿的颜色,长度也超过了两米,分作了两股如蛇一般蜿蜒上扬,一股把派普西手上的香烟一把搅碎,另一股化作了大扇面,向着外面不停地呼扇,把烟雾吹出了结界之后,仍然徘徊在慕龙泉上方,警惕地盯着派普西。

  “我说你这种个性应该改改了。”派普西看着小爪上残留的一些烟丝,眼中红芒一闪:“虽然把你教育成这个样子也有我们的错误在内,不过吃了这么多次亏,你是不是也该反省反省了?”

  “过去的事情我不记得,我只是按照本能行动。”

  伊格德拉修稚嫩的小男孩声音细细的响起:“这也是我的身体,任何会对这身体造成损害的行为我都无法接受。”

  “……别以为没有契灵我就治不了你……”派普西的翅膀上紫色闪电窜了一下,却又瞬间动作顿了一下:“嗯……契灵?……说不定……”

  它的小爪和尾巴上亮起了微弱的光芒,却是红色的,画出的魔法阵也是暗红色的,中央一个眼睛的图案无声地旋转着,瞳孔如通道一般缓缓地打开,将派普西悄然吸了进去。

  伊格德拉修悄然恢复了原状,寂静的室内,只剩下酣睡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