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妖魔之代理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2670 2005.10.01 13:00

    “应该看不出什么破绽吧?”

  在众多幸灾乐祸、以及少量带着怜惜的目光中,慕龙泉保持着屈辱的表情被别墅的保全人员送到了附近的镇上,一直又走了好久,才找到公车点。

  “嗯,剧本完全按照你之前的设计进行的,应该也符合他的性格。”

  变成了耳饰的派普西在他的头发里耳语,“绵苦的效力今天晚上就可以遍布他的全身,明天晚上再睡着时,他就会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了——”

  慕龙泉笑了,先前的伪装一扫而空。根据雷哥提供的线索,他在捕捉到机会的瞬间就想好了这样一出剧本,现在一切都按照他之前的设想进行,生意完成了,自己也全身而退——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不过,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派普西的话锋突然一遍,在慕龙泉的惊讶中,嘿嘿地笑了起来:“伊格德拉修已经寄生在你的体内了,很快,你就能体会什么是‘生不如死’了……”

  “什么!”

  慕龙泉大声地惊呼出声,眼睛瞪得老大。好在此刻这郊区小镇上的公车点基本没什么人,偶尔有远处的行人回过头来望了一样,也以为慕龙泉是在打电话,撇撇嘴之后,不以为意地继续前进了。“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离开了紧迫的坏境,慕龙泉奇异的第二性格也随之消失无踪,派普西的一句‘生不如死’吓得他都快喘不过气来,只觉得头发晕眼发花。

  “你刚才握着伊格德拉修种子的时候,别墅里的人出现了,接着你出了很多汗水,把它叫醒了,于是它就开始发芽了。”派普西的声音很悠闲,仿佛现在两人谈论的是明天的天气,“现在你已经成为了它的宿主了,好好体会一下吧!天地元气充斥全身的感觉,很爽的,嘿嘿嘿……”

  “宿主……对了!之前它不是被退货了吗?快点,我也要退货!快把它从我的身体里弄出来!”

  慕龙泉在被吓至面无人色之后突然间想到了之前这个种子的遭遇,面露惊喜之色:“快点,快点!让你吓死了!这种东西居然是见水就生根的……你也不早说!”

  “唔,非常的抱歉。”

  派普西的恶魔脸上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微笑,虽然慕龙泉看不见:“这一点恐怕是无法办到的,因为我仅仅是把伊格德拉修暂时交给你保管,并没有签买卖契约,所以根本无法进行再一次的退货……严格说起来,我还要跟你算偷窃我宝贵商品的罪呢,不过大家都这么熟了,这次就算了吧!”

  “什么!”

  慕龙泉这次是彻底的呆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开始察觉到一种酥酥的麻痒感觉正在沿着他全身的血管运行,所过之处就仿佛肢体僵直了数天似的又麻又酸又痒,令他忍不住打摆子一样到处乱动起来,偶尔还发出一两声凄惨的笑声,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声音。

  好在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很久,大约2分钟之后就渐渐地减弱、消失了,慕龙泉这才无力地喘息着站直了身体,表情却仍是扭曲的,嘴角时不时抽搐一下,一双大手不断地揉捏着自己全身的肌肉。“真他妈的……”他吸了吸鼻子,“这种滋味还不如疼舒服……”

  那种麻痒的感觉全都在身体的内部传出,仿佛有无数的蚂蚁在血管内穿梭爬行,抓也抓不到挠也挠不着,真是够要命的,要是再来上一会儿,他没准就倒在地上打滚了。

  “没事了,这个过程是伊格德拉修在你体内生根、与你全身的神经结合所必经的,以后就不会这样了。”

  派普西化成的恶魔像缓缓地放出一圈圈红色的波动,沿着慕龙泉的颈部血管钻进他体内,从内部按摩着慕龙泉的肌肉、血管,让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呼吸平缓了许多。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慕龙泉靠在公车的站牌子上,一边喘着气,一边在心里问派普西。

  “没什么了,伊格德拉修幼株的成熟需要一个周的时间,在这期间他将与你的身体进行进一步的、完全的融合,特别是要在短时间内替换你全身的循环系统以便汲取养分,你不会有太大的感觉的,不过当幼株成熟之后,就会拥有自己的意识——”派普西啪地化作了黑雾,瞬间移动到慕龙泉的面前:“——到那个时候,你就会知道他有多么麻烦了。”

  他的一双三角小眼瞬间变得有排球那么大,把慕龙泉唬了一跳,随即嘿嘿地笑着,瞬间又化作恶魔像回到慕龙泉的领子里:“放心,死不了的……车来了,回家吧!”

  在他充满了幸灾乐祸意味的笑声里,慕龙泉心神不宁地上了车,甚至都忘了投币,直到那个司机用牛眼瞪得不耐烦了、开始使劲地重复放他那假到不行的温柔声音“上车的乘客请自觉买票”之后,才猛地省悟过来,慌忙扔进去一个一元硬币,司机这才满意地咳嗽一声,大脚一踩,空荡荡的大巴载着寥寥的几个客人,慢腾腾地向着前方的黑暗中驶去。

  不过,慕龙泉最终还是没能在午夜之前赶回原来的学校,吭哧吭哧的大巴一直花了计程车一倍半的时间才达到了相同的效果,学校大门看门的老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哀求的脸,叹了口气之后,伸出手去——把百叶窗扭上了。

  无奈之下,又打车找了一间酒店入住,嘴里一边念诵着亏大了,一边新奇地打量各种设施,结果又折腾了半夜,到要睡的时候大脑又亢奋过度,无法入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难受个半死。

  ……

  这一夜,在豪华vip病房无声的黑暗里,同样也有一个无眠的人。

  本以为,自己是幸运得。

  微弱地笑了一下,徐慧给了自己一个嘲讽。好多好多的姐妹无数次地叮嘱她,有钱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结果,她还是陷下去了,无法挽回地陷下去了……

  些少的泪水从她温热的眼中缓缓溢出,叹了口气,她虚弱地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地静静躺了好久,才浅浅地进入了睡眠。

  一缕奇异的光芒开始在她的全身闪烁,仿佛有形的生命一样,缓缓地蠕动着,徐慧似乎有所知觉一样不安地呻吟了一声,动了动身子,光芒倏然熄灭,又过了好久,才再次缓缓地亮了起来,如波涛般轻轻地起伏着。

  隐约,有稚嫩而空灵的歌声在空中回响着。

  …………

  ===========================================

  本书目前的点推比为6:1,请书友们多多推荐,保持住这个成绩,多虾,多虾!

  你们的点击就是我的动力,你们的推荐就是我的兴奋剂……请大家多多推荐、多多收藏!

  大家有空去我的另一个坑看看:

  《第八日》,即使称不上‘另类’,也绝对是‘新鲜’的血裔故事,请您耐住性子,读上两章……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