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妖魔之代理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4377 2006.09.23 11:17

    “没想到小兄弟还是同道中人啊!”

  雷仲有其实在慕龙泉刚运行功法的时候就生出了感应,本来以为是些‘学生瑜伽’之类帮助调整情绪的小玩意,没想到很快慕龙泉的身上就开始隐隐地透出青气,竟然是已经隐隐达到了内气外放的境界,立即令他警惕了不少,原先脸上的轻松和悠闲都消失不见,整个人如同张紧了的弓弦,隐隐地透出压力。

  “练来强身健体的,求个没病没灾而已。”

  慕龙泉漠然地回答,双目之中青光一闪,回应那些凌厉的目光。“从没听说过什么‘道’不‘道’的。”

  “不知尊师是谁?”雷仲有当先迈步领路,礼貌地问。

  “县里上中学的时候遇见的老头,说出来你也不认识。”慕龙泉依然没有什么表情,跟在雷仲有的身后向着别墅内部走去。乔蓓蓓轻轻地挽住他的一只胳膊,乖巧地亦步亦趋,没有多问一个字,仿佛这种对话她早就知道一样。

  “呵呵,那也不一定。”雷仲有打着哈哈,以隐密的手势向手下传递着一些信息。能够令这么一个年纪轻轻地小子轻易练到内气外放的程度,这样一门心法的传人决不会籍籍无名,等一下安排一些人来测试一下这小子,掂掂他的斤两就知道了……同时要吩咐澳大利亚的人更要小心伺候了,这小子心里大概还有些不痛快,否则的话不会来这么一下示威。“就算我不认识,大师的辈分却是很高的,交游也广,也许还是你师傅的老朋友呢。”

  完全没那个可能……派普西看见老和尚躲都来不及。

  慕龙泉嘴角微微动了一下,随即又恢复漠然的表情,在这套功法的作用下心情平静如水——并不是他本性里那种奇异压抑的冷静,而是仿佛刚舒服地睡醒之时那种头脑异常清醒的冷静,周围的一切蛛丝马迹都丝毫必现,非常不错的感觉。

  好小子,面对这么多高手,居然丝毫也不在意……雷仲有对慕龙泉功夫的兴趣更大了,而且最令他渴望知道的是慕龙泉平时是如何令自己看来丝毫也不会武功的,连他这样的高手居然也看走了眼——

  打死他也绝对想不到,慕龙泉的功夫是在两天之内速成的。

  三人慢步沿着别墅正中的小路前行,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却并不向屋子的方向前进,反而拐上了一条通往别墅后方小山包的路。

  “大师在‘听心斋’等你们。”

  又走了几步,雷仲有在小路的尽头停住了脚步,前方几乎就是一片野山坡,似乎就是这座山的‘主峰’了,远处有一个隐约的亭子的影子,却看不到任何人工修筑的路。“你向着亭子直走过去就行了,大师呆在这里的时候,一般都是在那里歇息。”

  他对着慕龙泉礼貌地点了点头,随即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退到一旁。

  慕龙泉勉强回了他一个礼貌的微笑,迈开步子,带着挂在他手臂上的乔蓓蓓笔直地向着那个亭子走去。雷仲有眯着眼睛注视着他的背影,向身后勾了勾手指,立即有两名手下凑了上来,侧耳倾听他的低声吩咐。

  “你果然不是普通人。”

  乔蓓蓓大半的体重都挂在了慕龙泉的身上,小心翼翼地挑选落脚点,避免细跟女鞋陷入柔软的泥土中,裤脚柔软的布料掠过草丛,带出刷刷的细响:“我一直有种直觉你不是普通人,没想到真的被我猜对了——你是个武林高手,是吧?连那个保镖头子看起来都很忌惮你,你一定很厉害。”

  “什么高手,别开玩笑了。”

  离开了雷仲有的身边,慕龙泉稍微放松了一些:“我就是跟着个古怪黑——老头学了一招两式,强身健体而已……我要真是高手,我早就不在学校里呆了,也不用受这个穷。”

  虽然已经是深秋,这不高的山坡却被日光晒得很暖,不愧是有钱人的私人别墅,周围的一切都保护得非常好,覆盖整个山坡上的草皮尚未失去绿色,在阳光的照射下绿的沁人心肺,加上一些树木的装点,几乎如同一幅凝固的风景画一般,景色宜人。

  “如果我有钱,我也要住在这样的地方。”

  乔蓓蓓看着绿油油的山坡说,情不自禁地深呼吸了几次,闭上眼睛感受温暖的阳光,素净的肌肤在金色光芒的照射下越发显得细腻。

  “是啊,真是个好地方。”

  慕龙泉呼吸着混合着草味、泥土味的新鲜空气,感觉‘伊格德拉修’都有些蠢蠢欲动:“等将来我发了财,也要找这样的地方住下,每天在草地上打滚。”

  乔蓓蓓微微翘起了嘴角,却没有再说什么,慕龙泉收拾心情,很细心地把扶着她的胳膊增加了力道,到最后她几乎就脚不沾地了。

  “小心台阶。”快要到亭子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条石阶铺成的宽阔的路,他轻轻地把乔蓓蓓柔软的身体放开了,令人愉悦的充满弹性的感觉也同时从手臂上消失,令他心中微微失落,略不自在地抬头时,邢宝玺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们身前,淡淡地微笑着。

  与之前匆匆一瞥的那名年轻浮躁的贵公子相比,现在身着一袭僧袍的邢宝玺几乎完全是另外一个人,淡然清澈的眼神,似有若无的微笑,皮肤洁白细腻,仿佛有一种隐隐的光华从皮肤之下透射出来,整个人有种不真实的存在感。

  上次见他,并没有剃光头啊……

  慕龙泉看着邢宝玺那泛着一层青色的头皮,突然有些感慨。

  “请跟我来,师傅正在等你。”

  邢宝玺单手行了个佛礼,转身带路,慕龙泉慌忙还了个礼,看着那洒脱行去的背影,与乔蓓蓓一起快步跟上。

  山顶上,一间古朴的亭子逐渐露出了全貌,老旧的木料在阳光下反射着年岁的色泽,老和尚身披袈裟在亭中盘膝而坐,对面放着三个蒲团,细细的微风掠过他瘦小的身形,带动白须和袈裟一起微微飘动,恍然有种世外的庄严感。

  慕龙泉心中逐渐变得郑重,一方面是自己的身份要再次经历考验,开始变得紧张,另一方面,却是情不自禁地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老和尚的身形虽然瘦小,却不断地散射出那种令他不得不仰视的感觉。

  邢宝玺以平稳的步幅走入亭中,也不和老和尚打招呼,就那么在老和尚的对面挑了个蒲团坐下,静静地闭上眼睛。

  “两位,请坐。”

  老和尚睁开了眼睛,对着仍然站在亭子外面的慕龙泉和乔蓓蓓两人微微一笑。

  那淡然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慕龙泉的心中顿时绷得紧紧地,然而,老和尚只是扫了他一眼就移开了目光,令他暗中松了一口气,拉了一下乔蓓蓓的纤手,在邢宝玺的身旁坐了下来,笨拙地盘起腿——旁边的乔蓓蓓也端坐在蒲团上,坐姿却比慕龙泉要标准的多,也许经常练习瑜伽或者作些冥想什么的。

  “老纳释慈舟,第六十三代慈悲宗宗主。”老和尚合十行了个佛礼,“两位能到此处,也是我们的缘分。”

  “见过慈舟大师。”乔蓓蓓轻声问候:“大师的神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能见到您,是我们凡夫俗子的荣幸。”

  慈舟大师微微一笑,却没有说什么,又看了慕龙泉一眼之后,竟然就这么闭上了眼睛,不再理睬二人。

  搞什么?

  等待了数分钟之后慕龙泉皱起了眉头,不是说让我老陪着邢宝玺听老和尚讲经么?怎么就这么干坐着?三个蒲团都坐满了,应该不会有人来了啊!

  老和尚和邢宝玺都闭着眼睛,一副天崩地裂不变色的淡然,转头去看乔蓓蓓,竟然也摆出个五心朝天的姿势似乎入定了,不由得眉头皱得更紧了。

  回过头来,却发现老和尚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正在微笑着看着他。

  “呃,那个,慈舟大师,我们要开始了吗?”慕龙泉有点被捉个正着的尴尬,随即又松了口气——看样子,讲经要开始了吧。

  “开始什么?”慈舟大师一派淡然。

  “啊?你——您不是要讲经么?”慕龙泉刚松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怎么回事?难道雷仲有骗我?可是不可能啊,老和尚看起来明显是知道我们要来得……

  “人口中讲出来的经,哪有这‘天地’讲出来的经透彻?”慈舟苍老的脸上渐渐地泛起一个笑容:“你我生于这世界上,天地之间恒河沙数之因,恒河沙数之果纠缠纠葛,又岂是你我所能看透?看不透,又来讲什么?”

  他双手合十,猛地念了一声佛号,声音出奇地清越悦耳,有如黄钟铜磬,慕龙泉只觉得整个身体都随之震了一下,而且余震绵绵不绝,周围竟然响起了密集的爆豆般声音,随即身边似乎有一层无形的‘隔阂’应声破碎,全身的感官都在瞬间和整个天地连接了起来,依稀就像是初次吸纳天地元气时的那种感觉,却有比那个更玄奥、真实,整个人的心智仿佛沿着大地、天空无限地扩散开去,时间变得很快,太阳瞬间已经越过了天空正中的位置,而慕龙泉对此却仿佛全无知觉,全心全意地沉浸在奇妙的境界里。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鸟叫将慕龙泉从沉静的冥思中惊醒,抬头看时,对面的老和尚已经不在,而阳光已经变成了温暖的红色,将整个亭子都笼罩在特别的光辉里。

  乔蓓蓓也已经不在亭子里,安静的山顶除了自己之外,只剩下邢宝玺悠然地端坐在亭外的草地上,一阵微风吹过,附近树丛的落叶随风飞舞,有几片粘到了朴素的僧袍上,他微微一笑,伸出手指轻轻地拈起,放在鼻端轻轻一嗅。

  慕龙泉看在眼里,依稀有些熟悉的场景令他心中一动,站起身来向着亭外走去。

  “你醒了?”

  听到脚步声,邢宝玺回过头来微笑,清澈纯净的眼眸看上去似乎深不可测。

  “恩。”慕龙泉下意识地避开了那双眼睛,左右看了两下:“我的那个女同学呢?”

  “她在中午的时候就醒来了,师傅走之后,我就让她在这里随便参观一下。”邢宝玺的声音同样是淡淡的,说完便转股头去,闭上眼睛,专心致志地嗅着那片树叶的气息。

  “为什么,你想要我来呢?”

  慕龙泉沉默了片刻,依然难以压抑心中的好奇和不解,趁那老和尚不在问了出来。

  “我不知道。”

  邢宝玺摇了摇头,随即回过头来,脸上带着微笑:“只是很想你来。”

  未等慕龙泉出声,他又转过身去,轻轻地举起手中那片树叶,在微风中松开了手指——“树叶为什么会落在这里呢?因为树在那里,而风在吹往这边。”他的目光追随着那片树叶翻滚着随风落去,嘴角的笑意渐渐扩大:“天地间必有原因……树叶自己不知道,但是树知道,风也知道……”

  他站起身来,以优雅轻淡的动作拍去身上的尘土:“……为什么你我在这里?我们不知道,但是,佛知道,天也知道。”

  慕龙泉听着邢宝玺仿佛谜语一样的话,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好陌生,刚刚体会的那种玄奥的感觉立即不翼而飞,身体突然一滞,仿佛从海水中游完泳回到了陆地时的那种沉重感。

  “……这宇宙间无一不贯穿着因果,你我,不过是提线的木偶罢了,看似自由灵动,其实不过无数因果的线纠缠而已……”

  邢宝玺缓缓地仰头看着天空,白云被阳光染上了微微的红色,随着高空的风不断地变换:“其实,想让你来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一直在做一个奇怪的梦。”

  他轻轻地说,语调淡然而平静,慕龙泉却心里一紧。“什么样的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