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妖魔之代理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 都市

    类型
  • 2005.09.21上架
  • 50.89

    完本(字)

1.07万位书友共同开启《妖魔之代理人》的都市之旅

弟子殛天使 弟子傲视小猫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妖魔之代理人 吾不笑 3193 2005.09.21 16:12

    

  行走于茫茫的人世间,

  我在倾听,

  从你们内心最黑暗的角落传来的喁喁细语。

  *****

  “先生,您来点什么?”

  服务生殷勤地弯下身子,脸上是久经锤炼的职业笑容。眼前这衣冠楚楚的少年人看起来似乎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年纪轻轻而举止文雅,全身上下几乎都是价值不菲的名牌——当然,他们这间酒店也是很有档次的。

  “水。”幕龙泉礼貌地微笑,年轻的面孔却没有多少神采。“一杯冰水,再要一杯——恩,就是你们酒保经常调给女士饮用的、那种带淡淡水蜜桃味道的调酒。”

  水?

  “明白,请您稍候。”服务生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动分毫,带着职业的恭敬弯身退下。酒店里呆得久了,什么样的人都见过,而且越有钱的人怪癖似乎就愈多,这个,还只算是小意思罢了。

  没有在意酒保的离去,幕龙泉把目光投向窗外,黝黑的玻璃窗映出了他那张平凡、却很具亲和力的脸孔,明亮而年轻的眼睛静静地盯着夜空出神。

  人,真是脆弱啊!

  幕龙泉微微地叹息,目光下垂,不经意地看着胸前西装口袋里已经被压扁了的小白花,目光里多了一丝柔情,却随即被淡淡的哀伤淹没。

  她,已经不在了。

  再次轻轻地叹息,幕龙泉端起侍者送上的杯子,将其中冰冷的清水一饮而尽,那同样的冰凉清冽将他久远的记忆引起——很久之前,他与她也曾经在一个假日里跑来这家颇有情调的名店,结果发现他们攒了很久的钱,却只够一杯最便宜的ease调酒……于是那一次他也如今天这样,痛快地饮下一大杯冰水,傻笑着看她慢慢地啜饮那杯水蜜桃味道的调酒,洁白细腻的脸颊上渐渐地泛起美丽的红云……

  那一日她清脆的笑声犹在耳边,佳人却已逝。他考上了大学,她却被贫寒的家境拖住了脚步,在他大二的那个夏天,那个他记忆犹新的雨日,沉默地披上了婚纱。

  时间是最好的药,两年时间飞逝,他的哀伤早已淡去,已经可以平静地祝福她平安快乐,却又如晴天霹雳一般,接到了她车祸遇难的消息。

  据说,她曾经希望能见他一面。

  幕龙泉闭上眼睛,把头向后靠在椅背上,眼睛有点微微发热,似乎想要流泪。其实心中只有隐隐的悲伤,甚至并不强烈,然而整个人却仿佛被束缚了一样,变得颓丧,什么也提不起兴趣来。

  参加完了她的葬礼,他漫无目的地在这个他和她一起成长的城市中漫步,不经意间,却看见了这间酒店那熟悉的招牌,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走了进来,点了如那一日同样的东西。

  算是,属于他和她的默哀吧!

  “何必再让自己伤心呢。”

  柔媚的女声突然在身旁响起,眼角亦同时感觉到人影闪过,幕龙泉迅速地转过头来,看见对面的位子正在被一只纤纤的素手拉开,伴随着丝绸特有的细微摩擦声,一名画着浓重彩妆的年轻女子已经优雅地坐了下来。

  “对不起,我想自己独处一会。”幕龙泉礼貌地微笑一下,带着与年纪不相称的沉稳,用手势示意对面的女人离开。她的年龄应该在30左右,五官很精致,虽然妆浓了点也夸张了点,却只会令人感到一种另类的和谐,并不突兀;身材曼妙,胸前丰满的双乳几乎将那一身紫色的套装撑开,精心整理过的黑亮长发波浪般从她的脸侧垂下,衬托出一份诱人的成熟美感——慕龙泉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样一个火热的尤物:“不好意思。”

  “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无论你做什么,她都不会知道的。”女人优雅地端起那杯调酒,凑在涂着紫色口红的唇边,轻轻地抿了一口。“从当年她嫁给别人那一天开始,你们的缘分,就已经断了……你不是在葬礼上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么。”

  “……你是她的亲戚?还是朋友?”幕龙泉皱了一下眉头。这两种可能性都不太大,‘她’的生活圈子很单纯、狭小,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朋友——看着那杯用以缅怀的甜酒被女人小口地饮下,他意外地并没有感到多少愤怒。可能,真的是如这个女人所说,‘缘分’早已经断了吧!连‘爱’,都已经被时光冲刷得淡了。

  “不。”女人微笑,放下酒杯微微倾身,柔美的脸庞靠近了一点:“确切一点说,她是我的委托人。”

  “委托人?”幕龙泉的嘴角短暂地翘了一下,年轻的脸庞露出了一个很阳光的笑容,却又瞬间逝去了。“你……不像是律师啊……她有什么东西留给我么?……不,不对,医生说过她出事后保有意识的时间很短,我也没听她家里人说过有找过哪个朋友……”

  “没错,她几乎没恢复意识,就已经死去了。”女人坦率地点点头,“我接到的委托,是在她死去之后,由她的灵魂签署的合约。”

  “……对不起。”幕龙泉年轻的脸庞慢慢地沉了下来,欣长的手指握紧冰冷的杯子:“我不喜欢这个玩笑……也许你和她有不错的交情,但是现在,请你尊重一下逝去的人。”

  “看你年纪轻轻的,还是学生吧?居然说话这么老成无趣……”女人笑着,似乎是叹息了一下,那双美丽的眼睛盯住幕龙泉的脸,目光骤然变得深邃,仿佛有紫色的光芒在其中流淌:“我可不是信口开河——我并不是人类,而是行走于你们所未知的世界、拥有你们所未知的力量的神秘存在——你不相信是不是?那么,我给你看点证据吧!”

  涂着水蓝色艳丽指甲油的纤纤细指伸展开来,仿佛春日里洁白的莲花绽放,女人优雅地在幕龙泉的面前结成了一个玄秘的手势,隐约有紫色的火光在她的手指上燃烧:“九天杳杳、九冥茫茫!结!”

  仿佛有一道由那些火光构成的图案从她的双手中飞了出来,短暂地亮了一下之后就钻入了幕龙泉的额头、两道浓眉的正中央,形成一个发亮的狭长椭圆形,随即消失。

  “你做了什么?”幕龙泉困惑地闭上眼睛,一切都发生在瞬间,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结束了,火光钻入他眉心的时候,他的眼睛仿佛被热水突然烫了一下似的,望出去的世界变得一团模糊,还在不停地翻腾、涌动着,泪水也难以控制地不停流下,非常难受。

  很奇怪地,他对这个神秘的女人莫名地感到安心,丝毫也没有考虑过她刚才是不是在对他不利——这种奇怪的感觉在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遭。

  “过一会就适应了。”女人散开了奇异的手势,伸手去端起尚余下半杯的甜酒,以优雅的姿势一饮而尽,天鹅般欣长的颈子勾画出悦目的曲线以及悦目的洁白:“我已经暂时给你开了‘天目’,等一会儿,你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就可以了。”

  “天目?你的意思是开天眼?”幕龙泉揉着发热的眼睛,心里多多少少开始有些相信这个女人的话了,至少这个女人不是普通人,刚才奇异的手势以及钻入他眉心的神秘火光都是他亲身经历了的,看起来不像是‘大师’们那种骗人的把戏。“你是学习道法的术士么?”

  “不是。”女人又一次笑了,但是这次的笑容里却多了一丝冷冽的意味,“通过祷告的方式与‘神’‘佛’交易,那不在我的业务范围之内——”她抬手招呼了侍者拿来了一大杯冰水,用细细的手指托着,递给仍然在狼狈地不停流眼泪的幕龙泉:“喝点冰水,能舒服一点——借用神佛的力量相当的麻烦,而且成本也相当的高……不过这都是题外话,关键是,他们只接受比较偏向光明的祈求、祝福这些业务,而对于不太上得了台面的业务,比如说,诅咒,他们根本是不予受理的……”

  “……”幕龙泉沉默着——刚才喝下的冰水发挥了一点作用,沁人的凉意从腹中扩散开来,那种灼热感稍稍减轻了一些——然而女人所说的话却令他有点不知所措:怎么在她口中满天神佛都像是开‘公司’的?

  ===========================================

  请大家有空去我的另一个坑看看:

  《第八日》,即使称不上‘另类’,也绝对是‘新鲜’的血裔故事,请您耐住性子,读上两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