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奔三的幸福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高烧

奔三的幸福生活 醉叨叨 2071 2019.12.11 22:43

  安洋的个子本不矮,与一米八二的饶恺比就相形见绌,力气自不用说,她能够将他扶住已经是走不动路了,更何况往前挪动任何一步。

  司机在驾驶室内抽烟,四扇车窗全都开着,烟味四散开来却挡不住车内那股浓郁的味道经久不散。

  安洋不讨厌抽烟的人,她讨厌的是一根烟抽完接着抽下一根的人,于此她挺开心司机做事的态度以及速度。

  在接收到安洋的求助之后,司机深吸了一口烟,烟屁股惹眼的光瞬间由暗转亮。

  安洋见着他打开车门,左手还拿着未熄灭的烟,大概只吸了几口,他匆匆走到垃圾箱前,将烟屁股除灭,来回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安洋接着就觉得身上轻了许多。

  安洋片刻未得闲,她立刻来到出租车后座,马上打开门帮助司机将饶恺塞进去,此时饶恺也从晕乎乎的状态回过神来,他呆呆地望着出租车后座,自己抬脚坐了进去。

  安洋说了许多遍谢谢司机后,才抬脚坐在饶恺的身边,关上车门,身体往前靠着前座的椅背说:“师傅,麻烦去可乐步行街。”

  饶恺无力的靠在后座上,安洋思考半晌还是将脖子上系着的厚款羊毛围巾取下来搭在他的身上。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饶恺感觉到身上的重力后,头往左边轻轻偏,不多时头就靠到了安洋的身上。

  安洋掏出手机的手明显在空中瑟缩两下,她呆呆地望着男人所在的方向,目之所及只是他造型不错的下巴,以及下巴周围一圈淡淡的胡茬。

  “姑娘,是先去医院还是去哪儿?”司机问。

  安洋转头望着身边的男人,此时他眯着眼整个脸红红的,她伸手去碰他的额头,轻飘飘地说:“先去可乐步行街旁边的人民医院吧,他这是发的急性高烧,得赶紧降下来。”

  安洋说完又觉此话不对,忙改口说:“去最近的医院吧。”

  “好!”司机应下转了方向。

  茱萸博爱医院

  安洋见着饶恺整个人还有气力,付了钱想要自己将饶恺带进医院,不怎么想麻烦司机,可是司机很热情,收了钱回头见着女子憋足了力气才勉强支住男子。

  安洋忽然觉得身上一松,转头去看,原来是饶恺自己站住,她能够看看见他看着司机的目光极其不友善,他收回目光后直接往医院走,脚步仍旧虚浮。

  “谢谢!”安洋朝司机迅速道谢,转身三两步走到饶恺身边。

  “我这病没大碍的。”饶恺小声说,声音中拥有疲惫。

  “走吧,我陪着你。”

  毛毛细雨从天而落,不大但密集的打在脸上,冷带着轻微的痛。

  安洋想要打开雨伞,看看自己空荡荡的两只手,接着去看饶恺空荡荡的两只手,转头在雨中做了个鬼脸,即使她有无数把同款的雨伞,可是急需的时候弄丢了一把简直恼人。

  饶恺还处在半迷糊状态,此处与医院门口还有些距离,安洋思考没多久,想把自己的羊毛围巾搭在他的身上,找遍全身是在没有看见围巾,怯怯去看饶恺发现自己那红棕色的围巾包裹着男人那颗饱满的头颅。

  稀奇古怪的天气,下着雨居然还能够看见夜幕中有淡淡的月光,安洋抬头望着天,心中长叹一声:为何气氛如此的尴尬?!忽然间安洋眼前一黑,一只大手立在她的头顶,他说:“雨本就不小了,还抬头去看,哪儿不舒服?”

  “还说我?”安洋抬头望着饶恺,刚刚的身体接触她能够感受到饶恺的身材管理棒棒哒,想着这儿她速度极快的看着脚尖,嘴硬,“赶紧走,你这脚步虚浮,看起来有些严重啊。”

  “你这是关心我?”饶恺边说边靠近安洋,安洋因着紧张不自在跟着饶恺的步伐往一旁走。

  淋着雨散步没有伞不是什么浪漫的事,安洋却在此刻忘却了细雨的存在。

  饶恺只好作罢,说:“你好像戴着维纳斯项坠。”

  安洋愣住,小心翼翼地将露在外面的维纳斯项坠握在手中,说:“这个……”

  “我当时就问你就是想知道你的想法。”饶恺说完把左手举起来,安洋思考良久将右手放在他的手掌

  谈恋爱并不能代表一辈子,但是结婚却是一辈子的事,好在当今社会离婚已成常态。安洋当然不想当其中一员,结婚是件大事,她希望自己能够与那人长相厮守相伴到老,而此时她也是抱着这种心态牵着饶恺的手。

  时间走的速度仿佛慢了数十倍,整个过程漫长到安洋能够看见自己的右手与饶恺的左手握在一起散发出的轻微电流。

  “发什么愣?走啦。”饶恺握了握安洋的手,“我在不进医院,下一刻人就倒在地上了。”

  “是流感性感冒,打点滴打针吃药选一个。”

  “吃药。”

  “打点滴!”

  安洋与饶恺异口同声。

  “额……”小护士迷惑,不知该如何作答。

  “听她的,吃药吧。”

  “听他的,输水吧。”

  安洋一下子愣住,她没有想到他会听自己的话,因着莫名暧昧的情绪导致她周身燥热,因着衣裳被细雨淋湿,此时居然有莫名的水蒸气徐徐升起。

  医院很安静,大厅上方有电视播放着当下最为热门的电视剧,大厅的椅子上三分之二都是空着的,坐着的几乎都挂着点滴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机,不时有好几种提示音从不同方位响起。

  安洋陪着饶凯交了钱后,回到大厅,不一会儿小护士出现在两人身边,她小心翼翼地将针插进饶凯的血管,用医用胶带固定好,随即吐出一口浊气。

  “谢谢。”安洋与饶恺又一次异口同声。

  面对如此好说话的两人,小护士心中十分的愉悦,笑的也温暖许多,她吞吞吐吐地开口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也谢谢你们。”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两人没什么话说,却总不是最为在意的,他们的手交叠在一起,彼此看着手机。

  安洋点开青清的微信,写:我接到他了,不过他发高烧,现在我正陪着他在医院输水。

  消息很快回了过来,青清写:好,当心些,最近的天气异常,别他好了你又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