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奔三的幸福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送他离开

奔三的幸福生活 醉叨叨 2075 2019.12.29 21:37

  安洋害羞,她在饶恺强烈的注视下,下意识捂住了胸口,张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青清在一旁挽住安洋的手,冲下面喊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我说的不是人,是这件衣服。”

  饶恺略显尴尬的笑笑,说:“很好看,这件衣服不错。”

  夜晚来的静悄悄,无人观赏屋外那场小雪,冷冷的风围绕着茱萸城这座知冷知暖的城市。

  躺在床上的安洋发了消息通知洛可可,让她明天自己去店里,她在白天时便给了洛可可一把店铺的钥匙。

  第二日,天刚破晓,云初日光初升的时候,安洋睁开眼,她从出租车上下来,频烦的打着哈欠。

  大早晨冷冷的空气侵袭着每一个旱醒的人,在室外,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几乎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有着低温造成的痕迹。

  安洋从嘴里哈出一口热气,双手放在嘴前接着,感受到一点点暖意后,双手前后左右来来回回搓着。

  “很冷对吧?”饶恺背着包出现右安洋身旁,把手伸出来,安洋盯了那只大手半天,最终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两个人一双手十指紧扣,两人一同走进航站楼,在休息区坐了十分钟,广播便响起他所在航班的信息。

  “我要走了,不过过几天我就回来。”饶恺轻轻抱了抱安洋,转身消失在人群中。

  安洋独自站在原处发呆,痴愣许久一双手举起来放在脸上,低喃着:“唔,这脸好烫。”

  意识到送的人已经离开这座城市,即将在贵阳落脚,安洋才转身重新回到可乐步行街。日子几乎与前些日子一模一样,能够认识见到新的人,可二十四小时所过的日子模式都是一样的。

  人喜欢疲倦,对一切事物的感到疲倦,却也擅长苦衷做了,天黑时他们睡觉,天亮时他们工作。有压力也不过是社会造成的某种错觉,放下的放不下的种种难以琢磨。

  安洋喜欢观察人,观察人是否真的像心理小说写的那般把心思藏在身上某处难以察觉的地方,世上的人千千万,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但她心中却没有几分认同这话,那靠在地铁拉杆与椅子最边上拉杆中间的人正在看着手机,环视整个车厢,似乎手机才是他们的真爱。

  这就是相似之处。寒冷的温度被地铁排除在外,飞速运转的地铁来不及开清窗外的世界,下一刻便来到异曲同工的车站,似乎每一个车站都是一个样子,但张贴的广告牌却告知着世人他们的不一样。

  安洋放空着自己的大脑,打开微信想要问一问饶恺现在正在做什么,心中却有着晃动感,她也许会在微信发出去的每一秒担心来担心去,总之就是各种怀疑各种疑惑,是很敏感,但更会让双方都觉得心累。

  她企图通过阅读新闻以及电子书籍的方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是一切都是枉然,看什么都令自己心烦,于是手机后台产生了无数个正在运行的软件,每个软件浏览的时间不超过三十秒。

  忽然间青清的微信跳出来,安洋略带伤感的打开:洋洋你回去了么?、

  安洋方觉如梦初醒,昨日里青清没说,她便钻进自己的牛角尖,以为只有饶恺才会去贵州出差,这下子感到极大的抱歉,匆匆发了语音:“对不起,我走了o(╥﹏╥)o。”

  青清也用语音回复说:“请我吃大餐我就原谅你。”

  安洋笑起来,对于这个闺蜜纵使心中有万千种话走到嘴边也只剩下一句:“好。”

  天色不怎么好,乌云漫布整片天空,无论是茱萸城某处望着天空,天空仍旧是忧郁的,就好像随时会变成哭泣的模样,它永远是一副垂泪的模样。

  安洋翻了翻美团收藏夹里面的店铺,一一截图发给青清,并写:喜欢哪家店?我马上团。

  她本以为会等很久的时间,没想到青清很快给了回复,就像早就想好那般写:悠悠烤肉家的烤肉。

  悠悠烤肉家是安洋与青清常去的店铺之一,他家是是做自助餐的,分烤肉区与火锅区。

  安洋准备进一步询问:吃烤肉还是火锅?

  她很快得到青清回复:恕我纠结一会儿,我上出租车了,你坐的啥?

  安洋右手拿着手机,大拇指在九字键上飞速移动:坐的地铁。

  该不会我还比你先到吧?

  嗯,有可能!

  那……我来团吧。

  好

  不聊了,晓铭哥走了,我想哭,让我先缓缓!

  那我也缓缓

  两人对于男友出差这件事达成一致,一顿伤感的午饭在青清纯紫色美甲的大拇指下轻松铸就。

  安洋关掉微信,使手机处于黑屏状态,她朝着窗外看,地铁从地上行驶到空中,从窗往外看可以看到浑浊的江水,岸边有人钓鱼,一动不动的模样像极了坐定的法师。

  安洋当然对玄学没有太大的兴趣,可对于世间无数的未知她是处于敬畏的位置,可城市没有那么多的未知,城市就是城市,与中国所有城市一样没有一点儿区别。

  生活其实无趣,也可以很有趣。

  地铁一会儿进入地下隧道一会儿飞入空中,急速行驶中却也离目的地还有十几二十个车站,每一个站开门关门的几分钟中,有的人离开有的人进来,来来回回,安洋怀疑自己因为饶恺的离开而变得多愁善感。

  她决定摒弃自己的想法,她是个人,拥有独立的人格,不应该为了一个自己喜欢甚至是太爱的人左右自己,那会使得自己与他都变得心累。

  可是忍不住,越是在乎越是喜欢胡思乱想,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就仿佛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引力牵引住,一步一步往那儿去。

  街上的行人很少,她只是在地铁上看着,终点站还差十几站,等待很煎熬,等待的时间也可以做无数的幻想,比如好的坏的,甚至更好的,这下子安洋才明白为什么女人喜多疑,缺乏安全感这类的言论。

  手机提示音想起,安洋以平生最快的速度点开通知栏,结果是青清的回信,这使得她心中还是好了许多,青清她已经到了可乐步行街,现在正在店铺中等待着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