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奔三的幸福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他回来了

奔三的幸福生活 醉叨叨 1928 2019.12.10 23:10

  青清将安洋的手抓住说:“说真的,洋洋,你真的喜欢他么?”

  一阵朦胧的情绪缠绕在安洋心间,由此开始一点点往身体上所有的细胞奔跑。安洋无法正确面对自己的心事,讪笑开口:“他要回来了,而我也心甘情愿且十分开心的去接他。”

  夕阳落下后的茱萸城,依然能够看到乌云压下来,安洋此时坐在地铁上,下一站就是城南机场T1航站楼了。

  她看看手机,现在是六点多几分钟,算算时间饶恺所坐的那班飞机差不多到了,她点开微信,写:我马上出到站了,现在下飞机了没?

  迟迟没等到对方的回应,安洋将饶恺出发前发过来的航班号复制,接着打开飞常准APP进行航班动态查询,结果飞机晚点半小时,这时候安洋才发现饶恺说出发时接近五点,她怪自己的疏忽,也奇怪饶恺为什么不做解释。

  安洋在心中生着小小的闷气,继续翻动她与饶恺的对话,结果在饶恺发送航班之前吐槽了句晚点了,她当时没怎么注意,现在开始懊恼自己的粗心。

  来到航站楼出口处,安洋看着LED屏上滚动的航班信息,知道自己还要等很久很久饶恺所坐的飞机才会出现,因为是自己的错,所以她现在心中只期待着与他的见面,她每每想起饶恺,心总会被一种朦胧的情绪包裹。

  等待的时间冗长乏味,安洋点开无数的社交软件,最后全都关上,为了转移注意力她打开了游戏,两把游戏下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饶恺仍旧没有发任何的消息过来,她逐渐变得烦躁,担心路上出了什么事,即使空难少,她也忍不住担心。

  安洋关掉手机,想着再等等,可是内心总是想一些有的没的好的坏的,这就是关心则乱的感觉吧,她在心中自问自答,双脚却不由自主的来到窗口服务台,问:“你好,请问川航3U8827这班什么时候到茱萸城?”

  “女士,请稍等,我查查。”坐阵服务台一号窗口是一个好看的女孩儿,脸上有着浓淡相宜的妆容,笑起来嘴角两边有浅浅的酒窝,面对美,人总是喜欢欣赏的,因此安洋倒是觉得心中烦躁去了些。

  “女士,我查到了川航3U8827航班,这班飞机是下午五点五十从北京出发,大概会在下午七点五十左右降落,现在下午六点五十几分。”女孩儿微微张开小嘴说。

  “好的,谢谢!”安洋笑着回答。

  “没事,能够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安洋笑着点点头转身走到休息区继续等着。

  手机翻来覆去地看,却毫无以往那种百看无厌的感觉,翻来覆去走上热搜的都是那些个大大小小的明星各种私事。

  手机来来回回亮屏黑屏,时间越接近七点五十,她心中就越来越烦躁,微信电话迟迟接不到饶恺发来的消息,她急切的想要知道现在的确是什么情况,终于她受不了了,她点开饶恺的微信写:下飞机了吗?

  时间慢慢的过去,安洋身上开始出汗,虚汗一点点的从毛孔袭击全身,心也因着紧张扑通扑通胡乱跳。所谓关心则乱是因为心中太过于在乎。

  八点二十,安洋的手机响了,她第一时间想着是否是饶恺发来的,她匆匆点开手机,果然是饶恺发来的消息,她还未将微信里的消息看完,电话打进来,她想都没想就接了。

  “安洋?”饶恺的声音闷而沙哑,“对不起,没想到耽搁了这么久!”

  “没事,现在你下飞机了吗?”安洋心中松了一口气,至少人平安到达,“我马上到出口去接你,不过……”

  “怎么了?”

  “你是不是感冒了?”

  对方一阵沉默,接着响起飞机广播的声音:

  女士们,先生们:

  本架飞机已经完全停稳(由于停靠廊桥),请您从前(中,后)登机门下飞机。谢谢!

  LadiesandGentlemen:

  Theplanehasstoppedcompletely,pleasedisembarkfromthefront(middle,rear)entrydoor。

  Thankyou!。

  “也许吧。”饶恺的声音处处透着意外,他自己都未曾想过身体异样原来是因为感冒。

  安洋将放在一旁的手机拿起来匆匆跑到扶梯处,二楼是等候区,因此安洋必须上一层楼才能到达出口处,她才能见到饶恺,心中带着兴奋但更多的期待或者说是想念吧,她想他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不带着任何的他意。

  这种想念与对青清的想念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是对于彼此间的感情感到不安,一个这是完全自信于两人的坚固的感情。

  安洋右手握住手机,心中安慰自己:总之他回来了。

  室内明亮如同白昼,室外却是漆黑一片,昏暗的路灯光线,出租车司机靠在车门上吸着烟,烟屁股发出火焰的颜色,安洋举着伞,饶恺见着就夺了过去,他并未带任何的行李,两手空空,她本执拗的想自己打伞,但两人的身高差距并不能够让她如愿,也因此两个人躲在同一把算不上大的伞下。

  淅淅沥沥的毛毛细雨一滴一滴的落在伞上,积少成多顺着伞的弧度从伞沿滴落到地上。

  “最近茱萸城的天气有些奇怪,白日里晴空万里,夜了却总是下雨!”安洋认为自己在没事找事,两只手得了空,身上的挎着的零钱包便成了她的落手处,她不停上下扯动着零钱包的袋子,掩饰自己惴惴不安的心。

  饶恺打着伞,身体因着疲乏走路微微有些虚浮,两眼望着前发投入大脑的影像似些模糊,前方不远处是人行道与出租车出站口的台阶,不高却总有些高矮间距,安洋本在发愣,忽然间身旁的人失去平衡,人往左边倾斜,她手疾眼快忙用吃奶的劲把人拉回来。

  “你怎么样了?”安洋听着自己咚咚有声的心跳,它还在不断地加快,她稳稳的扶住饶恺,朝着前方不远处的出租车司机喊着,“师傅,麻烦帮我一下,我朋友好像发烧了。”

  安洋的个子本不矮,与一米八二的饶恺比就相形见绌,力气自不用说,她能够将他扶住已经是走不动路了,更何况往前挪动任何一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