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奔三的幸福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高冷狗

奔三的幸福生活 醉叨叨 2065 2020.01.26 15:51

  这只狗貌似有那么点高冷,它并不是普通流浪狗可怜的那种身材,略微偏肥的身子,肚子尤其突出?

  雨还没有停,安洋同饶恺不停地盯着这只目不斜视的狗,它只有安洋膝盖那么高,白色的毛发许久未曾打理,略微发灰,发脏。

  耳朵耷拉着,似乎立不起来,尾巴只是一个小小的球,曾经应当也是有主人的小可怜,这只狗看起来很健康,除了有那么一点点的廋。

  “我们养只狗吧!”安洋移开自己的眼睛,望着亭外密雨,雨滴从树叶抖落下来的几秒,小狗跟着打了几声喷嚏。

  “你是指这只么?”饶恺知道安洋并不是一个凭空捏造的人,肯定是受了地上这只小狗的启发。

  “嗯,就养它,我看它的肚子好像是怀孕了,它一只狗狗也怪可怜的!”安洋其实觉得这只狗非常的可爱,因为颜值所以才得了恻隐之心。

  小白狗似乎听懂了这两个人类的谈话,它站起身,往后走了两步,然后转过身将头对着两人,举起右前腿,伸出舌头,吧嗒吧嗒舔着爪子。

  “挺可爱的,对吧?”安洋最后两个字似乎想得到认同。

  “嗯,挺可爱的,我试试这只狗会不会跟着我们走!”饶恺松开怀中的安洋,后走两步,蹲下身,“来,小可爱。”

  小狗停下舔爪子的动作,双脚呈外八状态,一双棕色的眼珠子滴溜溜地望着饶恺,接着又望着他搭在地上的双手。

  小狗似乎明白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意思,它张开嘴吐出舌头,站起身,球形的尾巴欢快的左右摇晃,慢步走进男人一双大大的手掌之中。

  小狗张开嘴,露出假笑。

  “这狗…”安洋没想到这么轻松就将一只流浪狗收入囊中,“怪通人性的!”安洋想了半天,大脑里实在是没有其他足以形容的词汇。

  小狗似乎听出安洋是在夸它,立刻动动耳朵,做出一副卡哇伊的表情。

  “唔!”安洋被小狗这一击正中靶心,搓搓双手,跃跃欲试地问,“我可以抱抱它么?”

  小狗似乎又看出安洋的主题,立刻发出兴奋的嘤嘤嘤叫声,同时尾巴也是非常的得劲。

  “看,它很喜欢你!”

  雨还在下,这角亭里的温度却在逐步上升,这一切都因为这只孤单的怀着狗宝宝的小母狗。

  山下某个进出口,安洋与饶恺同饶家的一大家子道了再见,两人便手牵着手走向别墅区。

  似乎这个时间非常的凑巧,这对小情侣碰上了另一对小情侣,四人在两栋别墅的左边站着,除夕,来往的车辆不多,但防范之心还是得有的。

  四人围绕着今日拜年聊了会儿,皆因为自己家人从窗口探出一颗头,对着四人喊着回家等等话语,四人才因此分开,毕竟回到家中,都有那么几场硬仗要打。

  天总算是暗了下来,启明星追逐着那块明月,清风徐来,体感温度还是会冷上几个度,但此时饶恺却觉得全身上下烧灼的厉害。

  安洋心中还是紧张的,但起码,这是自己的家,如何应对她心中还是有那么几根竹子的。

  别墅没有几家几户的,尤其是花园别墅,这里只有前门和后门,或者其他各种偏门。

  短短几米的马路,于饶恺而言简直是天涯海角,某种兴奋某种紧张某种恐惧侵袭饶恺的全身,细密的汗珠结于他的额头,眼看着走近了些,他重重吐出一口气。

  几近屏住呼吸的安洋回头望着饶恺,说道:“紧张吗?”

  “有那么点儿!”

  “那你继续吧,因为我也没办法啊!”安洋耸耸肩,她是有家里钥匙的,但鉴于当下场景环境,她举手按响了门铃。

  门后似乎总有人等候,第一声门铃响起的时候,沉重的木门应声开启。

  开门的是安洋的外婆,一楼是饭厅,两边是会客室,客厅在二楼,三层小楼,楼上平台用来晾衣服。

  “外婆好,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安洋把一番祝词都说完,立在门外。

  安家外婆的目光在安洋停留不过五秒,瞬间转移到她身旁的饶恺身上,一个俊俏的小伙子,这是饶恺在安家外婆身上留下的第一印象。

  安家的外婆本毫无变化的脸,忽然绽放成一朵美丽的花,似乎有着淡淡的梅花清香,心中有某处锁着的地方,顷刻间就去了锁。

  “快拜年啊!”安洋捅捅饶恺的腰,咬着牙轻声催促。

  如梦初醒,饶恺赶紧和手做辑,弯腰给安家外婆拜年。

  也因为饶恺这番动作,安家外婆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她举起一双手,从两个兜里取出两个鼓鼓囊囊的红包,一左一右放在两个晚辈手心。

  “谢谢外婆!”安洋上前同自己的外婆进行情深义重的拥抱。

  饶恺大脑中仿佛有一根直直的筋指引着他前行,安洋松开自己的外婆之后,便看着饶恺也上去拥抱外婆,并且说:“谢谢外婆,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如同雷劈,安洋当下剧烈抖动一下,紧接着就定在了原处,这两人连婚礼都未曾定下,怎么就喊外婆了?!

  饶恺其实在事后也意识到自己的莽撞,他咬着嘴唇,松开安家外婆,接着露出尴尬的笑容,思考不久,措辞毫无美观逻辑地开口道:“那个阿婆实在不好意思!”

  安家外婆脸上的笑容的确愣了立刻,不过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她瞬间恢复笑容,也许这笑容中包含的笑意更加的浓,春风拂面两相宜。

  “没事的,也别在这里杵着了,饭早好了!”安家外婆把两个年轻人轻轻拉进了屋子里,关上了门。

  安家小辈只有安洋一个,但是热闹丝毫不减饶家,长辈们你一言我一句的左右不过正在进入饭厅的两个小辈。

  也不是才出社会的年轻人了,对于爱情,对于家庭,对于生活,他们各自也都体验了一番,到最后他们才相遇。

  见着安洋拉着饶恺,两只手十指交握,饶父的心情有那么些滋味,自己一家人拉扯大的孩子,就这么被人拐走了,有么瞬间的冲动,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嫁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