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奔三的幸福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起泡脚吧

奔三的幸福生活 醉叨叨 3072 2019.12.25 22:39

  安洋知道现在有更加便利的工具可以运用,可是她仍旧坚持买厚本子来做账本。

  她给每一款衣裳都做了编号,在本子上记录卖出去的件数,这只是其一,她还在电脑Excel上做了表格,并且把每一次的文件保存到U盘中,担心数据的丢失。分别备份到qq微信。

  安洋一方面担心自己总是做不好,一方面又觉得自己能够做得很好,是个矛盾的存在,但这不足以令她为此拥有许多的负能量,她半夜三更还在忙着做记录写文案策划书什么的。

  卧室门没关,安洋可以听见二楼传来缝纫机的声音,沙沙作响,却不再像催眠曲,若说实在的,她总觉得这好像是在催命!

  厨房传来声音,前些日子,安洋自己也忘记客厅那罐水果坚果麦片是谁买回来的,今夜回家便看见客厅餐桌上放着一罐,地上有个稍大的纸箱,纸箱里还放着几罐,不过她是在外面吃了饭回来的,还带了吃的回来。

  安洋发现保温杯中热水喝完了,便来到厨房,见着青清正在倒热水,不知精神飞到哪个外太空,水顺着杯子外壁咕噜咕噜流到了桌面上。

  “想什么呢?”安洋轻轻说了声。

  青清似乎受到了惊吓,身子轻抖着回过头望着安洋,佯装生气:“怎么走路跟小猫儿一样,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水流出来了。”安洋用下巴指着桌面。

  青清慌忙回头,水已经顺着桌子往下滴,滴到她的棉鞋上,她急忙从扯下抹桌布擦桌子,说:“怎么样?有什么收获?”

  “卖出去一件,我找了个小妹一起管理店铺,是你的学妹。”安洋靠在门框上,“我给那个小妹三千一个月,加上五险一金三千五左右吧。”

  “行,都听你的,哪天我把第一件衣裳做出来就去店里陪你。”

  现在的青清不再是前些日子刚回来那个元气女神了,两个眼圈又大又深,青黑色的模样写着满满的疲惫,安洋心疼她的同时也心疼自己,转念想着也请人来管理店铺,自己和青清都当撒手掌柜得了,可毕竟是自己的前自己的心血,况且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一切自己亲自来往后查漏补缺也能直击核心。

  “吃了咱们就好好睡一觉吧,这衣服总会做好的,不急于一时,你已经够累的了。”安洋在青清手臂上上下摩擦两下,突然笑起来,“担心会失眠对吧?”

  “嗯。”青清尝试过早睡早起,天天去散步跑步这些也有利于睡眠,可是她一躺下整个人都精神了。

  “你呀就是想太多,先坐下来把东西吃了,我打包了你最近常念叨的猪头肉。”安洋拖着青清来到客厅,把靠枕软垫摆好,小心翼翼地将她护着,“我去烧点儿开水,今天咱两一个大盆里泡泡脚。”

  惬意的晚上,好像在下棉花,万籁俱寂的夜晚,多少人孤独地缩进被子里将自己裹成一个球,即使屋中温暖如春,也需要冬天的仪式感,至少给当下零度一个面子。

  屋中醒着的不知多少人把一双疲劳地脚伸进滚烫的热水中,轻轻点着水面试探合适的温度。

  热水壶中的水烧开后发出响亮的跳卡声,两个女人默契同时回头,安洋站起身说:“烧好啦,等我一下,我把水盆从厕所拖出来。”

  年轻些的时候,安洋偶然间在某处记不得的地方买了个足浴店那种木桶,不过她买的这个木桶规模要大一些,足够容下N双脚。

  安洋拖得有些费力,即使是光滑的瓷砖地面也还是发出了不小的声音,其中还混杂着其他什么熟悉的声音。

  “是不是有人再敲门啊?”安洋觉得那奇怪的声音不像是自己所造成的,于是站起身整理了自己的睡衣问青清。

  青清此时还在埋头啃她分不清是哪个动物的翅膀,她转头望着又转头望着门口,眨眨双眼,问:“有吗?”

  “嗯,好像没有。”安洋继续拖着木桶,将它挪至沙发前,转身回厨房取那装着满满一壶的热水壶,这时候手指关节敲门发出脆耳的声音完美传入两人耳中。

  “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来?!”青清用干净的那只手解锁手机,看着九点半的时间嘟嚷着,显然心中不怎么开心,却回答,“我去开门吧。”

  门外两个男孩子挠挠自己的头,他们刚出去跑了步,现在身上一股汗湿衣服的臭味,彼此间还做着各种嫌弃的动作,直到门开启的声音响起,他们一瞬间变得正经。

  青清事先从猫眼看了外面,因此一开门便问:“怎么了?你们两怎么连一件外套都没穿?这么冷的天。”

  “这是个美丽的误会!”郭晓铭先开口,自己的女朋友当然得自己来。

  “误会?!”青清心中想歪却不自知,但已经影响到她的动作,门还未全打开,她就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吃了闭门羹的两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在声控灯一会儿亮一会儿黑的环境下,饶恺打了郭晓铭解释的臂膀两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误会个大鬼头哦,直接说咱们钥匙锁屋里不就好了吗,这下子好了,你女朋友生气了!”

  郭晓铭对此并无表示,他没觉得自己说了啥不对的事啊,这本就是个美丽的误会,钥匙往屋里里,跑这儿来蹭一夜,对美好啊,误会嘛,那就是指纹锁通常不需要钥匙,只需要电。

  “洋洋,你男朋友打我男朋友!”青清虽说心中不爽,但未曾离门半步,一只眼通过猫眼盯着门外的风景。

  “啥?!”安洋人在厨房,没有听清青清的话,偏了个头希望下次能够听清。

  门又一次开启,白色的光逐渐变大,青清用身体挡在两人面前,说:“我刚刚可看见你打我晓铭哥了,我可全告诉洋洋了!哼!”她说完转头望着郭晓铭,问,“有什么误会啊?”

  “没,没,我从网上看到的土味情话!”郭晓铭挠挠下巴,不知该把自己的目光放在哪儿比较好,即使两人独处一室也不是两三天,可郭晓铭总是将两人每一次见面当做第一天来看待,第一次见面的倾巢心动多美好。

  “算了,进来吧。”青清没来得及对郭晓铭的过去吃透,她却对这个男人吃透了,他的眼神从来不会出卖他的心,她伸出手去拉他的手,“走吧,进来,别冷着了。”

  饶恺心中微微失望,失望出来开门的不是安洋,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不过失望归失望,好不容易找了个理由来蹭个觉,可不得浪费。

  安洋正从电视墙的二号柜子中取出某种艾草泡脚包,艾草的中药味使得她哼起了不知何调的歌,手中捏着两包艾草,转头问着股馊味,她顺着味道的来源望向前方,愣住,问:“你们干嘛去了?味道这么大。”

  “去跑步勒。”饶恺兴匆匆迎上去,见着安洋手中握着的药包,问道,“这是艾草?”

  “嗯,用来泡脚的,那里有个桶,你们先去洗澡,一会儿一起泡泡。”安洋笑着说,忽然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你们这么晚怎么不回自己屋里洗澡睡觉?”

  饶恺说道:“钥匙丢了!”

  郭晓铭说道:“钥匙锁屋里了!”

  安洋的问题是个引线,而此时饶恺与郭晓铭更像是里面的黑火药,一点即炸,还炸出来两个味道。

  青清觉着这两人口径不一,抄着手走到安洋面前,两人手挽着手望着两个男人,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钥匙落屋里了,我钥匙丢了。”饶恺在三人不同感情的注视下硬着头皮回答。

  “那就让他们留下来吧,明天找物业寻个开锁的来。”安洋说完松开青清的手,“那水都快冷了,我多拿几包,咱们一起泡泡脚缓缓疲惫。”

  安洋也不揭穿这两人,转身走到沙发前,将手中四包泡脚包丢进水桶中,青清早坐在沙发上,脱了鞋试探着水面的温度,嘟嚷着:“我记得你们用的是指纹密码锁来着,怎么还需要钥匙?!”

  男人没有回答,主动从玄关找了两双棉拖,女式拖鞋比他们自己的脚要短上一节,所以脚后跟是踩在地上的,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美滋滋的心情。

  四双脚放进木桶中,前后左右居然还有很大的一个空当。

  “这个好像影视剧中沐浴的浴桶。”饶恺吐槽,因为这桶作为洗脚桶来说大的有些离谱。

  “应该是浴桶吧。”安洋是第一次用这个桶,本以为这桶只是比普通的洗脚桶大了些,实际使用竟然如此之大,心中略微尴尬,嘴上说话心底毫无底气,却又嘴硬,“可是那老板说这是洗脚桶,况且作为浴桶来说,这也太大了吧。”

  无人理她,她疑惑的晃动自己的脑袋,其余三人软趴趴的靠在靠枕上,两腮与嘴唇十分红润,都不是眯缝眼睛的人一双眼看似合上但安洋还是能够看见里面棕黑色瞳仁,她略微害怕,身上起了鸡皮疙瘩,慌忙发出抖音问:“你们不会泡醉了吧?没说过谁泡脚能够把人泡醉的啊?!这可咋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