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奔三的幸福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雨中漫步

奔三的幸福生活 醉叨叨 1765 2019.11.23 22:13

  晚饭当然不止一锅土豆炖鸡,一旁还有一锅甜味的白萝卜汤,一个重口味一个淡口味,两相结合就是最美丽的味道。

  吃饱了人就想睡觉,但是时辰还早,安洋望着桌上的空盘,她本以为两人吃不完这一锅土豆鸡,何况还有一小奶锅的白萝卜汤,她正在思考着什么时候洗碗比较合适。安洋喜欢做饭,可这并不代表她喜欢洗碗。

  饶恺在这时候站起身,说:“太好吃了,一下子没有忍住多吃了些,我来洗碗吧。”饶恺将小心翼翼地将桌子上的碗一层层叠起来。

  安洋一下子呆了,她忙站起来说:“这怎么行呢?我请你家里吃饭怎么还劳烦你洗碗呢!”

  “没事没事,你做的饭实在是太好吃了,我是为了报答你,所以我来洗碗吧。”

  安洋不知该如何回答,而此时饶恺已经将桌子上的餐具收拾的七七八八,人已经来到厨房,外面还在下雨,安洋匆匆用桌布将桌子搽干净后,来到厨房,见着饶恺不熟练的洗着碗,叹口气说:“我来吧。”

  “没事,没事,人总得有第一次,慢慢来不着急。”

  安洋愣了愣终究还是将手中拿着的桌布挂在床前的挂钩上,走到厨房门前望着饶恺忙碌的背影说:“你住哪?”

  “艾瑞斯酒店,近期打算在茱萸城买一套房,你有什么可以参考的?”

  “目前能卖的都卖出去了,剩下的都是些即将开盘的的楼房,你如果要买可以多参考即将开售的楼盘,我这里有些卖房子的朋友,可以推荐给你。”

  “好,你一会儿将他们的个人名片发给我吧,”饶恺将手中的盘子放进一旁专业收纳架里,说,“我来茱萸城不过半月,除了几个步行街我都不怎么熟悉。”

  安洋见着饶恺在寻找可以擦手的帕子,回头将刚刚挂在墙上的擦桌布递给他,饶恺笑着左手擦右手,好不容易干净的手一下子变油。

  安洋这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她逐渐变得不安,但又冷静的现在原地,为了缓解尴尬,嘿嘿一笑,然后说:“拿错帕子了,这块才是擦手的,”安洋指着挂钩上另一条黑色的帕子说。

  而此时饶恺已经将帕子上的油用洗洁精洗去,拧干挂上钩子,说:“既然如此,我们就出去走走吧。”

  安洋愣住,望着厨房窗上挂着的细密的雨珠,点点头。

  安洋喜欢买透明的自动雨伞,夏天她不爱打阳伞。安洋临出门前从阳台取来两把透明样式的雨伞放在玄关,等着从厕所出来的饶恺。

  昏黄的路灯光,密密的雨滴,湿冷的空气,两把透明雨伞,遮挡的是烦人的雨滴,遮不住的是雨中的景色。安洋特意换了双舒适防水的运动鞋。

  安洋住的是十一栋,离得最近的小区侧门出去过一条马路就是可乐步行街。路上的行人算不上多,国庆节有钱有心出去玩的都出去了,留下的也几乎都在家里躺着,在安洋看来平时上班就够累了,放假在家躺着才是最爽的一件事。

  雨滴在雨伞上的声音是沙沙清脆的,如同人的心正被一种莫名的情绪包裹着,安洋时不时通过透明的雨伞去看他,而她坚信自己的偷偷摸摸从来没有被发现过。

  饶恺在不经意间往身边人的看去,他走的比平时满上许多,可是安洋走的比他还慢,两人如同在较劲一般,却总是察觉不到彼此递过来的偷偷一撇,更加相信自己悄悄咪咪地动作不会被对方发现。

  国庆节,与国同庆的时候,广场的一个花台围绕着一个雕塑,这个雕塑是为了国庆做的,上写着祖国万岁的字样,围绕着雕塑最近的一圈是明黄色的打光灯,显得雕塑最为显眼。两人打着伞来来回回绕着这处走,丝毫没注意时间流逝。

  细密的雨滴落在雨伞上,积少成多后从伞顶迅速落到伞沿落到地上。两人就这么一直走啊一直走,风吹来,雨微斜,打在两人的脸上,冷冷地感觉使得两人发红,饶恺开口说:“我送你回去吧。”

  “好!”安洋本不好意思开口的,她已经感觉有些冷了,茱萸城完全挡不住风,所以下雨加风即使她穿了再多的防寒衣裳,风仍旧能够钻进她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冷的起了鸡皮疙瘩的她听着饶恺这么说,心中流淌着暖意。

  安洋看看手机,时间显示九点二十,她心中忽觉对不住饶恺,路走到一半,站住,说:“那个……就不送了吧,这天也太晚了,你到艾瑞斯的距离比我远上好几倍,我…我不希望你感冒了。”

  饶恺心中一暖,一想着追女孩子不能过于在乎自己的感觉,但她这话说的正经又带着关心,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便开口小心翼翼地问:“真的不需要我送你吗?”

  “我有些害怕你感冒了,就不用送了吧,我自己回去!”安洋往前迅速走了几步,回头笑着望着饶恺,说,“这条路我走了许多次了,你放心吧,再说我过一条马路就能够到家了,不用担心会发生其他事的。”

  饶恺上前,但是手中还举着伞,因此在半路停住,说:“那…我走了?”

  “期待与你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