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奔三的幸福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夕阳西下时1

奔三的幸福生活 醉叨叨 2168 2019.11.30 22:24

  第二日安洋一觉睡到十点半,转身身边的人已经不在,她拿起手机看看青清是否留下什么话。

  安洋用屏下指纹解了锁,滑下通知栏并没看到熟悉的昵称,反倒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微信昵称出现在通知栏,她点开对话框,自言自语:“这人是谁?么有一点印象!”

  蜘蛛网盘旋在安洋的手机屏幕上,暂时她还没有去过手机店,昨晚回来的晚,回来时青清已经睡下。

  安洋这间屋子有两间卧室,一间是安洋自用,另一间用来接待客人。

  大部分时间两个好姐妹都是躺在一起,如果有一方晚回来便会分开睡,为的是不打扰对方。

  安洋昨夜睡下时整个人因着回来的晚迷迷糊糊,因此她并未记住身边是否有人睡。

  安洋将那个名为恺恺点开,翻了半天对方的朋友圈才想起这有可能是饶恺的微信,他的朋友圈很简单,第一条写着“久违的休闲时光!”。配的照片是一张影子的图片。

  安洋点开影子的图片,途中的影子应该是属于一个女孩儿的,根据影子来看这应该是一名穿着裙子的女孩儿。

  安洋将放大数倍图片上下挪了挪,想要通过环境确认图片背景,她找来找去找了半天,图片缩回原来尺寸,接着她撇到左下角的时间是2018年10月4日。

  “那天他不是和我一直在一起么?”安洋闷闷道,心中忽然有些不开心,但转头一想这图片中的女人应该是自己,心中就觉得美滋滋的,她痴痴地笑着接着往下翻他的朋友圈,他好像很少会发现自己的自拍照,不过这最近倒是发的勤奋许多,她看看时间,十月二号,这是……

  安洋曾经作为一只单身狗,看见情侣幸福生活之类的话题都喜欢点进去看,或者说男孩女孩喜欢什么人时常常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安洋就这么翻着翻着忽然想起网络上有这么一句话,“如果一个平时不喜欢发自拍的男孩儿,突然间发了很多自己的靓照,说明她可能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安洋想着第一反应是痴笑,接着又有些不自信,因为双方都未曾表达过任何的喜欢的迹象,所以安洋总是认为会有许多的变数。

  安洋将房间的空调开起,等着室内的温度慢慢回温后才从床上下来,洗漱的地方就在室内,倒也省去了她的方便,早起第一件事做完,她想起饶恺昨日说的话,他说订了今天下午六点的飞机,她准备去他面前刷刷存在感。

  电话拨了过去,未接通的短暂时间里响起的是运营商的铃声,安洋觉得这声音把住了她的命脉,呼吸跟着忧伤氛围的音乐不由自主地重了些,终于,电话接通:“喂?饶恺?”

  “我还以为你不会给我打电话呢!”饶恺笑着回答,他坐在酒店的椅子上,正对着窗户,从这里看出去能够看到安洋所住的花园新城。

  “别把我想的那么的冷酷无情,好么?”安洋一边写着调侃自己一边走到床前坐下,面前的书桌上放了几张画本以及画本上零落放着的笔,安洋将彩笔捡起来在手中摩挲几下问,“你下午几点的飞机啊?我准备来送送你。”

  “四点半我从可乐步行街出发,六点上飞机。”饶恺将后面的时间憋了回去,他想等等看,等等安洋是否回问。

  “一会儿我们一起吃中午饭,行吗?”

  “好!”

  “恺恺,”郭晓铭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安洋听着握紧了自己的手机,“搁谁打电话呢?伯母都打不通你的电话,把电话打我这儿来了!”

  安洋听着话愣了愣,等着那边的谈话声消失后才开口:“饶恺,伯母找你吗?”安洋没等着饶恺回答,“我先挂了,正好我还要收拾下,一会儿你的事情结束之后给我打电话吧!”

  “好!”

  安洋放下手机,正准备收拾面前桌子上七七八八的东西,忽然间想起这应该是青清所为,她并不生气,而是翻动画本,画本上果然立了很多独特风格的画像,青清喜欢到处去旅游,但每一处都有独特且浓郁的民族的气息,安洋一直以来都未曾注意过,如今她倒有种自己犯错的想法。

  安洋拿着画本退到床边坐下,这个画本有很长历史了,安洋看到第一页觉得眼熟,这设计草稿似乎在很久之前见过,接着她将翻页发现在图稿对面写着2012.04.22字样,那时候安洋才大二,也是青清接触到设计的第二年,也就是那时候她才开始慢慢的画一些成稿。

  安洋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这些设计稿,偶然听到房间门外面传来声音,她以为家里遭了贼,可是茱萸安家物业是出了名的好,因此她立刻打消自己的这个不符合逻辑的想法,她打开门,见着青清的身影正翻着冰箱,恍然间把自己吓住。

  安洋放下手中的画本,来到客厅,说:“我还以为你没在呢,昨日我回来那么大的动静你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啊~”青清打着长长的哈欠转过身,望着安洋,说,“昨日我可是画草稿画到凌晨一点半啊,你说说你去个古镇能玩到这么晚?快说!昨晚做了什么好事?!”

  安洋恍然间觉得自己的头疼得无法比拟,昨日她与饶恺是起点左右上的车,她只记得两人上车之后都睡着了,被司机叫醒的时候天黑的一塌糊涂,连小区门外的路灯也未曾亮几盏,迷迷糊糊间是饶恺付的钱,她回到家洗完脚倒头就睡!

  “等等!好像出了什么事!”安洋举起左手张开五根手指,说着立刻打了电话到饶恺的手机里,立刻被接通,但似乎饶恺与他父母还在通电话。

  “这孩子,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挂了挂了,你那住在隔壁的王姨还约我去瑜伽馆呢!”

  “再见。”饶恺说完。

  安洋听见了挂电话的声音,忙问:“饶恺,在听么?”

  “嗯!”饶恺似乎听到了对方急急的声音,忙担心的问,“出什么事了?”

  “昨天我们回来后是不是你付的车费?!”

  “对啊!”饶恺有些迷糊,“怎么了?”

  “你看看付了多少钱!”

  饶恺照做,因为双方用的是无线网,所以她们之间不用挂断电话。饶恺翻着银行的公众号,任何账单都会出现在这里面,他看着账单上写着的数字,深深骂出两个字:“卧槽!!!!338元?!我怎么还能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