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你的年代我的故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你的年代我的故事 会劈叉的蜗牛 10542 2021.09.29 00:00

  这一夜,乔毅睡的特别踏实。

  一大早,乔毅精神抖擞的出了门。

  这次,乔毅进入办公室,并没有如往常一样换上工服,甚至有些freestyle,从抽屉拿出一包速溶咖啡,优哉的泡了起来。

  大家伙发现了乔毅的反常,但没人主动跟他说话,甚至一声早安都没有。乔毅反而嘴角上扬,喝了两口咖啡后,对正准备离开办公室的王东说:“你查收一下邮件。”

  “有什么事吗?”王东问。

  “你看看就知道了。呵呵。”乔毅笑着起身,伸了个懒腰,说:“我先出去一下,你看完了记得回复我,哦,我也发给老高了。”说着,就悠哉的离开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气氛变的不寻常,戴家亮忙跑到王东身边,悄悄的说:“他邮件都说什么?看看吧,他那样感觉有点奇怪。咦~让我直打寒战。”

  “切,小屁孩,能有什么?他能翻出什么花?你该干嘛干嘛去,别凑这个热闹了。”王东横了一眼戴家亮。

  在旁人看来,戴家亮和王东的关系也就一般,谁都不曾想过,人畜无害的戴家亮和王东两人私底下还有如此勾当。

  王东回到座位,打开电脑,看到公司邮箱内收到一封邮件:辞职信。原来乔毅是铁了心要离职了,他不仅发送给了王东,老高,还有HR,老何及车间人员。信件内容很简短:我已无法认同贵公司的文化及行事作风,特申请离职。

  王东其实早就想过乔毅可能会有很激烈的对抗反应,但怎么都没想到会用如此简短的话语结束他与这家公司所有的联系,他的每一个字,似乎都像一把刀刺向王东。王东关掉电脑,深吸一口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幼稚。”随后离开办公室,该干嘛干嘛。

  此时的乔毅竟然跑到it找小张唠嗑。

  “你真的提离职啦?”小张表情有些复杂。

  “嗯,不是按照剧情节奏,就这结局吗?”乔毅说。

  “哎,这也是没办法的。谁叫公司装了上百个摄像头,每个摄像头的监控画面被压缩到10公分大小,坏了那么一个,还真发现不了。”小张解释着。

  “没事,我也是涉世未深,不懂江湖险恶。哈哈。”乔毅笑着说。

  “那你接下来准备去哪?找好了吗?”

  “没有,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你什么时候走?”

  “哦,这我说不准,要看老高的答复,也许他会说今天就能办手续了呢?”

  “不会,不会,你的技术地位,在公司里,大家都看的到的,不可能这么快!”

  “你高看我了。哈哈,这个公司,没人离不开谁。”

  “你这话倒是真的,我们it以前那个孟春花,一女的,公司开业的时候就来了,全厂的网线电话线都是她弄的,跟你说啊,她那时候一个月就2900元,人家任劳任怨,最后怎么?怀孕后,公司找各种理由逼她走。哎。”

  “好像听说过这事。按劳动法,不能开除孕期女性的啊!”乔毅问。

  “对啊,公司没开除啊,让她把工位搬到车间大门口,美其名曰空气好,无辐射,实际就是逼她走。你想想,车间大门口,进进出出的货车,噪音,最后人家老公来公司把人带回去的。”

  “你们it不是老徐管么?不至于啊,他好像是从大公司出来的。”

  “天下乌鸦一般黑。你好了,解脱咯!”小张略显羡慕的说。

  “嗯,希望吧。”

  这时,老高的电话打来:“小乔,你在哪?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乔毅心中有两个猜想:“挽留?或同意?”他不知道自己更期待什么,也许就是一句公正的裁决吧。

  老高见到乔毅,马上由严肃的表情变成关切,拉着乔毅的手到会客沙发上,说:“你怎么这么突然?”

  “我想不突然吧。”

  “你的邮件,我看了,没看明白?!”老高的表情似乎是告诉乔毅,乔毅写的内容他不认同。

  “哦,就这样吧。”乔毅也不想多说什么

  “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老高继续关切的问。

  “没,没有。”

  “你也算老员工了,公司成立也没几年,你做出的成绩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是吧,公司的成长有你一份力,哦,应该是一份巨力。”老高说的这话,让乔毅不免多想,难道公司的文化氛围也有自已的一份功劳?

  “我不过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乔毅说。

  “不再考虑考虑了?”

  “嗯。”

  “哦,那行吧,准备什么时候走?”看来老高并没有打算挽留自己。

  “听公司的,尽快吧。”

  “你现在手上还有哪些项目?”

  “没有了,开发EC的时候,把所有的项目都转给其他人了,所以现在手上没有项目了。”

  “哦,这样啊!那我们也好再不耽误你,你看你什么时候走?”老高问。

  乔毅听到老高似乎是关切,实则是赶紧让他走的话语,很是反感,说:“那我呆会收拾收拾就可以走了。”

  “东西多吗?需要人帮你吗?我让王东找人帮你?”

  “不用,谢谢!东西不多。”

  “行,我们感到很惋惜,但我们也清楚,自己公司太小,限制了你的发展。好吧,那就聊到这里,你到人事那边走个流程吧。我们公司再小,流程还是有的。”老高说。

  “嗯,好的。”

  乔毅离开办公室,心里有些不爽,凭良心自己从没对不起公司,而所谓的流程不过就是公司担心自己的东西被员工顺手牵羊的带走,也担心电脑资料外泄。

  人事收走了乔毅所有的办公用品,哪怕是一块橡皮,和写完的记事本。

  It小张来收电脑,u盘。

  最后乔毅交出钥匙,离开公司,他离开办公室的那一刻,回头看着大家,大家都低下头,没人出声,李静悄悄的抬起头,但很快又埋了下去。这画面印在乔毅的脑海中,导致当天晚上,再次梦见同样的场景,满身大汗的从睡梦中惊醒。他来到卫生间,洗把脸,看着镜中的自己,这时手机响了,谁会大半夜打电话给他?

  乔毅拿起手机,一个陌生的号码:“喂?”

  乔毅刚说了一声喂。

  对方,一个女人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喂,呵呵,乔毅,你在哪?赶紧过来!呵呵,快啊!我等你!”

  啪,对方挂断电话。

  听电话那头的声音,感觉是个醉醺醺的女人乱打电话,但是谁呢?喝醉的?

  乔毅想起酒吧外那个女人,莫非是她?他看了看时间,凌晨1点半。

  假如那女人像上次一样喝醉,被捡尸的可能性非常高,犹豫了会,乔毅还是换上衣服出门。

  到哪找那个女人?酒吧街那么长。他来到之前的长椅,没有人影,便打起电话。

  电话另一头没人接,他正准备挂电话回去,就听到不远处有电话铃响,他闻声寻去,见一个人影坐在墙角下,墙角很黑,搞不清状况的他不敢靠近,再次拨打女人的手机号,果然,那人影身旁的手机响起。

  果然是这个女人,莫非是出事了?他将手机电筒打开,轻轻的走近一看,乖乖,这女人喝的不少,身旁都是呕吐物,见衣衫整齐,不像出事的样子,便将她扶到路边长椅上坐着。这一坐,就坐到早上5点,此时太阳正试图冲破黑暗,女人迷迷糊糊醒来,揉揉眼睛,看着身旁的乔毅,笑着说:“哟,小帅哥,果然又是你。”

  “你干嘛给我打电话?”

  “哦?我打电话给你?”女人翻查手机通讯记录:“哦,不好意思,喝多了。谢谢啊!”

  乔毅见女人没事,便准备回去,女人说:“喂,乔,毅!你住哪?送你?”

  “不用,你管好自己吧,以后不要打电话给我了!”乔毅走出2步后,回头对女人说:“以后,少喝点酒。对身体没好处。”

  “呵呵,遵命!长官!”女人摆出敬礼的手势笑着说。

  走出不多远,乔毅感觉身后有人,转身一看,还是那女人,无奈的叹口气问:“喂,你跟着我干嘛?”

  “哦,我就是想走走,但不知道去哪,干脆就跟着你咯!”女人傻笑到。

  “你回家啊!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彻夜不归,家人会担心的。”乔毅说。

  “女孩子?”女人快步走上去,凑到乔毅面前,两人的距离只有5厘米,乔毅有些呼吸急促。女人打量着乔毅说:“我已经30了!你,细皮嫩肉的,估计小我,嗯?3岁?5岁?”女人笑着。

  乔毅退后两步说:“你也是成年人了,要对自己负责才是。”说完,转身继续向家的方向走。

  女人站在路上,冲乔毅喊:“我,没有家了!”哇哇的哭了起来。

  走远的乔毅停下了,回头看着蹲在地上哭的女人,没好气的回过去,扶起她说:“谁家没个伤心事。开心一天也是过,不开心一天也是过,何苦为难自己?”

  女人看着乔毅。

  “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吧!”乔毅问。

  女人看了看天,说:“不早了,耽误你一晚,怕是会影响你工作了,不用送了,我自己回去。”

  “不影响,你说吧,在哪,我送你。”

  女人看着乔毅,似乎感受到乔毅心里有事,说:“行,那谢谢了,我家住康城花园。”

  “康城花园?我看看,嗯,打个车吧!走,肯定走不过去。”乔毅叫了辆车,送女人回去。

  到了小区门口,女人说:“我到了,谢谢。”两人正互相告别,突然,女人双手托住乔毅的脸颊说:“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吗?袁理,别忘了!”说着便笑着下了车。

  乔毅愣住了,还好司机师傅询问接下来去哪,不然他估计会愣好一会呢!

  回到家的乔毅看了看时间,才早上8点,不用上班的他,开始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发呆。这次脑子里全是女人袁理的身影。没多会,乔毅手机收到一条提醒,微信好友添加“神秘花园”,留言是:我是袁理。

  乔毅拿着手机琢磨着,是通过?还是不通过?最后还是通过了。

  袁理很快发过来一个消息:“谢谢你啊,如果今天没事?请你吃个晚饭?”

  “不必了吧。”

  “是嫌我麻烦?”

  “不,怎么会?”

  “那就交个朋友,吃顿饭好啦!”

  “你精神真好。”

  “哦,对了,你晚上也没睡吧,那你好好休息,晚上见。呆会我把时间地址发给你。”

  “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随即,袁理发来一个睡觉的表情包。

  乔毅笑了笑,头枕着手臂,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了会,迷迷糊糊的也睡着了。

  这一觉醒来,已是下午2点,乔毅起床洗了个澡,然后把许久没有打扫卫生的屋子整理了一遍,床上的被褥也拿出来洗洗晒晒。

  嘀嘀,嘀嘀,手机收到消息。

  乔毅一看,是袁理发来的时间和定位,他看了看时间,刮了刮胡子,出门赴约。

  袁理订的位子在市区,对于长期在郊区工作生活的乔毅来说,有些陌生,甚至有些紧张。原来城市的高楼可以达到40层甚至100层,他抬头看向高楼,想起一个段子:“哎呀,这楼怎么这么高啊,抬头一看,妈呀,帽子掉到河里去啦!”形容第一次见高楼时,头上戴的帽子都掉了。他自嘲了一下自己。街上人头攒动,他打开手机定位,艰难的穿过人潮,步行前往吃饭的地方。

  吃饭的地方是一家西餐厅,店面开在马路边,店外摆放着几张小桌,几个人就坐在路边品着咖啡,闲聊。他刚进大门,服务员还没来得及询问,就听到一个声音:“这里,这里!”

  闻声望去,果然是袁理。乔毅来到座位,袁理笑呵呵的看着乔毅,此时的袁理似乎不一样,没有浓妆艳抹,怪异服饰,而是淡雅的妆容,得体的着装,显的特别知性,美丽,大方。乔毅有些不好意思。

  袁理笑着说:“是不是感觉我跟你认识的那个袁理不一样?”

  “嗯,呵呵,有一点。”乔毅笑了笑。

  “你眼力真好,我真不是袁理。”

  “啊?”

  “嗯,我是袁理的姐姐,叫袁尤。”

  “真的啊?哦,你好,你好!”

  ……

  女人不说话,盯着乔毅许久,哈哈大笑起来说:“乔毅,你太可爱了!”

  “嗯?”乔毅一脸纳闷。

  “我啊!是我!袁理!你竟然真的相信还有一个叫袁尤的姐姐?”袁理捧腹大笑。

  乔毅被作弄的不太高兴说:“你约我就是捉弄我的?”

  “哦?生气啦?呵呵,别生气嘛,我是见你老愁眉苦脸的,逗逗你的!”袁理双手托着下巴,笑着说。

  乔毅看着眼前这身材匀称,毫无皱纹,眉眼明亮的30岁袁理,琢磨着,她真的有30?袁理彻底颠覆了乔毅对30岁女人的刻板印象。

  袁理拿起菜单,让乔毅点菜,乔毅挥手说:“不,还是你点吧,我对这种地方不熟。”

  袁理的大眼睛转了转,说:“好,那就我点咯。”

  很快,服务员上菜,袁理似乎是个拥有永恒动力的收音机,不停的,不停的,说着乔毅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世界。乔毅沉浸在脑海虚构的世界中:“她的笑容很美,声音很好听。”

  “喂,喂!乔毅!”

  “嗯?怎么了?”乔毅突然被拉回现实。

  “你,怎么啦?这样你也能打瞌睡啊?”袁理笑着说:“你在家没休息会?”

  “哦!不好意思,有点走神了!”乔毅不好意思,赶紧道歉。

  “呵呵,没事,也怪我,都是我在说,说的太无聊了。”袁理也在道歉。

  “没有,你说的很有意思。”

  “对了,今天是工作日,你怎么不上班?”袁理直截了当的问。

  “哦!我辞职了,刚,刚辞职。”乔毅说。

  “哇!那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了!”

  “不,不,不会又要喝酒吧。”

  “不,我可不是酒鬼,你赶紧将你脑海中,我酒鬼的印象删除,彻底删除!”

  随即,袁理找到服务员,站上小舞台,唱起一首好听,但乔毅从未听过的英文歌曲。

  袁理的反应如此的与众不同,乔毅不知不觉被袁理感染着。

  袁理告诉乔毅:“我的爸爸,一个月前去世了。”

  乔毅不知说什么好,袁理笑着抹去眼角的泪水说:“我妈很久前就改嫁了,我从小跟爸爸长大,从没觉得他会离开我,总是跟他斗气,但没想到……就这样走了,我甚至没来得及跟他告别。”

  乔毅看着袁理,感觉自己经历的不值一提。

  “对了,你为什么离职啊?我从没工作过,跟我说说工作的事情呗?”袁理笑着说。

  “什么?你没工作过?”乔毅看着袁理。

  “是啊,我一直在国外读书。别说我了,你呢?”

  “哦,我啊……”乔毅严肃的讲述了自己这两年的从业经历。

  袁理认真的听着,不懂的还问几句。乔毅第一次感到有听众的满足感。

  “啊!这是什么狗屎公司,领导都是草包吧,那对情侣更是过分!现在小孩都怎么了?心机怎么那么重?我记得我那时候很单纯的呀。”

  “哎,不说了。不是你说的吗?庆祝,庆祝我离开了他们。”乔毅举起咖啡杯,似腼腆又似尴尬的笑了笑。

  “不行,要是我,绝对不能就这么翻篇。对了,你说你们公司做什么的?哦,是你前任公司,干嘛的?”

  “做机器人方向,机械手臂的。”乔毅说。

  袁理拿出手机不停的点点点,然后严肃的问乔毅:“这个玩意,你懂吗?”

  看着袁理举起手机上的画面。

  “这不就是一台B超机吗?”乔毅问。

  “对,你懂吗?这玩意?”

  “不懂,不过,假如是软件与硬件结合的,大差不差,主要差别是深度学习……,影像实时传输的要求,应该跟我大学一篇论文有点关系,它这应该是声波,不是光波,声波的东西,我不懂。”

  “哎呀,你说那么多术语,我一个都没听懂,就直接说了,让你去这家公司上班,你能胜任吗?”

  “什么?那我得再琢磨琢磨,看看他们的招聘需求。你看,这个,我应该适合,软件工程师。”解决完EC程序后,乔毅对自己软件能力还是蛮自信的。

  “行,就是软件工程师是吧!”袁理说。

  “怎么?你又要搞什么事情?”

  “乔毅,我跟你说吧,这家公司就是我爸爸辛苦创办的公司!他们,使诈,耍计谋,骗取我爸所有的股份,我爸最后想不开,站在这幢待使用的研发大楼顶跳楼了。”

  乔毅怎么都想不到,电影般的桥段就发生在自己身边。

  “乔毅,我跟你说,我爸叫袁鸿开,这家公司叫鸿开影像,我想让你进入这家公司,帮我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袁理,冷静点,我,不过一个小技术员,怎么可能撬动这么大一家公司?”

  “不,不大,不大,资产不过几个亿,目前正准备上市,现在正是好机会。”

  “我,也不可能说进去,就进去的了啊?袁理,理智点,坏人们会有报应的,我相信。”

  “假如我告诉你,你之前那家公司有25%的投资,来自鸿开影像,你还会如此淡定吗?”

  “怎么可能?你别臆想了。”

  “不信,你自己看!这是我刚刚做的数据穿透,幕后的资本你自己看。”袁理拿出手机。

  乔毅看着上面的数据图,这是巧合么?是天意吗?

  袁理收回手机,继续会说:“好啦,我安排你进鸿开影像,我们来个里应外合!让正义的力量打倒邪恶!加油!”

  “你还真天真!你在国外读书,是真空状态吧?”乔毅笑着说。

  “我智商135,所以学习对我不是难事,大部分时间就是游览历史名胜古迹。”袁理不屑的说。

  “哦,跟死人打交道,难怪说的话都那么,脱离现实!”乔毅说。

  “你才跟死人打交道,我是跟钱打交道,钱,知道吗?我学的是会计,是金融。所以,这次上市,是我拿回爸爸心血的最佳时机。”

  “不会是让我偷资料吧?违法的事情不干!”

  “不,怎么会?我们可是良好市民,我们是要收集证据,交给证监会。鸿开现在的最大股东应该是张秀兰,她爸爸张泰峰是我爸爸以前的研究员,几十年来一直跟着我爸创业,我爸就给了他一些股份,哼!没想到养虎为患。”

  “太复杂了,我,可能会让你失望,我,这个人不擅长社交,不然也不会混成这样。”

  “就你啦!我看行!放心,有我这个老师教你,肯定能成!”

  “行吧,再重申一次,违法事情不干啊!”乔毅说。

  “放心,我发誓,假如真有过分要求,你可以拒绝的呀。”袁理调皮的吐吐舌头。

  回到家的乔毅,在网上搜索着:鸿开影像。大部分都是关于老板袁鸿开跳楼的新闻,新任掌门人张秀兰的慷慨陈词。

  这张秀兰看起来年纪也不轻了,果然,查到了,40岁,这年纪,怎么也修炼成人精了吧。

  他继续在各类论坛搜索相关的帖子,大部分是吐槽公司制度不合理,福利不到位,加班是常态,领导不讲人情,其中点名最多的是人事部门权力无限大。自己到这么一家公司?不会3天就被踢出公司了吧。乔毅头上莫名的出现汗珠。

  第二天早上,乔毅还睡在床上,就听到手机铃响:“喂,乔毅,赶紧给我发一份你的简历过来。”啪,挂了电话。

  乔毅没反应过来,看着通话记录,是袁理。

  他拿出电脑,简单修改了一下自己的简历,发给了袁理,准备继续睡。

  袁理发过来一条消息:“你明天早上10点,去鸿开面试。呆会应该会有人给你打电话的。”

  果然,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过来,“喂,您好,请问是乔毅吗?”

  “嗯,是我!”

  “您好,我这边是鸿开影像,这边收到您投递的简历,我们看了一下,感觉符合我们软件工程师的岗位,希望您能来面试一下,不知道您是否方便?”

  “方便。那面试时间是?”

  “您看,明天早上10点可以吗?”

  “明天啊?”

  “嗯,您是不方便吗?”

  “不,不会,有时间,方便的。”

  “那好,呆会我会给你发一条短信,内容有岗位,地址和面试时间。如果有疑问,请您及时回复哦。”

  “嗯,好的。”

  “那明天见!”

  “明天见。”

  挂了电话,乔毅想:“这袁理效率是不是有点太高啊!昨晚才说的事情,今早就付诸行动,关键还成了!”没多会,收到鸿开的面试短信,同时接到袁理的电话。

  “喂,乔毅,怎么样?给你电话了没?”

  “嗯,面试短信也收到了!你怎么做到的?”

  “呵呵,小事,我让开发部的张工推荐的。张工现在是开发部的主管,从毕业就跟我爸爸干的,所以我说给朋友介绍个工作,他很快就同意了。”

  “会不会给别人添麻烦?”

  “怎么会?他看了你简历,说你之前的领域他也了解过,匹配度还是可以的,所以想跟你面谈,到时候面试的时候应该是他!问题不大的。假如你真的不合适,他会直说的。”

  “哦,好。”

  “乔毅,你真是上天赐给我的天使!明天加油!”

  “呃……我不能打包票啊!”

  “行,行,别有心里负担。明天等你好消息。”

  挂了电话,乔毅看着手机短信,感觉怎么这么虚啊?那么不真实?

  鸿开影像也在郊区,恰巧也在乔毅老东家这个区,距离仅隔3公里。乔毅一大早定定心吃了早饭,换好衣服,出门面试。

  鸿开影像的园区一看就是老园区,路边的梧桐树长的老高,公司院墙外杂草丛生,到门卫处登记着来意,60多岁的看门大爷递给乔毅一张访客证,让乔毅自己走进去。

  他穿过一个圆形花坛,进入大楼,这楼似乎有些破败啊!

  大楼大厅的接待处似乎闲置很久了,左侧是一个关着的玻璃门,右侧是一个产品展示大厅,他敲了敲左侧的玻璃门,推开一看,里面坐着十来个人,桌上的资料也堆得老高,大家齐刷刷的看着他,一个人问:“你干嘛的?”

  “哦,我是面试的。”

  “哦!我的,我的!”从一堆资料中传处一个声音,站起一个年轻女孩,笑着对乔毅说:“乔毅,面试的吧,跟我来这边会议室,填一下资料,还有这个,测试,全部做完后来找我。”

  乔毅跟着她到大厅另一个小玻璃门里,女孩放下表格和试题就出去了,室内温度30多度,而这个小房间不仅没有空调,连电扇都没有。乔毅叹了口气,拿起笔写了起来。

  汗水浸湿了衬衫,这试题怎么那么多?1页,2页,3页,……10页,还有什么老虎长颈鹿?考公务员吗?他写的有些烦躁,拿出背包里的水,咕噜咕噜喝了个精光。

  2个小时后,终于写完了,他拿着表格找接待的招聘人员,结果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他只好站在门口等,等了十几分钟,终于有这个办公室的人回来了,那人惊讶的说:“面试的吧?不好意思啊,现在是午饭时间,大家都去食堂吃饭了,我给你拿一张饭票,你赶紧去吃饭吧。”

  这人从办公室拿出一张红纸条,写着:访客一份饭。递给乔毅。

  乔毅顺着那人指的方向沿着大楼走到大楼背面,门口很多人在洗碗,看来是食堂没错了。他进入大门,地面滑溜溜的更确认了这就是食堂。

  来到窗口,里面的阿姨和大叔娴熟的打着饭菜,他接过餐盘,找了个位置坐下,这食堂阴暗潮湿,大家都不说话,闷着头吃饭,头顶的电视不知播放的什么内容,没人在看。

  乔毅这一番观察,吓到自己,现在俨然是一个侦探嘛。

  “哎哟喂!”不知是刚才热的太厉害,现在被食堂的空调这么一吹不免的打了个寒战。

  他很快的吃完这一顿仅仅能解决温饱的午饭,回到一楼办公室找面试的人。接待的女孩看来已经吃完了,她从办公室里跑出来说:“你怎么不知道过来吃午饭的啊?现在饭吃了吗?”

  被小女孩这么一问,感觉:“诶?好像也对啊,是自己不好,饭点了都没找她。”

  乔毅赶紧说:“吃了,吃了。”

  “哦,吃了就好!你还是回那边等着,呆会1点上班后,我们安排面试。”

  “嗯,那个,请问有水吗?”乔毅随身带的水喝完了。

  “哦,有的,稍等啊,我给您倒。”女孩竟然倒了一杯开水给乔毅。

  乔毅倒吸一口气,笑着说了声谢谢。女孩不忘说:“你在那边等着啊,呆会来找你。”

  乔毅小心翼翼的将这杯开水放在桌上,闭上眼睛,对心静自然凉,可汗水才不管你心静不静,依旧哗啦哗啦的往外冒。

  下午1点,公司内响起了劲爆的舞曲声音。天啊,这是什么文化?一首歌毕,周围又恢复了安静。

  很快,人事小女孩过来,带他到另一个会客室,这个会客室空调,电扇,一一俱全,女孩说:“刚才你做的题我已经改好了,现在由我先跟你聊一下吧。”

  乔毅想起网友们介绍的鸿开面试攻略,笑了笑,丛容的接受面试。

  这个小女孩心高气傲,但乔毅并没太在意,这女孩明显不懂技术,很快,毫无悬念的请来研发部主管张工。

  张工带着一副眼镜,半白的头发,领口已经卷曲的polo衫,笑着跟乔毅握手,进入面试环节。

  “你跟袁理怎么认识的?”

  没想到张工第一句就是这个。

  乔毅也不想隐瞒什么,就说:“本来离开上一家公司有些不开心,就准备去酒吧的,结果在路上碰见袁理,我担心她一个女孩喝醉了很危险,就陪她在路边呆了一晚,然后她为了感谢我,说给我介绍工作。”

  “哦?哈哈,很符合袁理的性格。那么,你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

  毕竟乔毅是实打实的技术型,对张工的提问对答如流,不确定的事情也是很保守的不会胡乱说,张工全程嘴角上扬,似乎很满意。

  面试很顺利的结束,张工说:“等消息吧。我还有跟研发总监再汇报一下。”

  乔毅感激的跟张工握手,从面试环节的张工提问中,乔毅发现,张工是一个讲究细节,追求完美的一个人,而且说话也风趣,假如以后跟着张工干,似乎也不错。

  乔毅回到家,脱下已经馊掉的衣服,这时袁理发来消息:“喂,面试的怎么样啦?”

  “嗯,面完了!”

  “怎么样呀?”

  “张工说要汇报给研发总监。”

  “哦,那就等等吧。”

  很快袁理挂了电话。

  乔毅给自己煮了碗鸡蛋面,坐在餐桌前,看着钢铁侠发呆。,很快,他抖擞精神,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一天,两天,三天,似乎觉得自己一定会进鸿开一样,压根没想找新工作。

  五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他打开手机,最后一条袁理的消息也是两天前,她也无奈的说:“等啰。”

  这时电话响了,是袁理:“喂,乔毅?晚上出来吃饭啊!呆会地址发你!”

  不等乔毅回复,电话又挂断了。

  晚上,乔毅来到袁理订的位子,袁理依旧早早的就到了,笑着迎接乔毅。

  “是发生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乔毅问。

  “嗯,你怎么知道?”

  “你这表情,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好啦好啦,我告诉你,我找到工作了!”

  “你?找到工作?”

  “嗯,在券商那边!”袁理开心的快把大板牙露出来了。

  “哦,专业对口嘛!”

  “不止哦!乔毅,这个券商,就是给鸿开做上市的券商!哈哈!”

  “你,厉害!”

  “那是,只有恒心,铁杵能成针。对了,你那边怎么样?”袁理笑呵呵的说。

  “嗯,你成了,我这边,哎,早说了吧,我自身条件不怎么样,拖你后退了!”

  “不会啊,后来我给张工打过电话,他说他那边没问题,他已经报上去了啊!你再等等。”

  “诶,好吧!”乔毅无奈的说。

  当天晚上,袁理为了自己的复仇计划前进了一小步,激动不已,拉着乔毅不断吐槽那张秀兰,于是结局就是,袁理又把自己给喝醉了。

  乔毅送袁理回家后,回到自己小屋,想:“她很有目标,就是为了讨回公道。但自己呢?假如鸿开不录用自己?难道一辈子就这么过了?”他决定睡一觉后就开始投简历。

  早上,乔毅被电话铃吵醒,以为是袁理,结果是陌生号码,:“喂,请问是乔毅吗?”

  “嗯,我是!”

  “我是鸿开影像的人事,很高兴的通知您,您的面试已经通过了,请问,您最快什么时候能来上班?”

  “哦,我,随时都可以。”

  “哦,那行,我待会会给您的邮箱发送一份录用通知书,您的邮箱是126的对吗?”

  “嗯,是的。”

  “好的,您收到邮件后,请回复一下,谢谢。”

  “好的,谢谢。”

  挂了电话,他激动的赶紧给袁理发消息:“面试通过了,通知我去上班了。”

  等了许久没收到回复,估计袁理还睡着。

  他打开电脑,鸿开的录用通知邮件赫然的写着入职时间是明天早上8点。

  虽然进入鸿开的动机不纯,但能这么快找到新工作,乔毅也是开心的很,鸿开给出的薪水比原来的公司多了5000元,从程序员的角度看,这个薪水是远远低于平均值的。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廉价,别人才选中的自己吧。乔毅不愿多想,这时袁理的消息也来了:“加油!我们一起努力。”

  乔毅笑了笑,继续准备第二天的入职材料。

  这天,早上8点的太阳已经火辣辣的,乔毅此时已坐在有空调的会客室里填写新员工资料。填好表格,交好资料,人事的小女孩便将他带到2楼的研发办公室。

  满心期待的乔毅进入2楼的研发办公区后,惊讶了。眼前的场景告诫自己,不要满心期待比较好。

  研发办公区的工位破败不堪,灯光跟一楼一样昏暗,黑压压的在狭小空间里挤着几十个人,张工很热情的接待了乔毅,说:“你的工位在这里,我的在那边,有什么不清楚的只管问我。我们研发部门有120个人,这边有一部分,楼上也有一部分,楼上的已硬件为主,我们这边软件为主。别看这边有点破旧,公司的新大楼马上完工,我们过不了多久就会搬那边高新区去工作,那里有地铁。”

  “嗯,好的。”乔毅放下书包,桌上空空荡荡,张工笑着说:“你等会,你的电脑我前几天就写申请单,让it去买了,他们应该马上就来给你装的。等会。这些是程序文档,你可以先看看,熟悉起来。”

  “嗯,好的。”乔毅看到张工拿来厚厚一摞文件夹,每本文件夹里少说也有100来张纸。

  之前,鸿开影像虽然被袁理说的那么不堪入目,但做的产品却是货真价实,在国内超声影像被国外技术和品牌垄断的前提下,他能突破重重险阻,在市场上占得一席之地,乔毅还是佩服袁鸿开的魄力和恒心。与之前公司希望坐享其成不愿意投资研发不同,这家公司的研发人数与生产人数相当,能进入研发团队也是幸运,他二话不说,再次全情投入到工作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