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食铁疗毒 混族行军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146 2019.08.01 09:25

  “啊!疼疼疼……”

  王存兵抽出钢管,不屑地对栓头说:“又不是头一次,你嚷个毛线?”

  栓头趴在地上欲哭无泪,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自己?

  蜥蜴人把钢管里的纳米机器人引到食铁兽刀锋上,更不做半分停留,刀光在中毒的游侠身上一闪而过,在众人视网膜上留下了一弯弧形闪光。

  周围站着的人里,也就凯恩看清了纳路特的刀势。

  纳路特纳刀回鞘,身上鳞甲光华隐没。

  几个中毒比较深的铁胆城游侠在注入了小剂量的纳米机器人之后,情况有了明显的好转。

  虽然还是脸色蜡黄,精神萎靡不振。但好歹没了性命之忧。

  凯恩看着原本必死的同袍被纳路特和栓头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心里是既惭愧又感激。

  王存兵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我说啥来着,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呐!”

  王存兵难得词不达意地拽了两句文,可惜效果差强人意,在场的众人除了寥寥几个人大多都是大字不识一个。

  凯恩激动地看着王存兵说:

  “谢谢您大兵哥,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哈哈,别客气。我看这几位兄弟恢复得不是太理想,要不要再来点纳米机器人巩固巩固疗效?”

  捂着臀部的栓头:“???”

  凯恩:“真……真的可以吗?”

  王存兵:“呃……我就客气客气,再取机器人的话就算我这兄弟屁股受得了,腰也受不了……”

  躺在兽皮上老钟叔虚弱地冲凯恩招招手,后者立刻冲过去握住了老人干瘦的手掌。

  看着老钟叔正低声对凯恩交代着什么,兔脚和王存兵对望了一眼,看来由于这只鸦人刺客的影响,大家的计划都要临时改变一下了。

  ……

  就在凯恩计划下步打算的时候,在距离他们一行人很远的地方,一支庞大的军队正在缓缓前进。

  看军团行进的路线,目的地和王存兵一伙人应该是一模一样。

  这支几乎全部是由混族人组成的军队足足有五万之巨,并且一路上完全体现了其混乱邪恶的本质。虽然行动缓慢,却摧毁了与之接触的一切事物。

  无论是野兽还是活人。

  不过这么一支拥有毁灭力量的庞大军队却只用最缓慢的速度行进,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这支混族大军最中心是一辆巨大的钢铁战车。

  三十米长,近十米宽的战车上焊满了生着铁锈的三角形铁刺,事实上不止这辆战车,基本上混族的作战装备都是这副狰狞的模样,也不管符不符合人体工程学。

  巨大的战车却出人意料地没有凭借自身动力驱动,反而是靠铁链栓在车头的十几头蛮齿兽来拉动。

  粗糙的铁链已经深深勒进蛮齿兽灰白色的身体里,几十头身长三米的蛮齿兽几乎个个口吐白沫,但在混族人手里的火钳的威胁下还是奋命向前。

  手腕粗的铁链绷得紧紧的,但巨型战车还是不紧不慢地缓缓移动着。

  而这辆战车的控制室里,坐着的是铁老虎的新晋角斗场冠军——戳骨。

  戳骨虽然已经不需要再伪装成驼背模样,但在逼仄的驾驶室里他还是抬不起脑袋,只能低垂着头,把生着杂乱胡须的下巴抵在铁护领上。

  他用畸形的手指正在摆弄着一把短枪,这是他作为铁老虎新任督军的证明。

  在短枪前面是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盘子,里面是两块“人羓”。

  但现在戳骨明显并不想享用自己的午餐,只是不停地把手里的枪支拆了装,装上又再拆。

  而坐在他对面的哥们明显有点熬不住了。

  “该死的。”

  汉斯抹了抹脸上的汗水,这操蛋的驾驶室又闷又热,实在不是人待得地方。

  因为燥热而产生的汗水在他苍白的烧饼脸上各自为战,形成了一滴滴豆粒大的汗珠。

  等汗珠积攒的好似一层蛤蟆皮的时候,就会有一只大手徒劳地把它们抹去,然后把汗珠的残骸擦在大腿外侧的皮护腿上。

  如果这只手会思考,肯定会为自己的大材小用而愤愤不平,要知道它和自己的孪生兄弟可曾经创下了三分钟之内剜出了四十三个和族儿童肝脏的记录。

  若非如此,汉斯也不会以一个外族人的身份爬到混族军团顾问的位置上。

  虽然汉斯几乎已经热到虚脱,但在戳骨面前还是大气不敢出一声。别的不说,如果戳骨真的不高兴,估计用不了三天自己就会成为他盘子里刚刚腌制好的“人羓”。

  不过最终他还是没能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毕竟铁老虎可是下了死命令,要在入冬前攻下乌米城。

  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且不说混族军团那点可怜的作战素养,就凭借乌米城三十年来在玉娇龙铁老虎的势力夹缝中屹立不倒,并且隐隐有成为第三极的态势来看,眼下这兵团虽然人多,但估计也多半会成为乌米城城墙下的炮灰。

  汉斯又一次抹干了脸上的汗水,趁着戳骨第六十五次把手里的短枪拆卸完毕的时候问道:

  “尊敬的统帅大人,能否告诉我,咱们这次出战胜利的把握有多少?而且以现在的行军速度,怕是在入冬前都不一定赶得到乌米城……”

  戳骨似乎是听见了汉斯的疑问,但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仍然把拆卸得稀碎的枪械零件慢慢地组装回去。

  汉斯舔舔焦干的嘴唇,脸上又一次布满了汗珠。

  他感觉自己体内的水分已经被蒸干,距离人羓也就差一把咸盐的距离。

  汉斯见戳骨没有回答自己,刚张了张嘴想追问一句,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混族人抬起了头,一双混浊如脓的眼睛正盯着他。

  那眼神跟看人羓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这一眼,就已经让汉斯从头顶凉到脚底板,连脸上的汗珠子都给憋了回去。膝上腰下竟涌出一股强烈的尿意。

  看来刚才他感觉自己体内水份被榨干明显是错觉。

  汉斯此刻只感觉脑门那股凉气凝而不散,戳骨的眼神仿佛有一种魔力,可以戳穿人的灵魂。

  在混乱之都有一句俗话:比狂暴的混族更危险的只有狂暴且阴险的混族。

  更可悲的是在这辆战车内的逼仄空间里,汉斯连一点转寰的空间都没有,只能看着名为戳骨的混族人离他越来越近,近到他那永远闭不上的嘴角里的烂牙都看得一清二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