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刃斩腕足 箭破鼠颅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053 2019.07.14 09:40

  剧烈的爆炸声终于惊动了藏在水潭里的巨大变异生物。

  一大片如雾的水幕腾起,一股令人作呕腥臭难挡的味道扑面而来!

  一只至少有二十米长十多米宽五六米厚的巨蜃从水潭里冒了出来!

  那巨蜃上下两扇厚壳中间是密密麻麻的黑绿色触手,每一根都比成年人的手臂还要粗壮,最短的也得有四五米长!

  而在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触手根部,沿着蜃壳上下各生长着一排拳头大的单色眼睛,每一颗眼睛都在朝不同的地方旋转,让人一眼看过去就直起鸡皮疙瘩。

  虽说雷欧克也是个老江湖,可他在西部地区大鸟巨蛇见得多了,这么个邪性的大嘎喇还真是头回见。

  巨蜃一出水面就好像从梦境中苏醒的邪神,也不管身边经过的是鼠人还是别的玩意,一股脑地用触手缠往肚子里塞。

  这巨蜃的行动方式也很奇特,它上下壳之间那些稍短的触手先回缩而后再整齐划一地伸出,尖端死死攀住地面,千百条触手一起用力,来回往复用这种笨拙的方式挪动庞大的身体。

  眼看着食人巨蜃离雷欧克越来越近,后者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似乎是被吓得傻了。

  就在那些恐怖的触手即将抓住他的一刹那,突然凭空飞来一柄半月形的刀刃!

  刀刃过处!腕足纷断!

  受伤的巨蜃几百对眼睛一起抖动,所有变异成触手的腕足疯了似地四处抽动。

  虽然它没有嘴巴不能发出嚎叫,但现在的情景已经能把人吓尿一裤。

  一只大手拽着雷欧克的后衣领把他拖到了相对安全的距离。

  清醒过来的阔山手里拿着的与其说是刀不如说是一根生锈的铁条,正在奋力抽打着面前疯了一般扑过来的鼠人。

  那些鼠人似乎已经变得只凭本能行动,非其族类自然是不会放过。

  后面是食人巨蜃,前面是密密麻麻的鼠人,头顶还有不断落下的石块土泥。

  不过也幸好有这些石头把数量众多的鼠人砸的四下乱窜,要不然一拥而上阔山有一百只手也得被啃成男版维纳斯。

  但随着围攻他的鼠人越来越多,没有趁手兵器的阔山已经渐渐招架不住。

  就在这危机关头!

  只见一黄一白两团烈火带着一股劲风呼啦一下扑了过来!

  大黄小白两只奔奔鸟发挥出骨子里的战斗本能,脚踢喙啄打得鼠人吱哇乱叫!

  紧随其后的兔脚带领着栓头蜜朵还有半河跟长云长枪短炮齐发,把面前的众多鼠人打成了满地血肉碎块。

  栓头拿着那瓶嗅盐往雷欧克鼻子地下一晃,飞翼游侠团团长这才一激灵清醒了过来。

  一轮火力压制过后,兔脚大声问栓头:“王存兵在哪?!”

  栓头看着兔脚一言不发,但眼神明明就写着不信任。

  “兔脚姐!我大兵哥在那!”蜜朵心里就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她一般看人都是凭直觉。

  兔脚皱眉看着远处不断跳动的金色闪光,看来王存兵正在忙着剁馅根本没空来支援他们。

  头顶越来越密的落石和背后抽风的巨蜃先不管,这些发了疯的大老鼠可不是这么好伺候的。

  “大家跟我来!屏住呼吸,这大贝壳吐出的气有致幻作用!”

  虽然兔脚不久前的行为还很诡异,但现在她却是众人的主心骨。

  两只奔奔鸟先头开路。

  兔脚游侠团团长领着两员悍将随后跟上,其他三个游侠团幸存的四个人紧紧地跟在后面。

  兔脚几乎就是在用一种舞蹈般的步伐前进。

  一般舞蹈带来的是高雅的美感,而她的舞蹈带来的则是杀戮的艳丽。

  每一步迈出那连着细锁链的半月刀刃都会收割掉一波鼠人的生命,比蜜朵的弓箭还要高效,就更别提其他几个人手里的已经打空子弹跟烧火棍差不多的枪支了。

  “节省你的箭!一会还要用来抓鼠人女皇!”

  跳着致命华尔兹的兔脚还不忘提醒团员,蜜朵听话地折叠起了机械弓。

  实际上不节省也不行,她背后的箭袋也只剩下最后一支箭。

  一伙人兜了个大圈子,绕过巨蜃来到水潭对面。

  幸好那只巨蜃正忙着捕食四处乱窜的鼠人,没有功夫理他们。

  所有人包括两只鸟都已经浑身披满鼠人的鲜血,而且都已经精疲力竭。

  “你们掩护我们!”

  兔脚喘着粗气冲四个男人大声喊到。

  雷欧克咬咬牙,和阔山半河长云拿着“烧火棍”分列四角,朝着飞扑过来的鼠人猛砸狠敲!

  在简陋防御阵型中间的兔脚指着远处被鼠奴们抬在肩上的鼠人女皇对蜜朵说:

  “怎么样?想办法干他一箭?!”

  蜜朵平伸着裸露的胳膊闭着一只眼睛用大拇指瞄了瞄距离。

  那六百斤的皇后离她最少得有一百米,而且这段距离还在不断扩大。

  这个距离对于一般的弓箭手来说想命中几乎就得完全看缘分。

  但蜜朵却给了兔脚一个坚定的眼神:

  “没问题团长!你瞧好吧,二栓!”

  栓头大步上前背起了她递过来的机械构装弓单膝跪在了地上,低头垂颈暂时做了人肉弩架。

  蜜朵抽出最后一支箭,双手叠在一起使出全身力气同时满张三根弓弦!

  她看似瘦小的身体竟然蕴含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合计三百斤的弓弦竟被她拉的好似满月!

  蜜朵的身子已经和地面形成了一个锐角,但她的眼睛却紧紧盯着渐行渐远的皇后。

  对于一个射手来说,除了强大的力量更重要的还是一颗足够冷静的心。

  处在漫天血肉飞舞之中,人喊鼠叫四起之下的蜜朵毫无疑问有一颗这样的心,或者她这种不应该叫冷静,叫没心没肺更合适……

  一定要射中啊!我还想回家养老;

  一定要射中啊!我还没娶媳妇;

  一定要射中啊!我刚把团长砍死!

  一定要射中啊!我……我好像没有啥执念的地方……

  长云、半河、阔山还有雷欧克,在奋力抵挡鼠人的同时还不忘在心里给蜜朵加油鼓劲。

  “咻!”地一声!

  那支微微颤抖的箭矢承载了几个男人的希望破空而去!几乎所有人的心脏都好像随着那只箭飞向了半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