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桑吉寻女 恶影再临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137 2019.08.04 11:05

  在换过四个漆桶之后,城主桑吉终于把长餐桌上的所有食物“处理”完毕。

  那些食物大都是被生扯整咽之后在胃里涮了个水,被吐到漆桶里的时候还保持着原有的形状和颜色。

  侍女和卫兵离开的时候把那些没入轮回的食物也一并带走,整个大厅里现在就剩下一脸满足的桑吉和依然低垂着脑袋的贾满。

  “还没找到吗?”

  鹅黄色的灯光下,桑吉用好像被滚油泼过的沙哑嗓音开口问到。

  贾满立刻回答:

  “城主大人,属下实在无能,莉莉安小姐还是没有找到。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还在乌米城!”

  桑吉:“都特么是废话!她还能去哪?这是她的家!你们这群无用的东西!连一个从来没迈出家门一步的女孩都找不到!……”

  贾满头垂得更低了,解释是没有用的,桑吉根本不会听。

  所以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他的女儿并不是个“没出过家门”乖乖女。

  桑吉怒骂了一阵之后,终于变得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起来。

  他的身体几乎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因为每天的食物只是肚子里走了个过场,并没有起到实质的效果。

  贾满不失时机地走上前去给桑吉揉背顺胸,一副弄臣模样。

  桑吉气息稍稍平复了一些,轻喘着说: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绝对不会再用蓝田玉那个两面三刀的混蛋!他不愿意走,就让他看大门看到死!”

  贾满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用愈加娴熟的手法按摩着主子的后背。

  “传我的命令!”

  桑吉花白长发披在消瘦的脸颊上,让他的表情更添几分狰狞。

  “明天再减少一半底城平民的粮食供应,直到有人提供莉莉安的行踪为止!我的儿子死了!不能让女儿也离我而去!”

  贾满连连点头,然后在桑吉的催促声中退出大厅的门口,去督办相关事宜去了。

  独自一人坐在那里的桑吉喘息着,被乱发遮住表情的脸上却隐隐流下了两行泪水。

  又过了半晌,他扶着椅子的把手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从怀里拿出一个短途通讯器,一边打开电源一边神经质地说:

  “白养了你们这么多天,现在该给我干点活了吧?”

  通讯器上红灯闪了两下,变成了绿色。

  虽然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但桑吉依然压低声音说:“萧奕兵?”

  通讯器里传出萧奕兵那标志性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

  “桑吉城主,您有何吩咐?”

  ……

  第二天一大早。

  王存兵站在窗口迎着朝阳伸了个懒腰,再用构装臂捏了捏自己肚子上的赘肉。

  唉,又胖了。

  即使构装臂上传来的真实触感会骗人,但看着自己原先的八块腹肌正在往一起融合的趋势,眼睛总不会骗人吧。

  这名为“凤骁”的核能构装臂自从上次吸收了蜜朵奇异的能量之后,除了变得和活体一般拥有类似神经感觉之外还是并没有啥本质的变化。

  目前他还是只能使用重力波作为武器,原来的战斗形态还是处于休眠状态。

  这估计还是和自己脑子里那宕机的数字中枢系统有关系。

  不过现在也没啥需要拼命的地方,虽然上次走了萧奕兵这个大祸害,但是估计他短时间之内恢复不过来。

  相对而言还是纳路特那个名叫曼特的师兄更让人忌惮。

  不过纳路特也和他讲过,曼特虽然和他同样是藏酒的弟子,但在三年前藏酒大战萧奕兵的紧要关头突然反水,暗算了恩师。

  这才导致萧奕兵拿走了蜥蜴族的构装核心,进化到了第三形态。重伤了藏酒,顺便屠了纳路特的村子。

  当年纳路特拼死救出重伤的藏酒,后来逃到泥沼镇,在林林的保护下养了大半年的伤。

  待师徒两个人痊愈之后,藏酒远赴大陆之外找寻击败萧奕兵的方法。而纳路特则追寻着曼特的踪迹,要手刃这师门叛徒。

  不过上次在沼泽和曼特交手的时候,王存兵就对能以刀御气的曼特颇为忌惮,纳路特能有把握打赢他吗?

  对此纳路特也给出了解释,道是大兵桑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恩师藏酒艺传两门,曼特得其“气”,纳路特得其“技”。

  自从曼特叛变之后,藏酒就把“气”的能力也教授给了纳路特。并告诉他必要的时候也可以传授给值得信任的人。

  打破门阀的限制为得也是增强自身的实力,毕竟老话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嘛!

  加上他最近几年的勤修苦练,对上曼特也得有个六四开的胜算。

  对于纳路特那能令伤口快速复原的气功,王存兵表示垂涎久矣。

  只可惜他体内经络已经被改造的面目全非,跟着蜥蜴人练了两天练个屁的效果都没。

  倒是栓头每天都孜孜不倦跟在纳路特后面练习这神奇的能力,情绪很是高涨。

  头顶忽然传来一阵响动,还没等他抬头,纳路特就用尾巴勾住房檐倒吊下来,呆萌大眼看着王存兵:

  “大兵桑,今天起这么早!”

  王存兵咧嘴笑笑,刚要讲话,却看见一个人影从上面掉了下来,“库岔”一声摔在了地上。

  原来是同样在屋顶练功的栓头也想有样学样,来个“倒挂金钩”秀秀操作。

  没想到自己才疏学浅,又没有纳路特那灵活的“第三条腿”。脚下一滑大头朝下从二楼顶摔了下去。把刚喂完鸦人流翼的蜜朵给吓了一跳。

  凯恩和兔脚正从旅馆的门口出来,刚好瞧见了趴在地上模样滑稽还在哼哼唧唧的栓头。

  凯恩哈哈大笑:

  “栓头兄弟练得莫不是远古时代的铁额功?只是照你这从二楼顶往下扎的练法,恐怕头受得了脖子受不了,脖子受的了地也受不了啊!哈哈……”

  兔脚原本也想跟着调笑两句,忽抬头看见二楼的王存兵正在看着自己。连忙收起笑容,装出一副高冷的模样,心道这憨货虽然人傻,但也不能叫他看出破绽。

  纳路特从二楼轻飘飘地落下,伸手把栓头给拽起来,笑着说:“铁头功是硬气功,咱们可练不来。话说今天大家都起得好早啊!”

  凯恩心说早什么早,我根本就是一晚上没睡好吧,但脸上还得做出微笑的表情。

  “既然大家都起的这么早,我就带大家去一个吃早餐的好地方。不是我吹,走遍中部百镇十城,都找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