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血浆迸溅 怒火中烧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097 2019.08.21 09:16

  黑影掠过身畔!

  克武只感觉喉间一寒,胯下一冷便倒在了地上。

  他身上最有用的两个器官同时喷洒出血浆洒了满屋,连一句“好快的刀”都没来得及说就已经见了阎王。

  食铁兽染血之后刀光更快!匹练般卷向铁床上的霍根!

  看着床上的一大坨肉块,纳路特在俯冲的过程中已经计算好了出刀角度。

  不出意外,刀锋将会轻而易举地切开他脖子上那个走刀无碍的关节。虽然有厚厚的脂肪做防护,但对纳路特这种高手来说问题不大。

  “噗!”地一声响!

  食铁兽好像砍在了一张异常坚韧的革皮上。刀锋虽锐利,却被牢牢钳住不能移动分毫。

  霍根两只手肥胖好似熊掌,紧紧地抓住环首直刀,嘴里杀猪似地惨嚎:

  “杀人了!救命!!!”

  纳路特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有人能空手接住他的刀?!

  惨嚎声比警报还要刺耳,外面走廊已经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

  蜥蜴人奋力夺刀,可那手就像生了根,任他再用力,却依然纹丝不动。

  房间大门被哐嘡一声撞开,十几个大汉站在门口就开始搂火!

  情急之下,纳路特一脚踹在霍根命根子上。疼痛让这头肥猪终于撒开了手。

  根本来不及补刀,纳路特挥刀回护,食铁兽挥舞如蝶,竟把那飞来的子弹悉数挡下!

  佣兵们一梭子子弹打完,却发现面前那带鳞长尾的人还是好好地站在那里,脸上一双浑圆大眼正瞪着自己这帮人。

  那眼神就像看着……待宰羔羊?!

  对不起了师父!徒弟今天要大开杀戒!

  纳路特心中默念,提刀揉身向前!速度之快让门口那波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战还是逃。

  影如电,刀似虹,霎那间没入人群之中!

  纳路特东砍一刀,削飞了两个大汉的头颅;

  西劈一刀,破开三具来不及闪避的胸膛;

  前斩一刀,剁翻两个赤膊佣兵;

  后挂一刀,腰斩三个懵逼的蠢蛋。

  一时间残肢与血浆共舞,内脏和骨骼一色。小小房间门口已经化作修罗沙场!

  “我滴娘啊!!!”

  霍根看着面前地狱般的景色,脸上涕泪横流,裆下屎尿齐窜,浑身抽搐双腿无力,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还能嚎出声已经算他胆识过人了。

  纳路特砍完了活人,身上滴血不沾。倒是手中食铁兽因为吸收了血液中的铁,反而蒙上了一层锈色。

  但刀锋仍利!

  纳路特持刀缓行,脑子里却在思考拿这刀枪不入的肥猪怎么办。因为他不仅刚刚用来抓刀的手屁事没有,就连流弹打在他身上都只留下一点焦黑。

  硬气功吗?有防御程度这么强的硬气功吗?

  不管是不是,但师父讲过,凡是练这种硬气功的人眼睛都是弱点。

  纳路特看着霍根满是鼻涕眼泪的大脸沉默了。不是他突然起了什么恻隐之心,而是他找不到眼睛的位置。

  这个死胖子真是太胖了!

  但今天他必须死!

  别的不说,就冲铁胆城枉死的游侠和一路走来被刺客团灭的娶亲队伍,这肥猪死一百次都不多!

  “英雄!你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饶我一条贱命,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纳路特端起刀,刀尖正对着他脸上那疑似眼睛的缝隙。

  这胖子明显在拖延时间,蜥蜴人刀快人也不傻。

  脑后突然一道劲风袭来,纳路特反刀格挡,原本要钉在他后脑的环首飞刀“夺”地一声插在了门楣上!

  “曼特!”

  纳路特嘶喊出那个名字,窗口一个带尾的人影一闪而过!

  再也顾不得瘫在床上的霍根,纳路特人刀合一冲出窗外!空中翻了几个跟头落在地上。

  手中食铁兽舞出一片落雪,可外面哪有半个蜥蜴人的影子?

  纳路特眼中喷射出怒火,拔腿往远处寻踪追去。

  ……

  斗室中一片狼藉,铺在地上的兽皮被鲜血沁透,仿佛又活了过来。

  一双鞋踩在半寸厚的血污之中,向霍根走去。

  满地的血液残肢让鞋的主人仿佛回忆起往昔岁月,所以他走得很慢,似乎正在努力找回他已经摒弃多年那名为情感的东西。

  霍根听见动静,连忙转过头。

  “怎么是你!你怎么敢出现在这!”

  萧奕兵还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扑克脸,或许他也不能做出表情。因为那张脸有一多半是由一种奇特质感的金属组成。

  “我为什么不能来呢?”

  他活动了一下裹在黑袍下的身体。冲霍根发出了机械般的笑声。

  就冲他这诡异面容和恐怖笑声都足以把人吓个半死,不过对于刚才差点被人戳瞎双眼的霍根来说倒也没什么。毕竟他也没有屎尿屁可流了。

  “你你你,你想怎样?”

  “不想怎样,想跟你谈笔生意。不知道老板需要打工的吗?”

  “什……什么?打……打工?”

  “对!就是那种时刻为您冲锋在前,可以为了保护您而牺牲生命,并且不会被人轻易切碎,也不会拿了报酬就抛下您不管的那种打工的。”

  萧奕兵巧舌如簧,活脱一个地狱中的魔鬼。

  霍根瞥了一眼满地绽白鲜红,带着哭腔说:“那你要什么报酬?我能还价吗?”

  萧奕兵微微欠身。

  “不需要,只要等你和铁老虎的计划实现之后,在丰硕的胜利果实中分我一星半点就好。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霍根努力睁大了眼缝,这个要求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

  ……

  中腰城区的街道里。

  纳路特已经顾不得隐藏身形,展开身法一路狂奔。

  虽然已经临近子夜,但大街上还是有些行人,这会几乎都站在原地盯着纳路特。

  蜥蜴人虽然算不上稀有,但背着刀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品种却是不多见。

  掠过一条条大街,转过一个个街角。

  前面已经没有任何踪迹显示曼特曾经过这里,但纳路特却没有停下脚步。

  那些因为族人被屠杀而刻骨的仇恨,在压抑多时之后迸射得更加强烈。

  虽然明知道自己和曼特的实力还有一定的差距,但纳路特还是压抑不住心中怒火。

  大不了拼上一死!也要手刃这灭族的凶手!

  眼角忽然闪过一个人影。

  是他!

  复仇者拧腿转身,冲进那条暗巷。也不管里面是不是有一个陷阱在等待着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