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旅馆疗伤 食铁寻仇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096 2019.08.20 08:58

  林林瞪着王存兵,烟袋锅恨不得戳到他脸上。

  “所以你就一个活口都没留?是不是觉得一拳打死好几个人很爽?你脑子里装得是不是浆糊?!”

  王存兵耷拉着脑袋,听着林林对自己猛批乱斗。

  没办法,当时他看见蜜朵倒在地上,一下就上了头。一拳超水平发挥把敌人都打成了人渣。

  凯恩坐在一边,双眼通红,额头一根青筋暴起,正在努力压制着怒火。

  纳路特栓头没有说话,但一直在关切地望着里屋——蓝田玉带来的人正在里面抢救伤员。

  整个屋子气氛非常压抑。即使林林说话调门再高,也无济于事。

  过了许久,内室门打开,蓝田玉走了出来。

  纳路特和栓头立马站了起来,王存兵也抬起了头。

  在所有人关切的目光下,蓝田玉说出了最坏的结果。

  “游侠们都没救回来,不过都是中了迷药之后一击毙命,走得没有痛苦。”

  其实事实情况并不完全如他所说,临死前凭着最后一口气开枪示警的小山身上就有两道伤口。

  “对不起,凯恩阁下。”蓝田玉望着凯恩说,这一句道歉包含了太多内容。

  凯恩站起来,双眼通红,声音却出奇地平静。

  “你不需要对不起,我会让那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蓝田玉点点头,他果然没看错,凯恩的确拥有成为一名合格领导人的潜质。

  “蜜朵怎么样?”

  栓头紧张地问到,他的心脏突突跳个不停。虽然平时两个人老是斗嘴,但他俩却是彼此唯一的亲人。

  蓝田玉眉头微皱,这让栓头心中产生了不好的想法,双脚已经开始发软。

  “她的情况有些特殊,咱们进来谈吧。”

  ……

  是夜。

  栓头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他手里端着一盆肉块来到旅馆后院。

  白天打斗的痕迹大部分已经被抹除。但是看到溅在车身上的蓝色血迹,栓头的心中还是会隐隐作痛。

  旅馆四周已经暗中安插了不少蓝田玉的人,下午来调查的城防军也是他应付走的。

  唉,早干嘛去了呢?

  也许就像那句上古谚语说得那样:亡羊补牢吧。

  栓头来到帆布蓬底下,这里拴着鸦人流翼。

  他看着他,他也看着他。

  鸟目对上人眼,双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栓头叹了口气,把肉盆放在流翼跟前,刚转身要走忽然听见鸦人发出嘶哑的声音:

  “密朵……她……怎么样……”

  栓头转过头,看见流翼鸟目中露出关心的神色。估计要不是这鸟人,蜜朵应该早被抓走了吧。

  “人没事,死不了,就是……唉!”

  不过流翼可理解不了他语气中流露的无奈,死不了不就挺好的?

  栓头看着流翼已经开始啄食肉块,又叹了一口气。

  忽然眼角人影一闪,貌似是纳路特?

  大晚上的他跑出去干嘛?

  ……

  纳路特负刀挟匕,宛如一个幽灵穿行在夜色之中。

  他现在要去办一件事,是凯恩所说却还没付诸行动的那件事。

  乌米城的中腰城区到了晚上仍然有一部分地区亮着夜灯。反观之底城则是一片漆黑,而冠顶则应该是灯火通明吧。

  毕竟老爷太太们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纳路特身法矫健,走位风骚。多年的勤修苦练让他对身体的掌控已经达到了极致。

  纤瘦的身体穿梭在光与暗的夹缝中,避过了所有人的耳目。

  没过多久,他便来到了此行的终点。

  大滩城完全诠释了什么叫财大气粗土豪范。

  估计是中腰城区最大的一家三层旅馆已经被整个包下。按时间收钱的大电灯亮了不下一百盏,把整个旅馆照得好似一只发光大蛤蟆。

  旅馆周围摆着十几张大桌子,大滩城的佣兵们正围在一起据案大嚼,闹得沸反盈天。甚至有些喝多的人顺势倒在桌子边呼呼大睡起来。

  这阵势成功地吓退了大部分路人。可惜对于纳路特这种高手来说,这些佣兵就跟摆设没什么区别。

  蜥蜴人顺利地摸到了二楼,一路上没有惊扰到一个人。

  他的目的很明确,既然要动手,就要玩把大的。

  你不是来招亲吗?我把你城主给剁了,看你拿啥去招!

  趾爪抠住房梁,纳路特倒挂在屋梁上如履平地。末了还不忘把尾巴弯成临时保险勾挂在上面。

  纳路特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查找。

  现在大部分房间都空着,偶尔有人的房间也多是在进行一些不可言说的苟合之事。

  人类还真是奇怪,不以繁衍后代为目的的交配就已经够让人费解得了,而且还开发出那么多姿势和对象。

  由此可见,这是个会为了体验过程而不考虑结果的种族。

  不然世界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纳路特如果弃武从文的话一定是个杰出的人类学家。

  但他现在最想的还是怎么把背上的食铁兽捅进霍根的脖子。

  终于,在一间位置不那么太明显的房间里,蜥蜴人找到了正主。

  纳路特以尾悬梁,倒挂金钩。用环首飞刀把窗户纸轻轻一划,露了一个缺口出来。

  这件屋子虽然不大,但里边的摆设却凸显出主人那土到掉渣的品味。

  大滩城城主霍根浑然没意识到要命的阎王已经来到了门口。只是一个劲地在铺着厚厚兽绒毯子的床榻上扭动身躯,寻找着更舒服的姿势。

  床当然也是特制的,不然不可能承受霍根的躯体。

  克武站在一边,该汇报的已经汇报完。现在只等城主一声吩咐,他就可以回到房间做一些让人愉快的运动去了。

  但霍根明显不太愉快。

  “我说,那位大爷打算什么时候走啊?!”

  霍根一张胖脸满是愁容。

  “这……”克武的脸也苦成一小把。“这咱哪敢问啊?万一惹怹老人家不高兴……”

  霍根仰面朝天,发出一声类似哀嚎的长叹。

  “那就养着吧!最起码有怹老人家在,莉莉安小姐是当我的城主夫人没跑了。只是……只是代价也忒特么大了!”

  “就是就是……”

  克武随声附和,并努力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唉,你去吧!”

  好嘞!克武等着就是他这一句!

  买来的小妞该等急了吧!哥哥来也!

  不过克武已经没有机会去祸害小姑娘了,因为一道黑影已经从门口冲了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