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泽化冷雨 焰冲长空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075 2019.07.20 09:32

  地底深处传来的震动越来越剧烈,甚至附近大大小小的水泽也开始沸腾了起来。

  无数造型各异的生物从藏身处四散逃逸,预示着即将到来的灾变。

  萧奕兵的反应更是激烈。

  他浑身上下的构装物不停地剧烈抖动着,丑脸变得更加扭曲,嘴里喃喃地说:

  “这不可能,他怎么会这么顺利就找到……”

  就在这时,被高热蒸发的水蒸气从一块块水泽下冲天而起!

  粗细不同的蒸汽柱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周围的温度也瞬间升高!

  原本冰冷的水被蒸汽带到半空化作滚烫的雨水纷纷落下,再次回归尘土。

  低洼的泥泽开始慢慢隆起,似乎正在有什么庞然大物已经挣脱了枷锁。

  埋藏在泥沼下千年的钢铁大门在机械臂的作用下强行推开头顶的厚重泥土,朝着天空张开了几十米宽的喉咙。

  十几条红色射线从那钢铁巨嘴里射出,在高空的云层之下绘出了一副星图。

  “不要!那是我的!”

  萧奕兵大声吼叫,双翼展开疯了似地朝那里飞去。

  但他已经太慢了。

  一枚巨大的火箭带着浓重的烟尘与火焰嘶吼着,朝天空那副星图飞过去。

  萧奕兵扑在火箭上,就像趴在大腿上的一只臭虫。

  他实在是接受不了自己寻找几十年的东西被别人当窜天猴给放了。

  数百米长、几十米粗的运载火箭拥有着难以想像的推进力,粗广的尾焰瞬间蒸干了空气中的水汽。

  远处的兔脚嘴唇轻轻颤抖,这难道就是上古时代那毁灭世界的造物?

  巨型火箭因为体积庞大的原因看起来爬升的很缓慢,实际上已经快要冲入云端。

  兔脚看着那喷射着火焰和烟尘的火箭,一时间竟然忘了呼吸。

  你知道是一回事,真正见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火箭越飞越高,兔脚已经不需要继续昂头也可以看见它的全貌。

  只是不知道这封存了千年的火箭还有没有力量履行自己应尽的职责。

  就在火箭头部即将接触空中红色星图的一刹那,天地之间突然闪过一道强光!

  兔脚一个激灵,从震惊状态中回过神来。

  半空中的火箭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朵巨大的火焰之花,十几道花鄂带着火焰往天际延伸,好像要飞到天地交接的尽头。

  更多的残骸纷纷下落,兔脚拔腿就朝那里跑去。

  因为蜜朵他们还在那里。

  ……

  “统帅阁下,观星台刚刚发来数据,检测到中南部地带爆发了一次强辐射波,初步估计等级已经达到了A+……”

  宽敞的欧式阳台上,玉娇龙的贴身副官正在向他汇报远在数千里之外发生的大爆炸。

  玉娇龙身穿一件淡金色的睡袍,手里拿着一把飞快的剪刀,正在修剪一株盆景。

  轻轻地剪掉一根枝叉,再微微调整一下钢丝的松紧,把那棵翠绿的植物调整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小章啊,你看我这盆‘迎客松’摆弄得怎么样啊?”

  玉娇龙的声音温润如玉,有着温暖人心的力量。

  穿着墨绿色制式军装的美女副官立刻点头说:

  “统帅的盆景造诣飞凡,一棵普通的植物在您手里就会变成艺术品。”

  玉娇龙微微点头,一丝不苟的头路光华闪动。

  “行了,你退下吧。”

  章副官迟疑了一下,还是接着说道:

  “重点目标‘双V’的信号也在辐射源附近……”

  “什么?!”

  玉娇龙一声低喝,:“为什么不早汇报?”

  只这一声就已经把章副官吓得脸色苍白连连后退。

  “对不起!统帅阁下,是我的错!”

  她没有就事件优先级的情况进行解释,在玉娇龙的面前最好的方法就是低头认错。

  “好了!”玉娇龙不耐烦地摇摇手,:“快说。”

  ……

  听完了副官的汇报,玉娇龙一个人在屋子里来回地踱着步,稀疏的眉毛拧成了一股绳,和睡袍同色的拖鞋踩在没到脚踝的地毯上。

  背在身后的双手捏着剪刀上下晃动,剪刀的把手上也缠着同样淡金色的绒线。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见“啪”的一声清响,剪子被扔在盆景上,砸断了塑形的铁丝。

  失去了铁丝的捆绑,那被绑成“迎客松”样式的植物恢复了原本支拉八叉的狂野本色。

  玉娇龙大步走到阳台边,双手扶着大理石材质的栏杆,双眉依然紧皱,嘴角却泛起一丝意义不明的微笑。

  “王存兵,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不安分啊!”

  ……

  兔脚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支针剂,一下扎在自己的大腿上。

  在药剂的刺激下,她暂时忘却了肉体的疲惫,绕过一堆堆的火箭残骸,跑到了蜜朵身边。

  拦腰抱住昏迷的蜜朵,兔脚一瘸一拐地朝栓头那边跑过去。

  “别过来!”

  栓头趴在地上,身边一块巨大的残骸冒着黑烟。

  一柄刀锋架在他的脖子上,萧奕兵用脚爪踩住栓头的脑袋,冷冷地注视着不远处的兔脚。

  天上还在时不时的落下片片流火,映的兔脚的表情忽明忽暗。

  萧奕兵的大部分脸颊都已经被烧得模糊不清,连喉头发出的声音都变得模糊不清,好像电子合成音一般。

  “你变了,曾经的你可不会这么感情用事。”

  兔脚眼中跳动着火焰,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人多死过几次之后,总会想着重新做人的。”

  没等萧奕兵说话,她就接着说:“你把这两个孩子放了,我跟你走,我总比两个雏有用得多吧?”

  萧奕兵冷哼了一声:“威胁也大得多,我可是间接害死你父亲的人。”

  兔脚的身体不易察觉地颤抖了一下,但依然用十分克制的声音说:“害死我爸爸是林林,你不信任我,就还用你的老方法好了。”

  隐藏在黑色游侠服装下的武器被一件件扔在地上,虽然大部分都不能对萧奕兵造成有效伤害,但这也算给他吃了一个定心丸。

  萧奕兵盯着解除武装的兔脚,此刻他的确需要一个听话的仆人,曾经和他一起战斗过的兔脚无疑是最佳的人选。

  更别提她还有着和林林一模一样的容貌。

  把黑色游侠服甩在地上,兔脚只留下了贴身的衣物,然后伸手把自己的假腿也摘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