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血藏鸦毒 蜥齿续命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015 2019.07.29 09:19

  第二天清晨。

  蜜朵刚捆扎好帐篷,就发现有几个游侠正在追着一只短脚鸡。

  这种野生的禽类不会飞,却跑得飞快,但也不是特别难抓。

  但这几个游侠只是骑着摩托撵来撵去,仿佛是在取乐。

  摩托车偶然急转,那游侠的卷边帽被风揭起,四个人竟然都是与众不同的红发。

  蜜朵皱皱眉头,把眼睛转到一边。

  过了不多一会,那只矮脚鸡终于被追的口吐白沫一头栽在地上不动弹了。

  一个游侠按住那只比大鹅还要胖两圈矮脚鸡,抽刀放血,也不用器皿,竟然就着刀口大口吞咽起鲜血来。

  四个人一个接着一个喝血,最后把那只倒霉的地禽,扔给了负责膳食的游侠,当做早上羹汤的原材料。

  “这四个人是拜血族人,他们一族的近身战向来是有两把刷子,应该是铁胆城请来助拳的帮手。”

  兔脚对蜜朵低声说到。

  这,这些人也野蛮了吧?

  蜜朵瞪大了眼珠子,要是在以前估计她肯定会可怜那只倒霉的矮脚鸡,现在嘛……

  汤真香,赶紧给我来一碗!

  纳路特从车顶蹦了下来,紧随其后的是栓头。

  栓头这些天一直跟着纳路特“练气”,效果如何看不出来,只是这些天屁明显变得多了。

  远处的晨光中。

  一黄一白两只奔奔鸟背着光跑来。不一会就来到了他们跟前。

  王存兵和凯恩从鸟背上跳下来。凯恩虽然在微笑,但脸上还是难掩的失望。看来是没找到小情人的踪迹。

  一个游侠端过来一盆肉羹,凯恩虽然失落,但还是招呼大家过来吃早餐。

  王存兵端着个大海碗,里面的肉羹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诱人的粉色。

  “我说凯恩老弟,你也别失望,等你打完了擂帮你哥娶了漂亮嫂子,咱再去找你的小情人。”

  凯恩看着身上晨露未干的王存兵,心下也是颇为不好意思。自己虽然对那牧羊女的确是一见钟情,不过现在重任在身,不能只顾儿女情长,不然老钟叔又要开始唠叨了。

  唉,但愿她心中也是一般地对我吧……

  接过栓头递过来的肉羹,凯恩没有半分食欲,但还是想强迫着自己吃上那么一点。

  毕竟前面的路还很长,不知道还要面对哪些困难。

  看着失魂落魄的凯恩,王存兵心中暗叹,怪不得人都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我这条没人要的史前单身狗还是老实吃狗粮吧。

  王存兵嘴刚找到碗沿,余光却看见一道寒光乍起!

  看来有人连狗粮都不打算给他留。

  王存兵看着地上被劈成两半的碗,抹了抹满脸的汁水,强装镇定地说:

  “咋地了大兄弟?你吃素还不让别人喝肉汤啊!”

  蜥蜴人纳路特伸出长舌擦了下眼睑,沉声说:“大兵桑,这肉粥有古怪。”

  话音未落,只听着有几声惨嚎传过来!

  大家跑过去一看,刚才喝活鸡血的那四个人正捧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看着那四个人耳鼻都有血丝渗出,凯恩忙喊到:“老钟叔……”

  耳边只听“哗啦”一声响!

  半碗肉羹掉在地上,摔得汤水四溅瓷片横飞!

  刚扣嗓子把肉羹吐干净的栓头恰好扶住了软倒的老钟叔,把他缓缓放在了铺在地上的篷布上。

  兔脚高声喊道:“还傻愣着干什么!吃了肉粥的赶紧吐出来!没吃饭的去搬清水来!”

  六神无主的众人被兔脚一声喊才惊醒过来,扣嗓子的扣嗓子,搬水罐的搬水罐。

  凯恩一个箭步冲到老钟叔身边!

  他现在已经彻底慌了神,马力再强的战车也需要方向盘来驾驭。

  老钟叔紧紧抓住他的手,双唇蠕动着,仿佛还想交代些什么。但也许是由于他年老的缘故,毒素比年轻人扩散得要快的多。

  凯恩双眼已经流下了泪水,他和他哥哥在年纪幼小的时候就是躲在老钟叔的臂膀下成长,对他来说老钟叔不亚于是慈父一般的存在。

  可是就在孩子长大成人有能力反哺的时候,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父亲死在自己的怀里,无疑是一件最痛苦的事情。

  老钟叔的脸色已经变得灰白,双瞳的神采也渐渐涣散。似乎立刻就要殒命当场。

  “老钟叔!”

  凯恩再次悲呼!

  蜥蜴人纳路特却在这时窜了过来,抓起老钟叔的胳膊就咬!

  “你干什么!”凯恩又惊又怒。

  王存兵拉住了他:“你让他咬,兴许有效。”

  凯恩半信半疑地撒开了手,纳路特更不迟疑,一口咬在了老钟叔消瘦的胳膊上。

  一股肉眼可见的绿气顺着老钟叔的胳膊往上蔓延。

  在蔓延到他面部的时候竟然发生了一种神奇的反应,绿气竟慢慢中和了他脸上灰白色的死气。

  纳路特这一咬竟好似灵丹妙药,生生把老钟叔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老钟叔咳嗽了几下,可算返过了阳。

  凯恩又惊又喜,还没等他说话,只听见老钟叔用虚弱的声音说:“快……快救拜血族的人。”

  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四个喝了生血的拜血族族人毒性发作得更快,都已经睁大双眼没有了气息。

  紧接着还有几个人上吐下泻,不知道是给吓得还是真的毒发。

  看见四个拜血族人死去的惨状,剩下的游都吓得脸色惨白,生怕下一个死得就是自己。

  不是铁胆城的游侠怕死,而是这种稀里糊涂的死法太让人心里发怵了。

  关键时刻王存兵大喊一声:

  “兄弟们不用慌!赶紧过来让这蜥蜴人大佬咬上一口!有毒解毒,没毒强身了啊!”

  纳路特咂着牙花子,分叉的舌头吐出嘴外,嘶嘶地说:

  “大兵桑!我没有那么多毒液了,这是鸦人的嗉囔毒素,很厉害的!”

  眼看大家立马又要慌了神,王存兵一拍大腿,对着纳路特嚷到:

  “哎呀我的路特大兄弟,可别卖关子了,赶紧说‘不过’吧!”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纳路特抽出名为食铁兽的环首刀,却把眼光望向了一脸无辜的栓头。

  栓头:“怎么,我脸上有花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