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画牢缚地 龙卷升天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030 2019.08.17 11:00

  阳光照射在冠顶上,也照射在王存兵的脸上。

  身后精致的小喷泉里水柱哗哗作响,散落的水珠在阳光下飞溅出七彩光芒。

  不过他此刻并没有心思去考虑阳光照是哪一位,也不想看水里的彩虹。他现在只想这怎么在这天罗地网下逃脱。

  不过现在说逃脱无异于痴人说梦。

  他是真是没想到乌米城冠顶的城防军行动如此之快;素质如此之高;装备如此之精良。

  看来“中部第三城”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领头那人身上的那套铠甲明显是单兵外骨骼装甲。虽然强度不比王存兵这种改造战士,但也不是一般人能操控得了的。

  那铁拳头打在身上,不打出个血窟窿也得骨断筋折。

  向夷挥挥手,围着王存兵的盾牌立起,十几个穿着同样装甲的士兵越众而出,手里拿着钢枷铁锁。眼睛都紧紧地盯着王存兵。

  看来今天是插翅难逃了。

  王存兵苦笑,双手并在一起往前伸。不知道这帮哥们有没有不虐待俘虏的规定。

  钢铁战士们在向夷的命令下步步紧逼,这只精锐的部队是乌米城最核心的力量,也是桑吉最后的王牌。

  即使面对已经放弃抵抗的王存兵,他们依然选择最稳妥的方法来应对。这种战斗素养可不是一朝一夕能训练出来的。

  这支部队的存在,也是蓝田玉不敢轻举妄动夺取政权的最主要原因。

  王存兵轻叹一口气,被这些专业的战士抓住,自己不冤。

  怪就怪他的脑子缺根弦,不仔细考虑考虑乌米城在混乱与秩序之间屹立不倒,怎么可能没有过硬的实力做支撑呢?

  同样是机械解构的枷锁已经套在了王存兵的手上。

  向夷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把机械枷锁只要带上,再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

  这个蒙面小子身上貌似有重力武器,这让他联想起一些很不好的回忆。

  于是乎向夷决定,一会要好好“招待”一下这个混小子。

  不过在那之前,先露出你的尊容吧!

  向夷大步向前,铁脚板踩得石板发出声声脆响。两步就来到了王存兵的面前。

  同样覆盖着装甲手指伸了出去。但并没有顺利地把王存兵的伪装扯下来。

  很多年以后,已经退休的王存兵在给他孙子讲自己以前的英雄事迹的时候,用来描述今天的场景用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刹那间,天空妖风大作!响晴白日顿时伸手不见五指!”

  一股巨型龙卷风毫无征兆地从天空中直冲下来!

  即使装备精良的钢铁战士也无法抵挡这自然的伟力,纷纷被强劲的风力弹飞向四面八方,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龙卷风狠狠地砸在王存兵的头顶,庞大的身躯恣意扭动着宣泄它的威力。

  城防军组成的包围圈也被这股力量扯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甚至连周围的民居都已经被憾得嘎嘎作响,仿佛马上就要倾倒。

  离王存兵最近的向夷被风吹得最远。虽然穿着装甲但也防不住脸先着地的结果,登时被摔得眼冒金星鼻血长流。

  龙卷风仿佛是拥有灵性,恶作剧似地旋转了一阵,击飞了更多城防军之后便直往天空冲去,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像它来的时候那样突然。

  等向夷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刚才王存兵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坑。

  人呢?!

  向夷和周围的人大眼瞪小眼,被风撕碎了?还是被卷走了?

  没人知道答案。

  ……

  铁胆游侠团下塌的旅馆后院。

  蜜朵端着一盆碎肉丁正往大篷车那边走。

  大篷车里是他们的俘虏——鸦人流翼。

  “早啊!小朵妹妹。”

  刚给车辆换好水的铁胆城游侠笑着跟蜜朵打招呼。早晨的阳光照在他年轻的脸上,牙齿白的耀眼。

  “你也早啊,小山哥哥!”

  蜜朵微笑着回答,这些天来她和铁胆城的几个游侠早就变得熟络了。

  “又去喂那个王八蛋?那个鸟人少吃一顿死不了!害得我们损失了那么多人。你可要小心点!”

  “他也是被人利用了啦,放心我会小心的。”

  年轻的游侠摇摇头:“唉,咱小朵妹妹就是心善,行叭!我去吃饭喽,要我给你拿点米饼吗?”

  “不用了,你快去吃吧!”

  目送小山离开后院,蜜朵也转身上了大篷车。

  大篷车里自然是五花大绑的流翼。

  不过凯恩好像还怕这样不稳妥,一到乌米城就先买了个大铁笼子把他给关了起来。弄了个双保险。

  蜜朵把盆子放在笼子边,流翼立刻把脑袋从笼缝里伸出来啄肉丁。

  他头上斑斓的羽冠已经恢复,被绑着的翼手上的羽翼也已经变得丰满。

  甚至这段时间在蜜朵的照顾下都有些吃胖了。

  蜜朵轻抚着流翼的头冠,好像对待一只宠物那样柔声说:“好鸟儿乖鸟儿,以后不要做坏事了好不好?”

  流翼扬起鸟头,嘴里咕咕叫了两声,也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而同一时间在旅店之外,正有一伙人在不怀好意地盯着刚出门的铁胆城游侠小山。

  “你看清楚没有?”

  “看清楚了,现在里面只有那个小丫头和几个二把刀的游侠。领头的几个人天不亮就去底城了。”

  “好极了,把迷药准备好。让这帮铁胆城的傻冒知道知道咱们大滩城的厉害!”

  ……

  王存兵努力地想睁开眼睛,但身体就跟鬼压床似的不听使唤。

  又过了一会,他发现自己好像连呼吸都有些困难,难不成自己就要在睡梦中憋死?

  不过幸好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久,不一会功夫他就感觉到新鲜的空气从鼻腔灌进了肺里。

  空气里的氧分子激活了他的大脑,他又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

  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王存兵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

  一只大手把一碗汤放在他面前。

  “你醒了?让铁老虎悬赏三座盐池的改造战士就这水平啊?这年头发财真是太简单了。”

  王存兵清了清嗓子,端起那碗汤喝了一口,味道出乎意料地爽口。

  “我这碗罗宋汤味道还可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