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穿刺恶徒 篝火晚宴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038 2019.07.27 07:56

  奥斯本摆弄着马刀,他知道藏在阴影里的游侠是谁,那些鬼族地匪身上标志性的伤口实在是太好辨认了。

  “凯恩!你出来吧!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

  奥斯本冲着地窖大喊。

  不多时,黝黑的地窖里传来一声回应。

  “我不觉得我跟一个叛军有什么共同语言!如果你们放下手里的枪,我就用我手里的矛跟你们谈谈人生!”

  奥斯本撇撇嘴角,冲旁边的地匪连招了三次手,那个蠢笨的鬼族才把燃烧瓶递给他。

  “凯恩!”

  奥斯本拎着燃烧瓶,上面的火绒已经点燃。

  “正如你所说,我这个背叛者是不会在乎什么荣耀的!我数到三!你如果不投降,我同样不会介意,烧死一个排名在前五十位的游侠!”

  不等地窖里的凯恩回应,奥斯本就大喊起来:

  “一!”

  “二!”

  “等一下!”凯恩的声音从地窖里传了出来。

  奥斯本放下燃烧瓶,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这个名叫凯恩的游侠如果卖给铁老虎当奴隶,可比那些土民价高多了。

  但凯恩说得却不是投降的话语。

  “第一,我要纠正你,我已经不是排行前五十的游侠,而是前四十!

  第二,我要提醒你,你在觉得自己稳赢之前先看看身后!”

  真是拙劣的伎俩。

  奥斯本心中暗暗冷笑,心道就是你凯恩再强,也不可能打败我们这么多人,所以他很愉快地回过了头。

  不料却发现一只杂毛大鸟朝自己猛冲过来!

  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只甩着舌头的大鸟已经来到了面前!

  王存兵一鸟撂倒奥斯本,紧接着滚鞍下鸟,手里二十响的盒子炮划出一个死亡半径。

  从枪口倾泻而出的子弹仿佛长了眼睛,每一颗子弹都打中了一个地匪的眉心。

  而那些稍微幸运好那么一丢丢的地匪也被随后飞来的箭矢给扎了个透心凉。

  最后才是武装越野车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

  栓头端着冲锋枪跳下车,看着一地的地匪尸体,皱着眉头说:

  “你俩手也忒快了,好歹留下几个让我开个响啊!”

  兔脚也从车的另外一侧跳下来,假腿把地匪翻个身。

  “这伙人应该就是刚才打劫那个村子的地匪,纳路特去看看地窖里是不是妇女和小孩,把他们解救出来。”

  紧随其后的蜥蜴人微微鞠躬,转身抬腿往地窖走去。

  王存兵打开镜面匣子上的枪机,开始往弹仓里面压子弹。

  这仿制的老古董还挺好用。

  就在这时,躺在地上装死的奥斯本猛地弹起!

  他双手猛甩!左手的燃烧瓶和右手的烟雾弹同时砸在地上爆燃!

  饶是王存兵这样的老鸟也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一招,百忙之中只顾得护住身边的蜜朵,却没想到腰眼上被受了惊吓的老杂毛给重重踢了一脚!

  其他人也是被烟火弄得慌了手脚,辨不清方向。像纳路特这样的高手偏偏离得又远。

  兔脚刚来得及拽住瞎窜的奔奔鸟,耳边只听一声枪栓拉动的声音,心中暗叫不好!

  奥斯本擎起转轮双管自动突击步枪,手指头已经压在了扳机上。

  “都给我死去……”

  危机关头,一道红光从地窖里激射而出!穿过烟雾直直地钉在了奥斯本的胸口!

  奥斯本的嚎叫卡在了嗓子眼里,瞪着眼珠子看着胸口的长矛,半天才憋出半句:

  “好快的……矛,不愧是铁胆城的……呃……”

  看见奥斯本倒在地上断了气,兔脚王存兵纳路特这才擦了一把冷汗。

  今天要不是地窖里的那哥们,估计兔脚游侠团非得翻在这小河沟里不可。

  “您几位可是泥沼镇的兔脚游侠团?今天幸亏有几位帮忙,不然可真的糟了个大糕!”

  地窖里走出来一个全副武装的游侠,等他摘掉护目镜脱掉防火服之后,却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年轻人。

  看着他拔起那染血的构装投矛,兔脚眨眨眼问道:“您是……铁胆城的‘恶徒穿刺者’凯恩?游侠排行榜上最年轻、潜力最高的游侠?”

  凯恩谦虚地笑笑,双手抱拳握着长矛朝他们打了个团躬,这才说:

  “年轻不见得多年轻,这两位和族小朋友才是真的年轻,要说潜力吗……那更是比不上这位两次击败萧奕兵的王存兵大佬喽。”

  说完话他走到王存兵面前,收起脸上的笑容,正色给他深鞠了一躬。

  “我谨代表铁胆城上下两万口人,向王存兵前辈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感谢您击败了我城的血仇萧奕兵!”

  这尼玛整的我跟革命先烈似的。

  老杂毛那一脚差点把王存兵的腰子给踢坏,现在能站着都不错了,眼见人家这么客气只能一边吸着冷气一边说:

  “别客气别客气,哎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当口,远处出现了一片灰色。

  那些都是刚被洗劫过村庄里的土民。

  王存兵望着那些拿回了自己微薄收成,以及原本将会被卖做奴隶的妻子孩子的土民们远去的背影。心里想得却是说不定这些人连这个冬天都熬不过去。

  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王存兵转头一看,发现凯恩也用同样的目光看着那些土民,甚至在某个瞬间比他还要来的深沉。

  ……

  黄昏将入夜。

  日没星闪时分。

  “来来来!别客气!招待不周大家将就吃哈。”

  一人多高的篝火旁,凯恩招呼大家席地而坐,一起享用晚餐。

  “哇!”

  蜜朵和栓头四只眼睛冒着星星,看着地上的二十个碟子十八个碗。还有用净木棍穿好,围着火堆插成一圈的兽腿蹄髈。

  别说他俩,就算王存兵从复苏到现在也是头一次见这么丰盛的晚餐。

  这叫招待不周,那您要是招待周全不得上满汉全席?

  全鸡整鱼、半扇驼马、整架的猪羊,放在火上烤出油,搁在水里炖出汁。

  油脂滴在燃烧的劈柴上,绽出一朵闪亮的油花。

  汤气绕在腾空的火焰中,舞出一团旖旎的风旋。

  王存兵看着脱去黑色游侠外套,露出红色内衬的凯恩,这大概是他在这个时代碰上的头一个土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