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凛冬将至 混乱再临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098 2019.07.23 09:11

  游侠公会里现在火药味十足。

  本土的游侠还顾着规矩一忍再忍,可那些雇佣兵可不顾及这么多,一时间污言秽语四起,说游侠们是只吃干饭的废物那都是最客气的说法。

  看着嚣张的雇佣兵和强忍怒火的游侠,王存兵还是没有动气,只是淡淡地说:

  “我今天代表游侠来是商量事情的,不是跟你们耍嘴皮子的,还是让老郑哥先说话,咱们的事情一会再聊。”

  要不是林林早就跟他交代过相关事宜,王存兵刚才就想把那几个贱兮兮的佣兵的眼珠子给扣出来当炮踩。

  但现在林林兔脚不好出面,自己可不能冲动。

  焊雷看着王存兵,歪嘴吐掉了嘴里的牙签。

  “怎么着?今天是怎么个意思?呵呵,我可提醒你们不要坏了规矩。林镇长不出面,让你这个姘头来撑场子?”

  王存兵还没有说话,老郑和李叔先坐不住了。他们从林林和兔脚父亲那一辈就待在泥沼镇,都是看着林林长大的老人。

  老郑忽地一下站起来!

  “焊雷队长!你怎么能这么讲话!我们泥沼镇雇你们给得也是行价!你们来到之后干得什么活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居然还这样说我们的镇主!”

  焊雷把脚从桌子上拿下来,用手指头扣扣耳朵,不耐烦地说:

  “得得得!还有完没完?你们有事说事,没事我可走了!”

  李叔拽了拽老郑的袖子,老头虽然给气得够呛,但还是坐了下来。

  雇这帮混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镇子里的游侠已经死伤了多半,虽然有蜜朵的神奇能力不用担心野兽的侵袭,但同类还是需要提防下的。

  尤其是再过一个多月就要入冬了,找不着食物的动物会变得凶猛,填不饱肚子的地匪亦会变得凶残。

  老郑接过酒保递过来的水杯灌了口水,压了压心头火气。这才把镇子面临的困难慢慢和盘托出……

  ……

  混乱之都。

  钢铁角斗场。

  无数混族已经把圆形阶梯式角斗场挤的满满的,血腥汗臭铁锈种种让人不那么舒服的气味是这里的主基调。

  斗兽场的正中心,已经布满了残肢和污血。

  一个高大健硕的混族人正擎着和他一样畸形的刀刃,正朝着观众们纵声嘶吼。

  那满是疥瘤的强健躯体同样涂满了同类的鲜血。

  周围的观众也在用同样的嘶吼声回应这战神一般的混族战士。

  漫天嘶吼之中,一个高音喇叭哑着破锣嗓子喊到:

  “恭喜断牙!他已经拿下了十连杀!只要再击败最后一位挑战者,他就将带领蛮族大军,为铁老虎大人夺取更大的荣耀!让我们为他欢呼吧!”

  一片嘈杂声中,大喇叭再次响起:

  “下面有请最后一位挑战者!戳骨!”

  钢铁角斗场的角门打开,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满场的呐喊声瞬间变成了哄笑。

  即使以混族人比较宽泛的眼光来看,那个叫戳骨的混族人也丑得有些过分了。

  整个背部隆起好似变异巨龟,四肢一长三短,手里拖着一根长矛,一瘸一拐地走到场地中间。

  当然。

  这戳骨也不是没有一丝优点,最起码整张脸就跟中了迎风一刀斩一样平整,畸形脑门四周的发量也比较多,如果不是背驼得太厉害,在混族人也勉强算个俊俏后生。

  断牙放下手中畸形大刀,冲着戳骨狞笑。后者却一副阴死阳活的表情,只是不住地摆弄手里盘的油亮的长矛。

  随着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决斗正式拉开了序幕。

  大刀挥舞生风!

  在断牙简单的思维里,这个戳骨会像其他十名挑战者一样,被他的大刀切成大小不一的碎块。

  可这回的挑战者明显不一样。

  戳骨背驼如龟却灵活似兔,一根长矛揣来手里,恰到好处地保持了他瘸腿的平衡。甚至抽冷子给断牙的脸上来了一枪杆子!

  断牙甩甩脑袋,似乎被打得懵了,嘴里的牙齿哗啦啦掉落,再挨上两下,他就可以改名叫碎牙了。

  一声狂怒的大吼过后,断牙体内的狂性完全爆发,浑身病态的皮肤都已经变成了酱紫色。

  大刀挥舞的速度比刚才快了至少三倍!

  这下换戳骨吃不消了。

  断牙一刀快似一刀,一拳猛似一拳!

  戳骨脚下踉踉跄跄,时不时被一根根残肢绊到。

  终于戳骨被断牙瞅了个破绽,一拳闷在了他的背上。

  戳骨扑倒在地,断牙大步上前,一刀扎在他畸形的脊背上!

  一股霉绿色的汁水从刀痕里冲起,直接扑到了断牙的脸上!

  断牙抛下大刀,双手捂脸一阵惨嚎,手指缝里不断有被腐蚀的脓水漏出。

  戳骨拄着长矛站起来,嘴角闪过一丝狞笑。

  被长矛贯穿了心脏的断牙到死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把能吸血的变异水蛭给养在背上。

  随着死去的变异水蛭掉在地上,戳骨跟着挺直了腰杆,抛下了长矛,他现在已经不需要这个武器了。

  背上那个被变异大水蛭咬出来的内三角形伤口还在冒着血浆,但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胜利了。

  在混乱之都,胜利就是规矩;胜利就是真理;胜利就是天皇老子;胜利就是万恶之源万善之本。

  在角斗场最高处的王座上,铁老虎把手里燃烧的半截雪茄烟按在一个和族女孩裸露的脊背上。

  女孩裸着背垂着头,整个身体正在因为疼痛在微微地颤抖。

  她的整个后背已经没有一块好肉。这也预示着她对于铁老虎来说即将失去价值。

  然后她就会被赏给其他混族人“用”,直到用坏了为止。

  粗如树桩的手臂上权戒闪耀,比雪茄烟还粗的手指却比树皮还要粗糙。

  用这样的手指把雪茄烟送进肥厚的嘴唇里,带着和族少女皮肉味道的烟气从那里被吐了出来。

  烟雾朦胧了铁老虎的面容,不过他那好似随时都含着一块糖一般的嗓音却异常地清晰。

  “把沸血兵团交给这次比赛的优胜者。”

  铁老虎的独特嗓音似乎无论在哪里都能形成混响。

  他又抽了一口雪茄,和族女孩背上自然再次多了一处伤口。

  “告诉他,在第一片雪花落下之前,把乌米城纳入我的版图!”

  雪茄烟灰如雪般徐徐落下,掩盖了地图上代表乌米城的标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