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血骨当碎 泥沼成镇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139 2019.06.27 08:54

  火焰在王存兵的拳峰上开出一朵硕大的红色莲花。

  不过从混族头目的视角看去那红莲之中绽放的却是一颗夺命的骷髅!

  骷髅状的巨大火球把地面犁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狠狠地砸在混族重型装甲战车上。

  巨大的力量把战车推得横向平移,最后顶在了那钢铁风车的根部炸出一声轰天巨响!

  一朵小小的蘑菇云从风车底部升起,那黑红的云朵好像一个拙劣的鬼脸。

  与此同时近四十米的钢铁风车发出一声悲鸣,仰面朝天倒了下去。

  满是尖刺的战车已经面目全非,在高温高热下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堆破烂。

  半融化的战车里突然传出野兽般的嚎叫,混族头目居然没死!

  战车的装甲和他身上的铠甲让他在高热的火焰下捡回一条命,不过他现在身上已经片缕不存,骡马般厚实的皮肤也被大面积烧伤露出下面黑红色的肌肉。

  剧烈的痛苦把他体内的狂性完全激发,他爬上头顶上三米宽风车扇叶,一边怒吼一边找寻敌人的踪迹。

  不过他的敌人也根本没打算藏。

  王存兵跃上了与他相对的另外一柄扇叶,机械臂赤芒流转,冷冷地盯着对头的混族。

  平躺在地上的巨大风车无风自动,承载着两个即将判生决死的对手开始缓缓转动。

  风车下面的火焰越烧越旺,只等着吞噬落下的失败者。

  无需再有言语上的交流,两个人同时朝对方扑去。

  三十米的距离转瞬即过,两个身影在以老虎为图腾的中轴上碰撞在一起!

  肉拳碰上铁掌!

  只一招高下立判。

  混族头目惨嚎着跪下,王存兵的机械臂已经捏碎了他的指骨扳断了他的手腕。

  机械臂持续发力,骨头碎片混合着血肉沫开始从铁指头缝里往外挤。

  混族头目跪在地上,嘴里已经嚎不出音了。

  王存兵上前一步,机械臂勒住了他的脖子,右手按住了他的头顶。

  “知道人最痛快的死法是什么吗?就是被扭断脖子。”

  王存兵藏在长发下的眼睛闪过一丝狠厉,他想起了刚才那些被火焰焚烧之后只剩残骸的幼童尸体。

  “但你不配,我给你找了一个更合适的死法!”

  切断机械臂能源,回归初始形态,王存兵在脑海中给数字中枢下达了指令。

  “收到指令,正在切断能源供应,十秒钟后解除第一形态恢复初始形态,你太狠毒了,你太狠毒了。”

  这特么什么二百五系统,居然会吐槽本体?

  且不论王存兵心里对系统作何感想,但混族头目生命最后的十秒钟绝对是他人生中最漫长最痛苦的十秒。

  亮红色核能构装机械臂开始解构重组,无数个构装零件就像无数把钝口的锉刀,在一厘米一厘米地碾碎头目的双颊和下颌。

  混族人只来得及发出半声惨嚎,下巴就被绞了个稀碎。

  王存兵右手死死按着这混球的脑袋,迸了满脸的血骨沫。

  幼时他最喜欢干的事就是蹲在村口看张屠户杀猪宰羊灌腊肠。用潇洒的姿势往绞肉机里塞肉块的张屠户可是他儿时最初的偶像。

  所以今天第一次绞肉的王存兵并没有半分心理负担,甚至还有些驾轻就熟的意思。

  头目的脑袋已经被削没了一半,拼命挣扎的身子终于软了下去,竟是被活活痛死了。

  随着混族人最后半个脑袋被挤成了碎块,凤骁又恢复了最初的模样,蜷抱在王存兵的胸前,中指“梆”地一声树得笔直!

  吹掉中指上挂着的颅骨碎片,王存兵随着旋转的风车环顾四周,原本生机勃勃的瓜田已经被烧成一片黑色的荒地。

  一阵风刮过,黑色的灰烬漫了满天,前进的路途是否隐藏在这灰烬之后呢?

  ……

  阴霾连通天地,模糊了它们之间的界限。

  放眼看去,目力所及之处除了零星几棵盘着枯枝的小树,就只剩单调的令人发疯的灰色。

  这灰色仿佛一直是天地间的主基调,无论从前现在还是遥远的未来。

  忽然,远处的灰色仿佛活了过来,正在轻微地蠕动着。

  活着的灰色越来越近,原来是三个穿着破烂灰袍的人。

  三个人稀疏的头发也带着一种浅灰色,在脑袋后面松松地挽了一个发髻,鬓发却随意散乱着,随着趿趿拉拉步伐微微摆动。

  三人虽然相貌不同,但都生着两条倒八字眉,满面皆是愁容。

  每个人胸前都背着一个粮食袋,里面鼓鼓囊囊不知道装得什么。

  “老万,离泥沼镇还有多久?”

  “应该……快了吧?”

  “老万,会有游侠帮咱们吗?”

  “应该……能有吧?”

  “老万,听人家说游侠只收硬货,可咱们只有白米……”

  “够了!”

  中间那个灰袍人突然发起火来!

  “找不到游侠,地匪抢走粮食大家死路一条!”

  老万指着两个同伴的鼻子厉声说道:“还有你媳妇!你闺女!都保不住,必须要找到愿意帮助咱们的游侠!!!”

  ……

  兔脚珍而重之地从驾驶座下面一个不起眼的暗格里掏出个小桶般大小的罐子,拧开盖子拿出防潮纸,捏出一点白色的结晶体放在面前的汤锅里。

  栓头一瘸一拐地走过来,一个多月前的枪伤已经好了大半,现在他成了兔脚游侠团的汽车驾驶员——责任教练是全能兵王王存兵同志。

  把手里的钳子递给躺在油罐车下修车的王存兵,他便好奇地伸过脑袋问兔脚。

  “兔脚姐,这白色的沫沫就是盐吗?”

  兔脚点了点头,把盐罐子小心地藏好,用长柄铁勺搅了搅锅底,各种不知名的植物块茎上下翻滚,再随手翻翻火堆旁烤得直冒油的硕大野老鼠。

  “我说兔啊,你好歹也给俺们哥俩的老鼠肉上撒点盐啊!这一天天的嘴里都淡出鸟了。”

  王存兵从车底下钻出来满嘴漏风地说:“好消息,这破电池又让我给修好了;坏消息,最多再跑二十公里就彻底报废玩球。”

  说完一屁股坐在火堆旁,拿起那充满“核毒”的野老鼠就啃。

  “二十公里。”

  兔脚眉头微皱:“差不多够我们赶到泥沼镇进行补给……蜜朵!下来吃饭。”

  在油罐顶上的铁架子上收衣服的蜜朵听见兔脚的呼唤,赶紧结束了短暂的祷告,从一旁的梯子上爬了下来。

  四人围坐在火堆旁,王存兵和栓头吃肉,兔脚和蜜朵喝汤。

  谁最后吃完谁刷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