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栓头治伤 佣兵有病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121 2019.07.22 12:30

  泥沼镇。

  上午大概十点多,太阳还是和往常一样没从阴云里露出脸来。

  泥沼镇平日里日照时间就少得吓人,这也是整个镇给人的感觉都是湿乎乎的根本原因。

  王存兵从低矮的房门钻出屋子,抬头看看天,抽了抽鼻子,用双手紧了紧身上的皮袍,抬腿往栓头的屋子走去。

  一路上遇到不少人都跟他打招呼,王存兵也一一点头回礼,毕竟自他来了之后,泥沼镇的周边都安全了许多。

  别的不说,躲在树林子里专门打人黑棍的混混都已经绝了迹。

  不过王存兵招呼人归招呼人,眉头还是一直紧皱着。

  从沼泽回到泥沼镇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其他的都好,连大黄和小白两只奔奔鸟都自己跑了回来,就是栓头这伤势……

  刚来到栓头的木屋门口,正巧碰见兔脚端着个火盆出门倒炭灰。

  两者一照面,一贯高冷的兔脚反而显得有些扭捏起来。

  王存兵冲她一笑,低头进了屋子。

  屋子里不仅很干净,而且干燥温暖,这都是蜜朵和兔脚的功劳。

  指望王存兵这样的糙老爷们照顾病人,无异于痴人说梦。

  原本他不想这么早来看栓头,就是怕兔脚尴尬,但今天上午他还有别的事,所以特意早来了那么一会。

  栓头趴在炕上,身子底下的狗皮褥子被炕火熥得柔软且温暖。

  身上盖着的驼绒毯子也是每天都放在炭火上烘干抖净才能上他的身。

  王存兵坐在炕边上,拿起一根油光锃亮的粗擀面杖,构装臂稍稍运行几秒,便把擀面杖烤得滚烫。

  滚烫的擀面杖在栓头的后腰来回滚动,可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大兵哥,我的腿还能好吗?”

  这个问题栓头几乎每天必问,答案也是千篇一律。

  “安心养病!这点小伤算个啥?我以前一个战友小jj炸飞了都能接回来,相信哥,没事!”

  王存兵撒起谎来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心里素质超级过硬。

  栓头将信将疑地转过头,虽然一个月过去了,自腰部以下根本没有任何知觉,但他还是不断地催眠自己:

  我一定可以好起来!一定能好!

  兔脚把空火盆放回屋子里,还没等王存兵和她说话,便逃也似地走了。

  一方面她对栓头心存愧疚,毕竟是为了给她拔出“铁毒”大家才下得沼泽,栓头才受了重伤。

  另一方面,自从在沼泽里王存兵又一次救了她之后,她仿佛也对他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至于这种感觉是什么,也只有当事人最清楚了。

  用镇子里老中医的“古传奇法”给栓头理疗完之后,王存兵又一次迈出了房门,朝镇子中心的游侠公会走去。

  来到游侠公会门口,纳路特和蜜朵早就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这两位现在可是他的迷弟迷妹。

  蜜朵自不用说,对王存兵是崇拜有加。

  蜥蜴人纳路特对王存兵也是倾佩万分,用他的话说在沼泽要不是王存兵压阵,估计他早就做了曼特的刀下亡魂。

  不过他们今天聚在这里可不是来喝酒的。

  纳路特撩开了棉布门挡,和蜜朵一起紧跟在王存兵后面进了公会。

  游侠公会的人今天可是不老少。

  以幸运老马为首的几个游侠坐在屋子的一侧,看见王存兵三人进来连忙站起来问好。

  这几位游侠可是泥沼镇望天游侠团硕果仅存的几位老人了,大多数团员都已经牺牲在无名小村大战萧奕兵一役当中。

  而另一侧则是人数数倍于游侠团的雇佣兵团。

  这群雇佣兵都是在那场战斗之后,林林花大代价从临近的城市雇佣来保障泥沼镇日常守备任务的。

  专业不专业且不说,这伙子人是又能吃又能造,素质也是差得吓死人,有事溜墙根,没事敲寡妇门,明里暗里已经和本镇的游侠冲突过好几次了。

  这伙雇佣兵的头子叫焊雷,现在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中间的桌子边上。

  桌子边上还坐了两个人,一个是管交易所的老郑、一个是管药管粮的李叔。

  老郑一身蓝袍,李叔一袭白衣,焊雷全身黑甲。

  不过三个人都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只有管事的才能穿红披艳,也是这里的规矩。

  这围巾王存兵也有一条,不过因为是兔脚给他的,所以没有戴。

  泥沼镇的最高统治者林林还没有出现,不知道这次她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三个人焊雷咬着牙签;老郑看着账本;李叔帮着扒拉算盘,就是没有一个人讲话。

  王存兵也不见外,过去问了声好就拉了把凳子坐下,顺便招手跟酒保要了一碗泥沼镇的特产白河酒。

  他现在可是兔脚游侠团的副团长,闹呢,该摆得谱还得摆。

  吸溜了一口酒水,王存兵长出一口气,“舒坦!还是咱们镇上的酒够味。”

  夸张的语气引得身后的蜜朵抿嘴微笑。

  焊雷翘着腿仰着头,眼珠子往下一耷拉,从翘在桌子上的鞋缝里甩了王存兵一眼,不阴不阳地说:

  “白河酒虽然好,可不能当饭吃,喝多了照样跑肚窜稀,你们泥沼镇的游侠估计就是这玩意喝多了才被萧奕兵一波团灭的吧?哈哈!”

  焊雷身后的一帮二流子雇佣兵也跟着起哄,惹得老马几个人拍案而起大声喝骂。

  要说单对单,一个游侠对付三个雇佣兵也不成问题,但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打不过人多。

  雇佣兵和游侠最大的不同就是极其擅长人海战术,俗称围殴。

  王存兵面带微笑,看着嚣张的雇佣兵们乐呵呵地说:

  “话可不能这么说,咱们镇子里的酒既然这么差,你们的人可是没少造,每天的供给少一点都要骂街,我说得没错吧?”

  焊雷这回连眼珠子都懒得耷拉了,双眼望天鼻孔哼了一声说:

  “我们这么牛叉的雇佣兵团,你们就给了那么点硬货,已经是捡了天大的便宜,再加上这个破地潮得人都长霉了,更特么可气的是连个像样的娘们都没有,这让兄弟们入冬怎么过!”

  “就是就是!这不得憋出个鸟来!哈哈哈”

  “神特么憋出个鸟,是把鸟憋坏了吧!”

  “说的不错!咱们都是外来户,不像有些人,左拥右抱!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啊!”

  一帮雇佣兵一边嘴里胡嗪,一边用猥琐的眼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王存兵身后的蜜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