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火海满目 鞍里藏身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202 2019.06.24 07:55

  王存兵单手端枪,脚下横向移动,一梭子7.62毫米口径的子弹以短点射的方式从枪口呼啸而出。

  破旧的冲锋枪准星和缺口都已经被磨平,不过他也根本没打算瞄准。

  在他那超神一般的枪感指引下,几十发子弹无一疏漏全部命中目标。

  仅剩的混族骑士连吭都没吭一声就全部掉下坐骑,变成了他枪下的鬼魂。

  抛下空枪,他撒腿就跑,因为身后的火线已经烧到屁股了。

  ……

  大风车下的混族战车正在炮手的操控下喷射出一道道火焰,把矮地瓜田变成了一片火海。

  混族头目眼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鼻孔中哼了一声,转身冲身后两个穿着白色长袍的人说:

  “动手!”

  那两个白袍人带着口罩和护目镜,虽然看不清相貌,但肯定不是混族人。

  他们听见头目的命令之后,立刻从口袋里掏出利剪和快刀朝那些低垂着脑袋的和族孩童走去……

  祭祀还在一旁抽打着被捆绑的栓头撒气,同样被绑住的蜜朵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

  “够了!”

  头目一把夺过祭祀手里沾满鲜血的棍子:“种子!不能!弄坏!”

  祭祀那张脸并没有因为扭曲而变得更丑,因为她的丑陋已经触到了最底线无法更低了。

  ……

  王存兵扛着昏迷的兔脚来到隐藏在伪装网下的改装油罐车旁边。

  这里离瓜田已经有一段距离,火烧得再凶也燎不着他一根毛。

  把兔脚平放在地面上,三下五除二剥掉她的外套和防弹衣,王存兵开始着手处理她腹部的伤口。

  先手嘴并用把那些散碎木刺拔出来,姿势虽然不雅,但谁叫他只有一只手可以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眼看只剩那一截矛杆还插在兔脚的身上,王存兵爬起来跑到燃烧着的瓜田边,捡起一根烧着的植茎赶紧跑了回来。

  把火种卡在立着中指的机械手上,他攥住插在兔脚身上的半截矛杆运运气,然后猛地一拔!

  兔脚一声惨叫!醒了过来

  王存兵扔掉矛杆,拿起火种就往她伤口上杵!

  兔脚又一声惨叫!晕了过去……

  原本王存兵还打算加点火药消消毒的,不过想想还是直接上火烧更直接有效。

  顾不得满脸的鲜血,他这独臂残障人士又是一顿忙活,好歹止住了血,但包扎问题又成了拦路虎。

  王存军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穿的那件印着“9527集团军特种作战大队优秀教练员”的短袖,心想要不是刚才看你吸引敌人火力的份上,我才不救你呢,还是用你自己的衣服包扎吧,毕竟原汤化原食。

  接着他秉持着救人如救火的原则,依然手嘴并用把兔脚最后一件贴身的衣服撕成布条包扎伤口,末了还在伤口上打了一个蝴蝶结。

  王存兵立起身子长出一口气,抹了抹满脸的血汗,娘的,这比一趟十公里武装越野都累。

  不过这娘们的身材真是不错啊!

  他刚一抬头,正好对上兔脚那双丹凤眼,你是什么时候醒的?

  王存兵咽了口口水,努力控制自己的目光不往下滑。

  “你看,这也是为了救你才……不好意思哈。”

  “车里有纱布。”

  “……”

  为了缓解尴尬,王存兵抄起她那把双管左轮,抖开转轮,能装十二发子弹的弹仓里还有四发子弹。

  “枪借我用下。”

  说完也不等兔脚回答,就把左轮插在了裤腰带上。

  兔脚十分不解地看着这位“身残志坚”的原祖人:“你要干什么?”

  王存兵转过头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自以为邪魅狂狷的笑容:“你我都救了,不救那个给我送了几天饭的小伙是不是有点不仁义了?”

  “……”

  看着兔脚依然费解的目光,他又自信地笑着说道:“我是去救人,不是去杀人,四发子弹足够了!”

  ……

  在混族头目的催促下,两个穿白色长袍的人终于完成了工作,其中一个正在清理沾满蓝色血液的工具,另一个把一个锈迹斑斑的大铁箱往战车上搬。

  除了这两个人和那混族头目之外,就只剩祭祀和另外两个混族人还呆在这个钢铁铸成的大风车下面。

  剩下的十几个地行龙骑士都已经被王存兵和兔脚联手放倒在矮地瓜田里,现在估计已经烧得嘎嘣透脆了吧。

  不过混族头目明显不在意这些。

  “种子!果实!装车!你!滚开!”

  头目一把把要上车的祭祀扔得老远,穿着宽大亚麻袍子的祭祀一下摔在一堆燃油瓶上——这原本是兔脚这帮游侠的战利品。

  “混蛋,果实也摘了,田也烧了,快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断了胳膊的祭祀变得歇斯底里。

  两个混族人正拽着已经昏厥的蜜朵和还在挣扎的栓头往这边走。

  祭祀跟在头目后面还在纠缠,她现在是一刻也不想在这充满核辐射的地方待了。

  就在这时,一条地行龙从火场边缘晃晃悠悠地跑了过来。

  “你!骑龙!”

  头目被祭祀缠的烦了,一脚把她踢倒,恶狠狠地说到。

  穿着铁鞋子的大脚板差点把祭祀给踹得背过气去,但她不敢不听,惹急了他把她杀了吃肉都不是不可能。

  祭祀爬起来跑到地行龙的旁边。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地行龙的身侧还有一只脚在等着她。

  “给老子滚!你个丑比!”

  在地行龙身侧玩了个“鞍里藏身”的王存兵一脚正中祭祀的面门,把她脸给生生踹成了“C”形。

  别说,这一脚下去倒顺眼多了。

  王存兵滚鞍下龙,落地一个漂亮的战术翻滚,单膝跪地右手平伸连发两枪,打空了最后四发子弹。

  一枪打在战车底部的油箱,另一枪命中放在地上的燃油瓶。

  燃油爆炸的热浪掀开了他打绺的长发,露出了棱角分明的脸庞。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王存军左边构装机械臂抱在胸前中指伸的笔直,脚下大步流星跑过去扛起栓头就跑!

  “原祖人!你快救救蜜朵!”

  被横担在地行龙身上的栓头急急地对骑在鞍子上的王存兵说到。

  王存兵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你那小媳妇呢?咱俩能跑就不错了。

  大概看出他并没有回头的意思,栓头开始在地行龙背上猛烈地挣扎起来。

  这一挣扎不要紧,竟把重心不稳的王存兵从鞍子上给晃了下来。

  脚下是已经被烧的覆盖了一层焦黑的土地,王存兵猝不及防跟满地的黑灰来了个亲密接触。

  “妈的,你这混小子想死别拉着我……”

  但接下来的咒骂却卡在了嗓子眼里,因为王存兵看到了足以让他出离愤怒的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