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泥沼镇里 白河酒中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437 2019.06.29 08:50

  “啪!啪!”

  两声枪响划破阴霾,惊起几只黑鸦。

  油罐车停下,兔脚爬上车顶,一阵风卷过,把她披着的黑色斗篷吹得烈烈作响。

  “我是兔脚游侠团团长!来泥沼镇做交易!”

  “交易什么?”

  炮楼上传来的声音比黑鸦的聒噪还沙哑。

  兔脚打开蜜朵递过来的盐罐,捏起一撮结晶再任由它们从指尖落下。

  “白盐!”

  话音刚落,几个人影就争先恐后地从炮楼下的暗堡里跑出来,搬开了横在地上的路障。

  “辛苦。”

  兔脚用勺子蒯了两大勺盐放在领头那人的手心里。

  小头目用手指沾了一点放在嘴里尝了尝,立马眉开眼笑地说:“泥沼镇欢迎你,美丽的游侠女士。”

  一声呼哨,焊满尖刺的铁栅栏在齿轮的搅动下缓缓地收拢,泥沼镇向外来者敞开了大门。

  镇里的路并不比外面好多少,但一路上不怀好意的目光却变多了。

  在这里没有法律,只有规矩。

  规矩是什么,也没有明文规定,但只要你来到这个城镇里,都应该心中有数。

  破旧的木屋散落在稀疏的木林间,有的房子甚至连屋顶都没有,但却有人影不时地从窗口闪过。

  如果你贸然走过去,很大几率会踩到隐藏的捕兽夹,胸口或者脑门会吃上一枪,运气好的话可能只会挨上一棍,然后对方连底裤都不会给你剩下。

  所以这里的第一条规矩就是收起好奇心,该干啥干啥。

  油罐车晃动着身子,喘着粗气,一步一挪地挨到了泥沼镇的停车场,往那里一趴就再也不动了。

  兔脚带着栓头租了一辆推车准备去泥沼镇的交易所,王存兵则表示想带着蜜朵往集市上逛逛。

  兔脚嘴唇动了动,仿佛想阻止他们,但看了一眼蜜朵期盼的目光,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只是塞给了她一把短枪。并把身上的游侠徽章给了王存兵,还额外给了他一把子弹。

  镇子一般有三个中心:交易所,公平交换明码标价;集市,以物易物全凭自愿,有可能会淘到宝贝,当然这种几率不是太高。

  最后就是游侠公会,这里是游侠接受悬赏任务的地方,一般来讲也是镇子的行政中心。

  这三个地方相对来说也是比较安全的地方,所以兔脚才放心让王存兵带着蜜朵过去溜达。

  两个人一个用斗篷遮住机械臂,一个用游侠夹克上的兜帽和防尘领遮住头脸,遛着路边朝集市走去。

  泥沼镇的集市说白了就是个十字路口,和外围相比不过是房屋稍稍集中一点,有门有顶不那么破旧,大多数临街的店铺却都关着门,一派萧条景象。

  路上稀稀拉拉的行人大多数穿着亚麻原色的衣袍行色匆匆,最多木然洒上王存兵他俩一眼,脚下绝不会有丝毫停留。

  王存兵和蜜朵在满是泥泞的道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泥沼镇果然名不虚传,走到那里都是一鞋底烂泥。

  十字路口的正中心是游侠公会,这是镇子里唯一一栋石头构造的建筑,整个屋子就像是一个倒扣在地上的大碗,静静地立在泥沼地里。

  从敞开的门口走进去,这里的情况明显比外面好了很多。

  整个建筑分成上下两层,上层除了有个小旋梯之外其他的地方都被厚厚的木板糊的密不透风。

  几个煤油灯把下层照得出人意料地敞亮,沿着石墙竟然还有一个弧形吧台,吧台尽头是贴着任务清单的大黑板,黑板旁边还有一块木板,那里密密麻麻按编号写满了名字。

  这是前一百名游侠的排行榜,除了前十个名字之外,几乎每天都会有旧的名字被擦掉,然后新的名字被写上去,天知道依据的是什么。

  穿着花格子衬衫的酒保兼任务管理员正靠在吧台里侧用净布心不在焉地擦着酒杯。

  酒架旁边最醒目的位置上画了一个禁枪的标志,在这间屋子里是严禁擦枪走火的,违者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以前也不是没人试过,但试过的人无一例外都消失了。

  屋子中间摆了几张桌子,若干把椅子,大部分都空着,只有两张桌子上有人。

  中间的一张桌子上的四个游侠正在玩骰子,黑色夹克油得发亮。面前都堆着或多或少的子弹作为筹码。

  边上的桌子上趴着一个穿黑色皮风衣的游侠,牛仔帽盖住了他的脑袋,从桌子上空着的三四个酒瓶来看他明显喝多了,而且年纪已经不小,银灰的的头发在帽子下亮的刺眼。

  木质的地面出乎意料地干净,一方面是有人经常打扫,一方面是门口那几个鞋擦子的功劳。

  王存兵一进门,几道目光就扫了过来,看见他胸口的游侠徽章之后又不约而同地转了开去。

  两个穿着蓝色衣服的鞋童立马打起来精神,拿着鞋擦子专业且迅速地把他俩满是泥泞的鞋子擦净。

  王存兵点点头,递给两人一人一颗子弹,两个鞋童朝他鞠了一躬,又回到门边的小凳子上打盹去了。

  他拉着还在东张西望的蜜朵坐在吧台的圆凳上,抛给酒保两颗子弹,不一会两杯米白色的酒就摆在了他俩面前。

  “大兵哥,这是什么?”从出生起就只吃矮地瓜喝清水的蜜朵低声问到。

  王存兵端起酒杯闻了一下,这应该是介于米酒和白酒之间的一种酒浆,他倒不是谗酒,只是不想让自己在这里显得很突兀。

  “这叫神仙水,喝了可以和神灵沟通。”

  王存兵戏谑地看着蜜朵,嘴里又开始口胡。

  蜜朵自然当了真,端起足有二两的杯子一引而尽,然后砸吧砸吧嘴:“嗯,好喝,再来一杯!”

  王存兵:“……”

  酒保再次把两个酒杯倒满,善意地提醒到:“这是泥沼镇的特产白河酒,度数很高,不要被它的外表蒙骗了呦。”

  蜜朵一口一杯,脸颊泛红,空杯子磕在吧台上,宛如一个经验老道的酒鬼:“再来!”

  酒保“……”

  ……

  “三百升燃油市价白盐500克、六百发子弹市价白盐750克、药品一个基数市价白盐320克、清水五大桶市价白盐125克、枪油两公斤市价白盐185克,一共是……”

  “一共是1880克,加上给交易所的抽水,最后是2068克。”

  交易所的老头抬起头,冲栓头一伸大拇指:“可以啊,小伙子,比我算盘珠子扒拉的都快。笔给你,签个字。”

  闷头搬东西的栓头拿起笔签上了兔脚的名字,引起了周围一波赞叹,毕竟这年头识文断数的人不多了。

  兔脚快手快脚地把交易来的物资装上小车,拉起栓头赶紧离开,要是被人认出他和族人的身份,恐怕以后就不会太平了。

  大部分的必需品都已经淘换到手,但最重要的车载电池却已经缺货,听交易所的负责人说好像最近混乱之都有什么大动作,市面上的电池都被铁老虎扫购一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能在泥沼镇等一等吧。

  两个人推着小车匆匆忙忙往停车场赶,一路上却发现很多人在往集市中心的游侠公会方向跑过去,好像那里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

  兔脚脸上闪过一丝忧虑,别不是那俩货惹出什么事了吧?

  事实证明,怕啥来啥这句话并不是没有丝毫依据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