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刀影箭光 黑瓷白酒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018 2019.07.25 09:34

  一道灰影从王存兵身侧飞出!

  刀光一闪!

  蜥蜴人纳路特甩腕纳刀,“食铁兽”缓缓敛去锋芒。

  前面的雇佣兵同时感觉腰间一凉,十几条腰带竟被这一刀斩断!

  就在前面的人弯腰提裤的时候,后面的人亦感觉眼前绽放一片寒星!

  十几枚构装箭矢的分裂箭头“夺”地一声插在佣兵身后的石墙上!

  蜜朵折弓收箭,笑眼弯弯只是望着王存兵。

  后面的雇佣兵无论高矮,脑袋中间都被锋利的箭矢剃掉了一绺头发,成了“反式”的莫歇干发型。

  机械构装臂组件响动的声音传来,一股高温红色雾气从“凤骁”里析出,聚在王存兵的头顶凝而不散,和那忽隐忽现的金色电光组成了一个狰狞兽首,望着雇佣兵们无声地咆哮。

  “都特么不想活了是吧?”

  刚刚长出淡淡眉毛的眼眶衬得王存兵的目光分外的凶狠。

  他目光横扫过去,竟无一人敢与他对视。

  大概其佣兵们谁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年轻人竟然是上古的改造战士。

  ……

  林林大马金刀地坐在太师椅上,身上穿了一件用整头驼犀牛腹皮硝制的长风衣。

  整个一女版座山雕。

  王存兵充满恶意地腹诽着。

  林林脚底下是一堆各式各样的枪械。

  “都在这里了?”林林问。

  “一个弹子也没懋”。老马答。

  被缴了械的雇佣兵们蔫头耷脑地蹲在地上聚成一堆,最前面是捧着脸的焊雷。

  他下巴挂钩刚才被某人一拳打脱,现在还没接上。

  泥沼镇的实际统治者扫了他们一眼,开始发号施令:

  “从今天起,所有雇佣兵的武器暂寄游侠公会;

  把雇佣兵分成五个小组,由本镇游侠任组长负责管理,负责镇子的日常防卫任务;

  从即日起,佣兵的口粮减少一半,分配给土民。这些粮食算是借的,来年还双倍!”

  吩咐完老郑和李叔之后,林林又转过头对焊雷说:“这就是我们泥沼镇的规矩,你明白了吗?”

  焊雷瞅了一眼王存兵,后者冲他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啊吧!(明白)啊吧!(明白)”

  焊雷一张嘴,哈喇子就顺着错位的下巴流了下来。

  蜜朵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引得游侠们也哈哈大笑,林林都差一点没绷住。

  王存兵上去捏着他的腮帮子把脱臼的下巴给他怼了回去。

  游侠们领走了雇佣兵,在林林甩开皮衣伸了个懒腰。

  “我妹估计该把中午饭弄好了,老郑叔,老李叔咱们吃饭去!”

  栓头的屋子里驾起了一口大耳铁锅,里面的杂碎汤已经翻滚了好久。

  打开屋顶天窗的兔脚刚跳下房顶,正好赶上林林带着王存兵几个人走了过来。

  老老少少几个人围锅坐好,每个人面前都有两个黑瓷大碗。

  一个碗里码了一层冷切白肉,白色的瘦肉边缘还挂着酱白色的汤冻。

  另一个碗里当然是泥沼镇的特产白河酒,酒浆和瓷碗黑白分明,相得益彰。

  滚烫的汤混合着肺肚肠头浇进黑瓷大碗里。

  冷切白肉被热汤一激立马喧腾了起来,瘦肉肥汤混合在一块,再被米白色的酒浆一戏,更添十二分的香醇。

  几个人趁着热乎劲吃肉喝酒,栓头也靠在墙上捧着大碗猛造杂碎汤。

  老郑喝了一口汤,抿了一口酒,就放下了筷子。

  人年纪一大,心思头难免就多一些。

  “大英啊。”

  老郑喊着林林的乳名。

  “这眼瞅着还有一个月出头就入冬了,可咱的粮食我咂么着,就算扣了佣兵的口粮,也得个三四千斤的口子补不上啊!”

  这个口子补不上,就得有人饿死。

  这句下文老郑没提,但大多数人心里都有数。

  王存兵端起碗来和纳路特碰了一下,刚才要不是他出暗招封住了焊雷的气脉,王存兵还真不好搞定那憨货。

  就算最后勉强搞定了,逼格上也会差了许多。

  “不就是过个冬吗?整得这么紧张。”

  王存兵灌了一口酒,呲呲牙说到。

  李叔的大脑门上刚摁了一把烟灰止住了血,苦笑一声说:

  “老弟,你是不知道这年头的白毛雪多吓人。等一入冬,头一场雪少说也得个三天三夜,摞起来足有人头高!有些离镇子远的散户,能活活憋死在屋子里。这两年还好点,前两年雪里还有核毒,对!按你们原祖人的叫法叫核辐射。一场雪落下来,就有不少屋子得空出来。一个冬天少说得有个十场八场雪。有小点的镇子,过个冬,人都绝户了。不信你问老郑。”

  老郑一声长叹:

  “可不咋地,咱们泥沼镇幸好有这白河酒的特产。往年近冬的时候,拿粮食换酒的车队都从交易所排到镇子口。别说多一两百人,就是来上半个城的人也不是不能养活。哎!可今年奇了怪了,咱把酒送到人家那里换粮食人都不要,邪了个门啊!老李你说是不是?”

  还没等李叔搭话,林林端起酒碗和蜜朵碰了个响,仰头一饮而尽。

  这屋里,也就她俩的酒量算得上旗鼓相当。

  “还不是一个月以前有些人在沼泽地里放了个上古时期的窜天猴,落下来的残火烧了周边几个城镇的庄稼地,整的今年咱们这边的粮食特别俏手。”

  林林嘴里嚼着大肠,双眼看着锅里的杂碎汤,把罪魁祸首给捅了出来。

  王存兵端着汤碗,一脸尴尬地窒在了那里,半天才憋出一句:

  “这……这结果谁都不想嘛……”

  兔脚往锅底添了两块柴,接过话茬问道:“关键现在怎么办?你还许着还人家双倍的口粮。”

  林林又干了一碗酒,长出一口气之后,重重地说:“借粮!”

  “借粮?!”

  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反问。

  周围产粮食的十寨八镇老郑领人早就趟过来一遍了,谁手里也没有过冬的余粮。都是仅仅能够顾住自己。

  看着林林半天不说话,李叔试探性地问道:“难不成,大英子你打算去你舅舅家……”

  林林点头:“不错!就是去乌米城借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