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茶馆有耳 街口无依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156 2019.08.15 21:21

  王存兵两只耳朵支愣的好似郊兔。端着茶杯假装喝菜汁茶,全副的心神却只放在背后那张桌子上的几个美女身上。

  倒不是他突然起了什么色心,只是这几个毫无防人之心的女娃子正在讲很重要的事。

  “菱花姐不要生气啦,不就是一个傻小子吗?咱们不理他!”

  “就是就是,听说咱们的莉莉安小姐已经回来了耶,菱花姐有没有见到她?”

  “对啊!对啊!菱花姐你说说嘛。”

  看来这几个女孩子都对莉莉安很是关心,不停地催促菱花。

  一声轻叹从身后传来,王存兵心中一动。几乎差点就想回头看看是什么样的美女才能发出这么好听的声音。

  耳边又听见那个如初雪般软糯的声音略带一丝无奈地娓娓道来:

  “城主大人自从爱德华死后性格大变,连我这个亲卫军统领都不能接近小姐的寝房。也不知道她消失这么多天是个什么情况。”

  周围的几个女孩不约而同地发出失望的叹息。

  其中一个女孩大概是个火爆脾气,立马嚷道:“城主怎么这个样子?!他如果不想要自己的女儿,就把莉莉安小姐还给我们!为什么……”

  她一句话没说完估计就被人按住了嘴唇,紧接着又听见菱花压低声音说:“慎言!忘了翠青是怎么死得了吗?!”

  这句话像一块大石头,一下子压住了所有的声音。

  过了一会,那个火爆脾气女孩用带着哽咽的声音低声说:“像这样煎熬的日子,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我,我们的乌米城,怎,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几个女孩低声抽泣的声音传过来。这哭泣声不仅是悲伤,更多的是压抑许久的愤怒和不甘。

  王存兵默默无言地喝完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菜汁茶。看来蓝田玉说的不假,乌米城的领导层,确切的说就是桑吉本人已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就在王存兵坐在茶馆里品着茶听美女聊天的时候,栓头这边却遇到了大麻烦。

  一条偏僻的小街旁。

  三个城防军拦在了他的面前。

  一个斜挎着冲锋枪的小头目迈着八字步走到栓头身旁。用枪托敲敲他身后大车上的一堆茅竹,嘴里阴阳怪气地说:

  “小子,你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非得让本大爷好好跟你说道说道是吧?”

  栓头额角已经见汗,他身后大车上那一堆茅竹中间的几根里面藏着给反抗军的食盐。

  小头目貌似知道点什么,但栓头委实不知道他说得“规矩”是个啥意思啊!

  蓝田玉这个操蛋玩意根本就没跟他说过这个事!

  眼看小头目越来越不耐烦,栓头的双拳已经开始慢慢攥紧,丹田一股热流上涌。烧的胸口一团火热。

  他现在已经开始计算打倒这三个人之后逃跑的几率有多大。

  至于蓝田玉反抗军的补给赶紧有多远扔多远。

  王存兵都跟他说过,留得山在,就有柴烧。

  小头目还在作死的边缘疯狂地试探:“呦呵小子,你瞪着俩眼珠子瞅我干啥?不服是吧?”

  就在栓头动手的前一刻,另外一个城防军说话了:“队长我看算了吧,这小子明显没有什么油水。”

  小头目一双眼睛立马斜了过来,不阴不阳地说:

  “管你屁事?你搞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已经不是空天游侠团的游侠了!你们那怂包团长都被赶去看大门了,你还想着行侠仗义呢?”

  那人听见小头目说这话,脸色立马涨的好似猪肝一样黑红。一双大眼紧盯住小头目,浑身竟然散发出一种凌冽的杀气。

  栓头暗叫一声“好险!”

  想不到这人相貌平平,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刚才如果自己傻啦吧唧的动手现在八成会躺在地上。

  赶紧动手啊!光瞪有什么用,把这王八蛋给弄死,我好跑路啊!

  栓头心中殷切的盼望很快落了空。因为那人只是冷哼了一声便收敛了杀气,转脸看向一边不再吭声。

  小头目的后背也是一层冷汗,这个人原先是蓝田玉的得力干将。空天游侠团被城主桑吉勒令解散之后便加入了城防军当了一个小卒。

  虽然现在蓝田玉失了势,但是要是把这哥们惹毛了半夜把他从冠顶边上扔下去都很有可能。

  毕竟像他这样无足轻重的小头目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小头目看那人不说话,当下也不敢再得瑟,却把一肚子邪火撒在了栓头身上。

  “妈的!把东西都给我卸下来!手脚敢慢一点都按私通叛军处置!”

  枪头已经戳在了栓头的胸口,他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怎么还不动弹!”

  小头目一拉枪栓,用枪头怼了栓头一下,差点没走火。

  就在这紧要关头,刚才已经救过栓头一次的芬玉再次出现。

  “呦,我的大队长,什么事生这么大气啊?”

  小头目一看见芬玉,两只眼睛立刻乐成了沟。

  “芬玉大姐啊!”

  小头目的嘴角已经裂到了耳朵根,哈喇子就差没往下流。一双眼色咪咪地不住打量芬玉。

  “您怎么有空来这,这个点您不应该在酒场运酒糟吗?”

  芬玉翻了他一眼,眉目中满是成熟女性独有的风情。

  “怎么啦?咱们犯错认罚。活不少干,还不让休息啦!我原来伺候莉莉安小姐的时候,也没见桑吉大人说过啥。”

  小头目:“那哪能!搁咱们冠顶谁不知道你芬玉姐不光干活是一把好手,更是个会体恤人的好大姐。”

  说完这色鬼就想对芬玉动手动脚。

  芬玉一巴掌把他的咸猪手打下去,笑骂道:“别想吃老娘豆腐!莉莉安小姐可已经回来了,说不定过两天我还得去伺候,要是我跟他说道说道,信不信她扒了你的皮?!”

  “别别别!千万别!”

  小头目双手乱摇一脸的惶恐。看来以前是被莉莉安收拾过。

  “芬玉姐我错了,快饶了兄弟吧!”

  “哼,哎!这位赶车的小兄弟也是自己人,还要检查吗?”

  “放行!立刻放行!”

  “这还差不多,回头到我那喝酒去。”

  “一定一定!”

  芬玉走到栓头跟前,低声笑道:“怎么样,你这一声姐没白喊吧?”

  栓头一抹脑门子上的汗,也低声说:“芬玉姐,真多亏有你。”

  “有话回头再说,赶紧下冠顶。”

  “好嘞!”

  栓头刚要去牵拉车的驮兽,忽然听见一个声音高声喊道:

  “等一下!”

  栓头还没回头,却发现芬玉脸上已经变了颜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