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刀展神技 仇火焚身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248 2019.07.19 09:01

  一阵剧烈的疼痛刺激着纳路特的神经。

  蜥蜴人强忍住几乎让他晕厥的剧痛手中环首刀横里一挥,把两个构装体的脑袋齐齐削了下来!

  在两把激光剑烧灼肉体的呲呲声中,纳路特以刀做枪,单手掷出!

  刀光流星飞坠,把半空中扑过来的构装人生生穿透,巨大的力量带着它倒飞出去钉在了身后的墙上。

  兵刃刚一脱手的一刹那。

  纳路特旋身急转,电光火石之间闪过两把凶刃,反手拔出嵌在体内的激光刀一左一右刺进另外两具构装人体内。

  最后,也是最致命的一刀却从背后砍过来!

  这一刀的时机、角度、速度、力量都恰到好处。

  即便纳路特此刻不是身受重伤这一刀也不可能避过。

  一刀两断那是必然的事情。

  但是!

  作为这个时代最顶峰武者最优秀的弟子,纳路特自然不会死在这必死的刀锋下。

  激光刀刀锋入体的一刹那,纳路特几乎只凭触觉断定了刀刃的走向。

  骨骼肌肉在这种极限的条件下应合着刀锋做出了最大限度的调整,以求把自身的伤害降到最低。

  激光刀刀光划过,青色的血液混合着碎鳞扑了机械构装体满身。

  它的拟态脑袋上电子眼忽忽闪烁,似乎在奇怪经过电子脑缜密计算本应该把敌人砍成两段的一刀为什么只划出了一道伤口?

  但它已经没有再验算一次的机会了。

  纳路特一脚踹飞最后一具构装体,手臂挥动,两道银光没入构装体的胸口。

  那构装体摔在地面上,扭动抽搐了两下,胸口有两柄只露出圆环状刀柄的飞刀插在那里。冒出了两朵火花就再也不动了。

  看着最后一个敌人倒下,纳路特用双眼环视四周。

  周围的显示屏漆黑一片,仿佛也被他精湛的斗技惊得说不出话来。

  打倒了所有敌人的纳路特终于放下了一直提在胸口的那股气,颓然倒在地上,浑身疼得好似针扎一样。

  但此刻他的心中却只有微微的悲凉。

  师父,如果您能让我多修炼些气功的话,我就不会如此狼狈了吧?

  ……

  大口径机枪的枪口喷射着火焰。

  抛弹口里迸飞的弹壳雨点一般滴落在泥水里。

  半河手持机枪,一手按住提木,一边大吼一边冲着萧奕兵射击。

  他眼中的怒火已经战胜了心中的恐惧,因为敌人是那个十恶不赦的萧奕兵!

  那萧奕兵为了寻找构装造物而摧毁的城镇里,是否也有半河的家乡?

  萧奕兵把两条机械臂解构成钢铁盾牌护住全身,子弹打在上面溅起四散的火星。

  但这些火力远远不够。

  狙击枪震天的枪声又一次响起!

  反器材狙击步枪瞬间撕裂了萧奕兵的双腿!

  “婊子!你真的想死吗?!”

  高傲如萧奕兵怎么会接受自己跌在泥水里?

  抛弃了所剩无几的肉体,萧奕兵用钢铁构装成了几只细长且锋利的针足,活像一只长了个大脑袋的帝王蟹。

  脖子下两颗微型核能反应炉是他的命脉所在,他现在也是给逼得急了,不然是万万不会暴露自己的核心。

  远处的兔脚满脸绽开鲜红的桃花。

  她的惯用眼已经完全看不见,枪上的瞄准镜也已经完全被摧毁。

  现在只能用左眼凭反器材狙击步枪上的最基本的准星缺口来瞄准,刚才那一枪能打中萧奕兵已经用完了所有的运气。

  化身机械长腿蟹的萧奕兵两个反应炉转得飞快,大大地提升了他这个形态下的速度。

  萧奕兵迈动四足开始横向移动。

  半河提着重机枪跟着横扫过去,但始终离他差着一线的距离。

  兔脚猛地擦去几乎要流进左眼的鲜血,把手里最后一颗子弹压进枪膛,提前预估好了萧奕兵的前进路线,手指已经开始预压扳机。

  突然!

  兔脚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炽亮的闪光瞬间闪得她眼前一片雪白!

  原来是老奸巨猾的萧奕兵引着莽撞的半河打爆了用来储备燃油的油罐车。

  强烈的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几乎掀翻了所有的车辆和装备。

  气浪把半河也掀翻在地,还没等他爬起来,一只针足就刺穿了他的肩膀把他钉在了地上。

  “看不出来,你这小子还挺带种啊!”

  萧奕兵的头发眉毛已经被爆炸产生的火焰烧掉了七七八八,满脸全是焦黑,一个光光的脑袋下面晃荡着两个反应炉,然后就只有四只机械针足。

  这副模样那里还是什么“止啼者”的冷酷造型,简直是搞笑滑稽到了极点。

  半河这次根本毫不退缩,两眼瞪得好似铜铃扭头大吼道:“你杀了我妈妈!你杀了她!我要报仇!嘶……”

  萧奕兵控制细针足增生出一枚枚倒刺,然后在半河的身体里旋转拧动着,妄图施加给他更深刻的痛苦。

  但半河对他的仇恨却超越了肉体所带来的痛苦。

  年轻的游侠双眼瞪的通红,牙关咬得死死的愣是一声不吭死死瞪着萧奕兵。

  看见肉体的折磨已经屈服不了半河,萧奕兵的丑脸上现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你妈妈?抱歉我不记得是谁了,如果我早点知道是哪位死在我手下的女人能有你这么个有血性的儿子,我一定会让她在死之前再体验一下做女人的乐趣,相信我,我的功夫还是不错的。”

  萧奕兵翘起一只针足一脸淫邪地说。

  半河眼角迸出血来!

  他嘴里大声吼叫,身体不停地挣扎,倒刺刮在骨头上的声音清晰刺耳!

  “你……这个畜牲!禽兽!咳咳……”

  同样被气浪掀飞的阔山斜斜地躺在那里,四肢还插着那些两头收尖的铁棒。

  “咳咳……”

  阔山嘴里喷出血沫,但鲜血掩盖不了他眼中的怒火。

  “你……这个恶魔,当年就为了抢夺我们铁胆城的构装资源,居然趁夜突袭了我们的城市……可你为什么……咳咳……为什么得到了构装造物还要屠城!连襁褓中的孩子都不放过!”

  最后几个字阔山几乎已经是吼着喊出,他对萧奕兵的仇恨并不比半河来得少。

  萧奕兵轻哼了一声仿佛对这个问题嗤之以鼻。

  “为什么,斩草不除根,等着被人报复?看来我当年干的不够彻底,留下你这个祸害,哦,忘了告诉你,当年从你们铁胆城夺过来的构装物根本对我没用,最后让我当战利品献给了铁老虎,这老流氓就是好忽悠,一下就赏给了我两个和族美女,这还真得谢谢你们铁胆城的人呢。”

  完全无视两人恨不得生吞活剥他的目光,萧奕兵得意洋洋地挥动机械尖足。

  “别急,我这就送你们去见你们的亲人,见面记得给我带声好。”

  就在这时,昏迷中的蜜朵双手忽然散发出淡淡的蓝色荧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