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兵临赤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灯火如豆 酒白诉仇

兵临赤途 许泪痕 2265 2019.07.28 13:04

  兔脚从车上搬下来几罐白河酒,分给凯恩的同伴。

  王存兵在帮忙搬酒的时候,更加笃定了这哥们是个土豪的猜想。

  因为人家那十辆大卡车里最少有五辆里面装的都是武器弹药。

  那枪油的味道可瞒不过他老人家的鼻子。

  十架大车首尾相连围成一个大圆圈。凯恩一伙二十几个人,也围了过来,坐在篝火边喝酒吃肉。

  和凯恩同行的除了一个同样穿红袍的干巴老头之外,还有四个身手特别好的游侠更是惹人注意。

  几碗酒下肚,气氛活络了起来,聊了一会天,王存兵发现凯恩这哥们的三观还挺正。

  这位铁胆城副城主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吃过苦受过累,通过努力之后发了家,为人谦厚的实干型土豪。

  而且他的性格也是比较直爽,当兔脚问他为什么脱离自己的车队,一个人跑到小村庄边的时候。

  凯恩哈哈一笑,道是自己去年在这附近遇到一个牧羊女,两人一见钟情。

  当时有任务走的急,约好了今年来找她,没想到却遇上了地匪洗劫村子。

  小情人没找到,倒是先遇到了王存兵一行人。

  王存兵哈哈笑道:“听凯恩兄弟这么一说,我倒是真想见见是什么样的美女值得上好几大车的武器弹药当聘礼。”

  凯恩奇道:“老哥你不知道啊?乌米城城主比武招亲嫁女儿,给附近有实力的城市都发了帖子,我带的这些物资都是为我哥哥提亲准备的。哈哈,牧羊女可要不了这么多聘礼!”

  王存兵和兔脚对望了一眼,这个消息他俩还真不知道。

  乌米城的城主桑吉就是兔脚的亲舅舅,即是说这次是她的表妹比武招亲?

  或许趁着这个喜事的劲头,桑吉一高兴能借给他们粮食也说不准?

  接下来大家又闲扯了几句,天色将晚,吃饱喝足的众人带着各自的心事回帐篷休息去了。

  不过有些人是暂时睡不着的。

  凯恩没有住在帐篷里,他一般都是睡在车上,因为作为团队最强的那个人,他需要负责看管珍贵的物资。

  煤油灯一盏如豆,拎在凯恩的手里。

  他登上了一辆卡车,后面跟着那位穿红袍的干巴老头。

  伸手把煤油灯挂好,凯恩笑着说:

  “老钟叔,我知道错啦!您就别追上来骂我了,来!大侄给您倒杯酒,这可是我哥给我留的,我都没舍得喝。”

  米白色的酒浆盛在透明的高脚杯里,老钟叔枯瘦的手指捧着丰盈的杯子,却没有喝上一口。

  “二小子,那几个人你打算怎么弄啊?”

  凯恩把瓶口在鼻子底下绕了两圈,然后把酒瓶封好藏起来,只是望着老头不说话。

  他想听听几乎是见证了铁胆城历史的老人的意见,其实最主要还是他懒得想。

  老人却没有说话,只是摇晃着杯子里的酒浆,喃喃地说:

  “这杯白河酒快陈了二十年了吧?咱们铁胆城自被萧奕兵屠城到现在也有十五年了吧?”

  凯恩沉默,但眼底却掠过一丝仇恨的火焰。

  当年萧奕兵带着混族大军屠城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四五岁的孩子,不过那情景却是一辈子也不能忘却。

  老钟叔呷了一口酒:“你那时候小,不知道还记不记得……”

  “我当然记得!”

  凯恩栗色的头发在灯火的照耀下微微跳动,声音也带上了名为仇恨的情绪。

  “那年我五岁,哥哥把我藏在地窖里,我透过木板缝隙看见他被萧奕兵抓住,为了逼问熔炉的位置生生砍断了他的十根手指!可他那年也不过十岁啊!”

  凯恩接过老钟叔递过来的酒杯,喝了一口酒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

  煤油灯跳动了两下,似乎要熄灭。

  老钟叔打开灯罩,拨动火头,车厢里再次变得明亮。

  “你和你哥都是好样的,是咱铁胆城的汉子,这次如果你哥哥能顺利迎娶桑吉的女儿,凭借咱们的军工实力和乌米城的种植技术,可就再也不用怕那混族的铁老虎喽!”

  凯恩哦了一声,心里估计还在想着那个牧羊女。

  老钟叔把话头又绕回了最初问题:

  “那几个泥沼镇的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把他们绑了!送给铁老虎换盐池!”

  凯恩咬牙切齿,说得跟真得一样。

  老钟叔一个爆栗敲在他脑门上:

  “这么大人了,还没个正形。且不说咱们跟混族有血海深仇。要是跟铁老虎勾搭上了,以后在中立地界可没法待了。”

  凯恩嬉皮笑脸:“中立地区的城镇哪个不和铁老虎有血海深仇,足够把他淹死一万次!可惜这GRD还活得好好的!”

  老钟叔也跟着微笑,不过接下来却话锋一转说:

  “不过我提醒你,咱们可不能和他们搅在一起,毕竟萧奕兵在投靠铁老虎之前,可就是泥沼镇的人,而且他反水之后第一个屠的就是泥沼镇。”

  “老钟叔,我听说当年泥沼镇的老镇主对萧奕兵可是不薄啊,为了他跟自己的小舅子桑吉都闹翻了,想不到这人这么毒辣!”

  “唉,谁说不是呢,这些原祖人向来行事就比较乖张,要不能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弄出来个毁灭世界的大战?听那个王存兵说要去借粮,我看桑吉也不一定就会念旧情。等快到乌米城的时候咱们就一拍两散,毕竟还得以比武招亲的事情为主。”

  “放心吧,老钟叔。我这次约了几个高手,一定为我哥哥把这趟婚事给办成!等到快进城的时候我把情况和王存兵他们说清楚,他们应该也能理解。”

  老钟叔点点头,凯恩两兄弟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可以说是比亲儿子还了解。

  老大巴蒂斯虽然双手残废,却是个宅心仁厚的城主,老二凯恩也有干劲、有头脑,懂得尊重长辈。

  更难得的是兄弟俩虽然年纪轻,但都懂得以大局为重,即使为了集体利益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这样才让铁胆城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再次崛起。

  老钟叔走下卡车,裹紧了身上象征权利的红袍,看看头顶瀚瀚星河,不禁长出一口气。

  如果巴蒂斯能顺利跟乌米城的千金联姻,铁胆城就能和乌米城互为倚仗,说不定还能和秩序之城、混乱之都三足鼎立,达到一种平衡的和平状态。

  这样自己这把老骨头也就可以退休安享晚年了。

  正在老钟叔幻想美好晚年生活的时候,他眼角突然捕捉到了一抹黑影从营地边缘掠过。

  “什么人!”

  老钟叔一声怒喝,同时拔出了腰间的短枪。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个上过榜的游侠。

  这一声喊把值夜的、没睡的、躺在那里装睡的都给惊了起来。

  霎时间呼啦啦围过来一堆人。

  但在半明半暗的篝火照耀下,片草不生的荒地一眼就能望到头,哪有半个人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