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天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狂暴剑魂

飞天舞剑 死神舞 4754 2019.07.25 23:02

  凉州战场

  陈维突然使出一剑飞仙,半空中的黑衣人顿时大吃一惊。

  虽然看到陈维也能使出叶逸的看家本领,黑衣人极为震惊,但是他虽身在半空中,反应却极为迅速,奋起全身功力抵挡住了陈维这招一剑飞仙。

  因为陈维自知武功修为与黑衣人相差甚远,就算突然使出叶逸的一剑飞仙,也无法将黑衣人就地击杀,所以他使出一剑飞仙后,就立刻用尽自己最快的速度,往村民们离开的方向迅速的跃去,几个起落间,瞬间消失在凉州战场上。

  虽然陈维的一剑飞仙无法将黑衣人当场击杀,但是也让黑衣人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待黑衣人反应过来时,陈维早已经远走了。

  黑衣人望着陈维和村民消失的方向,面露诡异神色。

  此时,凉王听到牢房随近有异响,连忙带着人赶过来查看,待看到浑身是血的黑衣人时,众人都惊呆了,心想当今武林,何人能将他伤成这样?

  凉王看到浑身是血的黑衣人,顿时心中一愣,疑惑地说道:“叶将军,你这是?这是发生何事了?“

  黑衣人冷冷地看了凉王一眼,并不言语,封住了自己身上流血的穴道,接着转身朝军营方向走去。

  看到黑衣人竟然没有理会凉王,凉王身后一位长须将军立马持剑拦住黑衣人的去路,怒声喝道:“叶如风!王爷在问你话呢!“

  叶如风冷冷地看了面前的长须将军一眼,手中的长剑突然向对方刺了过去。

  见叶如风突然出手,长须将军心中顿时一惊,急忙提剑抵挡。

  叮~的一声响,长须将军喷血直退,手中的长剑断成了几截掉在地上。

  众人见叶如风随便使出一招,就将凉王最喜爱的战将之一,打得是吐血而退,顿时心中震惊,众人全都恐惧的望着全身是血的叶如风。

  此时的叶如风,眼神寒冷地望着众人。他浑身是血,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凉王望着眼神寒冷的叶如风,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说道:“叶将军,你请便就是。“

  叶如风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寒着脸转身快速离去。

  长须将军望了一眼叶如风离去的背影,接着转身走向凉王,双腿跪在地上,双手抱拳说道:“王爷,未将无能!“

  凉王连忙扶起跪在地上的长须将军,脸上微微一笑,说道:“将军无须自责,叶如风可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你一位战场上厮杀的将军,如何会是他的敌手!“

  长须将军站起身来,看着木门大开的牢房,疑惑地说道:“王爷,牢房像似已经人去楼空,恐怕将士们的‘军粮’有失。”

  凉王看了一眼牢房大门,顿时若有所思,过了一会,他冷冷地说道:“牢房里面关押的都是叶山村的村民,而叶如风也是叶山村的村民,看来此事恐怕和叶如风有关。”

  听到凉王如此说,众人顿时你一言,我一语,吵杂地说道:“王爷,军中不能无米啊!“

  “王爷,如若军中无粮,将士们空着肚子,如何与敌军厮杀啊!”

  长须将军双手抱拳,说道:“王爷,叶如风如今身受重伤,未将愿带一万精兵,前往军营擒杀叶如风,只要叶如风一死,要捉回叶山村的那些村民,简直是易如反掌。“

  凉王摇了摇头,冷冷地说道:“叶如风目前还不能动,如若他不让捉回叶山村的村民,你们就去这随近其它的村子看看。“

  听到凉王如此说,长须将军急忙说道:“王爷,这附近方圆百里,全部都是空村庄了。”

  凉王冷声说道:“王主薄,凉州战场随近,还要哪些村落?”

  凉王身旁的一位文官连忙说道:“王爷,随近方圆百里,除了叶山村之外,还有赵山村,孙山村,刘山村等等。“

  凉王冷冷地说道:“这些村落只够大军坚持几天,这随近还有其它村落吗?“

   见凉王相问,王主薄顿时颤抖地看了一眼长须将军,慢慢地说道:“王爷,这随近还有一个李山村。“

  听到王主薄说出李山村,长须将军立马冲向王主薄,提着他的衣领怒声喝道:“无耻小人,你竟敢欺瞒王爷?李山村根本就没在凉州战场百里之内!“

  看到长须将军怒气冲冲的模样,王主薄心中异常恐惧,他急忙看向凉王,颤抖地说道:“王爷,属于不敢欺瞒王爷,李山村就在叶山村的东边,两个村落相距不到三里。“

  见王主薄还不改口,长须将军连忙拔出身上的佩剑,怒喊着刺向他:“你还敢在王爷面前胡说八道,我要杀了你!“

  见长须将军要杀自己,王主薄顿时大声喊道:“王爷,救命啊!属下所说之话句句属实!“

  眼看王主薄就要血溅当场,在场的将军们心中无不拍手称快,此人竟敢在凉王面前说出他们家人所在的村落,简直是死有余辜!

  长须将军手中的长剑眼看就要刺穿王主薄的胸膛,就在他脸上的笑容快要绽放时。

  突然,凉王拔出了身上的佩剑,闪电般的刺向长须将军手中的长剑。

  只听见叮的一声响,长须将军应声倒地,手中的长剑碎成几截掉在他身旁。

  在场的众人还未看清凉王是何时拔出的长剑,长须将军就已经倒在地上了。

  王主薄呆在原地,额头上的冷汗不停地往外冒着,他以为自己今日得罪长须将军,必定会必死无疑,却不曾想到,凉王竟然会亲自出手,救了自己一命。

   王主薄过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缓过神来,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还活着,而且毫发无损。

  长须将军站在不远处,震惊地望着面前的凉王。他如何都想不到,凉王竟然也是用剑高手,而且他的武功修为,竟然还在自己之上。

  在场的其他将军回想起刚刚之事,凉王突然出手,瞬间就将长须将军击败。恐怕凉王的武功修为,要远胜他们。众人想到此,顿时全部不敢轻举妄动。

  过了半柱香左右的时间,凉王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突然仰天长笑。

  望着突然大笑的凉王,听着他那寒冷至骨的笑声,在场的众人无不感到毛骨悚然。

  过了一会,凉王停下笑声,冷冷地说道:“众将听令!“

  众人连忙跪在地上,双手抱拳,异口同声地说道:“未将在!“

  凉王冷冷地说道:“本王令你们各自带兵返家,将你们本村所有的村民全部带到凉州战场。“

  见凉王令自己将家人带来凉州战场,在场的众人心中顿时愤怒无比。

  众人望着凉王身后的大军,只能强忍住心中的怒意。

  望着怒气冲冲的众人,凉王虽然面露微笑,但是语气却是无比寒冷地说道:“本王只给你们三日时间,如若三日后,你们没有带人前来,本王会亲自将你们捉回来当军粮!“

  众人强忍住心中的恐惧,异口同声地说道:“未将遵命!“

  凉王冷冷地看了众人一眼,接着纵身向军营跃去,几个起落间,瞬间就到了军营大门口。

  待凉王一走,一位白发将军连忙看向长须将军,着急地说道:“李将军,你看此事,我们大家如何是好?“

  李将军看着白发将军,冷冷地说道:“赵将军,为了我们自家的亲人,不如我们却捉其它村落的人。“

  听到李将军如此说,赵将军顿时双眉紧锁。

  李将军看向身旁的两人,冷冷地说道:“孙将军,刘将军,你们二位觉得此事如何?“

  孙将军和刘将军相互看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如此甚好!李将军所言,甚合我等心意!“

  李将军又看向赵将军,冷冷地说道:“赵将军,你觉得此事如何?“

  赵将军看了一眼三人,苦笑着说道:“既然众位将军都没有意见,那么我也没有意见!“

  李将军说道:“如此甚好!我们大家立刻分头行事,三日后在此相见!“

  众人商议完毕便一起回到军营,各自领了兵而去。

  凉州战场,十里亭

  距离凉州战场大约十里处,有一座十里亭。

  叶春树身上的伤本来就未痊愈,如今一路抱着小唐唐,带着村民们连夜逃了十余里,顿时伤口复发,脸色惨白如纸。

  妇人望着叶春树胸口处的红色血迹,顿时大吃一惊,急忙说道:“春树,你受伤了?“

  叶春树强忍着疼痛,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轻轻地说道:“娘,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突然,叶春树两眼一黑,抱着小唐唐晕在了地上。

  妇人连忙抱起小唐唐,摸着春树惨白的脸,着急地喊道:“春树,你怎么了?春树,你不要吓娘啊?“

  村民们听到妇人的呼喊,连忙回过头来,看到躺在地上的叶春树,急忙围了过来,疑惑地说道:“春树她娘,发生何事了?“

  “春树她娘,春树她怎么了?“

  妇人只会哭泣地说道:“春树,你醒醒啊!你不要丢下娘和小唐唐!“

  看到躺在地上毫无反应的叶春树,村民们顿时手忙脚乱,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小唐唐看到叶春树胸口的血迹,急忙从衣袖里拿出一颗药丸,立刻放在了她的口中,接着朝妇人喊道:“奶奶,拿些水给娘喝。“

  村民们见小唐唐拿出一颗药丸放在叶春树口中,顿时觉得奇怪,待听到他说要拿水给叶春树喝时,有村民便将水袋递了过来,沉声说道:“这水是我刚刚经过山涧时取的,快给你娘喝吧!“

  小唐唐连忙接过水袋,接着迅速打开水袋盖子,然后将水袋靠近叶春树的嘴边,轻声说道:“娘,你喝口水吧!“

  叶春树闭着双眼喝了一口水,口中的药丸立马顺着水流进了肚子里。

  见叶春树喝了水之后,村民们都紧张地望着她。

  过了一会,叶春树突然睁开了双眼,立马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不到胸口的疼痛了,顿时疑惑地说道:“咦!为何我的伤全好了?“

  妇人见叶春树的伤竟然好了,顿时看了一眼小唐唐,高兴地说道:“春树,是小唐唐治好了你的伤。“

  叶春树望着妇人,惊讶地说道:“娘,你是说,是小唐唐治好了我的伤?“

  妇人笑着点了点头,村民们也笑着说道:“春树,我们大家都看见了,是小唐唐治好了你的伤。“

  听到妇人和村民们如此说,叶春树惊喜地抱起小唐唐,高兴地说道:“小唐唐,是你治好了娘的伤吗?“

  小唐唐依偎在叶春树怀里,想起陈维将药丸给他时所说的话,“如若你娘胸口有血迹,你一定要将这颗药丸放到你娘口中,然后用水服下,你娘的伤便会痊愈。”

  叶春树笑着说道:“小唐唐,你为何不说话呀?是不是害羞了?”

  小唐唐轻声说道:“娘,这颗药丸是和你一起的叔叔给我的。“

  听到小唐唐如此说,叶春树顿时疑惑地说道:“是陈兄弟?他为何还没有追上我们?难道他被叶如风缠住了,无法脱身吗?“

  看到突然不安的叶春树,妇人连忙说道:“春树,你不要着急,陈少侠武功高强,他一定会安然脱身!“

  叶春树望向凉州战场方向,突然大声喊道:“陈维,你答应过我的事还没有办到,你可千万不要言而无信啊!“

  凉州战场,山涧坡

  陈维用一剑飞仙击伤叶如风后,便纵身向来的方向快速返回,几个起落间,瞬间来到了距凉州战场三里外的山涧坡。

  听到泉水叮咚响,陈维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急忙朝水声处跃去。

  望着在夜色中发光的泉水,陈维趴在水边,痛快的喝了几大口泉水。

  陈维喝足泉水后,便坐在山涧坡上,望着天上一轮明月高照,顿时想起在碧海小岛上的日子。那时的我虽然年纪很小,每日却要在师父的监督下,不停的练剑,但是我真的不想练剑,我很想离开碧海小岛,离开师父,过一过逍遥自在的日子。

  可是,当我真正离开了碧海小岛,离开了师父,我却又怀念起碧海小岛上的日子,怀念起师父。师父,你如今身在何方?

  突然,坐在山涧破的陈维感觉到后背一寒,急忙怒喝一声,身形暴涨。

  一位少年手中握着长剑,正站在刚刚陈维坐在的山涧坡上,他抬起头,空中的双眼疑惑地望着半空中的陈维。

  半空中的陈维拔剑刺向山涧坡上的少年,手中的断剑瞬间刺在少年的右臂上。

  少年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他突然用手拔出刺在右臂上的断剑,面容诡异的望着陈维。

  陈维借助月光,看清了少年的面孔,顿时惊呼道:“剑魂?”

  剑魂望着陈维,突然诡异一笑,手中的断剑瞬间甩向了陈维,接着人也飞向了陈维,手中的长剑在月色下冒着寒光。

  望着迎面飞过来的断剑,陈维纵身一跃,反手握住剑柄,与剑魂硬碰了一招。

  叮~~的一声响,陈维与剑魂瞬间弹射而出。

  陈维望着不远处的剑魂,大声喊道:“剑魂,我是陈维,你不认识我了吗?”

  听到陈维的喊声,剑魂双眼中似有茫然神色,他望了一眼陈维,觉得此人似曾相识,便慢慢地走向陈维。

  陈维看到剑魂像似认出了自己,顿时向剑魂走了过去,笑着说道:“剑魂,我的好兄弟,我还以为你已经不记得我了!”

  待陈维走近时,突然一道诡异的胡琴声响起,剑魂听到胡琴声,顿时立刻变得异常狂燥,站在陈维面前大吼大叫。

  陈维走近剑魂,大声喊道:“剑魂!你怎么了?”

  陈维抻手放在剑魂的肩膀上,身体里的内力源源不断地进入到剑魂体内。

  随着陈维的内力进入到身体内,剑魂脸上的痛苦之色越加严重,他脸上的青筋暴涨,整个身体正在不停的颤抖着。

  看到剑魂的情况不妙,陈维心中一惊,心想他这是什么怪病,竟然连内力都无法压住他。

  突然,剑魂怒吼一声,双手成拳,瞬间打在了陈维的身上。

  陈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剑魂双拳击飞,摔在不远处,晕了过去。

  剑魂转过身,纵身向东跃去,几个起落间,消失于夜色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