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天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城中对决

飞天舞剑 死神舞 3732 2019.06.28 21:06

  唐门,唐峰

  叶逸一剑飞仙,将魔教三大长老逼退,急忙蹲下查看唐飘的伤势,发现其受伤严重,有走火入魔的症状。

  叶逸急忙将唐飘抱进房间,唐飘突然并拢双指,点向叶逸左肩,叶逸似早已知晓,将全身内力汇聚于左肩上,唐飘双指点在叶逸左肩上,瞬间被叶逸内力震晕,叶逸脚步不停的将唐飘抱进房间内。

  陈维望着叶逸,心想叶逸修为极高,一剑将魔教三大长老击杀,为免被他发现破绽,看来此地不宜久留,想到此,陈维转身离去。

  地上的陈长风伤势已缓,望着转身离去的陈维,疑惑的喊道:“这位少侠请留步!”

  陈维身体一震,转过身来,平静的说道:“不何阁下喊我,所谓何事?”

  陈长风站起身来,看了还在疗伤的陈真一眼,接着走向陈维,说道:“阁下跟叶岛主一起前来唐门,为何就要离去?”

  陈维说道:“在下只是偶遇叶岛主,既然如今唐门有事,在下就不打扰各位了。”

  陈长风笑道:“无妨,少侠既是叶岛主的朋友,也就是我们唐门的朋友,今夜何不留下歇息,明日再离去如何?”

  陈维双手抱拳,淡然说道:“在下不敢打扰,告辞了。”

  陈长风望着去意已决的陈维,无奈只好抱拳相送,心中顿感疑惑,心想此人既随叶逸前来,却似对叶逸抱有敌意,似乎对唐门也抱有敌意,想到此,不禁苦叹道:“看来唐门自从成了武林八大派之首,似乎成了众矢之的!”

  陈真伤势已稳定,便退出疗伤状态,疑惑的说道:“父亲为何有此一叹?”

  陈长风指着陈维离去的背影,疑惑的说道:“为父觉得此人似曾相识,似朋友兄弟般,极想结识此人,只是此人似乎对我们唐门有误会。”

  陈真疑惑的望着陈维离去的北影,疑惑的说道:“父亲,孩儿也有此感觉,他是何人?”

  陈长风苦笑道:“为父不知,他随叶逸前来,看到唐门有事后,便急着离去,并没有留下姓名。”

  陈真若有所思道:“此人既时叶逸前来,也许叶逸知道此人。”

  房间里,叶逸将唐飘轻轻的放在床上,立马用飞仙心法替她异气归元,唐飘接二连三的被人打断疗伤,导致她强行异气归元,如若再晚片刻,她必定会走火入魔。

  因为唐飘每日要替唐芸和唐朵疗伤,所以房间里面摆了三张床,唐芸和唐朵用了一张,如今唐飘又用了一张,叶逸望着剩下的那张空床,心想如今她们三人都不能离开人,我今晚就在此守护她们。

  房间内有叶逸守护,房间外有陈长风和陈真父子两人守护,想必今夜魔教不会再来了。

  陈长风和陈真正在查看唐峰上的守卫弟子,发现还有救的,急忙替他们疗伤。

  陈真疑惑的说道:“今日魔教入侵唐门,罗、黄、谢三族竟然无一人守护唐门,孩儿看到父亲的求救信号后,找便了罗峰、黄峰、谢峰三座山峰,这三座山峰上如今全都是魔教教众,孩儿赶往唐峰时,一路上遇到很多魔教教众阻拦。”

  陈长风冷哼一声,说道:“这些叛徒,非我唐门中人!”

  

  唐门校场

  陈维沿着山路一路而下,经过唐门校场时,呆呆的看了一眼校场旁边的石屋,心想陈伯肯定不在,他们这些江湖隐士,除非他们主动找上你,要不然很难寻得他们的踪迹。

  就算我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想必他们也认不出我,想到此,陈维心中不禁苦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我被叶逸的一剑飞仙所伤,竟然连相貌也发生了变化?

  此时,一阵破风声响起,陈维面前瞬间出现三人。

  看到为首的胡不归,陈维心中一阵冷笑,心想魔教真是阴魂不散。

  胡不归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少年,喝道:“你是唐门弟子?”

  陈维冷笑道:“我不是唐门弟子?”心想被唐门所杀的弟子,当然不是唐门弟子。

  胡不归冷笑道:“老夫可以肯定你不是阴阳神教弟子!”

  陈维冷冰冰的说道:“我并非魔教弟子!”

  听到陈维如此说,胡不归身后的胖长老怒喝道:“大胆!”

  瘦长老阴声说道:“你是何人?”

  陈维冷冰冰的说道:“陈复生。”

  胡不归阴冷的笑道:“刚刚在唐峰上,老夫见你跟在叶逸身后,想必你一定是飞仙剑派弟子!”

  陈维冷笑道:“我也并非飞仙剑派弟子!”

  胖长老扑向陈维,大喝道:“老夫不管你是何人,只要跟叶逸有关系,统统都要死!”他刚刚被叶逸的一剑飞仙所伤,如今见陈维孤身一人,便将全部的怒火发泄到陈维身上。

  这时,瘦长老阴声喊道:“老二,这小子修为不低,你可千万不要轻敌!”

  瘦长老话还没说完,就见胖长老已经倒射回来,肥胖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动弹不得。

  从陈维拔剑,到胖长老倒地,只是一瞬间的事,胡不归和瘦长老都大吃一惊,震惊的盯着面前的少年,心中叹道,此子修为极高。

  陈维也惊呆了,他知道胖长老已经被叶逸所伤,功力只能发挥出十之一、二,可是就算如此,也不可能被自己一剑震飞,难道我的修为精进了?

  胡不归和瘦长老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一起走向陈维,刚刚陈维显露出来的修为,已经让他们二人感到异常震惊,他们二人不得不重视起来,要不然就会步了胖长老的后尘。

  走进后,魔教两大长老同时围攻陈维,一时之间,校场上飞沙走石,剑气纵横,三人乱斗在一起。

  陈维越战越吃力,心想江湖传言果然不假,这阴阳神剑的名号也非浪得虚名,胡不归手中的双剑使起阴阳剑法来,可比胖瘦长老二人强太多了,如今二人联手之下,阴阳剑法的威力更是大增,陈维增感吃力,已难久持。

  看到剑法慢慢地变得凌乱的陈维,胡不归面露狠色,此子剑术修为极高,虽然我们三人在叶逸的飞仙剑法下受了极重的伤,现在不能发挥全部的功力,但是用来对付江湖中的一流高手,还是绰绰有余,想不到此人竟然能在我们二人的合击下坚持如此之久,此人绝不能留,否则日后修为必定异常恐怖。

  想到此,胡不归和瘦长老相视一眼,面露残忍的笑容,将自身残留的功力摧动到顶峰,剑网不停的收拢,紧紧的压迫着陈维。

  感受到越来越紧密的剑网,眼看自己就要丧身于此,脑海中浮现出陈伯、吴妈、唐朵、小乞丐等人的身影,突然,叶逸的身影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陈维顿时怒喝一声,身形暴涨,凌空飞舞,手中之剑闪电般的刺向胡不归和瘦长老二人。

  感受到陈维这闪电般的一剑,胡不归和瘦长老二人顿时心胆俱裂,异口同声的惊呼道:“一剑飞仙!”二人急忙咬紧牙关,将手中之剑舞的密不透风。

  轰~~漫天的剑光凌空而下,跟地上的剑网交织在一起,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接着爆发出一声巨响,将校场破出了一个大洞。

  胡不归和瘦长老连同晕倒在地的胖长老,三人一起被这巨大的冲击力震飞,重重的摔倒在地,胡不归和瘦长老二人跌坐在地上,伤上加伤,口鼻喷血,震惊的望着转身离去的少年。

   城隍庙

  小乞丐躺了半夜,发现陈维还没有回来,不由得有点担心,想到他之前不知被何人所伤,丢在了乱葬岗里面,要不是她去乱葬岗找衣物时背回他,恐怕他已经凶多吉少了。

  想到此,小乞丐急忙挣扎着站起来,不行,他这么晚还没回来,她一定要去找他。

   益州府衙

  知府听说捕神已经知道了凶犯位置,便命令他立刻将凶犯捉拿归案,他要为死去的儿子报仇,将此人碎尸万段。

  捕神带着巡捕浩浩荡荡的往城隍庙方向而去,心中冷笑道:“看你往哪里逃!”

  益州府地牢

  捕神令吴捕头看管这些愚民,这些愚民因为包庇凶犯,所以与凶犯同罪,明日午时拉赴菜场,斩首示众。

   地牢里,老百姓哭喊道:“大人,饶命啊!”

  “大人,不是说我们供出凶犯,就放我们回家吗?“

  “是啊!大人,饶命啊!“

  望着这些无辜的老百姓,吴捕头于心不忍,心想这些老百姓都有父母和孩子,而我只是孤家寡人一个,就算是拿我一命换他们这么多条人命,也值了。

  吴捕头待看到捕神带着人马离开府衙后,便将这些老百姓偷偷地放了。

  益州府,东大街

  小乞丐跌跌撞撞的走在大街上,远远的看到一队巡捕往城隍庙方向而来,顿时吓了一跳,急忙躲进街道旁边的角落里,偷偷的观察着这些巡捕。

  捕神骑在马上,远远的看见一个乞丐,在看到他们之后,立马躲向南大街,顿时心生疑惑,指着乞丐的背影,朝身后之人说道:“你去将那个乞丐带过来!”

  “遵命!”身后的巡捕得令后,骑马快速的向乞丐跃去。

  乞丐看到巡捕朝自己狂奔而来,心中大惊,糟了,被他们发现了,这可如何是好?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巡捕,乞丐假装摔倒在地上,晕死过去了。

  巡捕看到乞丐倒地,急忙跃下马,将其抛在马背上,然后牵着马快速向捕走去。

  捕神远远的看到乞丐倒地,心中顿时冷笑,没有人可以在我捕神面前作假。

  待乞丐到跟前时,捕神伸手去检查她的状况。

  这时,乞丐突然将手中的木钗用力的插在马的屁股上,因为用力过大,手中的木钗顿时断为两截,一截掉在地上,马因为突然受痛,立刻甩开巡捕,狂奔而去。

  看着狂奔而去的马,捕神邪笑道:“果然有问题!”

  巡捕们急忙骑马追了上去,捕神坐在马上不动,双指并拢,对着狂奔的马遥遥一指,一股剑气急速而出,正在狂奔的马被这股剑气切去一腿,顿时站立不稳,带着乞丐一起摔倒在地。

  乞丐身上的伤本就还没好,此时又被急速奔跑的马摔在地上,顿时伤上加伤,嘴角流血,晕了过去。

   益州府,西大街

  陈维从唐门出来,一路用手捂住伤口,往城隍庙方向快速跃去。

  远远的看见东大街上,竟然有不少巡捕骑着马站在那里,不知何事?

  陈维急忙顿住身形,慢慢的靠近巡捕,发现倒在地上,口鼻流血的乞丐,顿时一惊,急忙拔剑凌空跃去,闪电般击向靠近乞丐的青年男子。

  身后传来破风声,捕神回首一看,只见一名少年凌空跃下,朝自己刺出一剑,顿时冷笑一声,拔剑抵挡。

  啵~~~,两人拼了一招,捕神被其震退,惊叹道:“咦~~竟然是个用剑的高手。”

  看到少年将乞丐一把抱起,然后迅速向南跃起,几个腾挪间,瞬间消失于夜色中。

  捕神握了下刚刚被震麻的手臂,双眼露出兴奋的光芒,说道:“有意思,看你们往哪里逃!”

  身边的巡捕急忙骑马追了过去,深夜的益州府顿时热闹了起来。

举报

作者感言

死神舞

死神舞

求收藏,求推荐~~

2019-06-28 21: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