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天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天子之剑

飞天舞剑 死神舞 4290 2019.07.08 23:16

  梁王府,府外

  白衣少年望着离去的黑衣女子,疑惑地说道:“凤舞九天?这是何意?”

  空然,一人拔剑刺向去后背,感受到后背传来的冰寒剑气,白衣少年怒喝一声,身形暴涨,跃进梁王府中。

  身后之人紧跟白衣少年身后,一剑刺中其左臂,然后急忙去点其身上的穴道。

  感觉到右臂传来的巨痛,白衣少年急忙喊道:“叶将军救朕!”

  听到呼唤声,叶逸已知其是谁,挣扎了片刻,还是凌空跃起,一剑刺向白衣少年身后之人。

  此人正是阳天生,他尾随白衣少年前来,已探知他的真实身份,想要掳走他。

  看到白衣少年逃到梁王府中,阳天生虽然明知叶逸在此,还是硬着头皮追了进来。

  此刻看到叶逸相救白衣少年,阳天生和叶逸过了几招,自知不是其敌手,连忙虚晃一剑,向府外跃去。

  此时,王府中的众人都来到了院中,望着院中的叶逸与白衣少年,顿时惊呼道:“这里发生何事了?”

  “为何如此大的打斗声,我等竟然完全没有听到?”

  “这个白衣少年是当今天子?”

  “此人当真是天子?”

  叶逸看了白衣少年一眼,看到其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心中顿时不忍,走向其身旁,连忙以飞仙心法助其疗伤。

  梁王走向陈维和颜如霜,疑惑地说道:“郡马,刚刚院中发生何事了?“

  陈维若有所思地说道:“是幻术!“

  梁王皱眉说道:“幻术?这东西不是三百年前就已经灭绝了吗?“

  南王和少主走向陈维,听到陈维所说,两人相视一眼。

  少主说道:“郡马,何为幻术?“

  陈维摇头说道:“我只知其是幻术,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颜如霜看了一眼陈维,接着又看了一眼少主,最后看向坐在地上疗伤的白衣少年,顿时疑惑地说道:“为何郡马与他们二人样貌如此相似?“

  梁王看了三人一眼,也是疑惑万分,心想郡马身份定非常人。

  南王和少主已知白衣少年的样貌,所以他们对白衣少年并不好奇,只是对陈维这个郡马比较感兴趣了。

  就在此时,守门的官兵来报,南宫枫带着王勇和王双大战而回,还活捉了益王,此刻人就在府外。

  南王大笑道:“请南宫将军他们进来!“

  不一会,南宫枫一行人进到院中来,他们疑惑地望着院中的众人,而院中的众人此刻也在望着他们。

  颜如霜看到益王身旁之人,疑惑地说道:“为何那个老头子身旁少年的样貌也神似郡马?“

  梁王笑道:“那个老头子就是益王,至于他身旁的那个少年,本王也是第一次见到。“

  看到益王等人,南王大笑道:“益王,你想不到也会有今日吧?“

  益王望着众人,大笑道:“想不到本王今日前来,竟会有这么多人在此恭候!“

  南王冷笑道:“你如今已是阶下之囚,还敢口出狂言?“

  益王指着身旁的少年,大笑道:“你们看看此人是谁!”

  众人一起望向益王身旁华服少年,接着又望向南王身旁锦衣少年,然后又望向梁王身旁的陈维,最后望向叶逸身旁的白衣少年,顿时惊奇于四人极为相似的样貌。

  白衣少年望向陈维三人,顿时一惊,喝道:“你们是何人?为何与朕的相貌如此神似?”

  南王身旁华服少年望了叶逸一眼,抢先说道:“大胆!你是何人?竟敢自称为朕!寡人乃先皇遗孤,陈倚天!”

  益王身旁锦衣少年连忙喝道:“大胆!孤才是先皇遗孤,陈倚天!”

  听到二人如此说,白衣少年顿时喝道:“大胆!你们两个人好大的胆子,竟敢自称为陈倚天?”

  看到三人相争,陈维不为所动,平静的站在梁王身旁,悠然地看着好戏。

  叶逸望向陈维,不由得眉头一皱,心想此人为何不争?难道此人不是梁王找来的傀儡?

  陈维似感到叶逸在看着自己,便转过头望向叶逸,笑着说道:“叶将军,你觉得他们三人当中,谁才是陈倚天?”

  听到陈维如此相问,叶逸若有所思,不回答反而说道:“郡马当日不辞而别,似乎不合情理。“

  陈维说道:“哦~叶将军请详细道来,我愿闻其详。“

  叶逸说道:“那日本座与你一见如故,我们已为朋友,你我既为朋友,本座之事也就是你的事,为何那日碰巧唐门有事,你却连招呼都不打一个,独自一人离去?“

  陈维说道:“叶将军,对此我实在是抱歉。“然后牵着颜如霜的手,笑着说道:“因为郡主还在等我,我不便久留,何况当时叶将军还要救人,所以我才不辞而别,还望叶将军见谅!“

  颜如霜冷冷的看了叶逸一眼,说道:“复生哥哥,你如今贵为郡马,何必怕他一个将军!“

  叶逸笑道:“郡主说笑了,本座如今已非朝堂中人。“

  梁王大笑道:“叶逸,你不要自欺欺人了!“

  叶逸提眉说道:“哦,梁王何出此言?“

  陈维笑道:“叶将军,父王的意思是,虽然你的身在江湖,但是你的心却在朝堂!“

  叶逸看了梁王一眼,接着看向陈维,邪魅一笑道:“梁王翁婿真是深知本座之心!“

  望着争的不可开交的三人,南王喊道:“叶将军,你来说句公道话!“

  益王也喊道:“叶将军,你是先主托孤之臣,如今先主遗孤就在此处,你来说句公道话!“

  白衣少年看到对方二人身后都有人帮忙说话,如今自己却孤身一人,不免感叹道:“叶将军,朕如今只是个傀儡皇帝,朝堂政权全部都在八王一人之手,虽然朕并非真的陈倚天,但是他们三人肯定也并非真的陈倚天!“

  听到白衣少年如此说,华服少年和锦衣少年顿时不满。

  锦衣少怒声说道:“你们是假冒的,孤是真的陈倚天!“

  华服少年怒声道:“寡人才是真的陈倚天!“

  叶逸望着陈维,说道:“郡马怎么说?“

  众人看到叶逸只问陈维,顿时一起疑惑的看向陈维。

  看到众人要将矛头一起对着自已,陈维连忙摆手说道:“我可从没说过自己是陈倚天!“

  叶逸望着陈维,邪魅一笑道:“哦,是吗?“

  梁王指着华服少年和锦衣少年,说道:“叶逸,如此说来,少主是他们二人当中的一人。“

  叶逸解下腰间的佩剑,放在石桌上说道:“此剑乃海外寒铁精英,是本座在南海一座无名岛屿意外所得,剑身刻了天子二字,你们之中谁能拔出此剑,谁就是天命所归之人!“

  南王走向前,疑惑的看了一眼石桌上的宝剑,说道:“叶将军,这只是一把普通的宝剑而矣,本王可心轻松拔出此剑!“

  叶逸邪魅一笑,说道:“南王若有兴趣,大可一试!“

  南王看了叶逸一眼,走向前一把拿起石桌上的天子剑,接连拔了数下,天子剑是纹丝不动。南王额头冒汗,将天子剑放回石桌上,笑着说道:“叶将军是否在开玩笑?这分明是一把假剑,根本就没有人能拔出来!“

  益王连忙走向前,一把推开南王,说道:“让本王来试试!“

  南王被益王一推,顺势退到一旁,冷眼望着站在石桌旁的益王,面露冷笑。

  益王拿起石桌上的天子剑,用尽了吃奶的力气,还是没有拔出来,天子剑就是纹丝不动。益王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随手把天子剑丢在石桌上,说道:“叶将军,你是在拿本王开玩笑吧?这种假剑谁能拔出来?“

  看到益王也拔不出天子剑,南王趁机说道:“叶将军,你应该也拔不出此剑,是与不是?“

  叶逸颔首说道:“本座的确拔不出此剑!“

  听到叶逸亲口承认,益王顿时说道:“既然无人能拔出此剑,那又怎能辨明此剑的真伪?“

  南王趁机说道:“益王此言甚是,请叶将军再想其他方法。“

  望着站在一起的南王和益王,叶逸邪魅一笑,说道:“本座实在是想不到,南王和益王竟然也有意见相同之时!“

  白衣少年顿时说道:“叶将军,你看朕没有说错吧?他们二人跟本就不敢去拔天子剑,这足以证明他们二人都不可能是陈倚天!“

  听到白衣少年如此说,南王大怒,顿时喝道:“来人!“

  围在院子里的官兵顿时走向前,双手抱拳说道:“在!“

  南王指着白衣少年,冷声说道:“将他带下去,关进大牢!“

  南王刚说完,官兵立马向白衣少年围堵过去。

  望着围拢过来的官兵,白衣少年自知不能力战,更何况自己已经受了伤,便喊道:“叶将军救朕!“

  南王喊道:“叶将军,如若你护此人,本王今日连你一起抓!“

  叶逸拔出背在后背上的飞仙剑,说道:“南王,你大可一试!“

  看到叶逸拔剑,南王怒声说道:“叶将军,你真要护着此人吗?“

  叶逸飞仙剑在手,邪魅一笑说道:“南王,此人还未拔石桌上的天子剑,本座不能让你把他抓了!“

  官兵愣在原地,等候南王的命令,他们深知叶逸之名,一时之间不敢轻举妄动。

  南王望着叶逸,眼神闪动,心想叶逸此时还不能动,一是他武功修为极高,动他的话恐怕会损失惨重。二是他是先主的托孤大臣,如若没有他的支持,则是名不正言不顺。

  想到此,南王顿时说道:“叶将军,本王尊重你的决定,希望你不要与本王处于敌视状态!“

  叶逸插回飞仙剑,说道:“如此甚好!“

  南王颔首低眉,说道:“叶将军,请便!“

  白衣少年说道:“叶将军,朕希望你能随朕回帝都皇城!“

  叶逸邪魅一笑,说道:“可以,只要你拔出石桌上的天子剑,本座立马随你回帝都皇城!“

  望着石桌上的天子剑,白衣少年犹豫不决,他自知自己并非陈倚天,便说道:“叶将军,朕就不用拔了吧!“

  叶逸寒星般的双眼望着白衣少年,沉声说道:“拔剑!“

  白衣少年一愣,走向前,拿起石桌上的天子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没有拔出天子剑,脸上不禁露出苦笑,心想果然如此!

  益王摇头笑道:“天子竟然拔不出天子剑,真乃可笑至极!“

  听到益王所说之话,白衣少年顿感无奈,连忙将天子剑放在石桌上,然后走向叶逸,说道:“叶将军,朕。。。“

  叶逸不等他说完,盯着益王身旁的锦衣少年,说道:“你过来试试看!“

  锦衣少年看向身旁的益王,说道:“孤就不用拔剑了吧!“

  叶逸寒星般的双眼望着他,说道:“本座要你一试!“

  锦衣少年再次看向益王,看到益王点头示意,锦衣少年便走向前,拿起石桌上的天子剑,试了片刻发现无法拔出,便叹了一口气,将天子剑放回石桌上,退回到益王身后。

  益王不由得失望,看向旁边的南王。

  叶逸接着看向南王身旁的华服少年,说道:“少主可以过来一试!“

  华服少年看了一眼南王,看到南王点头示意,便走向前,用了半柱香的时间也没有拔出天子剑,连忙将天子将放回石桌上,然后退回到南王身后。

  看到华服少年没有拔出天子剑,南王微感失望,却说道:“如此甚好,无人能拔出此剑,叶将军,让你失望了!“

  看到三人都没能拔出天子剑,叶逸甚是失望,尤其是对华服少年失望,当初自己还认定其是少主,如今看来,是自己估计错误了。

  看到失望痛心的叶逸,南王说道:“叶将军,如今他们都已试剑,想必你应该死心了吧?此天子剑必定是把假剑!“

  此时,颜如霜突然说道:“谁说他们全都试剑了,还有一人未试剑!“

  众人一起疑惑的望着她,梁王看了她身旁的陈维一眼,心想郡马该不会是陈倚天吧!“

  看到众人看向自己,陈维心想自己目前还不能暴露,连忙说道:“郡主,我就不用试了。“

  叶逸寒星般的双眼紧紧的望着陈维,心想如若普通人怀疑自己自己,必定会想着试一试,此人却拒绝的这么干脆,反常必有妖,恐怕这其中必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望着陈维的态度,众人深感好奇。

  叶逸突然再次拔出背在身后的飞仙剑,说道:“你必须试试看。“

  颜如霜笑着说道:“复生哥哥,你就去试试看,就算你不是陈倚天,也没有关系,我还是依然爱你!“

  望着异常高兴的颜如霜,还有剑拔弩张的叶逸,陈维顿时感到无话可说,连忙走向前,望着石桌上的天子剑,心想也许此剑有假,并不能拔出来呢!想到此,陈维便拿起了石桌上的天子剑,准备试着拔出来。

  

举报

作者感言

死神舞

死神舞

求收藏,求推荐~~

2019-07-08 23: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