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天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魔教教主

飞天舞剑 死神舞 4228 2019.07.04 22:40

  梁州府,南王府

  望着狼狈而回的王勇,南王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但是碍于来投自已的王双在此,南王强忍住怒意,心平气和的说道:“王双将军率众来投,本王甚是感动,本王令你二人率本部兵马,立刻前往驿站,与南宫将军合击益王,事成之后,本王定有封赏!”

  王勇二人败兵回府,以为南王会责罚,却不曾想南王如此礼贤下士,顿时令王勇二人感激涕零,二人双手抱拳,激动的说道:“我们一定不负王爷厚望!”

  南王挥手道:“你二人退下去,既刻出发吧!”

  王勇二人抱拳说道:“未将领命!“

  望着离去的王勇二人,南王若有所思的说道:“想不到梁王有一万精兵,他隐藏的够深。“

  身旁的南王世子说道:“父王,梁王有此精兵,我们不能与其硬拼,应该想办法让其来投!“

  南王双手拍掌,说道:“妙!如今有你的少主身份在此,我们何须与梁王拼杀。“

  南王世子笑道:“听闻八位王爷里面,梁王最是忠心,如若让其来投,他必定会率众而来!“

  南王笑道:“此计甚好!到时那一万精兵,连同梁王都会听你号令!“

  南王世子说道:“此事若要成功,还差一人矣!“

  南王笑道:“据本王所知,叶逸已到梁州府,本王相信,不出两日,他必定会现身。“

  南王世子大喜道:“真是太好了,如若有叶逸在此,此事定成!“

  南王父子俩相视一笑,面露成功者的喜悦。

   梁王府

  梁王父女在此等了一日,也不见陈维前来,而派去打探的密探早已探得消息,陈维早就脱身了。

   颜如霜顿时坐立不安,茶饭不思起来。

  见她如此,梁王不由得摇头,说道:“霜儿,那日陈复生跟你所说之话,你是否有遗漏?“

  颜如霜摇头说道:“父王,孩儿并无遗漏!“

  梁王疑惑地说道:“陈复生早已脱身,为何到现在也不现身,他是否已经离开了梁州府?“

  颜如霜坚定地说道:“不可能,那日复生哥哥之所以说到中州府相会,只不过是用来迷惑当日在场的武林高手。“

  梁王说道:“是否陈复生此计已被人看穿,他如今只怕已被那些武林高手缠住,而无法脱身?“

  颜如霜心中一愣,便要往外走,说道:“我出去找他!“

  梁王连忙拦住她,说道:“如今外面兵荒马乱,你到何处去寻他?“

  望着非常担心自己的梁王,颜如霜说道:“父王,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梁王沉思道:“我们再在此等候三日,如若陈复生还是不出现,我们就另做打算。“

  颜如霜想着陈复生,不知道他如今身在何处,不由得说道:“好吧!父王,孩儿只在此再待三日,三日后复生哥哥再不出现,我就出去寻他!“

  望着焦急的颜如霜,梁王颔首道:“好吧!“

   驿馆外

  嵩草深处,蹲在地上的陈维望着已经走远的唐飘,连忙站起身,望了驿馆一眼,纵身向梁王府方向跃去。

  就在此时,从驿馆中接连射出百枚暗器,这暗器从四面八方而来,去势又急,眼见陈维就要丧身于此。

  陈维怒喝一声,身形暴涨,他一阵掌风掠过,暗器纷纷跌落。

  与此同时,一阵诡异的笛声响起,驿馆中接连飞出数十条毒蛇,直逼陈维。陈维随手舞出几个剑花,将这些毒蛇斩成数截,被宝剑斩成数截的毒蛇掉在地上,还不停地扭动着。

  一位黑面长须,身形高大的男子从驿馆中走出,大笑道:“哈哈~~,想不到如今中原武林,还有如此高手!“

   望着面前的男子,陈维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瞬间想起幼时陈伯所叮嘱之语,顿时说道:“你是魔教教主!”

  长须男子哈哈笑道:“想不到你年纪轻轻,阅历却如此过人,不错,本座正是阳天生!”

  陈维警惕地望着阳天生,疑惑的说道:“不知阳教主拦住我的去路,是何缘故?”

  阳天生说道:“本座觉得你是个人才,想要你加入我们阴阳神教!”

  陈维冷声说道:“我与你们魔教素无瓜葛,阳教主此言全无道理!”

  阳天生冷笑道:“陈复生!本座要你入我神教,是看得起你,如若不然,本座早就一剑杀了你!”

  望着面前的阳天生,陈维实无胜算,便说道:“告辞!”

  阳天生突然拔剑刺向陈维,陈维纵身一跃,轻轻避开其剑锋。

  看到陈维武功修为似要比自己想像中还要高,阳天生顿时异常兴奋,接连使出几招阴阳剑法。

  感知到身后传来的剑气声,陈维急忙拔剑抵挡,一出手就是唐门剑法,瞬间将剑舞得密不透风。

  叮叮叮~的兵器碰撞的声音不断传出。

  陈维已经使出了全套唐门剑法,但是阳天生的剑法却越来越犀利,阴阳神剑招式一使出来,顿时连绵不绝。

  如此下去必败!想到此,陈维立马使出看家本领,一式剑招挥出,顿时将阳天生震退。

  看到自己竟然被陈维一剑震退,阳天生是越来越兴奋了,想不到这个陈复生竟然还是个剑术奇才,只是他如今还太年轻,如若再给他几年时间,他还不飞天!

  此时,阳天生也使出了看家本领,阴阳剑法的杀招层次不穷,连绵不绝地扑向陈维。

  陈维顿感吃力,全身似已湿透,额头上冷汗直流,手中之剑不停地在唐门剑法之中变幻着,突然使出一记杀招,瞬间发射出一玫暗器。

  嘭~~的一声巨响,驿站外瞬间尘地飞扬。

  阳天生只见陈维手中亮光一闪,接着便有无数玫钢针急速而出,他急忙将手中之剑舞得密不透风,结果还是被暗器强大的冲击力震退,待他反应过来时,陈维已经接连几个起落,瞬间消失于嵩草中。

  此时,驿馆内的人影鱼贯而出,望着驿馆外面凌乱的场景,不由得侧目。

  益王大笑道:“想不到阳教主神功盖世,一柱香的时间不到,就将强敌逼退,本王深感佩服!”

  阳天生大笑道:“王爷谬赞,本座愧不敢当!”

  益王忧心冲冲地说道:“只是陈复生是本王王妃的杀弟仇人,如若不能将其诛杀,本王只怕无颜见王妃与岳父泰山了!”

  阳天生冷笑道:“王爷是怕本座无法将陈复生捉回来?”

  益王尴尬地笑道:“本王不是这个意思,本王的意思是。。”

  阳天生摆手打断益王的话,冷声说道:“没有人可以从本座的手中逃脱,这个陈复生也不例外!”

   不远处,唐飘潜伏在嵩草中,她之所以去而复返,是因为她追了一段路,并没任何发现,顿时想起这可能是陈复生的调虎离山之针,便立刻转身回到驿馆处,却发现阳天生与陈维的较量。

  唐飘冷冷的望着阳天生,心想你魔教五次三番的欺我唐门,实在是欺人太甚,待我解决掉陈维之后,再回头好好地解决掉你们魔教。

  南王府

  等了近一日,梁王那边竟然没有任何行动,南王顿时有点坐不住了,心想虽然叶逸还未露面,但是本王不能再等了,本王要立刻带着少主前往梁王府,看他梁王是何反应。

   梁王府

  梁王父女等了一日,还是没有陈维的任何消息,颜如霜顿时坐不住了,便要出府去寻他,梁王又不好再阻拦她,只能由着她去。

  颜如霜望着大门口的梁王,含泪说道:“父王,孩儿不孝,不能再陪伴在父王身边了!”

  梁王老泪纵横,说道:“霜儿,父王还是要再劝你一句,如今益王已经兵临城下,外面是兵荒马乱,你可要万事小心啊!”

  颜如霜含泪转身,喊道:“父王,你要照顾好自己,孩儿也会照顾好自己,孩儿告辞了!”

  此时,大街上一骑快马迎面而来,马上男子闪电般地抱起颜如霜,颜如霜一声惊叫,大街上人群一阵混乱。

  梁王大喊道:“霜儿小心!”然后发疯似地奔上前,想要阻拦,男子顺手一鞭,梁王顿时象一捆稻草一般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看到梁王摔倒在地,颜如霜惊呼道:“父王!救我!”

  男子冷冷地看了梁王一眼,接着抽了马一鞭,一阵风似地向西而去。等到梁王爬起来,男子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梁王努力站起身来,殷红的血从额角、鼻孔滴落,蹒跚着向西走去,走出东大街,只见因为刚刚的大乱,西大街上已经空无一人,哪里还有她的踪影?

  何绍带着兵马赶到,看着浑身是血的梁王,急忙从衣裳里拿出金创药,一边涂在梁王身上,一边说道:“王爷,属下立刻替你疗伤!”

  梁王拿手一挡,说道:“何管家,你立刻带人去救郡主!”

  何绍双手抱拳,说道:“属下既刻带人前去!”

  梁王颔首道:“你们要多加小心,此人武功修为极高!”

  何绍向梁王双手抱拳,接着对身后兵马一抬手,立刻带着兵马追了上去。

  看到何绍已经带人前去救颜如霜,梁王转过身,蹒跚着向东大街走去,来到梁王府大门口,发现大门口上面贴了一张字条,梁王仔细一看,只见上面写道:“梁王,若想救回爱女,叫陈复生到城外的驿馆来!”

  梁王不禁苦笑,心想陈复生若在此,怎会让你将霜儿掳走!

  马背上,颜如霜不停地大喊大叫:“大侠,你是否抓错人了?“

  阳天生刚开始不理她,后被其吵得心理烦燥,便说道:“本座没有抓错人,你若再大喊大叫,本座就扒光你的衣裳!“

   听到阳天生如此说,颜如霜顿时不敢言语,万一这老家伙发起狠来,当真扒光我的衣裳,那我就无颜见复生哥哥了。

  看到颜如霜安静下来,阳天生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所修练的武功,是不能近女色的,如若接近女色,便会异常可望男女之事,如若因此破了童子身,几十年的武功修为便会功亏一篑。

  刚刚颜如霜一直在马背上乱动,阳天生只能紧紧的克制住自己,如若不是为了让陈复生自投罗网,他才不会让一个女人如此靠近自己。

   梁州府,城外

  王勇与王双两人赶到城外,一起望着南宫枫,等候着他的命令。

  南宫枫看了两人一眼,冷冷地说道:“二位将军,你们一位守住驿站东面,一位守住驿站西面,将中间空位留给本将军。”

  王勇抱拳说道:“南宫将军,我们何时出发?”

  南宫枫说道:“你第一日打仗?这种事还要问?”

   听到南宫枫如此说,王勇顿感尴尬,急忙求助的看向王双。

  王双明白王勇的心思,连忙抱拳说道:“南宫将军,我等愚昧,请将军明示!”

  南宫枫冷声说道:“你们俩既刻、马上、立马出发!”

  王勇与王双对视了一眼,急忙双手抱拳,说道:“属下领命!”

  看着王勇二人离去的背影,南宫枫冷冷的说道:“似这等江湖人也能带兵打仗?是否太儿戏了?”

  梁王府

  南王带着世子站在梁王府大门口,身后将军连忙走上前叫门。

  此时梁王就在大门后面,他并没有回到府中大殿,想到虽然府中布满了精兵,但是却保护不了自己的爱女,顿时对叫门声没有反应。

  梁王府外,南王与世子望着叫了半天门的将军,顿时心生疑惑,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南王世子说道:“难道梁王不在府中?”

  南王沉声说道:“本王已在城内布满兵马,如若梁王率一万兵马离府,必定会惊动本王布置的兵马,如今兵马未动,想必梁王一定还在这梁王府中!“

  梁王府大门内的梁王听到南王父子如此多谋,顿时叹道:“想不到世人都说南王多谋,可是据本王观察,王子的谋划恐怕不在南王之下!“

  看到梁王府大门内突然传出来的感叹之声,南王与世子面色突变。

  虽然南王面色阴冷,但是他却风清云淡的说道:“梁王,见到少主在此,为何不出来相见?“

  梁王府大门内的梁王却笑道:“南王,此人是否少主,你我二人心知肚明。“

  南王面色一变,怒喝道:“梁王,世人都说你忠肝义胆,对大陈国绝无二心,可是如今见到少主,你竟然百般否认,看来传言有误!“

  梁王冷笑道:“南王,你说他是少主,他便是少主?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证明呢?“

  南王冷笑道:“本王能如此肯定,当然是有少主贴身之人证明少主的身份!“

  梁王说道:“此人是何人?“

  南王说道:“叶逸!“

举报

作者感言

死神舞

死神舞

求收藏,求推荐~~

2019-07-04 22: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