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天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谁是少主

飞天舞剑 死神舞 4201 2019.07.07 21:12

  梁王府,府内

  叶逸回到厢房内,脑中回想起刚刚黑衣人的身法,发现其身法的确是凤舞九天,顿时疑惑万分,相传北方凤氏一族,懂凤舞九天者,皆为其族中顶尖强者,这懂修为的强者,为何会出现在梁王府?他又是为谁而来呢?

  梁王府,府外

  陈维和颜如霜一路疾驰,马不停蹄地赶到梁王府,陈维先纵身下马,接着将颜如霜抱下马来,然后两人一起走向大方口。

  梁王府门口的官兵立刻拦住了他,副将喝道:“来者何人?”

  颜如霜冷冰冰地说道:“我是梁王府郡主,你是何人?”

  副将疑惑的望着颜如霜与陈维,说道:“你们在此稍等片刻,我进去通报一声!”

  颜如霜喝道:“大胆,我进自家的府院,还需要你进去通报?还不快滚开!”

  副将怒声说道:“王爷有令,未经通报者,不准擅自入内!”

  颜如霜冷笑道:“是吗?我怎么不知梁王有如此将令?”

  副将说道:“不是梁王的将令,而是南王的将令!”

  陈维看了副将一眼,冷冷地说道:“你进去告诉南王,这里是梁王府,不是南王府!“

  望着面前的少年,副将感受到其身上散发出来的皇者气息,顿时大惊,连退两步喊道:“大胆,竟敢对南王无礼,给本将军抓住他们!“

  听到副将的命令,梁王府大门口的官兵顿时拔出刀,全部向这边围拢过来,将陈维和颜如霜两人围在正中间,手中的钢刀冒着阵阵寒光。

  不远处的副将,冷笑着望着围在中间的两人,喊道:“如若反抗,格杀勿论!“

  望着周围的官兵,陈维一边护着颜如霜,一边拔剑在手,寒星般的双眼,冷冷看了不远处的副将一眼,心想擒贼先擒王。

  陈维抱着颜如霜,突然凌空跃起,一剑刺向不远处的副将。

  望着凌空刺向副将的少年,官兵大惊,急忙向副将处赶了过去。

  副将大惊,急忙拔剑抵挡,瞬间感到手臂一痛,手中的剑就掉在地上,接着感到脖子一凉,顿时求饶道:“大侠,饶命,小人有眼不识泰山!”

  众人看到副将被擒,顿时立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陈维冷声说道:“梁王是否被南王挟持住了?”

  副将不明所以,疑惑地望着陈维。

  事关梁王安危,颜如霜看到副将不语,顿时喝道:“还不快说?“

  陈维握剑的手轻微用力,副将立马感觉到脖子疼痛,似乎嗅到了一丝死亡的气息,顿时胆颤心惊地说道:“梁王未被挟持,如今想必已是歇息了。“

  陈维若有所思,说道:“你立刻叫人去请梁王出来,就说郡主和郡马在王府大门外等候。“

  听到陈维如此说,副将急忙朝周围的官兵喊道:“还不快去请梁王?“

  守在梁王府大门口的官兵听到副将命令,急忙打开大门,朝梁王寝室小跑过去。

  看到王府大门敞开着,陈维若有所思。

  望着陈维俊朗的面孔,颜如霜说道:“复生哥哥,你为何如此好看?“

  听到颜如霜如此说,陈维心中顿时一愣,说道:“如若我告诉郡主,我的相貌本非如此,郡主还会喜欢我吗?“

  颜如霜一愣,连忙拿手去摸陈维的面孔,疑惑地说道:“你易容了?也不对,你这脸很真实啊!“

  陈维苦笑,心想我自己还觉得奇怪呢!被叶逸一剑飞仙所伤后,醒来就变了样貌。

  此时,梁王府大门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片刻后从大门口走出三五个人。

  看到梁王安然无恙,陈维和颜如霜都松了一口气,陈维移开了放在副将脖子上的宝剑。

  副将死里逃生,顿时坐在了地上,看到南王冰冷的眼神,连忙站起身来退到旁边。

  梁王快步走向陈维和颜如霜,看了身旁的南王一眼,顿时大笑道:“郡马果然是人中龙凤,竟然以一人之力制住南王一万守军!“

  陈维抬手笑道:“多谢王爷厚爱!”

  听到梁王如此说,南王的脸皮不由得一抖,接着望向陈维,走近一看,顿时大吃一惊,连忙看了一眼身旁的少主,此人与少主样貌极为相似,这怎么可能?

  少主望向陈维,待看清他的样貌后,也是吃了一惊。

  看到梁王安然无恙,颜如霜看了梁王身旁的南王一眼,高兴的说道:“父王,南王没有伤害你吧?“

  梁王看了身旁的南王一眼,大笑道:“他能伤害到本王?霜儿,你要知道,当年还是本王教他打仗的呢!“

  听到梁王提起旧事,南王尴尬地笑了声,然后望着面前的陈维,疑惑地说道:“这位少侠就是想必就是梁王的乘龙快婿了!“

  陈维望着南王,竟然感觉到血脉轻微跳动了一下,按着族谱来说,此人还是自己的叔父,连忙沉声说道:“阁下想必就是南王,晚辈陈复生有礼了。“

   南王望着陈维,越看越是心惊,却笑着说道:“郡马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不知家中高堂是何人?

  听到南王如此相问,旁边的梁王看了南王身旁的少主一眼,也急忙竖起耳朵,仔细聆听起来,他自见到陈维,就一直有此疑问,为何陈维与少主样貌如此相似。

  陈维黯然说道:“我自小就流落江湖,是江湖隐士将我带大的。”

  南王说道:“是吗?不知此江湖隐士姓甚名谁?”

  陈维疑惑地说道:“不知南王为何有此一问?”

  南王一愣,连忙稳步,露出身后的少主,笑道:“那是因为郡马与本王少主的样貌如此相似,故本王有此一问。”

  少主望着陈维,笑着说道:“郡马,你与寡人样貌实在太相像了,如若寡人向世人表明你是皇室中人,估计无人不信!”

  陈维心中明了,却不能向他们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笑着说道:“多谢少主抬爱!”

  少主看向梁王,说道:“梁王,郡马武功修为极高,寡人想封郡马为御前带刀统领,不知梁王意下如何?”

  听到少主如此说,南王心中顿时明了,连忙说道:“梁王,如此一来,本王与王爷是亲上加亲,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如此可好?”

  梁王心知南王和少主的拉拢之意,如今在大陈国,甚至整个九州地界,南王的势力也是最强大的,为保本王与霜儿和郡马的平安,不如就依附南王罢了。想到此,梁王看向陈维,说道:“郡马的意思呢?”

  陈维笑道:“郡马就依少主之意!”

  看到陈维答应了,少主笑道:“如此甚好!寡人以后的安危就依靠郡马了。”

  南王大笑道:“以后的事说来话长,不如我们大家一起进府,详细谋划大事。”

  梁王大笑道:“本王一高兴就忘了我们如今还在府外,大家快随本王进入府中。”

  众人相视一笑,一起步入府中。

  梁王府,府内

  陈维和颜如霜一起进了寝室,陈维略感不对,又想退出去,颜如霜从后面抱住他,说道:“郡马,你要到哪里去?”

  陈维略显尴尬,说道:“郡主,我们俩那日并未完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是否不妥?”

  听到陈维如此说,颜如霜顿时大笑起来,松开了陈维,躺在椅子里望着陈维大笑。

  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颜如霜,陈维疑惑地说道:“郡主何故如此?”

  颜如霜停顿了一下,说道:“郡马,虽然那日我们俩并未完婚,但是外界都已知晓你是梁王府的郡马,本郡主都不怕,郡马怕什么?”

  陈维沉思了片刻,说道:“郡主,我还是觉得不妥,今夜我还是去厢房里睡吧!”

  看到陈维还是要走,颜如霜顿时怒声说道:“你敢?”

  陈维顿时觉得无语,望着怒气冲冲的颜如霜,心想如今我只娶了一位,就觉得失去了自由,如若日后我登上至尊之位,后宫佳丽三千,恐怕我是永无宁日,看来这至尊之位不要也罢。

  望着站在门口若有所思的陈维,颜如霜走向前轻声说道:“郡马你是否怕我,郡马你可千万不要害怕。”

  陈维回过神来,微笑道:“郡主,我能有可以好怕的,我就算面对千军万马,眼睛也不会眨一下!”

  颜如霜笑道:“我知郡马英勇,不如我们俩早些休息吧!”

  陈维一愣,说道:“我还不困,我去院中练会剑,群主你先睡吧!”

  颜如霜娇嗔道:“郡马,春宵一刻值千金,千万不要辜负这良辰美景!”

  此时,寝室外一道女声大笑道:“郡马,春宵一刻值千金,千万不要辜负这良辰美景!”

  听到寝室外传来的女声,颜如霜顿时脸一红,急忙打开房门,怒喝道:“何人在外面?”

  看到颜如霜打开房门跑出去,陈维怕她有事,连忙紧跟其后出了寝室。

  两人来到院中,只见院中石桌上坐了一个黑衣女子,寒星般的眼睛此刻正望着来到院中的陈维和颜如霜。

  看到黑衣女子,颜如霜顿时喝道:“你是何人?竟敢夜闯梁王府?”

  陈维望着石桌上的黑衣女子,顿时感到震惊,此人是何时进来的?刚刚他们经过院中时并未看到此人,很明显她是在他们进到寝室之后进来的?

  如此看来,此女的武功修为极高,陈维连忙将颜如霜护在身后,紧紧地盯着黑衣女子。

  颜如霜连问两声,黑衣女子就是不答,只是紧紧地盯着陈维,看到她望着陈维的目光,颜如霜顿时忍受不了,喝道:“哪里来的野女人,竟然到梁王府来抢男人?”

  听到颜如霜如此说,黑衣女子顿时大笑道:“就算本姑娘是来抢男人的,但是也要让本姑娘知道这位公子姓甚名谁?”

  颜如霜怒声说道:“既然你不是为复生哥哥而来,那为何要一直盯着复生哥哥不放?”

  黑衣女子说道:“噢~~原来这位公子是复生哥哥!”

  颜如霜顿时怒道:“你。。。”

  陈维连忙拉住颜如霜,看向黑衣女子,说道:“不知姑娘今夜前来,所为何事?”

  颜如霜怒声说道:“复生哥哥,我不许你跟她说话!”

  黑衣女子望着陈维,笑道:“陈复生,本姑娘今夜前来,只为传话而来。”

  听到黑衣女子准确的叫出自己的名字,陈维顿时疑惑地说道:“姑娘怎会知道我的姓名?”

  黑衣女子大笑道:“陈复生,你要牢牢地记住,你并非池中之物,所谓儿女情长,就会英雄气短,告辞!”

  看到黑衣女子要走,颜如霜顿时喝道:“你这个野女人,又要跑去哪里找男人?“

  黑衣女子冷冷的望了颜如霜一眼,突然从后背抽出弓箭,对着颜如霜就射出一箭。

   陈维心中一惊,急忙拔剑护住自己和颜如霜,将手中之剑舞得密不透风。

  叮~~弓箭撞在剑网上反弹而出,插入旁边的古树上。

  看到黑衣女子射出一箭便纵身向府外跃去,陈维心中有太多疑惑不解,急忙纵身跃起,挥剑想要阻拦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似对陈维的剑法了如指掌,手上长弓轻轻一击,就准确的锁定剑法空隙。

  陈维心中一惊,急忙变换剑法,刚刚他使用的是少林剑法,如今使出武当剑法,黑衣女子还是轻松一破。

  接着陈维不停的变换剑法,崆峒剑法,华山剑法,天山剑法,七星剑法。。。陈维将江湖上的名门剑法几乎全使出了一遍,结果还是被黑衣女子轻松破了。

  陈维愣在原地,心想我自三岁学剑起,学了十几年的剑法,想不到今日竟然一无是处。

  颜如霜惊在原地,她想不到那黑衣女子武功修为如此之高,竟然可以轻松将郡马的剑法一一破解。

  陈维立在原地,心想自己就算将唐门剑法使出来,恐怕也是无用,想到此,不由得说道:“你走吧!“

  黑衣女子望了陈维一眼,大笑道:“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说完便纵身跃起,向府外跃去。

  就在此时,一道耀眼的白色剑芒亮起,一白衣人凌空飞起,手中之剑瞬间刺向半空中的黑衣女子。

  望着白衣人和其使出的剑法,陈维心中一惊,一剑飞仙!是叶逸!他怎会在此?

  感觉到瞬间笼罩全身的剑气,黑衣女子冷笑一声,突然凌空飞起,身体在半空中接连翻转数圈,轻松脱离了剑网,说道:“一剑飞仙也不过如此!”大笑着跃出府外,消失不见了。

  叶逸望着离去的黑色身影,自言自语的说道:“凤舞九天,又是此人!”

  听到凤舞九天四个字,陈维心中一惊,原来是她?

举报

作者感言

死神舞

死神舞

求收藏,求推荐~~

2019-07-07 21:1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