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天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是敌是友

飞天舞剑 死神舞 3235 2019.07.18 23:01

  益州府,城外

  陈维躺在床上,慢慢的张开眼睛,他望着面前陌生女子,顿时微微一愣,便想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他心中不禁一惊,心想我的身体怎么了?为何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身体却还是不能移动分毫。

  此时,陌生女子微微一笑,说道:“你终于醒过来了!真是谢天谢地!”

  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全身还是使不出一丝力气,陈维便望向陌生女子,疑惑地说道:“我为何全身无力?”

  听到陈维相问,陌生女子明显是松了一口气,顿时说道:“太好了,你会说话,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哑巴!”

  陈维见女子答非所问,顿感无语,便冷冷地说道:“你是何人?”

  陌生女子笑着说道:“幸好你不是哑巴,要不然真是浪费了你这张俊美的面孔。”

  陈维觉得女子似乎不打算告诉自己真实情况,便闭上了双眼,不再答理女子。

  陌生女子望着陈维冷俊的面容,幽幽地说道:“我叫欣欣,此处是千山村,你是何人?”

  陈维睁开双眼,疑惑地说道:“欣欣,是你救了我?”

  听到陈维想问,欣欣不禁点了点头。

  见欣欣点头,陈维心中不禁疑惑万分,他观察了一会,发现欣欣似乎不懂武功的样子,救我的应该另有其人,便说道:“欣欣,是你一个人救我回来的?”

  欣欣幽幽地说道:“千山村被土匪屠村之后,就只有我一个人住了,当然是我一个人救你回来的。”

  听到欣欣如此说,陈维看了她一眼,心想此人不像说谎的样子,难道此事另有乾坤?

  欣欣见陈维又不说话了,顿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昨日我见你倒在村口,浑身是血,一动不动,就拿手探了一下,发现你还有呼吸,只是气息非常微弱,似乎很难活命,我便上山挖了一些草药,将这些草药全部覆盖在你的身上,希望能救你一命,只是没想到你伤的那么重,昨夜有好几次是气息全无,我本以为救不活你,却没想到你今日一早就醒转了。”

  听到欣欣将情况说明,陈维不由得面露感激神色。虽然他不知道是何人将他从神州楼救出,然后又放在千山村了,但是此人如此做,想必一定有他的道理,相信不用多久,此人必定会出现。

  欣欣望着陈维脸上的感激神色,不由得笑着说道:“虽然你没有说谢谢,但是我已经原谅你了。“

  望着欣欣脸上的笑容,陈维不由得说道:“欣欣,谢谢你救了我!“

  欣欣笑着说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陈维微微一笑,说道:“我叫维维。“

  欣欣笑着说道:“我是欣欣,你是维维。”

  欣欣看了一眼木桌上的汤药,说道:“维维,该喝药汤了。“

  陈维不由得苦笑道:“欣欣,我躺在床上,如何能喝药汤?“

  欣欣微微一笑,说道:“真是傻蛋,我可以扶你起来呀!“

  欣欣说完便扶着陈维坐了起来,拿了一块垫子靠在他的背上,让他靠的舒服一些。然后走向木桌,将药汤端到了床前,不停的对着碗里的药汤轻轻吹气。

  陈维靠在床上,望着满脸笑容的欣欣,不由得再次说道:“欣欣,谢谢你!“

  欣欣将碗放在陈维嘴边,微微一笑,说道:“快点把汤药好了,喝了汤药才能好的更快。“

  陈维仰起头,将碗里的汤药一口气喝光,笑着说道:“如你所愿!“

  见陈维将汤药喝光了,欣欣顿时满脸笑容,将碗放回木桌上,便扶着陈维慢慢的躺下,轻声说道:“你要好好休息,我出去挖一些野菜回来。“

  陈维躺在床上,微微一笑,说道:“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欣欣笑着点了点头,接着拿起木桌上的碗,打开木门走了出去,立马又轻轻的关上木门。

  陈维望着空洞洞的屋顶,想着那夜神州楼发生的事,还有颜如霜的笑脸,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为何会有多方势力进入神州楼,那些黑衣人究竟是哪方势力的人,为何那夜打斗如此激烈,却并无多方势力露面,还有颜如霜为何要刺杀我?我迷糊中看到唐振救我,唐振到底是敌是友?

  益州府,城内,神州楼

  叶逸远远的望着神州楼大门口的官兵,不禁心中一惊,难道刚刚唐芸所说的是真的?昨夜神州楼内发生了大战,就连唐振也受伤了。

  突然,从角落里射出来一玫暗器,叶逸听到破风声急忙一闪,暗器顿时钉在了他身旁的柱子上。

  叶逸定晴一看,只见暗器上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如若想救少主,就立马带上飞仙剑和飞仙剑谱前往西域。‘

  望着纸条上面的字,叶逸不禁双眉紧锁,心想此人并不知道飞仙剑和飞仙剑谱还在飞仙岛。

  叶逸再次看了一眼神州楼,接着便转身向唐家堡方向而去。

  此刻神州楼内,不管是楼上还是楼下,都有大量的官兵在清洗墙面和地面。

  益王站在神州楼上,望着正在清洗的官兵,不禁双眉紧锁,接着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前此时日在界桥神州楼外死了一个魔教的长老,如今又在益州府神州楼内死了一个西域世子,恐怕西域帝国不会善罢干休,看来益州府接下来不会太平了。“

  唐门

  唐振正在房内替自己上药,房外下人来报,说少林派玄仁方丈,武当派冲冠道人,天山派掌门独孤天下三人在堡外叫阵。

  唐振冷笑一声,心想这三个家伙恐怕已经知道我受了伤,特来探查虚实。

  唐家堡外

  独孤天下望着唐家堡的大门,怒声说道:“我们三人为何不直接杀进唐家堡?”

  冲冠道人说道:“独孤掌门,唐家堡内机关重重,如若我等冒然进入,恐怕难以全身而退。”

  玄仁方丈说道:“益王想让我等剿灭唐门,恐怕会消弱我们三派的势力。”

  独孤天下说道:“那我等就做做样子好了,没必要与唐门硬碰。”

  玄仁方丈说道:“如此甚好!”

  三人待了一会,见唐振不出,便各自离去。

  千山村

  到了傍晚时分,屋子里的光线惭惭地暗了下来,陈维见欣欣还是没有回来,顿时感到不安,心想她说此地有土匪出没,难道她遇到了麻烦?

  想到此,陈维急忙试着运功,发现内力正在慢慢的凝聚,不禁心中大喜,继续催动着全身功力。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陈维已能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他坐在床上又接着运功一周,待内力走遍全身穴道时,他立马喷出了一口气,感觉到全身舒畅无比。

  陈维连忙下了床,打开木门后走了出去。

  “这里是?”陈维望着屋外的情景,顿时感到异常震惊。

  这是一座规模很小的小村庄,只有几户人家。村庄依山就势,错落有致地排布着几间青瓦石墙的房子。

  陈维望着非常熟悉的村庄,听着小桥流水的声音,不由得向流水声处走去。

  不会错,此地正是折剑古道旁边的小村庄,前面不远处正是折剑古道。

  陈维望着折剑古道,发现古道旁边留有一匹白马,便向白马走去。

  陈维摸着白马,心想此马应该是欣欣留下来的,想必她早就已经离开了。

  陈维纵身跃上白马,往益州府方向疾驰而去。

  唐门

  唐振望着突然出现的叶逸,似乎并不好奇,他继续坐在椅子里一动不动。

  叶逸冷笑道:“唐门主,你似乎受伤不轻呀!”

  唐振笑着说道:“这还要托叶岛主的洪福,要不然本座今日可能无法坐在这里了。”

  叶逸说道:“哦~唐门主身上的伤,还和本座有关系?”

  唐振微微一笑,说道:“那可是大有关系!”

  叶逸说道:“哦,本座愿闻其详!”

  唐振说道:“本座已经替叶岛主将少主送出益州府了。”

  叶逸冷声说道:“本座已经知道了。”

  唐振沉声说道:“叶岛主,本座希望你能远离益州府,不要再回来了。”

  叶逸冷笑道:“告辞!”说完便纵身跃了出去。

  望着叶逸离去的背影,唐振不由得摇头苦笑,心想骗得了益王,却骗不了叶逸,看来此事恐怕很难意料。

  西域,阴阳神教总坛

  阳天生望着西域皇帝怒气冲冲的脸孔,冷声说道:“世子遇害一世,本座已经知晓,希望皇上给本座半个月的时间,本座定能抓到杀害世子的杀手。”

  西域皇帝怒声说道:“阳天生,朕只能给你三日时间,三日过后,如若你不能抓到杀害世子的杀手,阴阳神教的一切供养,朕会全部取消。”

  阳天生说道:“好吧,三日就三日,本座定会将杀害世子的杀手抓到。”

  听到阳天生亲口承诺,西域皇帝狠狠的望了他一眼,然后带着护卫军怒气冲冲的离去!“

  阳天生望着西域皇帝离去的身影,顿时眼冒寒光,心想本座早晚会灭了你们西域皇族,从此取而代之。

  西域皇宫

  西域皇帝望着站在殿下的光头男子,冷声说道:“国师,世子遇害那晚,阴天养究竟是否在场?“

  光头男子说道:“皇上,老纳当时遇上中原武林的南龙北凤,此二人武功修为极高,故老纳一时脱不了身,因此是阴天养一直在保护少主。“

  西域皇帝冷声说道:“哼~这个阴天养,如此高的武功修为,竟然让杀手有机可趁,从而导致少主遇害,实在是可恶至及!“

  光头男子说道:“皇上,阳天生和阴天养一直对西域皇族虎视眈眈,恐怕日有所图。“

  西域皇帝冷声说道:“朕谅他们没有这个胆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